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北醫大碩士連遭迫害看中共法西斯行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七日】最近,一位北京的高級知識份子在京城及外省連遭中共當局迫害,其遭遇引起了人們的相當關注:虞培玲,四十六歲左右,北京醫科大學碩士,從事醫學科學研究,因為給法輪功鳴冤講真相,曾被北京法西斯當局兩次非法判刑入獄達六年之久,迫害使她失去了工作、家庭及生活來源。為了迴避北京惡警的騷擾,她被迫離開北京暫居外省生活。不幸的是,去年七月份,她與同伴傳播真相福音時,又一次落難江蘇省,該省東海縣法西斯惡勢力政法委和「610」對二女士進行百般構陷,多次非法庭審而不放人,大有不達邪惡目的不罷休之勢。

一個受過高等醫學教育的高材生,高級知識份子,國家的高科技人才,一個堅守信仰的堅貞女士,從首都到地方,從京城到外省,從本土到他鄉,連遭中共邪政迫害,人們在為之叫屈鳴不平的同時,從中真真切切的窺視到中共的國家法西斯行徑早已泛濫成災,並且走向體制化、系統化、社會化,真是「天下烏鴉一般黑」,此話再貼切不過了。

紅魔發難十多年,遍地法西斯行徑

一九九九年夏,江氏流氓犯罪集團利用中共惡黨悍然掀起迫害法輪功的巨難後,「二次文革」席捲而來,從中央到地方,從京城到各省,從城鎮到鄉村,從機關到學校、廠礦、企事業單位,到處充斥著無恥謊言和法西斯暴行,特別是在中共各級政法委和「610」的操控唆使下,各級公檢法司「只講政治,不講法律」,各級邪黨委政府「只講政策,不講道理」,魚貫而入的幫兇地痞更是「只講發財,不講道德」,執行著江氏流氓犯罪集團的滅絕政策,使用一百多種酷刑殘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不論是在走親訪友、工作打工、正常出國,或進行講真相活動,都會隨時遭到惡徒們的迫害虐殺,在當地受到迫害,在外鄉也會不幸遭遇中共法西斯暴徒加害,使這場無恥迫害走向了體制化、系統化、社會化、遍地化。

山東省莒南縣法輪功學員王金龍,男,時年三十四歲,零一年八月,他與另兩位法輪功學員在陽谷縣金斗營鄉講真相時被邪惡之徒抓走。在陽谷縣公安局不配合邪惡之徒,絕食抗議,遭到多次強行灌食,最終被迫害致死。屍骨未寒被送往陽谷縣人民醫院進行遺體解剖(疑被強摘器官),惡警還恬不知恥地向前來領取骨灰的家屬索要錢財。慘案發生後,陽谷縣公安局安全大隊長郭中席為首幾個邪惡之徒,突然被調離,郭中席被調到陽谷縣西湖鄉派出所,看守所長被調到張秋鎮派出所。

莒南縣另一個法輪功學員王行壘,男,時年三十五歲,團林鎮桃花峪三村人,原工作於莒南縣磷肥廠。零一年四月,他因受邪惡的迫害被迫離家,同年八月二十一日他同德州、河北的兩位學員在噴漆大法標語時,被惡徒發現後劫持,九月六日被迫害致死。同年九月十日,陽谷縣公安局通知王行壘的家屬去認屍,公安謊說王因絕食而死,可王行壘的家屬發現他的頭部有瘀血。警察卻不讓其家人動遺體,並就地火化。

法輪功學員劉乃倫,是原蒙陰縣生產資料公司職工,助理會計師。迫害初期,劉乃倫被單位惡徒宋增元、褚樹剛、閆慶彬囚禁毒打摧殘;後來遭到縣政法委邪黨書記李枝葉、縣「610」頭目類延成、邢獻英、房思民、胡昌紅等惡徒們的多種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勞教三年。從勞教所出來後,劉乃倫到臨沂河東區打工,在生活比較艱難的情況下,他仍然堅持向民眾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他與同伴在臨沂河東區發放真相材料時被歹徒惡意告發,遭到當地派出所的綁架,在臨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九個月後,在零口供的情況下仍被河東區法院枉判四年,被投進泰安監獄五監區,受到包夾朱寶森等惡徒的毒打。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走出冤獄不久的劉乃倫在平邑縣散發真相資料時,不幸遭平邑縣鄭城派出所所長赤成田等綁架劫持到平邑縣鵝莊看守所,後來平邑縣「610」操控公檢法,偽造證據,在法庭上趕走正義辯護律師,監視恐嚇劉的親人。硬將劉誣判三年半刑期,再次投進了泰安監獄。

