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向內找 去掉各種人心執著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

一、去除牙痛的過程

二零一二年正月十二日,白天在班上,突然感到嘴裏兩邊各有一顆大牙鬆動,牙根奇癢難忍,右耳邊大筋不停的向上蹦,我不停的用手使勁去按。開始以為師父給消業,也未往心裏去,心裏就不停的背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者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就忍一忍,看著不行,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正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可是半天過去了,未見好轉,就覺得不對勁。忽然想起「向內找因是修煉」[2]。回想起年前臘月二十五日,孩子大伯突然生病,我和家人趕到時,孩子大伯平躺在炕上,口吐白沫,抽搐著人事不知。嫂子和姪兒看到,嚇的直哭。我對娘倆說:「別哭,現在只有師父能救他,咱們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嫂子、姪兒和我,我們就一起大聲念起來。我弟弟在屋外聽見了,就沖到屋裏嚷道:別念了,念這個沒用。我急嚷道:管用、管用,一定管用。我們又繼續念著。

等到醫院檢查完,弟弟說:真是奇怪,幾種大病都排除了,放心吧,不會有危險了。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錯,可當時我對弟弟吼就不對了,是動氣了,也不是善的體現,也未做到忍。找到後,牙就好了。

可到正月十四那天,又出現上次的症狀,心裏非常難過,師父講過:「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3]。靜下心來向內找,忽然腦中冒出一句話,「恨得牙根癢」,我猛吃一驚,我有恨心。

仔細想想可不是嗎?在母親很小的時候,姥爺就拋棄了妻子兒女,和另外女人結了婚,組成了家庭,我就恨姥爺。在我結婚的時候,我婆婆求我二舅幫我挑選洗衣機,二舅不但沒給我挑選,還數落我一頓,從那以後,我就恨他。我也恨丈夫,嫌他掙錢少,脾氣又酸,一年當中,很少有好受的時候,還玩撲克。找出了這些恨心,師父就把這些不好的物質給我除掉了,牙就不癢,也不疼了。

二、去除怕心

今年五月份一天晚上,一個叔伯二哥到我家對我說:今天大隊開會說,十八大要開了,為了安全,鎮裏派專人看著你們學法輪功的和信神的。這段時間儘量少出去,躲躲風頭,別找罪受。我對二哥說:法輪功是佛法,是教人向善的,已洪傳了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得獎項三千多項。中共為了栽贓法輪功,自編自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二哥說:如果法輪功不鬧事,也不會管的。我說:二零零五年,我在自家大棚裏收菜,就被抓了,說我犯了「擾亂社會治安罪」,我在自己家,我擾亂誰了?還不是為了抓人,就先給扣上帽子。就像秦檜害岳飛,沒證據,就扣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同樣法輪功修真善忍,江澤民調查法輪功人數比黨員多,出於妒嫉,就發動了這場迫害。現在貴州平塘有塊大石頭,上面有「中國共產黨亡」,據調查有二億多年了,五十元錢一張門票,天要滅中共,誰能阻擋得了。二哥隨後說:「我現在腿疼,就念法輪大法好。那多注意點。」就走了。

二哥走了,我卻害怕起來,屋外有點響動,就以為惡警又來抄家了,聽到大道有警車聲,就嚇的心咚咚直跳,在家上明慧網,把大門小門都關上,還不放心,還不時向外看,有沒有人來,也不敢到煉功點學法了。這種狀況一直到遇到同修對我說「一個不動能制萬動」[4]啊,這不是師父借她的嘴點化我嗎?霎那間,我身上那些讓我怕的物質,師父就給我除掉了,身體立刻就輕鬆了。又通過反覆學習師父的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和《二十年講法》等,正念逐漸強起來,面對面講真相、送光盤,也不再害怕了。

三、讀《洪吟三》有感

早先多次讀《無度》(「燈紅酒綠現代世 迷魔亂舞荒淫事 放縱魔性離神遠 地獄一入無出日」)這篇經文,都認為我學法了,知道怎樣把好方向,就與我無關了。誤認為這篇經文是針對那些未學法,只追求個人享受,不顧人倫道德的人的可悲下場。我今天又靜心讀了這篇經文,身心一震,突然悟到,這首詩何嘗不是在告誡弟子呢,師父把這首詩放在首位,可想而知對大法弟子有多重要。我不由的開始審視自己了。

在誘人的現實社會中,不多學法就會失去方向,追求常人的享受,自私和貪婪。這幾天,女兒看電視劇,我也坐下來與他們一起看,而且每天到播放的時候,就想去看,不看就覺得很不舒服,很不自在,晚上也難以抑制自己的慾望,以至於沒有處理好夫妻之間的關係,做了不該做的事。這時我才驚醒了,這不是在放縱自己的魔性嗎?早上睡過頭,或睡醒了看看表,又昏昏睡去,這不是安逸心嗎?追求享受,不願吃苦,這不是離神越來越遠了嗎?這樣下去,自己不是也在墜入地獄嗎?今後再也不能看電視了,真的好危險哪。

四、去掉顧慮心

在二零零八年的時候,我就想買台電腦,由於孩子上學,怕影響學習,丈夫反對我買,就耽擱下來。今年,我又與丈夫商量買電腦,丈夫又持反對態度。我丈夫為甚麼老是反對我買電腦呢?師父講過「相由心生」[6]的法,仔細找找,我有執著錢的心,另外還有上明慧網怕被抓的心,這不是隱藏很深的私心嗎?我就對丈夫說:我今天非買不可,不管你啥理由,我都要買。

吃完早飯,我穿戴整齊,找好錢,就要走。丈夫問我幹啥去?我說買電腦去。丈夫說:你怎麼弄回來呀。我說租車。丈夫說「我看你真非買不可了,別租車了,我開車給你買去。」買回家後,丈夫又說:你去交網費吧,不交網費,買電腦有啥用啊?我真的沒想到,就這樣順利的買了電腦,又可以每天安全的上明慧網了,心裏覺得好踏實啊。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創造了這樣的機會。謝謝師父!是師父讓我體會到了修煉的快樂和幸福。

文稿寫完了,我又想讓同修幫我發出去,覺的自己不會發,自己發送也不安全等等理由,想把危險推給別人,這不是應該修去的私心嗎?師父給了弟子一切能力,為甚麼自己不試試呢?關鍵是自己有怕心,那我就修去它,做真正師父的弟子。於是就克服各種困難,試著發送了這篇文章。不管我寫得好與不好,我都希望同修多多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