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泯滅人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六日】貴州畢節市政府在五名流浪兒童取暖悶死在垃圾桶事件之後,將「嚴禁人畜入內,違者責任自負」的十二個大字印在了當地的垃圾桶上,被網民稱為現實版的「華人如狗,不得入內」。網上甚至展開了投票調查,是贊同表明當局推卸責任的無恥,還是贊同表明人性泯滅後的冷血?當然二者都是。無論怎麼說,將人畜並列,就是根本就沒有把人當人看待。

人類近期歷史上,人不被當人看的悲劇發生過不少。華人除了遭受過如狗的侮辱,還曾經被看成是沒有生命的「馬路大(木頭)」;猶太人被認為是不配享有生存權利的「害蟲」、「劣等民族」;前蘇聯政治犯被當成隨時可以斃命的瘋狗,因此而引發的大規模屠殺,不僅成了理所當然,還為當時的屠殺者們增添了一道「正義」和「崇高」的色彩。

不把人當人看待,是獨裁者和劊子手共同擁有的心理特徵,是他們殺人的先兆和煽動屠殺的理論依據。人們或許會認為,垃圾桶上的標語還遠不足以和屠殺相提並論。要知道,這只是浮出水面的一小塊冰渣,真正的罪惡,在冰河之下。而其中對生命的漠視,卻是一脈相承。

四川省五馬坪監獄的「政治學習」課上這樣講:「不管甚麼原因,你們既然到了監獄,共產黨的法律告訴我們,對你們是絕對管理、任意處理,甚麼講人權啊,到西方國家去講,你們只能絕對無條件的服從,你們只不過是一群雞、一群豬、一群羊,是可以隨意宰割的,這就是你們的身份,這是你們思想改造、勞動改造的基礎……」即使是被裁決的犯人,也應該享有人的尊嚴,可是共產黨的「政治」說,這是一群已經不被視為人的、可以和動物一樣隨意處置的生命,更遑論其它的權利。

不要以為這只是口頭洩憤或者威脅,他們真的是用凶殘下流的行為把這種論調變成了現實。事實上,監獄犯人們實際的處境連動物還不如,動物吃喝還沒有時間的限制,可是他們呢?嚴管組長數數,數二十下就必須放碗,不准再吃。上廁所也是逼命式的數著數的,沒在規定的幾秒內解完的立即被踢出廁所,「屎尿滿褲襠」在這裏是常事。

這還只是一般犯人都共同享有的大眾化的待遇,還談不上是監獄對「任意處理」的發揮。對法輪功學員而言,這些都顯得太過溫和。他們飽受凌辱的身心,才真正能夠明白對「任意」二字的解讀。監獄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是超出人體承受極限的殘忍手段,如不准睡覺、冬凍夏曬、長期挨餓、限制大小便和洗漱清潔、長期關小號、吊打群毆、毒藥謀害等等。還有一些特製的「待遇」,如「水池游泳」──將頭按進水池深處溺水再拉出,反複數次,使人劇烈嗆水、肺出血;「刷子洗澡」──將人衣服剝光,用硬塑料刷甚至鐵刷,邊沖水邊刷身體,至皮膚刷爛;「內傷」──專打某些部位,看不到外傷、只傷內臟……

在這裏,法輪功學員承受著煉獄般的煎熬,直至失去生命。鄧建剛被捂在被子裏打,惡徒專打看不見的地方,直至吐血,痛苦中結束生命;交警徐浪舟被吊打七天七夜至奄奄一息;設計管理員馮忠良,在冰雪蓋地的寒冬時節,被強制穿著單薄的衣服,每天在室外罰站或罰坐軍姿十五到十七個小時,外加棍棒毒打、冷水澆頭、煙頭燒腳,最終身體各臟器嚴重衰竭,呼吸困難,失去生命。

在這裏,法輪功學員命如草芥,打死白死。現任邪黨書記、監獄長祝偉,命令全體獄警為達到「轉化」必須不擇手段,在他「不死不放人」的邪惡政策指揮下,至少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虐殺。

在這裏,中共意志超越所有人性。邪黨書記行使的是中共「肉體上消滅」的指令,他那殘暴的冷血,正是中共黨性要求的無視生命的結果。那些只知道確切地執行指示和對他人的痛苦冷酷無情的打手們,則是被這些高級黨徒們灌輸了中共泯滅人性的毒藥,人性被徹底地摧毀所致。

中國人歷來敬畏和尊重生命,講究「人命關天」、「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可是中共的教化告訴人們,人是可以和動物並列的,是可以不被當人看待的,是可以隨意處置的。中共用它那邪惡的論調,像毒汁一樣的侵蝕著我們的千古遺風和人性中的善良。

何止是在監獄魔窟,中共的毒藥遍地都是,人人都難以倖免。不是曾經連小學生都要背誦,「對待階級敵人要像嚴冬般殘酷無情」嗎?中共從奪權開始,就在全方位的對每一個人系統的灌輸它的毒藥。幾乎每一個人都被強迫參加過中共的政治學習──那飲嗜毒汁的過程,被灌輸──人是猴子變的,和其它動物並無本質的不同(所以死個人和死個畜生沒甚麼兩樣);生命不過是「蛋白質存在的一種形式」,所以中華傳統文化對生命的尊重是不必要的「迷信」;屠殺民眾,是為共產黨清理階級敵人,是向當黨表忠心的最「崇高「的事情(在歷次運動中都是這樣宣傳的,在活摘器官的時候,也是這樣教育那些拿手術刀的醫生的)。一段段「療程」下來,這種毒汁對人性的侵蝕和摧殘,足以把人異化成毫無人性的冷血惡魔。

所以,不止是那些劊子手們(很多已是人渣),每一個中國人都可能成為它的受害者。現在,人們只看到了那些冷血的標語,事實上,那些對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視而不見的人,和那些指使在垃圾桶上噴刷標語的人,在對苦難的漠視上、對生命的冷漠上有甚麼不一樣呢?他們甚至想不到,在他們看輕他人生命、對人類的命運無動於衷的時候,不也是在輕視自己的生命嗎?他們痛感神經的消失,不正是人性被抑制或者泯滅後的結果嗎?他們完全看不到這一點,這就是他們受害最深的地方。

這樣一個沒有人性的冷漠社會該有多麼可怕!可想而知將會帶來甚麼樣的惡果!

法輪功學員抵制迫害講清真相的行為,就是在喚醒人的良知,挽救這些被毒害了的靈魂,讓他們回歸到堂堂正正的、有思想有尊嚴的人,心靈完全自由健康的人。不僅擺脫中共紅魔控制,還在即將來臨的「天滅中共」中平安度過劫難。

為甚麼不試試聽聽他們慈悲的真言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