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人並不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七日】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這一年實修中,我悟到向內找真是法寶。下面是我在駕校學車、救人的一點心得體會。

今年年初的一天,我和父親說:我想到駕校學車考票。我以為父親會反對,結果他說:「去吧,我支持你。這樣還有點上進心。」父親覺得我修煉後沒有常人中的所謂進取心了。就這樣過完年後,我就報名開始學車了。

報名之前我就聽說:現在學車考票可難了,要花好多的錢。還聽說學的再好,考官也不容易讓你過,要考好多次,會浪費很多時間等等。我就想,我是修煉人,我是正的,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的。我用心學,考官也有善的一面,我不會往他們身上加不好的念。我只要認真學車,其它的隨其自然。

這樣我和一個好朋友一起報名。順利考過科目一的考試。科目二的內容是正入車庫、反入車庫等。這可把我難壞了,從小到大從來沒摸過車,上車之後裏面甚麼都叫不出名來,就知道那個圓的叫方向盤,甚麼離合、剎車、油門統統不知道。而且教練還挺厲害,不管年齡大、年齡小的、多高級的職稱,做的不太標準都被他說。我每次坐在他身旁,身上都會出很多的汗,真緊張呀!四月份的天氣依然很冷,風很大,我們還在風口的位置。早上五點左右就開始練車了。每天最少有二、三十的人排號,一天下來只能摸到一、二次的車。前一週我還精神抖擻,剛來的時候大家都誇我的皮膚好,接下來我的皮膚被風吹得又黑、又乾、又疼,手裂開了口,胳膊掄方向盤掄的生疼,每天一站就是一上午,甚至一天。掌握不好要領,還經常撞桿,真是又累、又煩、又急呀。我想,這可甚麼時候是個頭啊,現在救人時間這麼寶貴,我這是幹甚麼呢?唉…… 看到大街上一輛一輛的車從我的身邊開過,我開始討厭車,我也理解開車的人也很不容易呀。我當時的心情相當低落,眼淚刷刷往下掉。

有一天下午抄法的時候,師父的一段法點醒了我:「我們搞個科研項目,領導交給甚麼任務,完成甚麼工作,我們都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的很好。」 [1]我心裏豁然開朗。同時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安逸心、怕吃苦的心、恐懼車的心。我馬上回到駕校,好朋友很意外的說:你怎麼來了,你知道嗎,你能下午來,我真替你高興,說明你重視了。我說:幹甚麼都得好好學,你放心吧,我一定和你一起參加下週的考試,咱倆一起過。

就這樣,我很用心的開始學車了,不明白的就問,也不怕教練說了。開得基本準確,原來學車也不是很難。可是就在考試的前一天,我每次都撞桿,連基本的正入庫也入不進去了,越著急越撞,教練很無奈、無語的看著我,連說都不想說我了。我的好朋友更是著急,為了鼓勵我,把自己好不容易排到的機會也給了我。我坐在車上,一邊開一邊哭:我怎麼這麼笨呢,明天怎麼去考試?大家一定在笑我。當時真是無地自容啊。我坐在水泥台上,慢慢的冷靜下來,一點一點的查找自己,我找到了自己求名的心、喜歡聽好聽的心、嫉妒心、做事不認真的心、急心、怕教練說的心、執著結果的心。找到後,我的心情出奇的平靜,我知道我找對了,笑容又回到了我的臉上。這時好朋友跟我說:我和教練說了,明天一定讓你過。我當時想:不管明天過與不過,我都不會讓教練為我去疏通關係,我是修煉人,我必須走正。

第二天上午考試的時候,大家都希望教練到考試的時候,在我們小隊能給我們喊一聲。這一聲相當關鍵了。其實我也很期待。教練還說最好上午考,下午不好解鎖,否則就要等二十一天後才能考。我想我上午得考完了,要不下午就沒機會了。結果到我的時候,廣播喇叭響了:午休時間到了,考試結束,下午接著考。教練對著我說:沒事,下午我跟著你們。我很無奈的回餐廳吃飯。終於熬到了下午一點鐘,我是第一個,教練這時候有事突然走開了。我馬上悟到:修煉人關鍵的時候怎麼能依賴常人呢。修煉太嚴肅了。我心裏請求師父加持弟子,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我心裏很坦然,很認真也很順利的完成一系列的考試程序。這時就聽到廣播裏說:「考試通過,請下車。」我下車的時候大家為我鼓掌,教練這時也趕過來了說:這不是挺好的嗎,做的多板正啊。教練後來說:從你第一次學車到你考試為止,這次做的是最好的。有位大姐說:「你上車的時候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可瀟洒了,英姿颯爽,你真行。」這時我雙手合十,謝謝師父!

