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風雨 沐浴佛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七日】我是九九年一月十七日有幸成為一名大法弟子的,一轉眼十多年過去了,一路走過來,坎坎坷坷、風風雨雨,在偉大的師尊悉心的呵護中,在履行歷史賦予自己的使命中,尤其在中共邪黨暗無天日的迫害中,使自己不但沒有被邪惡嚇倒,反而更加堅定了我走從人成神這條偉大的路,對大法堅定的正信,使馬三家教養院裏的部份警察良知逐漸的復甦,有的暗中保護大法弟子,或者偷偷的學煉法輪功的動作,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得法修心歸真路

九九年,剛剛得法的我,從《轉法輪》中知道了不止是做好人的道理,而且是做更好的好人,最終成為先他後我的覺者──佛。用法輪佛法的要求對照自己,忽然想起十幾年前,我在一建公司當會計時有這麼一件事。在八三年時,有一位農村趕大車拉活的人,為了能夠多攬些單位的活,給我們單位相關的人員都送去自己生產的大米,當時給我送去時,我不在家,鄰居幫著收下,給錢時,那人沒要。修煉大法後,我明白了不失不得的道理,怎麼能無故佔人家的便宜呢?另外農村人種地很不容易,得搭多大的辛苦啊!怎麼能白吃人家的大米呢?我得還錢去!我四處打聽,終於找到了那位送大米的人。當那個人拿著我給他的100元大米錢時說,那時我都不要,十多年了,你怎麼找到我家送錢來了?我說我學了法輪功,師父告訴我們做任何事都要先考慮別人,你們種地很辛苦,也很不容易,我不能白吃你的大米。那位農民說,你們各科室和財會,我都送過,誰也沒給我錢呀。他要留下我吃晚飯,我謝絕了。

單位買斷之後,我到個體泳裝廠去打工,在年終結賬時,發現工資比出勤表多了些錢。當時我想,自己是個修煉的人,不貪不佔,不是我的我不能要,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雖然不在那幹了,也得把錢給人家退回去。

有次去市場買菜,看見地上有一百元錢。我撿起來,問是誰丟的,一個人說是自己丟的,拿走了錢,另一個人也說是自己丟的,並從那人手裏奪走了錢,還有人稱是自己丟的錢,我一看都不像是丟錢的主。從這件小事上看,人在金錢利益面前是多麼的渺小,哪還有道德可言?唯有我們法輪功的修煉者是一片真正的淨土。

人性在法光中復甦

佛法洪傳,眾多的有緣之士相繼得法修煉,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出於極端的妒忌,邪惡的江澤民公然動用國家機器向信仰「真善忍」的修煉者進行了殘酷的迫害。無論是在哪裏,大法弟子都在揭穿彌天大謊、告訴人們「自焚」偽案的真相,勸三退保平安,肅清邪惡謊言帶給世人的毒素,不要對佛法犯罪。

期間,我曾兩次被惡警綁架關進馬三家勞教所迫害,在被迫害期間,我被強迫在小號中長期坐在鐵凳子上,致使我的臀部坐爛,血痂、爛肉、褲子都長在了一起,最後到馬三家醫院用剪刀連肉等一起剪下,血水、爛肉足有半盆……更多的迫害的細節均在明慧網登出過,不再贅述。

被稱之為人間地獄的「馬三家教養院」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到的邪惡,那些個警察的人性就像塵封在冰川裏一樣,血,冰一樣的冷。然而,就是這樣一群人,在和我漫長的接觸過程中,她們的人性逐漸逐漸的復出,是偉大的佛法用無量的法光驅散了她們身上的魔性,現出正常的人性。

二零零八年,因我在街上面對面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小學生用手機舉報,我被城東派出所綁架關押在看守所。看守所的警察都認識我。我心有一念:無論到哪不論是誰,我都要告訴你真相,我都不配合邪惡的指使和命令。有的警察知道我不吃看守所裏的飯,半夜拿來大米粥,端給我說,這是我從家裏拿的大米,給你做的粥,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不吃犯人飯。檢察院來看守所辦案,我給他們講真相,最後辦案人員說,我也不願意辦(迫害)法輪功的案子,你找律師嗎?我認為我做好人無罪,無需辯護,被我拒絕。

在馬三家被非法關押期間,惡警苑國友照我的太陽穴、鼻子、嘴連打三大棒,當時我的嘴鼻鮮血直流,因嘴和太陽穴部位嚴重腫起,造成頭部嚴重變形。某日,管教科的某某(為了不影響那些良心尚存的人,本文均不寫人名,惡警除外)獨自一人來到關押我的小屋,摸摸我頭部的包,看看變形的嘴和鼻子對我說,你不要說謊,把打你的經過說清楚。講完之後,他甚麼也沒說,就走了,第二天,惡警苑國友被調走了。在以後的接觸中,我不斷的講真相,有一次,他帶人走進關我的小屋,對我說,你記住我的名字了嗎?你救了我嗎?因馬三家裏的警察也在勾心鬥角,我為了不影響他,說,你喝多了。

在和我接觸的過程中,有一位警察明白了真相,當她一個人值班時,就悄悄的到關我的小號裏,避開監控頭,讓我教她煉法輪功,我一有機會就把動功教給她,她囑咐我,千萬別說我對你好,要不我的飯碗打了。

為了增加自己的正念,我不停的背法、發正念、講真相,有一位警察說我有精神病,把我帶到馬三家醫院,指著我對主任說,她是精神病。那個主任問我話後,說她很正常,沒有病。那個警察知道我天天背法,說,她整天叨叨咕咕的不是精神病是啥,你就寫上吧!最終沒寫。在回來的路上,這個警察對那個警察說話中透露:煉獄般的生活使她不願看到我再受苦遭罪,想利用一下手中的小小權利來幫助我,讓我早一點離開這個魔窟。

我看到了在殘酷的迫害環境中,一些被黨性扼殺了的人性正在偉大的佛法中逐漸的復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