他因「四二五」得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記者肖妍採訪報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一大早,在新加坡國家信息技術研究所,一群華裔年輕人在談論著昨天發生在中國北京的一件令人震驚的大事──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國務院信訪辦上訪。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那天早晨,中南海周圍本來已經戒嚴布控,不久出現了驚人一幕:警察取消路障,先把法輪功學員的隊伍從馬路東口引到西口;然後又指揮著隊伍,由北向南緩緩地向中南海正門行進。同時,迎面浩浩蕩蕩的另一隊學員正由南向北,迎著這一隊伍而來。兩列隊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門相遇匯合成一隊,據各媒體的報導,彙集在中南海的人數大約有萬名以上。法輪功學員在武裝警察的引導下,有秩序地站到了中南海周圍。這就是震驚海內外的「四二五」上訪事件的一幕。

九四年去英國留學,九八年來到新加坡國家信息技術研究所工作的德忠還不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聽說「圍攻中南海」,就非常好奇,想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有同事就說,新聞裏是怎麼怎麼說的 。德忠卻說:「我在北京的時候,六四天安門事件都經歷過了,怎麼還能聽新聞的? 我們單位不是有法輪功學員嗎?我去聽聽他們怎麼說。」

中午吃午飯的時候,德忠就特地坐在同單位的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對面,問他「圍攻中南海」是怎麼回事?法輪功是甚麼?也許在德忠的內心裏,就有那麼一種慾望想要了解法輪功,因此同事給他介紹的「四二五」上訪事件根本就沒往心裏去,相反卻對甚麼是法輪功發生了濃厚的興趣。

中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本想製造事端,以此迫害法輪功,消滅法輪功,反倒讓更多不知道法輪功的人知道了法輪功,了解法輪功,甚至開始修煉法輪功。而且把法輪功推向了世界。

「哇,這麼好,我也試試!」

德忠聽了法輪功學員的介紹:「哇,這麼好,我也試試!」他在新加坡大眾書局買了一本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同事借給他教功錄像帶,他就回家自己一邊讀書,一邊跟錄像帶學功。在第一個星期裏他就深深的感受到法輪功的神奇和超常。

德忠說:「第二天早上四點多鐘起來煉功,連續好幾天早起,一天就睡三、四個小時的覺,頭腦卻非常清楚,那種感覺無法用語言表達,一種晶瑩透徹的感覺。」

十多年前就讀於清華大學的德忠,由於學業的壓力,大學期間就開始失眠,後來又從事計算機行業的工作,嚴重的失眠症一直伴隨著他,三十幾歲如同暮年的感覺。「煉功後就像吸了氧一樣的感覺,頭腦的那種清新是有生以來從未感受過的。那幾天,不知怎麼的,總感到心裏甜絲絲的;走在路上,覺得周圍的環境都充滿了亮麗的色彩。」德忠說。

在煉功中德忠也體會到了一些奇妙的現象:他在盤腿打坐時感到、看到金黃色的能量通透周身,好多神奇的感受實在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

現有知識無法解釋超常的科學

修煉法輪功不只是煉五套功法,更重要的是看書學習法理,按真、善、忍的原則去做,不斷的提高自身的境界。德忠兩個星期看了二、三遍《轉法輪》後,就只是煉功,而沒有學法了。逐漸的頭腦裏就出現了許許多多解不開的疑問。比如,德忠常常問自己:「老師讓我們煉功要放棄執著。那麼堅持煉功本身是不是執著哪?」很多類似這樣的問題自己解不開,再加上在生活中不斷湧現的種種物質、情感方面的誘惑,漸漸就感到無法做到時時刻刻按照煉功人的標準去做一個好人了。

儘管已經親身體會到了煉功帶來的神奇變化,但是德忠就是無法用他幾十年來學的實證科學去解釋這些超常的事物,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了,俗話說「眼見為實」,可是德忠就是看見了也不敢相信,才剛剛煉功不到三個月,就放棄了。

德忠不再早起煉功了,又恢復了以往的生活方式。因工作繁忙,三十幾歲就出現了心臟病的症狀,心動過速,心跳每分鐘150次以上。去醫院檢查,用各種儀器查不出來問題。每年要犯三、四次,每次犯病都要花兩個星期才能恢復。因為德忠平時就感到身體虛弱不堪重負,所以曾跟老闆提出來身體不好,不能加班,不能承受壓力,不能接受過多的任務等等,老闆表示可以理解。

