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生命出現奇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我們把發生在身邊的幾件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並深深的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第一件事:師父的一張照片引導我們走上了修煉之路

九五年春天的一個晚上,老伴從同事那裏借來一本期刊,說是介紹法輪功的。封面上是一張法輪功師父身著黃色衣服打坐煉功的照片,我眼前一亮,端詳了好一陣。當晚書未看完,放在外屋的床頭上,去裏屋睡下了。半夜醒來,聽到外屋房頂有老鼠咬東西的聲響,我忽然想起,外屋屋頂常落塵土,可別把那本書弄髒了。起來開燈一看,床頭放書的地方落滿了塵土,小土塊和葦屑,走近一看,我驚呆了:書上和周邊卻乾乾淨淨,一塵不染。我忙喊老伴,她也親眼目睹了這一情形。

我雙手捧起書,對老伴說:「法輪功的師父不一般,是神!咱就跟他學吧。」老伴很鄭重的點點頭。從此,我倆都走上了修煉之路。

第二件事:雨中被撞,一笑了之

九九年六月的一天,我騎車去外單位開會。天下著小雨,寬闊的馬路上靜靜的,沒有行人,我靠馬路右側急速行駛前進。不料,一輛自行車突然從馬路左側斜前方快速向我衝過來,是個中年婦女還馱著個小孩。我來不及躲閃,車被撞,我從車上向前飛出去,手摔在路上。我慢慢用力爬起來,見小孩坐在地上哭,我過去扶起他,問摔傷沒有。這時,我才發現我左手手面劃了一個兩公分的口子,血流不止。那個婦女明明撞了我,但她還不幹,說我撞了她孩子。我是煉功人,不會說甚麼,我笑著說:「大姐,孩子要是有事找我,好嗎?」並告訴她我的姓名和住址。他見我手上流了血,連忙帶著孩子騎車走了。我六十多歲了,摔得還那麼重,但渾身啥感覺也沒有,還覺得挺舒服的。我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業債,救了我的命,心中一陣感激。我湊路邊水窪裏洗了洗手上的血,繼續向前走。

單位領導見我摔成這樣,送我去衛生室包紮,醫生說得上醫院,到醫院縫了七針。醫生們聽說我是被人撞傷的,說我:「你一個大男人,就抓不住一個女的?讓她賠錢啊!」我淡然一笑,他們說:「這年頭,她真的算碰上好人了,換個人,跟她沒完!」醫生叮囑我回家要及時吃藥,及時來換藥,以免感染。我回家一片藥也沒吃,幾天就好了。期間,我還抄了一本老師的《洪吟》。

第三件事:信師信法,生命出現奇蹟

老伴(同修)以前得過腎結核子宮炎等病,煉功後很快不治而癒。「七二零」迫害法輪功後,本單位組織體檢,單位查出老伴身體有問題,介紹到縣醫院做彩超,診斷為腎炎腎盂積水,說右腎基本失去功能,左腎也有一半發生病變,讓住院治療。單位領導又讓到地區醫院再查,診斷結果和縣醫院相同。一個姓王的專家告訴老伴:「你的病情不宜耽誤,馬上住院。我們聘請北京的專家來給你會診治療,也可考慮換腎。」老伴聽了搖搖頭,她不住院,也不拿藥,回家了。邪黨迫害法輪功,不讓煉功,不准看書,她在家照常學法,煉功。她堅信:煉功人沒有病,師父已經給調整了身體,淨化了身體,根本就不會得病。自己的一切都有師父的安排,常人說了不算數。她不承認有病,像年輕人一樣,照常去發材料,講真相,不分嚴寒酷暑,走街串巷,從不覺累。十幾年來,沒吃一片藥,卻越活越健康,滿頭濃髮,黑多白少,臉上沒有皺紋,臉色光潤。她的一個老同學,是個有名望的老中醫,聽了她的情況後,感慨的說:「奇蹟!真是醫學上的一個奇蹟,這簡直不可思議……」

第四件事:大法除惡,重獲新生

「七二零」開始,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迫害修煉真、善、忍的一群好人,各種媒體鋪天蓋地的散布謊言,誹謗大法,毒害世人。為了煽動人們恨法輪功,江鬼又親自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老伴看了電視自焚畫面。感到迷惑不解,精神深受刺激,心煩意亂,被邪惡嚴重干擾,當時突然昏倒,大小便失禁,不省人事。醒過來後,精神恍惚,渾身無力,像散了架似的。躺在床上,有一週多不吃不喝,身體散發出一種異味。怎麼辦?我陪在床邊,天天給她念師父的《論語》。她靜靜的聽著,一個字一個字都入到心裏。讀了幾天,她能喝水、吃東西了,心裏也清亮了,她就像從一場噩夢中醒來,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她說:「是大法把她叫醒了,又活過來了。」這天,在外地工作的孩子來電話說買房用錢,她像是沒事似的起來陪我去銀行取款,我去給孩子送錢,她自己在家裏,還給我做好了晚飯。幾天後,她同我一起出去貼不乾膠標語,一下午一晚上,幾乎貼遍了半個縣城。回到家,我問她累不累。她說:「我的命就是大法給的,做點證實大法的事不累。」她笑了,眼裏閃著淚光,笑的很幸福。

回顧十幾年的修煉歷程,是偉大慈悲的師父時時刻刻呵護著弟子,經過風雨坎坷,走到了今天。是大法,給了我們新的生命。健康的身體和美好的心靈,才活的像個人樣。我們站在世人面前,不用多說,都會知道法輪大法好!千言萬語難表我們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弟子深感還有很多不足,離師父的要求還相差甚遠。我們一定要抓緊實修,做好三件事,向內找,修好自己,多學法,多救人,用實際行動回報師父的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