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把有緣人送到我身邊聽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我沒有像有些同修那樣特意安排固定時間出去講真相,但在我的生活中卻處處都會有「有緣人」「闖」進來……

在居委會

我到了辦老年乘車卡的年齡了──年滿六十五週歲。一天我將用於辦卡的彩照交到指定的「居委會」去時,工作人員將彩照放到屏幕上進行「修理」,隨口說了一句:「你是第一個」。我咋成「第一個」呢?我不解的問她,論辦證先後吧,從辦證開始至今已有好長一段時間了;論當日來說吧,我前面已辦了好幾個人了。她笑著答道:「你是我見到的第一個這麼年輕的。」哦,我明白了。

於是我順勢告訴她,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修煉近二十年了。修煉後我從未生過病,我每天僅需睡兩、三個小時就足夠了。接著我講了甚麼是法輪功和「天安門自焚」偽案等等。

我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她高興的答應了。

在「超市」

一天我進了「超市」,見一中年婦女正在菜台上選毛豆,我也湊上去揀了起來。邊挑著邊善意的告訴她:本地農業局開了會,領導告訴他們局裏的下屬,殺滅花菜與萹菜的害蟲所用的農藥特殊些,毒性較大,意思是讓下屬少吃或別吃。會上囑咐下屬「不要往外傳」。我囑咐這位選毛豆的婦女,吃前一定要洗淨。以此作「引子」給她講了共產黨一貫造假,殘暴,視百姓生命如草芥,告訴她「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和其他法輪功真相,於是,她很樂意的用「豆豆」這個名字「三退」了。

在公交車上

一次我乘坐公共汽車外出。在我前排坐了一個女孩,她回頭向我打聽路。一聽是東北口音,我就問她到我省來幹啥?她告訴我是來應聘的。我便從當今求職難、官場腐敗入手,講到共產黨的暴政,頻發的天災人禍和一系列群體事件……,請她記住「法輪大法好」,並祝她好運。她非常高興的接受了。

還有一次,我乘公共汽車,不一會上來了一對老年夫婦。我發現女的臉色很難看,步履艱難,就忙起身讓座。一問才知是準備上某某醫院去看病的,正好和我同一站下。到站了,我攙扶著老人下了車,領他們走了一程。一路上我讓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講了些祛病健身、逢凶化吉的例子。因有事我得趕緊離開,臨分手,他們一再謝謝我,我說你們不用謝我,是我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的,無論在社會上,在單位裏,在家庭中都要做個好人。

在「的士」上

每逢需乘「的士」前,我都不忘帶上「神韻」光盤或別的大法真相資料。如果條件允許,我便會找機會和司機攀談,從司機的艱辛,談到沿途矗立的「空樓」;從百姓近年的維權抗爭談到裸官往國外轉移家人和資產;從國民黨抗戰談到共產黨篡權;從歷次政治運動談到迫害法輪功,再從大法洪傳世界談到天滅中共,最後談到當今的退黨大潮。絕大多數司機都會認真聽,有的也隨著大談起來,有的司機知道的還真不少。最後或給他做「三退」,或贈他精美「神韻」光盤,或送其它真相資料,或叮囑他牢記「法輪大法好!」最後再祝他好運。

途中偶遇

一天,我正推著自行車在路邊走,迎面過來了三個外地人,向我打聽某某銀行。我說,我有點印象,你們慢慢走,我騎車前去探一探,回頭告訴你們。我很快找到了銀行,迅速的返回去給他們帶路。我們邊走邊聊,得知他們是從東北來的。我問他們:你們猜我有多大歲數?他們都猜我才四十多歲。「其實我快七十歲了。」我告訴他們我是因煉法輪功而受益。他們便一再叮囑我千萬要小心,千萬……,我應允著,心裏充滿欣慰,感激。

還有一次,我正走著,看見一年輕婦女用自行車推了一箱東西路過。因捆綁不緊,她車上的那東西搖搖晃晃,她推的很吃力。正巧我包裏有繩子,就趕忙上前去,幫她扶正並加固。她非常感激,我告訴她,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並教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公園裏

某天,我正在公園裏坐著,見一個男孩背了一大背包報紙走了過來。問我:「您買報紙嗎?」我順手接過一份,並邀他坐下歇歇。一問方知他剛被某重點初中錄取,「賣報」是他暑期作業的內容之一──體驗生活。說來也巧,那所中學正好是我的母校,這一下關係似乎近了許多。我便告訴他歷史課本中的「史事」多是被中共因政治需要篡改過的。我從誰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所謂「長征」是怎麼回事,一九四九年共產黨篡政後的歷次政治運動死了多少人,所謂「三年自然災害」其實是人禍,又講了地震、民眾抗暴、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等等,一直講到大法洪傳世界、退黨大潮。孩子很文靜,也很懂事,一直靜靜的聽。快中午了,該分手了,他斷然的以「明哥」的化名退出了「邪黨的少先隊」。我感到欣慰,這個年輕的生命得救了。

有一次我進了公園後,不知咋的,沒走以往常走的路徑,而是繞道走了公園的另一半,邊走邊發正念。忽見一群人剛鍛練完畢,正收拾東西呢,我湊上前去,竟看到了多年不見的原單位老邪黨書記。我們邊走邊聊,他對我說了他現在的一身毛病。我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大法近二十年了,身體好極了,血壓、心律一直保持在與十八歲那年差不多少的水平。我還告訴他:大法改變人,提升人的道德是相當迅速的。我請他回憶一下,當年單位第一次評職稱時的情況,當時,無論從業務能力或人緣上,我是很有競爭力的,但基於大法師父教導我們要做一個完全為著別人的人,基於想減輕單位領導因「僧多粥少」而帶來的壓力,我毅然放棄了申報高級職稱。單位裏從上到下很多同事都勸我:「你不想爭,你填一下表由領導決定總可以吧?」甚至還說:「你的下屬就在局裏的職評小組裏呢!」我始終沒有動心,「職評」動員會沒去參加,「職評」表格也沒去領。機會錯過了,我退休了,至今我仍是「一級」職稱,但我很快樂,很坦然。要知道,我當時走進大法修煉僅一個月左右。我對老書記說:這事您是最清楚不過的了。他看了看我說:你身體真棒,這是「境界」。

接著,我又給他講了許多真相,臨別時他表示一定常念「法輪大法好!」

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堅定的走到了今天。說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其實師父早就為我們鋪墊好了一切,威德卻都給了我們。

弟子叩謝師恩,弟子代我的所有「有緣人」叩謝師尊的偉大洪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