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自己 在講真相救人中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一次在寺院和一位從加拿大回國的女士講真相,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國內共產黨對法輪功迫害相當嚴重,害死很多大法弟子。她聽後說:「原來共產黨真的在迫害法輪功」。她又說在加拿大看到大法弟子展板寫著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她那時不相信,一個政黨怎麼會這樣呢?她說太可怕了。我又告訴她三退保平安一事,她入過團,給她退出了。我告訴她給家人如何退,並記住法輪大法好。這時我們來到一個小亭前,她說:「阿姨,我給你照個像吧」?我說算了。她又說:「那咱們合影吧」(她老公給拍的)。臨走時,不停的說謝謝。

我今年六十二歲,修煉法輪大法十幾年,沒花過一分醫療費,身體真的很好。

所有病痛不翼而飛

我以前由於過度勞累,身體越來越差,神經衰弱,經常左側頭疼,腎炎,兩腿浮腫,心動過緩,腰間盤突出,還有四十年的皮膚病(牛皮癬)。

一九九八年四月份,我有幸得到了大法。當時同事給我拿來一本《轉法輪》,看後,覺得這本書太好了,我困惑多年的問題,都在書中找到了答案。我決定修煉,每天學法、煉功,所有病痛全都不翼而飛了。

記得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北方的冬天很冷,一天風特別大,我騎車上班,大約二十多分鐘能到單位,下班回家丈夫問我:「你今天騎車了嗎?」我說:「騎了。」他說:「這麼大的風你能騎嗎?」我回憶一下當時街上確實有一些人推車走的,我不但騎了,還不覺的累。也是同一個月,我家回遷六樓裝修房子,我和丈夫兩人往樓上搬木頭,兩米長的木頭雖然不太粗,我每次都搬好幾根,鄰居見了說:「嫂子,你少搬點,別累著。」我說:「還可以。」以前別說搬木頭,就是空手走都累的不行。

用法理對照自己修心性

修煉後自己的身心變化太大了,身體好,精力充沛,知道如何做一個符合真善忍的好人,不斷提高自己的心性。記得一九九九年送畢業班給學生利用自習補堂課都有報酬,我除了學校安排的課外,經常利用午休時間,學生到校早,我就去補課,分文不取,學生非常高興,有時進課堂學生直鼓掌。還有一個畢業生沒考上高中,找到我讓我給她補課,寒假將近一個月,補完後問我多少錢,我說老師不要錢,她非常感動,一直說謝謝老師。因為我知道她的家庭條件不好,後來她又告訴我她的父親有病不能幹重活,但遺憾的是由於怕心,沒有向她弘法。

二零零零年鄰家孩子要到我所在學校讀書,轉學需要費用大約一千元左右(因她妹妹家剛辦完),她知道用多少錢,我還不十分清楚,我和校方聯繫後同意接收,我告訴她可以,她們趕緊拿來七百元錢給我,我當時就告訴她,給學校二百元就可以了,餘下五百元你拿回去,她不肯,我告訴她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不會要這錢,這不符合法理,她只好收回了。後來我回老家,又去她家,和她們講了大法的美好,她們全家都三退了。

二零零六年幼兒園收費,人很多都在外面排隊交錢,我交完錢,應找我十元錢,會計連收據和一百元給我,接著收下一個,我馬上說:「這一百元是我給你的,你應給我十元」。會計收回錢,瞪大眼睛看著說:「謝謝」。這是自己得法後,用法理對著自己去利益之心。這樣的事在同修中太多了,我這是微不足道,和同修比差的太遠了。

面對面講真相

二零零二年我離開家來到南方一個陌生城市給女兒帶孩子。環境變了,語言不通,遲遲沒有走出來。師父幾次在夢中點化,我覺得被同修落下了,向內找,是怕心,在這裏不走出來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反覆學習師父的經文,認識到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不但修自己還要證實法,救度眾生,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

我每天帶小孩出去,給經常在一起帶小孩的人講大法的美好,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大法的神奇故事。人們都愛聽,再送一個護身符,這裏有幾處寺院,常有香客,我就問當地人:你們這裏信佛的多嗎?她會說是呀,你們那裏呢?我說:「我們那裏修煉法輪功的人多。 」她馬上很緊張說:「這裏不讓說,你要小心,這裏的人很不好,會告密的。」我沒動心。一天,遇到一個老太太,我就和她講真相,她聽後說:「我明白了,記住了,你為我好,我不會說的。」過幾天再看到她,才知道她原來是戴紅袖標在街上巡邏的,並且和我住的不遠,後來我明白了,是師父在鼓勵我。

我講真相的地方很多,由近及遠,有時乘車走很遠,如菜場、商場、超市、公交站台,公園、旅遊景點、寺院等,面對各種人,如本地、外地、務工、大學生、中學生、小學生、操作工、遊客、討飯的等。每天九點出去,十二點前趕回家,出發前發正念,我是做全宇宙最神聖的事情,誰都不准干擾我救人。講時看準目標,發一念,鏟除背後障礙人聽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根據不同情況講,接受了,不起歡喜心,不聽的不動心。

一次去一個景點講真相回來的路上,公交車上人很少,司機後邊座位沒人,我心想和司機講真相。一上車刷卡,我的卡在包裏沒反應,我自語說:「別人卡在包裏可刷,我的卡怎麼了」?這時司機說:「卡要取出刷」。我笑著說是呀,刷完卡,我就坐在他後面,他又問我是北方人,我說對,你去過嗎?他說沒去過,我說南北方差別很大,北方老百姓窮,可政府官員不窮,他說知道,北京的貪官多。我問他:「你相信共產黨嗎?」他說:「不信。」我說:「你知道退黨保平安嗎?」他不知道,我就給他講怎麼叫三退,怎麼退,講到藏字石,他告訴我入過團,我給他起個化名勸退了吧,他高興的同意了。又問他知道法輪功嗎?他說知道,但共產黨不讓煉了,我給他講法輪功是佛家功,叫人做一個講真善忍的好人,讓道德回升,讓他記住九字吉言「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有福報,再告訴他讓他的親朋好友也記住這九字吉言,我又告訴他三退的方法,他高興的說:「記住了,謝謝阿姨。」

二零一一年回老家,買了電腦,同修手把手教我,學會了上網、下載,我又買了打印機,能打印一些資料,在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我又買了一步語音真相手機,在師父的安排下和當地同修聯繫上了,我要勇猛精進,實修自己,跟師父回家。

第一次投稿,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