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晶晶的骨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我是一名近七十歲的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這十幾年裏,雖然面對邪惡製造的各種壓力和迫害,但是我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樣,謹遵師尊的教誨,嚴格按照「真、善、忍」做人,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了一關又一關,闖過了一難又一難。使我這個外號「棺材瓤子」的人,無病一身輕,十六年來,從未得過甚麼病,也就沒吃過一片藥。整天心情愉快,身體輕鬆。在去年的大年三十晚上,身上又來月經啦,而且像年輕時一樣的那麼自然。我的鄉鄰和親戚朋友在我的身上都見證了大法的神跡和超常。要說的太多太多啦,我就說說這個「空中飛來一塊亮晶晶的骨頭」的來歷吧。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午,我和老伴(同修)帶小孫女去洗澡,因前兩天下雪路滑,剛一出門,我就滑倒了,身體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當時也沒感到哪裏痛,心裏就是喊:師父!師父!我得起來。我在師尊慈悲的呵護下,慢慢從地上爬起來,回到家後,倒在床上就起不來了。

女兒哭著讓去醫院,我就給她說:「你先別哭,我問你:媽媽沒煉法輪功之前,有多少病?哪種病是醫院給治好的?現在媽媽的身體這麼好,不是煉功煉的嗎?你不是也知道大法的神奇嗎?我們有師父管著,沒事的!」接著我又給她和家人說了師父講的那個例子:「有個學員腿被打的粉碎性骨折,也不給對接就打上石膏。這學員想都沒想自己會殘廢,根本就不在意,每天就是學法,正念很足,能夠坐起來一點的時候就煉功。醫生告訴她粉碎性骨折都沒對就給打上石膏了,這都是那些個監獄的醫院幹的,她不管那個,我要盤腿煉功,疼的不行還堅持,後來盤腿也不疼了,結果好了,現在又蹦又跳的甚麼事兒都沒有,跟正常人一模一樣。」[1] 這時老伴說:你們尊重你媽,那就按你媽說的辦吧。女兒和家人看我很堅定,也就不再堅持去醫院了。

我躺在床上,一點也不覺得餓,就這樣五、六天沒吃飯,七、八天沒有大便。雖說不是那樣疼痛,身體也沒有任何破傷,可在腰的中間處塌下去一個像大拇指大小的坑,家人看了非常擔心:一定是脊骨摔斷了,這會不會癱瘓呢?這還能好嗎?我知道全家人都為我捏著一把汗。看到他們焦慮的心情,我對他們說:「你們不要擔心!我是煉功人,有師父管著,一定能好。不信你們看著,我會一天比一天的好起來。」

真跟師父說的一樣:「好壞出自一念」[2],從那以後,我真的每天變一個樣,比如:今天能翻身,明天就能坐起來,後天就能下地。事實真的就像我說的一樣,一天一個樣,家人和鄰里看到我的變化都說:「神奇,太神奇了!」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雖說自己的身體在奇蹟般的好轉,可卻影響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我想:為甚麼會這樣呢?一定是有執著。向內找,吆!前幾天給老伴說:大冬天晨煉,又黑又冷,我想多睡會兒。就是這個安逸心招來的災禍。那麼,我就要去掉這個怕苦、怕冷的心。

接下來,我就開始煉功,能坐我就坐著煉,能站我就站著煉。由於站時間長了,還是覺得力不從心,我把自己用布帶綁在暖氣管上,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並懇請師尊加持自己。

開始抱輪時,覺得很累,不一會兒,身體輕飄飄的,自己像站在雲霧中非常美妙。這時,一塊亮晶晶的骨頭在頭前轉,轉呀轉,我正在欣喜的看著它,突然不見了,剎那間一個東西落在我的腰部,頓感身體力量倍增。我激動的喊:「老伴,快過來,我的腰好了!」老伴過來一看,整個腰部平平整整,那個陷下去的坑已經不見了。

我和老伴淚眼相看,不約而同的雙手合十:謝謝師父!我的眼淚不停的流!我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

兒子、媳婦、女兒、女婿和親鄰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每一個人都帶著疑惑問:是真的嗎?當他們看到我那平整的後背時,疑惑再也沒有了,留給他們的是解不開的神跡和對法輪大法的無限嚮往。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