法輪功學員賈繼堂,男,四十多歲,山東臨沂市河東區西張官莊村人,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精神煥發。零二年曾被當地惡警劫持到淄博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被惡警摧殘的身體幾乎垮掉。在勞教所裏被中共邪黨迫害期間,被惡警逼迫做了一個修煉人不應該做的惡事。出獄後,很愧疚,便寫了嚴正聲明,聲明那些壞話壞事都是在中共惡警威逼下說的做的,全部作廢,並將聲明投寄到各級政府,遂被惡徒們定為重點加害對像,為了避免再次被迫害,他迫不得已離家出走,突然失蹤,連他父母都不知其下落。就這樣他拖著虛弱的身體到處躲避中共惡黨的迫害。從零二年被迫離家出走,顛沛流離在寧夏、江蘇、福建等省市的鄉村城市,一直遭受著中共全國範圍的惡意追捕,期間歷盡驚悚,飽受生死魔難。(詳情見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九日:山東臨沂賈繼堂遭中共長期惡意追捕)。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日,山東濟南法輪功學員張學榮在清明節假期隨家人到臨沂市臨沭縣探親,在發放神韻光盤時,被惡人構陷,遭臨沭縣「610」惡徒綁架,被非法關押在臨沂市看守所4個多月,受盡非人折磨。後遭到臨沭縣法院非法開庭審判。據悉,張學榮已被非法判五年。

山東沂水縣法輪功學員陸豐田,男,三十多歲,他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運動的十多年來,一直被迫流離在外,有家不能回。去年四月二十五日,青州市公安國保大隊,採用跟蹤、監視、盯梢等特務手段,綁架了陸豐田,關押於青州看守所,七天後又將他轉到秘密地點關押近兩個月,實施長時間吊銬、電擊胸部等酷刑,白天黑夜綁坐鐵椅,腳上一直戴大鐐,期間剝奪睡眠,企圖用酷刑逼迫他說出其他法輪功學員。濰坊國保也派人來參與迫害。最後惡警達不到目的,無計可施時,又把陸豐田再次關入看守所。查體時,身體呈現「肝炎大三陽」,腳上被大鐐磨破,流著膿與血……為阻擋北京正義律師介入,青州市國保、法院的刑庭人員驅車到山東沂水恐嚇陸豐田的家人,青州市司法局下文不准律師介入和陪同會見等,強行指定「律師」,十二月十日上午青州市法院對陸豐田秘密開庭枉判十年重刑,並嚴密封鎖消息。直到北京律師到青州法院詢問此事時,陸豐田的親朋才得知些許消息。

北京醫科大學碩士虞培玲,受過高等醫學教育的高材生,從事醫學研究,是國家的高級科技人才,憨厚樸實,文靜而有涵養。二零零零年因上訪講真相,被北京法西斯當局非法判刑三年,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受盡折磨,出獄後,虞培玲在零五年因散發《九評》等真相資料再次被當局非法判刑三年,又被囚禁在女監八區遭到摧殘。期間,虞培玲受到監區長黃清華等惡警的誣蔑貶低、毒打謾罵侮辱、包夾加害、單獨關押、強拖進「心理諮詢室」、連續罰坐硬板凳、不讓她睡覺、打盹就用冷水潑、腳踹、被誣有癔病、不讓買手紙、不讓上廁所、多日不許換洗衣服,致使虞培玲臀部潰爛,長期不能癒合,身體極度虛弱。零七年才出監。連遭中共迫害使她失去了工作、家庭,沒有了正常生活來源,為了迴避北京惡警的騷擾,她被迫離開北京,暫居在了山東臨沂市。去年七月二十九日夜十一點左右,虞培玲和山東省臨沂法輪功學員王明香在江蘇省連雲港市東海縣傳播大法福音時,遭遇壞人構陷,被東海縣桃林鎮惡警劫持囚禁在東海縣看守所,該縣政法委和「610」隨即操控東海縣公檢法機關對她們進行百般構陷,多次對二位女士非法庭審,皆因證據不足而未果,但當局不但不放人,仍然對她們非法長期囚禁,大有不達邪惡目的不罷休之勢。

