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破血流人無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我家住的是老舊樓一樓,有四十八年了,樓裏的一切設施都老化了。特別是廁所下水管道經常不暢通。我和鄰居是兩家一個單元(共用廁所)廁所堵了就找人花錢通一通。

二零零五年夏季,廁所又堵了沒法修了,房管站決定更換廁所的下水管。動工那天天氣十分炎熱,來了四個人,三個工人一個女房管員。工人的怨氣大天又熱,活又髒又累,其中一個工人是房管站的「刺頭」(A工人)。他的怨氣更大,來了不幹活還說一些不好聽的話,他指使我幹這幹那。當時我想自己是修煉人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讓幹就幹,在哪都得體現出好人來(現在社會上的人都壞了,讓邪黨灌輸的只想少幹活多掙錢,還得讓用戶給他們買煙抽要不就不好好幹),無論他們怎麼樣,我覺得到我這來幹活也是緣份得救他們。我一邊幹活一邊給他們講大法怎麼教人做好人,講『真善忍』法理,修大法的美好,無病一身輕等。那個A工人對我說:你知道這麼多夠有學問的。我說這是修大法的結果,沒修大法前和你們一樣也是甚麼都不明白。

不管他們對我的態度如何我都面帶笑容,他們看到我真心賣力幹活,滿臉的汗水往下流,滿身的泥土,他們的態度也緩和了。下水管換好後,那個A工人又叫我到樓外往裏送髒土填廁所地面。我就用自家的簸箕一下一下掂起土從窗戶遞給他。因快中午了他們催著快幹,我著急忘記了開著的窗戶,起身用力過猛,就聽「噹」的一聲,頭頂撞在了鐵窗的角上。當時沒覺得疼,只覺得有東西從頭上往下流我以為是汗水沒在意,在離我一米多遠的另一個工人看見了喊起來:大姐頭破了,臉上都是血。這時樓裏幹活的工人看我滿臉是血都愣了。樓外邊坐著好多乘涼的鄰居和過路的行人都跑過來,讓我趕快去醫院。我說:沒事,我是修煉人是煉法輪功的。這時我才覺得眼睛被血流的有些模糊。房管員跑出來扶著我進屋,我用涼水沖沖臉上的血用衛生紙擦頭上的血。周圍的鄰居都來看我,非得讓我上醫院,有的鄰居還從自家拿來雲南白藥,我都謝絕了。我說:沒事,我是修煉人,一會就好,我有師父管。我一邊擦血一邊繼續講真相。那年邪惡迫害我從勞教所出來時間不長,正好揭露勞教所的黑暗讓大家知道中共邪黨的本質。他們都靜靜的聽著,講著講著,不知甚麼時候血止住了,在場的人看見這一幕都很震驚,覺得不可思議。

再說那個A工人當時嚇壞了,因為是他指使用戶幹活,出了事他是有責任的,他馬上給他的領導打電話。又叫我去醫院看一看,我說不用去我是修大法的一會就好比上醫院好的還快。並跟他說不會讓他們擔責任的。他當時帶著不相信的表情,我還是繼續講修煉的故事和真相。房管員趕緊對他說:你聽聽大姐的教導,你不知道的事多著呢!後來他也認真的聽起來,還提了一些如自焚、勞教所黑暗等問題,我都一一解答。最後講了三退保平安,A工人聽後馬上退出邪黨的團隊,並且還真誠的讓我替他把文革期間加入的紅衛兵也一起退出。當時我的心情不知怎麼感激師父,是師父幫我過了這一難,還利用這件事又救度了眾生,真是用人的語言無法表達師恩的洪大慈悲。

後來房管站的人走後,鄰居說甚麼的都有:你怎麼不上醫院,這要他們負責,不能便宜他們。也有關心我的說:你的頭髮和血都貼在頭皮上了,千萬別洗頭,這樣容易受風應該上醫院打破傷風針等等。當時我心裏想起師父講的:「要不訛他點錢,這看熱鬧的人心裏都不平」[1]。現在人的道德水準都這麼低下,我要是不學大法不會這樣做,這是多麼危險啊!

到晚上我洗了頭,到樓外乘涼,我主要想讓鄰居看到修大法的神奇,也是講真相的好機會。這時鄰居們馬上圍過來看我頭上的傷,說頭上是個大三角口子。也只有大姐才做的到不用去醫院,也不上藥血就止住了,咱們誰也做不到。我說:你們如果遇到難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難事也會化解的。有的鄰居點頭有的伸出大拇指說了不起。

通過這件事後房管站的人只要有我們這一帶的活,他們就到我家來把工具放在這,說是相信大姐放在這裏不會丟、安全。他們休息時上我家就給他們放《九評》和《風雨天地行》影碟後來又有兩個工人辦理了三退,有的把他們親屬讓我幫助給三退。房管站的工長聽我講完真相也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工人們看完碟後相繼拿走。我告訴他們給親朋好友同事相互傳看,那是你做了一件大善事,天上的神都在看著會給你福報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