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我從車禍中死裏逃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我是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說來慚愧,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丈夫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被中共當局非法勞教;母親因不放棄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而三番五次被非法關押、勞教。面對一連串的殘酷迫害,十三年來,雖然我堅信大法的意志從未動搖,但怕心和求安逸心一直矇蔽著我的正念和真我,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越來越大越強盛,以致最後名利心、爭鬥心等各種人心都冒出來,簡直墮落為一個常人。雖然經常看書學法,但學法不入心,甚麼法理也沒有悟到,只是在內心認為大法確實好。

就這樣一個掉在名利中的我,慈悲偉大的師父也沒有放棄我,時時的在慈悲的呵護著我,使我在一次車禍中死裏逃生。

二零一二年底的一天,我駕車同丈夫到附近縣城辦事,正行駛在國道上,突然,一輛行駛在馬路另一邊相反方向上的高級越野車,越過中間隔離帶,直衝我而來,當時我真的傻眼了,腦子一片空白,不容反應,只聽「銧」的一聲巨響,就撞在我車上,等我再反應過來時,左手背全是血口子,身上、臉上、嘴裏全是崩碎的玻璃碴,左前門被撞掉,我的車座位碰垮了,車的左前輪也被撞進一個大坑。對方車頭的左前方也撞進一個大窩,左車輪也掉了。

路邊圍觀的人都說「快把司機送醫院,傷勢肯定嚴重。」丈夫把我從右邊座位慢慢攙扶下來,我感覺左腿鑽心的疼,不能動,我咬牙拖著右腿斜坐在路邊上,心裏只想著「我沒事,我是大法弟子」,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

後來,我被送進醫院做檢查,拍片發現骨盆有點骨折,位置在最不承重處,不易錯位,最好長的位置上,腿上肌肉也有些挫傷,身體其它部位都完好無損,靜養了幾天就好了。丈夫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上,只是胸腔痛了幾天就好了。這次車禍可是來取命的呀!只要看看兩車的慘狀,後果就可想而知了,對我這個不精進的大法弟子來說卻無大礙,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我從死神手裏救了出來啊!

在後來幾天裏,我又經歷了幾件神奇的事情。在醫院裏,我只要思想一不在法上,舊勢力就來迫害我,我平常有愛玩電腦的毛病,出事後的第三天,我孩子用電腦給我放電影看,我就接受了,看了半天,第二天早上醒來,肩膀、脖子疼的動也不敢動,也不能碰,像針扎,像火燒,到晚上又抽得頭也疼起來了,一直到第五天早上,母親同修來看我,和我發正念,我的頭、脖子、肩膀立刻就不疼了。過了五、六天後,我回家了。

在學法的同時,我孩子又在電腦上放連續劇,我聽著聽著,不知不覺又看了大半會,可又在第二天早上起來上衛生間時,突然感覺衛生間的牆壁和地面瞬間向側面傾斜九十度,我暈倒了,丈夫趕緊把我拖到床上躺下,就這樣一天一夜,我嘔吐,頭暈目眩,輕輕動一下頭,就天旋地轉,那種滋味真是痛苦到極點,雖然看不到另外空間,但我真真切切能感受到滿屋子都是邪靈,面目猙獰,我雖然發正念,但明顯感覺力不從心。

我趕緊告訴家人,叫母親同修來,第二天,母親來了,就開始發正念,一小時左右,我就從連頭都不能動一下到坐起來了,到下午,我就和母親共同煉了前四套功法。我整整站了一個多小時,而且第四套功法,我彎腰時,也沒有任何不適。

接著我就靜心學法,加強正念,看著看著我就明白了一層法理,再看就又明白一層法理,我陶醉在學法的喜悅和幸福中,短短的十幾天,我明白了許多法理。

二十多天後,有一天晚上我睡夢中,有一雙冰冷的手拉我左胳膊,要把我拉走,我不去,同時我在夢中使勁的喊著,叫夢中睡在我身邊的姐姐和母親兩同修幫我,最後終於在夢中叫醒了姐姐同修,那雙冰冷的手瞬間就消失了,此時夢中的我立即發正念,這時,我也醒來了。我知道欠債要還,但如果是師父和大法認可的我就還!否則一切干擾都是違背大法的,都必須滅盡,誰也不能干擾我做三件事,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通過學法我認識到,我的怕心,求安逸心都是人的觀念,甚至是觀念控制了我的行為,封閉了我的本性,只有認識到這一點,才能破除層層人的觀念的這個外殼,本性的一面才能顯露出來,才能正念正行。

經過這一次寫心得體會,感到確實提高不少,悟到了很多道理,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師父一再點化、呵護弟子!弟子一定做要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