十多年來,這種法西斯行徑一直在進行著,山東臨沂如此,全國各地也是這樣。

不僅如此,中共還將法西斯暴行和國家恐怖主義輸出異國他鄉,流毒海外,對法輪功創始人捏造罪名、全球通緝,並動用恐怖主義手段,派出黑社會和特別行動小組,陰謀暗害。通過駐外使領館、雇佣流氓、打手,恐嚇、毆打、噴水、紮輪胎等卑鄙手段,暴力干擾海外學員正常的煉功、洪法、講真相、遊行、集會活動,還凶殘的製造了「南非槍擊案」、「亞特蘭大暴力行兇事件」、「法拉盛暴力襲擊案件」等,並收買歐衛,極力干擾新唐人電視正常播出,暴力騷擾香港等地的退黨中心、真相展點,製造恐怖事件,企圖阻止神韻在世界各地的演出。每次事件發生後,親共媒體世界日報、星島日報、紐約明報、僑報等幫腔幫聲,歪曲報導,誤導民眾。

但中共施展在自由國度的諸多劣跡及法西斯行徑,只能自曝其醜貽笑於國際。而那些無知的暴徒下場都是可悲的,有的當場被警察抓捕押往警署受到司法審判或被驅逐出境,有的遭到惡報極其痛苦的死去。

共產邪教的危害遠遠超過法西斯

在世界現代史上,法西斯數十年的肆虐禍害,給人類造成了巨大災難,而共產邪教在人間已經肆虐百年之久,它帶給全世界、全人類的災難危害,要遠遠超過當初的法西斯。

納粹和共產邪教都是在剝奪了人民的政治、經濟權利和獨立思考的權利後,控制人民的言行、信仰和精神,然後屠殺它們認為要滅絕的不同群體,只不過納粹屠殺的是以猶太人為主的「劣等民族」,而死於共產惡黨刀下的則是形形色色的所謂「階級敵人」。

一九三五年納粹在紐倫堡舉行了以「血統和種族」為中心議題的「自由的黨代表大會」,並通過了種族歧視法案《紐倫堡法》,從而開啟了對猶太人迫害的序幕。一批又一批的猶太人,從各地被絡繹不絕地運到已建成毒氣室和焚屍爐的各個滅絕營,其中規模最大的就是奧斯威辛,二戰期間,共有二百五十萬猶太人在這裏被納粹殺害。據統計,整個二戰中有大約五百八十萬德國及德國佔領區的歐裔猶太人被納粹殺死,是歐洲猶太人人口的三分之二。除此之外,吉普賽人、黑人以及斯拉夫人也被納粹列入根除和滅絕之列。其中吉普賽人是納粹試圖滅絕的第二大群體,二戰結束前,被他們殺害的吉普賽人約有二十一萬九千人。

而共產邪教在禍害世界一百多年的時間裏,刮起瘋狂的共產邪惡主義運動,喪心病狂的殺害了數億人!其中,危害人類最甚的當屬前蘇共、中共及柬埔寨紅色高棉惡政。

前蘇共宣傳部長雅科夫列夫(蘇聯平反委員會主席),由他統計的死於斯大林暴政的人數是四千萬左右;前美國的國務卿,蘇聯問題專家布熱津斯基的統計是五千萬左右;前蘇聯莫斯科大學教授庫爾幹諾夫教授統計的是六千六百萬。

而由中共鼎力培植援助的柬埔寨紅色高棉政權,為了奪得政權,在短短的三年多的時間裏,殺掉的「階級敵人」,竟然佔全國人口的四份之一,其荼毒生靈之烈,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

中共這個邪惡的西來幽靈,趁著中華內亂外患之機,悄悄踏上了華夏民族這塊神聖的土地,幾十年裏,一直給中華民族製造動亂、苦難和悲劇。將共產邪教的惡毒機制發揮的舉世無雙。早期,中共投靠蘇聯、賣國種大煙起家、假抗日真內戰奪權,建政後,閉關鎖國,篡改歷史,戰天鬥地,強姦民意,殺人如麻,八千萬中華同胞死於非命。更嚴重的是,中共通過慘烈的政治運動,將中華民族傳統的社會道德和正統的人文環境破壞殆盡,取而代之的是邪惡的唯物論、進化論、無神論、鬥爭論和馬恩列斯毛黨文化,將中華民族與上天的淵源關係幾乎消除殆盡。

