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怕心 堂堂正正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我從一開始修煉,就記住師父說的「要堂堂正正的修煉。」[1] 師父為學員負責,為社會負責,我們也要為法負責。所以,我講真相時沒有怕心,總感覺師父時時刻刻就在我的身邊保護著我。

二零零八年春天,奧運會舉辦前期,我照樣到街上講真相救人,看到從車上下來一個人,我就遞給他一張真相光盤,他笑著說你看我們是幹甚麼的,我一看一車的警察,都穿著警服。我說:你看看這個,身體就會好,家人也會好,神就保護住你了。他說:我知道法輪功好,我拿回去看看,你不要跟別人說。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和外孫女一塊到菜市場,有兩個人在買東西,我要過去講真相,外孫女說:姥姥,你別說了,你看有管理局的開著車在這裏,他們是專管這個的。我說:你別吭聲,沒事兒。我走過去,把兩個人都勸退了,那兩個還都是黨員呢。

二零一一年冬天,我又遇到四、五個警察在街上巡視,當其他人到門市裏,只剩一個人時,我就勸他三退,他說國家不讓煉,你就在家歇歇吧,這麼冷的天跑出來幹啥。我說:碰到好人,我才說,遇到壞人,我還不說呢。他也沒說甚麼,就離開了。

我出去講真相時,經常碰到警察就在附近,我總是想他們看不到我,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誰干擾誰是罪。

剛開始,我出去散材料,同修總是說我有顯示心。我就從自己內心找。有一次,我們一起去拾花生,連續去了一個月,每次都向行人散發真相材料。後來,她總是搶在我的前邊,我說:你不是說我發材料有顯示心嗎?她說:以前有怕心,這一個月以來,怕心沒有了,總想多散些材料,多救人。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期,村裏每月出五百元錢讓丈夫看著我。前兩次出門,我跟他說了一聲,第三天,我就悟到我是神,我為甚麼要聽他的?越這樣,我越要出去。村裏還在我家附近搭著庵子,查上訪人員,我每次都帶著資料堂堂正正的從他們跟前過來過去,那一段時間,做的還特別多。

同修都在我家學法,有一次多去了兩個人,丈夫就蠻橫的跟我說:「以後別讓他們來了。想住不掏錢的房子就來,否則就不要來了。」那意思就是要去告發我,去坐牢。

我跟丈夫說,我煉功是為了有個好身體,你不能干涉我,否則我跟你沒完。從此之後,他再也沒有干涉,同修到我家來學法、煉功、交流,都是堂堂正正的來,堂堂正正的走。

我三次到北京證實法,二零零一年年底第三次去時,被綁架到懷柔派出所,到裏面之後,給警察講真相,說我們的師父讓我們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別說去做壞事了,連想一想都是不應該的。警察說:他的父親就是一個好官,一輩子為人民服務。我說:你這麼和顏悅色的對待我們法輪功學員,一定會留下的。他說是嗎?還挺高興。這個警察在我回來時,還把我的錢如數退還給我。後來聽其他同修說在那裏遭遇「坐飛機」、老虎凳等酷刑折磨,錢被扣押,沒有退回,或許是我沒有怕心的一念符合了法,師父保護了我吧。

我是一個六十八歲的農村老太太,自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十六年來,只有堅信大法,沒有怕心這一點尚有可取之處,其它諸如顯示心、疑心、妒嫉心、證實自己的心,遇事只看別人不看自己的心,全部去掉它,爭取做一個合格的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修煉者。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