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大連「四.一二」事件的一點心得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七日】四月十二日早晨,大批警察在大連市中級法院門外綁架參加庭審的家屬與法輪功學員,及律師被打一事在同修中引起了很大的波動……。

大連地區的同修為了讓大家在這件事情上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建議大家在網上舉行一次交流法會[*編註﹕在大陸的迫害沒結束的情況下,建議大陸學員不要在網上開交流會,不要再以為當時沒有被抓就是沒有造成安全問題,並請主動提醒多年來還沒看到有關建議的同修*],讓大家把自己的想法和看法通過交流都說出來。

有部份同修參與了這次交流。開始我也想介入、後來又覺不穩妥,就一直處於旁觀。至此,我想借助明慧一角談談我對此次事件的自我反思、修心、去執的過程及現有層次的一點認識。

一、保持正念,不被人心帶動

四月十二日早晨,我去中山法院庭外配合整體發正念營救同修。途中遇到一同修說:「今天不開庭了,取消了,不用去了,看來我們的正念還是起作用了。」(因為開庭前幾天就已經開始發正念了)。同修還說:「回去以後繼續發正念,不能停下。」在我返回的路上,回味起同修的話,不覺的生起了歡喜心。心想:反正已不開庭了,可以放鬆一下了。正好某超市這兩天商品打特價,進去看看,買些東西回來再多發正念補上也不遲,不差這一會兒。進了超市,逛了好一會,又後悔起來:萬一法院秘密開庭……?!此時已十點半了,我不敢再想下去,我立即排斥、清除此念頭:沒有「萬一」。我心裏一邊兒發著正念,一邊兒走出了超市。

二、分清人心與真我,去人心,用大法、用修煉人的標準衡量一切

回到家,打開電腦,才知道今天發生了法院外的大綁架。還看到同修昨晚發來的「十二日開庭已經取消」的緊急通知。隨後的幾天,看到的都是同修對這次「四.一二」事件各自不同的想法及認識。

看著同修的交流,發現部份協調同修之間有隔閡、有怨氣、說話語氣不夠善。甚至有的同修說話很不客氣,指責同修這不對、那不對;被指責的同修覺的自己是站在理上的,覺的自己的看法、做法是對的;有的同修以平和的心態對矛盾雙方的同修進行調解、勸說;還有的同修悟到向內找、修自己。

此時的我扮演了一個「評論員」的角色,覺的A同修為整體著想指出B同修的不足是應該的,只是語氣方面不太注意;一會兒覺的B同修的認識也挺在理上的,不過口氣大了些,比較自我;一會兒又覺的C同修的認識不錯;……。最後,看的我心裏滿滿的,堵的慌,很不舒暢。

怎麼讓人覺的都在維護自己,怕自己的人心受到傷害,感覺都在自我中證實自己,而不是證實法?突然警覺:我怎麼也在找他們誰對誰錯、找別人、修別人去了?!我怎麼就忘了修自己呢?!我怎麼被他們帶動了?!馬上悟到:不對,不是我被他們帶動了,而是「我」沒修去的人心被人心帶動了。人心對人心,都是執著心,想不起來用修煉人的正念、本性的一面來認識,來正法,人為的滋養了邪魔。同修不是真的不好,而是同修沒修掉的人心反映出來了,沒修好的那一面表現出來了。

寫到這,我知道是我錯了:我沒有做到向內找,我在用我的「執著」去執著同修的「執著」。

此時,我馬上歸正自己。當我歸正自己、從新擺放自己的修煉基點後,豁然間,心裏開朗起來,強烈的感到堵在心中的那團物質、那些敗物在往下掉、在減弱、在消失。

三、放下自我,向內找,修好自己,圓容整體

我想發生這麼大的事能是一個人、兩個人的問題嗎?對照師父的法,我想邪惡敢這樣對待我們,一定還有我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我們都應該把自己放在其中悟一悟、找一找。我們先不要找責任,要看自己怎麼做的,修自己:是不是自己哪兒做的不好?一定有自己要歸正的、要修的因素在。

當然了,如果發現協調同修、負責同修有問題,有不足。出於對同修的負責,我們可以善意的指出,這沒有錯,但要善意。

四、兩次夢中點化個人修煉與整體提高

幾天後,我去當地學法小組學法,學的是師父在《瑞士法會講法》。當學到師父有關外星人的一段講法中的一句「無處躲,無處藏」,一同修讀成「無處不躲,無處不藏」。同修們幫她糾正過來讓她從新讀。等再讀的時候,同修又讀成「無處不躲,無處不藏」。同修們再次糾正說是「無處躲,無處藏」。同修再次讀成「無處不躲,無處不藏」。此時,我沒能守住心性,不耐煩的心暴露出來。我無奈的說:「不是『無處不躲,無處不藏。』而是「無處躲,無處藏。」這時同修再讀時,終於把那個「不」字去掉了。我不解的問:是不是師父在你這書上顯現出「不」字?怎麼老加個「不」字呢?同修說:「沒有,我心裏想著沒有『不』字,可嘴上就讀成『不』字。哎,這塊兒得找找,怎麼老讀錯?看著同修很認真的樣子,誰也沒再說甚麼。

