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找到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很長時間以來總想寫一些修煉體會,因為深知同修間是可以在明慧網相互切磋交流,一直是索取沒有付出過,這其中夾雜著很多人心,好像覺的修煉並不精進,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可寫,細想卻發現這其中隱藏著很多不好的心,如求名的心、顯示心、攀比心、證實自我等不好的心。再就是求安逸心和懶惰的魔性作怪導致一拖再拖,除了寫過曝光邪惡的文章就沒有認真寫修煉體會。這次我一定要寫,因為不管修煉的甚麼樣都應該向師父交一份答卷。而且寫體會也是檢視自己修煉的一個過程。

前幾天我的會計公司要營業執照,說要年檢,按說不必要非得當天要,因為時間可以拉長兩個月以上。可是那個公司負責我這的會計是最後一天上班,要辭職了。因為以前報備的資料都是她的簽名,所以必須是她來做這件事。可我怎麼也找不到這個執照的副本了,辦公室、家裏都翻遍了就是找不到。沒辦法只好跟人家說抱歉,緩兩天再找找,實在不行還要登報聲明、補辦。期間我專門發正念,不允許舊勢力鑽我修煉中的不足來干擾我正常工作,甚至影響別人(會計)。也求師父點化我是哪裏的問題。都覺的無濟於事。

沒辦法,我只好先靜下來找找自己哪裏的問題。想起頭天晚上同修A到我家學法,學完法後,我們簡單交流了一下,我建議丈夫說說最近學法後的體會。丈夫是最近才開始跟我們學法的,雖然學了,但是煙不戒,酒照喝,所以我還沒有認為他是同修。但是他對師父非常尊敬。我不斷的問,試圖讓他看看自己的問題。他只說看書後遇到別人的事怎麼去給別人講,告訴別人甚麼對,甚麼錯。

我再問的時候,同修A就打斷了,說:「我覺的人家學的很踏實,正在一步一步穩穩的走,你是不是太急了?」當時我沒說甚麼,因為我好像從丈夫身上看到我自己的問題,只是還沒有搞清楚到底甚麼問題。

後來同修A又說她發現自己有一顆急心,再找發現這個急心後面是一顆貪心。我不明白,怎麼是貪心呢?同修A解釋說,她很希望她的母親了解更多的法輪功真相,因為她母親以前不明真相,她很著急,現在明白了是因為自己的貪心。我還是不理解,我理解的貪心是為了自己得到,而希望家人多了解真相是為對方好,怎麼會是貪心呢。我說:我倒覺的身邊的一切都是自己修煉狀態的反映。

這時同修A說:「你想提醒我甚麼呢?」其實我當時沒有要提醒同修A的意思,但是她一問,我就隨口說:「比如你媽媽的狀態是不是也是跟你有關係呢?」因為同修A經常說起和她母親如何的不融洽,長時間調整不過來。沒有想到同修A說:「我和我媽媽已經很好了,我都忘記了我們怎麼不好。」我當時先是一愣,後來就很替同修A高興。同修A說:「你看咱倆都有話不直說,其實我想說你對你丈夫學法的問題是不是太貪心了,我才舉了這麼個例子。」我說:「你這麼說一定有我要修的,回頭我仔細找找。不過倒是從今天他的表現讓我看到自己很大的一個問題,那就是學法不對照自己,總是想指點別人。這是我以前沒有意識到的。」

我想同修A一定替我高興,找到很大的問題了嘛,不得替我高興嗎?沒想到,她突然說:「今天不說了,某某,你今天的語氣和說法讓我很不高興,我很不高興。」說完就走了。當時我孩子(小弟子)也在場,我們面面相覷,都不知道這是為甚麼。但是好像同修A已經不想在這多呆一秒鐘,臨出門還重複了一句:「我很不高興。」我說:「那好吧,我好好找找,看是哪裏的問題,都讓你不高興了,一定有我的問題。」