從新走入修煉

德忠最後一次犯心臟病是在二零零四年四月底,跟老闆請了假在家休息。他想:「這樣下去的話,我的命都要沒有了。怎麼辦?醫院也治不了。看來,只有法輪功能救我了!」這回,德忠是真的塌下心要煉法輪功。那是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二日,他認真的對自己說:「我要煉法輪功了。」他也對妻子說:「我要煉法輪功了。」那時,他因為已經有近四年都沒有煉過功了,動作差不多都忘了,只記得打坐靜功的動作。他馬上就在床上打坐煉起了功,同時把放入書櫃裏的《轉法輪》又從新請出來閱讀。

說來神奇,德忠還沒開始學其它的動作,只是讀讀書,打打坐,還不到兩天,心臟病的症狀就全沒了。要知道,以前都得要至少兩個星期的時間才能恢復的。德忠可高興了,他再一次體驗了法輪功的神奇!

自己在家煉了二、三個月後,帶著太太和孩子一起去了煉功點,每週一次的集體學法、煉功使他受益很多,身體很快恢復正常。這次德忠知道了學好法的重要,他上明慧網系統的看了李洪志師父的所有講法,仔細的、入心的讀,明白了以前解不開的心結,感到提高的非常快,知道了大法弟子的責任。

德忠是因為要治療心臟病又從新走入了修煉法輪大法,心臟病當時就神奇的消失了。更為神奇的是,在很短的幾個月的時間裏,折磨了他幾十年的失眠、風濕、咽喉炎也都不知不覺的不翼而飛。

讓更多人受益於法輪功

無病一身輕的德忠,不再花時間與病魔抗爭了,飽受病痛折磨的人更知道健康的可貴。他要告訴他認識的人,法輪功的神奇,公司的老闆和同事因此對法輪功有了比較好的了解。明白了中共製造的謊言和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德忠還想把真相告訴那些他並不認識的人。至今十年了,他不論在哪裏,都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

最初他打印一些法輪功真相資料去家屬樓派發;每天用一個小時的時間給國內同胞打電話,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除了上班、睡覺和吃飯外,德忠利用其餘所有的時間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上下班的路上、旅遊景點及建築工地都能看到德忠的身影和他那孩子般純真的笑容。

新加坡常年有很多建築工程,引進許多中國勞工(據說超過十萬人),流動性很強,德忠利用這個時機告訴他們真相,講了一批,又換一批。

旅遊景點大陸遊客很多,週末德忠就去魚尾獅景點。

因工作的關係,二零零六年底德忠來到加拿大,從此唐人街就是德忠最常去的地方,那裏是能接觸華人最多的場所,看到華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德忠發自內心的為他們高興。

不善言辭的德忠說:「過去的事情在當時感受非常深,可是現在都記不起來了,只記得按真善忍的標準,自己哪裏還有沒做好的地方,怎樣做的更好。」

「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上訪背景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這兩天,天津發生了當地警察毆打並無理抓捕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的事件。當其他的法輪功學員要求釋放被非法抓捕的學員時,天津的警察卻說:「我們是執行北京的命令,你們要反映情況就去北京。」於是,第二天,法輪功學員們就按照天津警察的答覆去北京上訪。可以說,當時的情況是天津警察在主動催促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

二十三號和二十四號的天津抓人、打人事件的背景是天津教育學院出版的《青少年科技博覽》再次登出誹謗法輪功的文章。文章說煉了法輪功會得精神病,暗示讀者修煉法輪功會出大問題,甚至導致亡國。這篇文章是當時政法委書記羅幹的連襟何祚庥發表的。

法輪功學員自發到編輯部澄清事實,向有關人員講述自己學法煉功的親身體會,講述著一個個沉痾痊癒,道德回升的感人經歷。當出版社方面了解到事實後,立即表示願意發表聲明更正錯誤。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四月二十三日天津市突然出動三百多名防暴警察,驅散自發前往編輯部澄清事實的法輪功學員,毆打並逮捕了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