我在想:同修一而再、再而三的讀錯,一定不是偶然的。一定有我要修的因素、要去的東西在。我應該向內找一找是我哪兒沒修好、哪顆心該去掉而始終沒有去掉?我發現:我很急躁,不讓別人說,自我很強,總認為自己對。不能容納別人的認識。爭鬥心還很強,總想改變別人,總拿自己的認識強加於人。

晚上發完正念,回想起白天學法時同修的那句「無處不躲,無處不藏」。從字的表面上理解:沒有哪處不躲、沒有哪處不藏的,到處都能躲、到處都能藏的了(個人理解)。如果邪惡因素敢在我們空間場躲藏,肯定是我們哪裏沒做好,讓邪惡有空可鑽。究竟是我們哪裏有問題呢?想著想著便進入了夢鄉……。

夢中,很多人圍著一個大桌子在一起吃飯。桌子上擺著幾盤菜,其中一盤是「炸雞條」。一會兒,一個人又端上來一盤菜,我一看又是「炸雞條」。之後端上來幾盤都是「炸雞條」。我不解,便問到:「怎麼端上來這麼多炸雞條啊?」一人回答:「因為好吃,都愛吃唄。」

早上醒來回想起昨晚的那個夢:滿桌子那麼多盤「炸雞條」。我悟到師父在點化我們:同修相互間在計較、在爭鬥、在內耗、不讓人說。並馬上想起師父講給我們的法:「很多神在我耳邊講:你們大法弟子不能被說,一說就炸,說也不能說怎麼行,不能被人說怎麼修,這叫甚麼修煉人,等等等等。」[1]這是師父「二零零六年」講給我們的法,至今已過去七年了。再不修去怎麼能行啊?!沒有那麼多時間了,不能再糊塗了。

第二天,又做了一個夢:我站在一個很大的房子裏,周圍整個空間場立起了很多、很高的能有三寸見方的紅色的柱子。由於好奇心,我用手推了一下離我最近的一根柱子。誰知這一推,這根柱子發生了脫節、錯位,我趕快輕輕把它推回原位。心裏很納悶:看起來是一體的挺牢固的,怎麼一推,還能活動變成了上、下錯位的兩根呢?怎麼不是一體的呢?我又推了一下旁邊的一根柱子,發現也是這樣。此時,我不敢再推下去了,感覺很不牢固、很危險,再推下去,怕房子倒塌。

醒來後我悟到:我個人修煉不紮實,有漏。作為整體當中的我們每個人修煉也存在問題,不紮實。整體之間有間隔,不穩定,還沒有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如果我們都做到人人向內找,形成整體向內找的環境。都把自己這塊兒修好,都補上自己在整體當中的某一個漏洞。這樣我們就形成了一個無漏的堅不可摧的整體。這樣,邪惡就無處可躲、無處可藏、無處可鑽了。

所以我們千萬不要上邪惡離間的圈套,讓我們內部同修互相之間產生間隔,從而讓它們有空可鑽。

五、一定要重視學法、學好法,因為法是一切的保障

我們在修煉中,無論遇到甚麼事,遭受甚麼魔難、面臨很難過的關或者碰到解決不了的問題時一定不要忘記學法。

還有一個問題,在這裏想提一下,我發現有一小部份同修一邊做著手中的事,一邊播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在學法。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講:「有些人在讀《轉法輪》的時候,思想不專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夠專注的在修煉中。這等於是浪費時間,不但浪費時間,本應該是提高的時候,卻用思想想一些不該想的問題、一些事情,不但沒提高,反而還在往下降。如果學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2]所以,我們要按照師父在法中所要求的那樣去學法,不能一邊做事,一邊學法。這既沒有做到信師信法,又沒有做到敬師敬法。

六、把壞事變成好事

同修們,「四.一二」事件已經過去,不管好事壞事,我們都當成好事。通過這件事總結經驗、吸取教訓,不再出現這麼大的損失。我們都不要消沉、不要沉溺,不要「再」形成新的執著。

第一次寫心得交流文章,寫的不好,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還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