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囧國:從「做好人怕啥」到「怕做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七日】互聯網造就了一大堆網絡流行詞,比如山寨、打醬油、雷人、周老虎、宅男宅女、囧等。單說這個「囧」(jiǒng),從網絡發展到電影,更是興起了一股囧熱,以喜劇的「囧」態反映出了諸多悲催的現實問題,像毒奶粉、春運困難、小三現象、拖欠工資、民工討債、乞丐詐騙、醫院交錢才動手術、政府不管社會棄兒等等。

「囧」,成為了這個時代集體照的定格神態。三十年急功近利的經濟發展,付出的代價實在是讓人「囧」不甚「囧」。當年揭露非典而聞名的鐘南山在2013年的中共「二會」上也不得不對這樣的發展帶來的「幸福之囧」發表一番感歎,「人最關鍵的需要一個是呼吸的空氣,一個是吃的食物,一個是喝的水。這些都不安全,甚麼幸福感都沒有。」

這還不是最「囧」的事情。道德滑坡,誠信危機,猶如釜底抽薪,造成生活在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國度的芸芸眾生們,居然「怕做好人」,可謂是讓5000年文明之邦陷入了超前絕後的雷人之「囧」。

每次「老人倒地無人扶」,都會被作為道德滑坡的「標本」;「助人為禍」總能激起「好人難做」的嗟嘆。小悅悅的悲劇,從畫面上看那路過的十八個人,有人快步繞開,有人低頭觀望後離去,有人頻頻回望卻終究掉頭不顧。從他們行色匆匆上,我們看到了人們的「怕」,「怕做好人」,「怕惹是非」,「怕被人當作兇手」,「怕人不相信他是真的做好人」……

2012年5月,中國青年報社對7804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7.9%的人直言,在當下社會做好人的成本高。高成本是甚麼?主要有四:一是擔心「被疑動機不純」;二是往往要付出(金錢或受傷的)代價;三是會「被嘲笑,被認為太傻」;四是「做好人經常感到孤獨,陷入自我懷疑」。如此高額的成本,自然使許多人在別人需要救助時,選擇圍觀或避讓,這就讓人深感道德危機的迫近。

世道真是變了。人們普遍感受到,從1999年以來,中國的道德下滑是越來越快。而江澤民和中共也正是從1999年7月發動了對法輪功延續至今的殘酷迫害。中國社會整體的道德下滑與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在時間上僅僅是巧合嗎?不是。二者有著密切的因果關係。

人們可能覺得對法輪功的迫害,不過是中共踐踏人權無數案例中的一樁而已,與自己沒甚麼關係。其實不然。中共抓捕關押的是法輪功學員,摧毀的卻是真善忍信仰代表的傳統價值觀、支撐整個社會的核心道德。

表面上看,中共沒有明確地攻擊「真善忍」,但是,它採用的手段,從造謠誹謗,到非法關押,酷刑折磨,強制洗腦,株連政策,草菅人命,甚至活摘器官等等,都是在用「假惡暴」對待善良的民眾,在社會的各個階層放縱、鼓勵和宣洩對「真善忍」的詆毀與背叛。更不要說重新揮舞起無神論的大棒,對社會造成的無窮後患。「為甚麼要做好人」成為網絡討論的熱貼,是啊,說是「人的天性」,可是無神論把「天」都否定了,還讓人們上哪裏去尋找做好人的依據呢?可以說中共為了打擊法輪功,鋪天蓋地大搞對有神信仰的誹謗,無異對社會精神價值體系的徹底掃蕩,把億萬人拖入道德的迷茫之中。

我常常給人說起一個故事,那是在2000年左右,美國國會山後面,前來參觀國會大廳的人群排成長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在附近的草坪上煉功,打起橫幅講真相。那天筆者也正好在參觀國會的人群中排隊,前後有一幫大陸來的官員模樣的,我前面是一個矮墩的中年人,他一邊指著法輪功學員,一邊扭頭對著同伴大聲嚷嚷道,「真善忍有甚麼好?啊,真善忍有甚麼好?」這個問題估計法輪功學員一時都答不上來,因為太出乎意料了。用今天的流行語說,太雷人,太讓人發囧了。

中國的歷史,從「人之初,性本善」發端,5000年來,貫穿著「心底無私天地寬」,「先天下之憂而憂」,「留取丹心照汗青」的高貴豁達。有道是,做好人還怕啥呢?不要小看那個大陸官員「真善忍有甚麼好?」的雷人之語,中國社會這十幾年來的道德墮落,就是從中共迫害法輪功,社會蔑視「真善忍」開始的。

真善忍的正氣之場消減,必然是假惡暴之場泛濫。如何化解「怕做好人」之囧,只有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重建「真善忍」在神州大地的正氣之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