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焦點訪談」的採訪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央視「焦點訪談」又被稱為「焦點謊談」,一字之改,更加貼切,入木三分。

我們村子有一塊農用土地,被強行征為工業用地,要建造紙廠,老百姓考慮到有污染,堅決不同意。開發商就動用黑社會、警察與鄉政府領導暴力徵用。老百姓沒有辦法,就給河南很有影響的《大河報》打電話,要求派記者採訪,《大河報》張口就要三十萬元的採訪費,這還不能保證在《大河報》上登載;又給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打電話,人家更厲害,張口就要六十萬元。

老百姓嚇住了,一年到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忙活一年,連溫飽都顧不住,哪兒能湊的起六十萬元?!表面看上去不交農業稅,種糧還有補貼,可是除去買種子、化肥、梨種收的錢,種糧一分錢也落不住,如果不出去打工掙點錢,老百姓真的連溫飽也顧不住,再碰上災荒年、老人生病、兒子結婚,老百姓的日子更無法過。

中共邪黨統治下的媒體不是為老百姓服務的,是為人民幣服務的,中共邪黨給它們人民幣,它們就為中共邪黨賣命,除了滿嘴謊話外,甚至再喪盡天良的事也能幹的出來。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天安門廣場發生了中共邪黨一手導演的自焚偽案,一月二十七日(正月初四),「焦點謊談」就詳細報導了自焚偽案的過程,並強加到法輪功頭上,誣蔑說法輪功為了「圓滿」、「升天」搞自焚。

當時我看了電視,漏洞太多太明顯了,特別是王進東的特寫,最明顯的假:盤腿姿勢不是法輪功學員的雙盤姿勢;身上著火了,兩腿之間的雪碧瓶完好無損;衣服已被燒焦,但是最易燃燒的頭髮還在頭上;警察拿著滅火毯,晃來晃去,等著王進東喊了口號後,才往頭上蓋;王進東的口號也不是法輪功裏的內容。現實生活中的自焚我沒見過,但憑常理推斷,人身上著了火,在痛苦中應該是奔跑等以減輕痛苦,還能那麼悠閒自在的表演嗎?只有演電影能做到這一步。

我當時的感覺就是拍電影,同時也非常氣憤:中共邪黨為了無中生有的達到除掉法輪功的目的,這樣的公然造假也做的出來。

二零零二年初,在自焚偽案中自始至終參與採訪、負責編造謊言栽贓陷害法輪功的女記者李玉強曾在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實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過所謂的「座談」。當時有法輪功學員質疑自焚鏡頭的種種疑點,尤其是人已燒得焦黑的王進東,兩腿間夾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卻完好無損時,李玉強不得不承認:王進東腿中間的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此鏡頭是他們「補拍」的。她實際上道出了「焦點謊談」就是中共邪黨的一條狗,叫它咬誰就咬誰,叫咬幾口咬幾口。

就像《九評共產黨》裏講的:誰在哪個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誰就會在哪個問題上送掉小命。誰相信了「焦點謊談」,誰就會上當受騙。中共在「天滅中共」的浪潮中正在拼命拉墊背殉葬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