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

在學車期間,我把學車的事講給甲同修,甲同修鼓勵我說:「這不都是好事嗎。通過學車,找到自己不好的執著,去掉它,這就是提高。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在駕校也可以講真相。做好你該做的。」我當時顧慮心就出來了:怎麼講啊,大家都不是很熟,甚麼職業都有,有很多人開一把車就走,怎麼講啊?可是我知道他們都是有緣人,我的使命就是救人。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觀念轉變過來了,我就用我的一顆善心去接觸他們。

練車排號等待是很辛苦的,需要幾個小時甚至是一天。很多次我都先讓別人練,我後練。教練講完課讓大家輪流上車體驗,我都是最後一個體驗。看到誰穿的少,我就把自己的衣服或圍巾讓給她們,我卻一點都不冷。有個小弟坐在副駕駛陪我們練車,中午飯都沒吃,我就到小餐館給他要上一份砂鍋和餅,他很感動。我的包裏經常放上很多的糖,有時大家很累的時候能吃到一塊糖都很開心。早晨很早起來練車,我就買上幾杯熱豆漿和大家包括教練一起分享……同時每天我都多次的對著駕校發正念,解體駕校空間場上一切阻礙眾生得救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打入眾生最明白的一面,為自己與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就這樣和大家慢慢的熟悉起來,相處越來越好。在排號等待的時候,我就開始找機會一個一個的講真相、勸三退。有位信佛的女士,很喜歡和我聊天。她說:姐妹,我看你心眼可好了,你是不是信點甚麼呀?我說:是。她說,我就信佛,等有時間我給你拿幾本佛書看看。我說:不用了,修煉要專一,我只看我這一門的書。她說:那你師父是誰呀?我呵呵一樂。我說:有時間我會詳細的跟你說。她在期盼著。過了幾天,我一邊對著她發正念一邊把她拉到一邊說:姐姐,你不是問我的師父是誰嗎?我告訴你:我的師父是李洪志師父。我信的是法輪功。她說:啊,我就說有那麼多人信,肯定有信的道理。我說: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大法,是正法,就像金字塔的頂尖一樣。天安門自焚都是假的,是江鬼出於嫉妒心發動的迫害。請你不要相信。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你入過甚麼嗎?她說:戴過紅領巾,我說那你就發自內心退了吧,以後神佛會保祐你的。她說:好,我退。我還告訴她回去告訴家人、孩子。把聲明寫在一元錢上寫上小名,或化名都行,神看人心。她說:我知道了。並表示感謝。

有一個小妹,結婚兩年也沒有孩子,很苦惱。我知道後,熱心和她交流。同時對著她發正念。我說:小妹,我不知道你信不信佛?她說:還行。我說那我給你一個護身符吧,你帶在身邊。每天早上,晚上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誠心念,會出現奇蹟的。她說:姐,沒想到,你信法輪功。你這麼好,我信你的。我說:咱倆有緣份。天安門自焚是假的,電視上都是騙人的,我師父講修煉人不能殺生、不能自殺。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她說:我婆婆以前就煉,後來不敢煉了。我老公就是因為這個黨都沒入上,我說,那還不好,可千萬別入黨啊。你入過甚麼嗎?她說:我入過隊、團。我說:退了吧,地震、海嘯來了,你一定會平安的。她說:好。就聽你的。我說:你婆婆不煉太可惜了,真為你婆婆惋惜呀。我又給她講了三個和尚的故事。她聽明白了說:我一定堅持默念,不執著結果。我說:你真有悟性。科目三考試的時候,她激動的拉著我的胳膊說:姐,我只念了一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考試可順利了,考官一點都沒難為我,還幫我了。真管用,太神了!

我一直不太願意給男士講,其實這是分別心、顧慮心。我不承認它。有個小伙子是個大學生,他的臉、手能明顯的看到燒傷後留下的痕跡。看到心裏很不舒服,若沒有燒傷他應該是個英俊的小伙子。看到他的第二天,他就在我的夢中出現了。我知道他是有緣人。可我倆極少接觸。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他,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假裝沒看到要超過他。可是真我馬上否定這一念。在他身邊過去的一瞬間我微笑的和他打招呼,他很開心的也和我打招呼。我們彼此的心拉近了。在要分開的前一天,我看到他心生慈悲。我一邊對著他發正念一邊把他叫到一邊說:小弟,我沒有傷害你的意思,我能問問你的臉和手是怎麼弄的嗎?他馬上說:沒事,我這是小時候被大火燒的。我說:你好幸運呢,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他笑著說:借你吉言,我也是這麼想的。我說:姐和你說個好事。他說:你說吧。我說:你聽說三退保平安了嗎。他說:沒有。我說:你入過甚麼嗎?他說:入過團、少先隊。我說:退了吧。神佛就看一念。退了歸神管。我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別人說法輪功不好的時候你不要參與。姐真是為了你好才告訴你的。他說:行。我給他起了化名。我告訴他:平時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許你的面相會越來越好。他說:好,謝謝。後來聽說我們那一批考試的人中,他是第一個拿到駕照的。其他人都等了很長時間。

我悟到:當怕心、顧慮心、面子心等人心上來的時候,我馬上滅掉它們。絕不往眾生身上加不好的物質。他們都有明白的一面。然後靜心學法,這樣面對他們的時候,正念會很足,講起來會很順。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有十五位眾生明白了真相,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同時,我把我學車的經歷講給我的父親及身邊的人,得到了他們對大法與我的進一步理解與讚賞。

以上是我的一點修煉心得體會,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