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剛得法和受迫害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我在二零零八年才得法,因為工作關係,同時也很少接觸同修,基本是獨修。感性中知道這部法是宇宙大法,也知道大法的珍貴,由於我學法不深,沒有理性認識法,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思想深處隱藏著兩個很不好的觀念:第一個是我知道大法了,覺得自己了不起,在心底深處看不起別人;第二個是認為自己學了法了,有了保險了,甚麼都不怕(其實是假的,表面的,真正被迫害時,卻沒有做到,那個怕心就出來了),無所謂。被這兩個觀念長期帶動,在想法和行動上表現出來不被別人理解,再加上講真相時都是在證實自己,而不是在證實法,這樣就導致了沒有效果,我這時沒有找自己,反而認為這人太差勁,我把宇宙大法告訴你,這麼好,你怎麼就不接受呢?怨恨等不好的心都出來了,不但救不了人,反而把人推的更遠了。

誤在這個狀態中時間太長,結果被邪惡迫害。現在就知道師父為甚麼反覆講多學法,多學法。法學的好了,同化的多了,就會越來越理性,認識和行為就越來越在法上了,和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就會越來越同化,越來越近了。

在監獄中,由於沒有正念,有怕心, 被邪悟的東西迷惑,接受了他們的邪的東西,錯誤的轉化。但是在心底深處,我知道大法好。正邪在我心中暗暗較量,終於正的因素佔了上風,在好幾個同修的幫助下,我認識到了錯誤,和同修開始學法、背法,相互提醒、交流,促進。隨著認識的提高,我心中有了一念:以大法為標準要求自己。

出獄後,雖然心中有了這一念,但是那些邪的東西沒有清理乾淨,我雖然知道要學法,學法可以解決一切問題,但是在它們的阻擋下,我好長時間都沒有學法。

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開始學法,學法後許多問題都迎刃而解,也知道怎麼去做了。

那段時間,思想裏雜念,亂七八糟的東西非常多。在那一個月的時間內,我就這樣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學法,同化法。按照師父說的,抵制,區分,排斥那些不好的東西,有時候滿腦子都是,很強烈,抵制不了,我就按照師父說的,看它們表演,很快那些東西就沒了。

我原來盤不上腿,都是散盤,不盤腿的時候,我在心裏說,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堅持下來,可是一到真正盤腿打坐時,疼得腿打顫,渾身都打顫,我就放下來了。這樣一直沒有突破。前段時間和一個同修交流,他說了他的突破體會,不管有多疼,不管有多鬧心,音樂不停,他就是不把腿放下來。那段時間,剛好腿重疊的地方還出了很多水泡,水泡反覆出,反覆破,他也不管它,就是堅定的一念,音樂不停,就是不把腿放下來。很快就突破了,還讓我看了他腿上水泡的痕跡。通過交流,我知道要堅定正念了。恰好昨天看到明慧上刊登了一個同修的文章,文中同修說,第一次盤腿就突破了盤腿一小時的關。我想我也要突破了,於是昨天晚上,我就堅定一念,心不動,任何情況下都不動心,音樂不停,就是不把腿放下來。結果單盤第一次堅持到音樂停止,(以前都是中途就把腿放下來了。)在盤腿上有類似狀態的同修,請堅定正念,肯定能做到。希望儘快突破,早日突破。

以前我看到同修有不足的地方,就說同修差勁,修得不好,看不起人家。現在通過學法認識到,其實是以大法為標準,以心性為標準來看人的。同時也反映出自己沒有慈悲心。沒有向內找自己,總是盯著別人,不找自己,這就是沒有實修自己,沒有把修煉落實到一思一念一行上。另外我認為修煉人是本質上在提升,而常人是在外表上改變。比如,有一個同修在商場裏買東西的時候,售貨員非要說這個同修拿了他的東西,同修解釋了沒有之後,看到售貨員根本不聽,就不再和她爭辯了,售貨員說了很多難聽的話,引來一堆人圍觀,說了很長時間,這位同修心態很平靜,心平氣和的,就靜靜的任她說。這時,有個顧客把商品還給了那個售貨員,說拿錯了。那個售貨員一下臉通紅,很難為情,給同修道歉,同修心平氣和的說沒有甚麼,同時利用這個機會給她講了真相,她很順利就接受了。要是常人的話,可能要鬧的很大。這種例子很多,師父在書中給我們舉了很多例子,同時相信大家在生活中都看到或經歷很多,這些常人很難做到的,而對修煉人來說,就不算甚麼,是必須要做到的。

這是我的一點粗淺認識與剛得法和受迫害的同修交流,共同精進!水平有限,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