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念正 摩托車失而復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

發金光的真相粘貼

文/大陸大法弟子 歸真

幾天前的一個晚上,我和同修去發真相資料。我們發完真相資料,就貼粘貼,一個樓口、一個樓口的貼,我連續的貼了幾張粘貼時,發現粘貼發出金光來,很亮很亮的,而且,有很大的能量。這讓我想起師父講過的:「宇宙中任何物質,包括瀰漫在整個宇宙當中的所有物質都是靈體,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層次中的存在形態。」[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心念正 摩托車失而復得

文/金石

去年十一月初的一天,我進貨回來,妻子告訴我,摩托車在家門口被盜了。那是一輛剛買的新車,花了六千多元。她當時怕我說她,顯的很緊張、很難過。我一方面向內找: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現這段時間忙著做生意,三件事鬆懈了;還有很強的利益之心,要趕快修去,一方面安慰她,一切隨其自然。

妻子還是不安,給我出主意:要不,我們出一半的錢把車買回來?(我們這裏盜竊猖獗,盜竊、銷贓是一條龍,而且明目張膽,還有很多不成文的規矩,比如可以拿一半的錢找人贖回被盜車輛)我說:「你知道我是修煉人,一切有師父管。買黑車就是參與銷贓。這樣做不是助紂為虐嗎?」我沒有動心,就把這事放下了。

不久,姐姐又對我說:「有人賣黑車,都是名牌車,雅馬哈、本田的,九成新,很便宜!我幫你買一輛怎麼樣?」妻子也在旁邊幫腔。我說:「不行。你騎偷的車,不成天提心吊膽嗎? 再說,我們修煉人不能助長邪氣,要正一切不正的!」這事就此打住了。

今年元月,妻子說:快過年了,走親訪友需要車,我們買一輛吧。我說等幾天再買吧。

一天,下著小雨,兩個騎摩托車的人從我家門口路過,不知怎的,把一部嶄新的智能手機(聽人說價值兩千多元)掉到我家門口。妻子拾到了,她高興的對我說:「我撿了一部好手機!」我說:「不義之財不能要。趕快把電池上上去,和失主聯繫!」妻子不樂意了:「我早就想買一部新手機,讓你買你不買。現在白撿一個,你不讓我要。你怎麼回事呀?」她的話和《轉法輪》中那個買彩票中獎的小孩很相似。我說:「你撿手機開心,人家掉手機的人該多麼傷心!將心比心吧。我是修煉人,不是我們的東西堅決不要!」妻子聽了我的,上好電池,聯繫失主,把我家的位置告訴了他。當天上午,我們就把手機歸還給了失主,甚麼都沒要他的。那人非常感激。

下午,妻子在給一個熟悉的顧客賣衣服時,向顧客談起此事。顧客笑著說:「你們撿的手機還有人領,我撿的摩托車,至今還無人要呢。」妻子問他是一輛甚麼樣的車。顧客把車況詳細的介紹了一下,和我丟失的摩托車很吻合。我問:「車現在在哪裏?」顧客說:我把它送到派出所裏了。

我就拿著購車發票等等憑證到派出所領車。真的是我丟失了兩個多月的車!上午歸還手機,下午車就回來啦!我自己都覺的有點不可思議!

事後,我買了五百多元錢的禮品感謝那位顧客。我把事情的經過講給別人聽,包括在我家打工的幾個人,同時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都說:「這是奇蹟!」

是啊,大法弟子只要心正,會在人間留下許多奇蹟的!將來的人會把這些當作神跡!

八十老翁的故事

文/方明

我今年八十多歲了,得法也有十多年了。在這十多年的修煉過程中,在師父的呵護下,去掉了很多人心。遇事能向內找,不去爭,不去鬥,寬容忍讓,以誠相待,凡事都要做到真善忍,這樣我的心性有了很大提高。全家也都有緣走上了修煉路。

一、「哪出的血?」

記得二零零二年的一個晚秋,我拿筐上樹去摘桃,一時不慎從樹幹上滑落下來,一邁步感到肚子有點疼,用手一摸肚子,滿手是血,我也沒怕,心很平靜。進到屋裏,老伴問我:哪出的血?我說:肚子。老伴讓我脫下褲子,好擦肚子上的血。血擦乾淨了,再找傷口卻沒有了,怎麼找也沒有。老伴自言自語地說:方才明明肚子上有個大口子,肉往外翻翻著。現在怎麼沒啦呢?哪出的血呢?真是不可思議。

其實修煉就是修心,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一旦遇到問題,就看你怎麼想,這個關怎麼過。

像這種現象,也只是修煉中幻化出的一種形式,如果產生怕心真的害怕了,那心性就掉下來了,和常人一般高了。傷口就會起變化,真的存在了。常人有病要上醫院,住院了、作為一名修煉者,就不能想病。如果你想病,那病就能壓進去。認識跟不上,時間一長,說不定掉隊了,千萬年不遇的機緣失掉了,可不可怕。

二、走路正常了

盛夏的一個中午,突然感覺腿不好使,有點麻木,腳脖子走路有點發硬。老伴說:上街呀,溜達溜達,買點菜,走吧。我沒多想,就和老伴上街了。碰巧在超市遇見了鄰居老吳(筆名),老吳和我打招呼,老朋友腿怎麼啦,就看腿。我說:沒事,就這麼簡單一念。第二天早晨起來,腿不瘸了,走路正常了。

三、鑰匙

要開倉庫,鑰匙沒有了,翻箱倒櫃,怎麼找也沒有,實在沒法,想到了師父,要是師父幫助找找多好,就這麼一念,再一想不對,馬上否定了。要是眾多弟子有事就找師父,那不是麻煩師父嗎?師父能忙過來嗎?這是對師父的不敬,應該體諒師父,心放下了。

次日早上吃完飯,無意中我走到了菜花園的邊上,站在那裏,頭腦很靜,偶爾一低頭,鑰匙,撿起來一看,正是我家倉庫那把,他怎麼在這呢?淚水下來了。師父啊,弟子本不該麻煩師父,師父卻想著弟子的這把鑰匙,給找到了。我要千謝萬謝師父。

通過上述這幾件事,使我認識到,是師父對弟子的關懷承受了弟子的一切。我才平安的度過了一關又一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