可我怎麼也想不明白這是為甚麼。因為這個同修A按常人來說是個很有修養的人,不會這麼失態的。這樣的表現可是第一次啊。孩子也很詫異,說簡直不敢相信這個阿姨會這麼衝動。我早上起來煉功的時候還忍不住想,腦子總是溜號。

這不到了公司就要找執照。我想這不是小問題了,連經營權都丟了還能是小事嗎?晚上,同修B到我家,一起學完一講法後,我忍不住跟她說起來頭天晚上的事,剛剛說完,小同修就說:「媽媽,我覺的你不用跟我們說了,這是你自己的問題,你應該去找自己。你這樣說來說去的又能怎麼樣呢?」

咦?這孩子昨天還不是這樣的,今天怎麼突然改變了呢?話說的不錯,可我還是沒有找自己,又繼續說:「我就是想不明白啊,所以才把過程再說一遍啊。」說的時候很無辜的感覺。說完後,同修B說:「我覺得你就不用找了,反正你當時又沒有甚麼別的心,她那樣的表現應該就是該她去修的吧。」我說:「不對啊,兩個人一起發生的事情怎麼可能沒有我修的呢?而且她的表現很反常,一定是我有甚麼大的問題。我一定要找到才行。」

找啊找,突然靈機一動的感覺我找到了!從我剛剛不斷描述那個過程就已經不符合法,因為在描述的過程中,帶有自己很無辜的想法。描述的目地中,有讓她們看清這個過程從而站在我這一邊的心。因為很明顯的是同修A的失態,我內心有個很不好的心就是:「你看,就是她的問題吧。」而又在說明我沒有生氣,以顯示我比同修A修的好,從而讓她們為我「主持公道」。這是多麼不好的心的,顯示心、爭鬥心、妒嫉心。其實小同修說的那話已經是師父在借她的嘴點化我了,還執迷不悟,非要說。結果就真的帶動同修B說出不在法上的話,難怪別的同修總說同修B受我的影響呢。

而且我還發現了,我修煉中一直以來隱藏的很不好的心就是向外求。這時候我忽然想起來一位同修說過我在交流中花了很多時間說事情的過程,法理很少。現在看看為甚麼總是說過程呢,不就是希望聽的人能理解我,站在我這邊嗎?這就是向外求別人的理解和認同。而在和同修切磋的時候總是一遍一遍的說自己悟到的法理的過程。同修如果沒有認同或者不理解就會說是同修悟性不好。這就是向外求別人的認可不成又增加了怨恨心,看不起人的心,高高在上的心。當同修們在一個問題上有甚麼分歧的時候,我總是好像很全面的談自己的想法,力圖顯的無可挑剔,一旦有同修提出不同意見就心裏不舒服,暴露出的顯示心和不讓人說的心還不自知。反而找一大堆亂七八糟的說法掩蓋自己的執著。

長期以來,許多同修背後說我這說我那,我還沾沾自喜的說我不動心,誰願意說甚麼說甚麼,怎麼不當面來說呢?這些其實都是應該引起注意的、該認真找自己的呀,可是錯過了多少修煉的好機會,我意識到這些心都是因為沒有嚴肅向內找才遲遲不去的。

師父給我們每個弟子一樣的向內找的法寶,我卻沒有珍惜,丟到一邊,嚴重偏離了法,還總想「指點」別人,難怪同修A這麼大的反應。因為我當時跟她交流的時候又是潛意識中有希望她認同的念頭啊。這不單是向外求還有強加於人的思想呢。每個修煉的人都是師父安排的修煉的路,而每個人證悟的法理都不盡相同,我怎麼能要求別人的看法一定跟我的相同呢。

越想越覺的簡直太不對了。同修A這麼大的反應其實就是師父警醒我呀,真是謝謝這位同修。我以後必須嚴肅向內找修好自己。

第二天,吃完早飯,突然想起來我再找找那個執照,結果一打開櫃子就找到了,當時的心情真的是無法形容。感謝師尊這麼苦心安排點化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無以回報師尊的慈悲苦度,唯有真修實修自己不負師尊厚望。

再次感謝師父。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