蘇共與東歐共產極權相繼垮台崩潰後,中共惡黨依然披著一張馬列邪教的邪皮,戰戰兢兢的繼續奴役和屠殺社會民眾,八九年六月四日,強迫人民軍隊在天安門廣場用坦克、衝鋒槍碾壓射殺和平請願的愛國學生,製造了震驚中外的屠城血案,又一次把法西斯凶殘流氓的面目展現在世人面前。

在現代文明和世界民主自由人權思潮的衝擊下,本應對人民悔罪反思的中共惡黨,反而變本加厲,犯下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罪惡: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漢奸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犯罪集團與流氓中共一道,冒天下之大不韙,挾持整個國家的暴力機構和一切社會資源對法輪功進行最慘烈、最惡毒、最流氓的迫害,對信仰「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善良民眾推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政策,使用上百種酷刑摧殘致傷、殘、瘋無數善良民眾,非法勞教判刑數百萬人,不計其數的民眾被投進洗腦班、精神病院,三千六百三十八人被迫害致死,造成大量人員失所失蹤,製造了無數家庭悲劇,並且強行活體摘除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器官,然後高額販賣牟取暴利焚屍滅跡,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其罪之大,在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其惡之極,草木山河為之含悲,大地風雲因而變色。導致神州大地道德淪喪,法制潰退,民不聊生,天怒人怨。令現代文明黯然無色,整個人類為之蒙羞。

具大惡者,得大審判

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九年間,人類曾經在德國紐倫堡進行過歷史性的大審判:國際軍事法庭對犯下滔天罪行的納粹德國諸多戰犯和組織共進行了十二次公開大型審判,涉及的被告人數超過百名。審判不僅僅是針對納粹頭目、秘密警察和黨衛隊成員等,被告中還包括如工業家、軍事人員、集中營看守、護士和一些不太著名的戰犯等及四名德國法官也站到了被告席上。這場審判是第一次由一個跨國的法庭以法律的名義給戰爭的密謀者、組織者、執行者以公開的、公正的大審判,它提出了人類道義等深層次的問題,並首次出現了「危害人類罪」和「反人道罪」這兩個罪名。對那些執行希特勒罪惡政策的大惡血債者,判以極刑,立即執行,對那些暫時漏網的罪犯實行全球終生通緝。

然而,歷史總是不足以讓人警醒。在距離這場審判不過才五十多年的時間,在中國這個擁有五千年燦爛文明的國度裏,再次發生了慘絕人寰的悲劇:中共政權對信仰「真、善、忍」的民眾進行了長達近十四年的迫害,而且迄今仍未停止。同納粹的殘忍一樣,中共不僅對法輪功修煉者施以各種酷刑,進行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而且更加令人髮指的是,為了牟取暴利,中共軍隊、武警和部份地方醫院竟然有組織地、系統地強行活體摘取他們的器官。這前所未聞的罪行不僅是反人道的,而且是對人類文明的公然踐踏。

朗朗乾坤,天網恢恢,多年來,法輪功學員在全球三十多個城市和地區,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發起五十多個控告中共迫害元凶江澤民及幫兇共三十多個高官在內的刑事和民事訴訟案,被稱為二戰以來二十一世紀最大的國際人權訴訟案,江澤民則成了歷史上第一個國際人權法庭的千古罪人。目前已有多宗案件宣判中共官員罪行成立,凶犯有的狼狽逃竄,有的被逐出境。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成立並發布公告:徹底清算江澤民流氓集團、「610辦公室」以及直接實行迫害的公、檢、法組織,和在勞教所、洗腦班、監獄的管教人員與惡警,以及喪盡天良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所謂醫生等。這是繼「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二零零三年成立,已經開展了大量工作)之後又一個國際正義組織誕生。

越來越多的中華兒女看清了中共惡黨的凶殘面目,不再與其同流合污,覺醒的人們已經達成了一個共識:面對中共這樣一個充滿蛇蠍毒瘡的西來邪靈,面對這樣一個逆天叛道的黑幫邪教,面對這樣一個犯有滔天罪行的邪惡政權,誰去迎合討好它誰就是在認賊作父、助惡為虐,誰還想做它的害人黨徒誰就會受到天道淘汰與達摩克利斯之劍的嚴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