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的病秧子一下就成了正常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

「病秧子」得大法

一九九五年,我得了一種怪病:全身肌無力,體質虛弱,抵抗力下降,就連呼吸肌、心肌也會經常麻痺後引發呼吸困難、心跳無力導致缺氧休克,危及生命。病魔長時間的折磨,使我看不到一點希望,對家庭也是拖累,心灰意冷,曾想過放棄醫治,結束生命。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喜得大法,是師尊再次給了我生命,是大法使我起死回生,使我的身體得到康復。同時心靈也得到了淨化。從一個自私、多疑和外人處不好關係的人,變成了豁達、開朗、隨和的人。從大法修煉中我感悟到了莫大的樂趣,這種樂趣只有我們真正的修煉人才能體會到,妙不可言。

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魔王從天而降,舊勢力所謂的考驗和淘汰開始了,舊勢力及爛鬼操控著邪惡共黨,利用人類的所有惡毒手段和工具,對大法弟子和眾生不顧一切的迫害,瞬間天轉地旋,天黑地暗。我當時急得都要發瘋了,頭腦就像要炸了一樣,不知如何是好!但我發了一念:不管壓力多大,不管天塌地陷,我堅信我的師父,堅信大法不動搖,決定用自己的一生證實大法。因此我風風雨雨,跌跌趴趴走到了今天。

在修煉的路上師父無時不在我的身邊看護和點醒著我。困難時給我信心,迷茫時給我指路,危險時為我們化險為夷。我是在重病期間得大法的,深刻的記得在我得法才幾天的一個晚上,我似睡非睡的狀態下,清楚感覺和看到師父安排了很多人,給我把體內不好的東西,就像修壞水管一樣的給修好了,把身體內壞了的零件換成了好的,第二天我也就換成了另一個人,從前的病秧子一下就成了正常人。因此當時在當地的影響是很大的。

師尊悄然而護

在做「三件事」 中,師父的保護更是數不勝數。一次我們幾個同修開車到鄰縣的一鄉下去派發真相資料,當時我才學開車,從沒有單獨出門,在車上坐的都是不會開車的女同修,車在行駛的途徑中多次都有驚無險。到達目地地快發完資料時,天也黑下來了,我們就準備返程了。剩下的就留著補發在來時漏發的地方吧。剛調轉車頭往回走沒多遠,就聽到警車「哇哇哇」 向我們飛奔而來,也不知是衝誰來的,同修們相互說:管它衝誰來的,一起發正念,不准它干擾我們做正事。警車與我們擦肩而過,駛向遠方。我們返回到半路停下車,將剩下的資料剛發完,又看到惡警的車返回去了,我們被落在了警車後面,順利的回了家。後來才知道是有人報警,惡警出動警車沿路找我們。就在我們剛離開目地地不久,警車往前追了一段沒有找到,又返追回來。但在師父的看護下,我們就像和他們玩捉迷藏一樣擺脫了危險。

原本不防滑的鞋

還有一次,冬天氣候寒冷,路上結了厚厚的冰。晩上我出去發真相資料,選了一雙好走路的鞋穿上就走了,一路還真是沒滑沒絆的順利的發完資料後安全的回了家。第二天早上,我看雪很大,路上滑,我想,去上班還穿昨晚穿的那雙鞋吧,它防滑。我穿上昨晚穿過的這雙鞋就出門了,誰料到一出門,滑得站都站不穩,幾次差點就摔倒了,走就別想了。我納悶了,昨晚不滑的,今兒怎就變得連站都站不穩了呢?哦!我明白了,昨晚是師父幫了我,原本這雙鞋是不防滑的。

化險為夷

有一次,甲同修被惡警綁架關押在鄰縣的看守所裏,我和幾個同修一起開車到鄰縣的乙同修家了解情況,當時我想不能把車開到乙同修家門口,要做到無漏,但有同修非說沒關係的,一定要讓開過去,我擰不過她們就開過去了。去到乙同修家時,己有另外幾位當地的同修,聽說我們要去乙同修家,就提前等在他家了,但她們也是想來聽甲同修的情況的,現在大家都不知道。我決定同另一同修開車去找我一位在這個縣城公安局工作的親戚問問情況。

了解到情況後,我想車還是不能停回去,一輛陌生車目標顯眼,就把車停在別處,回到乙同修家把了解的情況告訴了大家。聽完我們了解到的情況後,大家合計了一下,覺得有些情況還需要找甲同修的家人了解後,才搞得清楚,我們決定當晩回去後,到甲同修家找他的家人。

就在返回的途中,一隻貓從右側飛奔而來,撞到我們快速行駛中的車門上,我覺得不對勁,路上怎麼會有貓呢?一定有問題,又想不清楚是甚麼問題。快回到城裏時,突然想到「貓撞門」,諧音:「冒上門」 是不是讓我們「不要上門」的意思?是讓我們不要去甲同修家,有同修不同意我的想法,但我感覺不能去,就勸阻不去了。事後才知道,那幾天甲同修家周圍有蹲坑的,乙同修家周圍也有蹲坑的。我們去的具體人數,還有是開著車去的等,都被乙同修家周圍蹲坑的了解到了,但由於後來車開走了,惡警沒來得及記住車牌號,也不認識我們,我們倖免了一難。但鄰縣和我們見面的幾位同修,相繼遭了綁架。我知道是師父的慈悲呵護,使我們化險為夷。

清除邪靈

二零零六年新年期間,我的家人一行三人去海南過新年。那段時間,我凡是去到旅遊景點和有「佛像」的地方,都在不間斷的請師父加持,正念清理所有的邪魔爛鬼。行程安排,初五的上午我們是乘坐遊船去看「南海觀音」,遊船上一直不停的滾動播放著為「南海觀音」 開光的錄像,錄像上的開光過程,正如師父在《轉法輪》第五講「開光」 部份中講的:「其中一個和尚拿著一面鏡子對著太陽,把光晃在佛像的臉上說是開光。那麼大的盛會,那麼嚴肅的場合幹出這種事情來,我覺的真是可悲!」從師父的講法中,我悟到他們根本就給「佛像」開不了光。我想這「南海觀音」 又沒真正的開了光,還每天有成千上萬的遊客來拜望,如果她身上有邪靈,要為害多少人啊?從清晨起床,我就請師父加持,一路上正念清除「南海觀音」身上不好的邪靈因素,請師父管管這座觀音塑像。我坐在遊船上,遠遠的,看到「南海觀音」的塑像從晨霧中出現在海面上,遊船上的人們都激動起來,擁到船頭去拍照,我繼續坐在船上發著正念,心裏強烈的有一念:師父一定在管「南海觀音」了,此念一出,我真真切切的看到我們偉大而慈悲的師父,慈祥的出現在我眼前,師父的身體擋住了錄像的整個畫面,我激動的洶湧澎湃,熱淚盈眶。這時,我丈夫也叫我兒子快去拍照,我兒子說沒有意思,她身上有不好的信息,不趕這熱鬧 。我說快去拍一個,很有意思的。他問我為甚麼?我把剛才出現的一幕告訴了他,他說難怪你眼睛還濕的呢,就愉快的加入到拍照的人群中也拍了好幾張,留下我永久的紀念和美妙的記憶。師父不但呵護我們弟子,為所有的眾生都留下了選擇的機會。

這些故事,在我及所有真正修煉的人中,只不過是滄海一粟。各人的修煉道路也就不會千篇一律,每個修煉者都有寫不盡的修煉故事。修煉法輪大法是真實的,是佛家上層修煉方法,修得更快更捷徑。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