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勞教轉判刑」看中共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中共對外宣稱今年將停止使用勞教制度後,對各地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不是減輕了,而是加重了,呈現出勞教略減、判刑激增的惡性走勢,這實際是中共各地政法委、「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將害人的奸詐手段轉變為「勞教轉判刑」造成的,藉以改變過去不走審判程序就投入牢獄的局面,客觀上欲給外界造成迫害庭審化的假相,但其手段無論怎麼轉變轉移,中共惡黨害人的本性不會變。

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同時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民眾講清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事實真相,這是在行使天賦的信仰和言論的權利,也是在維護民眾的知情權,他們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合法的,中共對他們的迫害才是真正的違法犯罪。無論是不經法律程序的勞教還是打著法律的幌子的判刑,都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只不過是方式不同而已。

中共以勞教手段迫害善良十多年

中共勞動教養制度引進於前蘇聯。從其產生時就是法制體系以外的怪胎,是為中共在政治運動中整人服務的。由於被勞教的人沒有經過法庭經由正當的程序做出公正的判決即被剝奪人身自由,嚴重侵犯人權,一直受到國內外各界的譴責。

中共勞教制度的依據是一九五七年頒布的「國務院關於勞教問題的決定」,屬於「行政法規」,並沒有經過其立法機關──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的審議通過,不具備法律效力,是非法的,所以,在實施過程中自然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憲法》、《立法法》、《行政處罰法》等相抵觸衝突,勞教制度造成公安機關的權力膨脹,製造冤案冤獄、金錢交易等等各種腐敗亂象。

但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勞教制度成了當局非法打壓階級敵人的便利手段,從而受到中共惡徒的青睞,且運用的相當嫻熟。中國官方公布,自一九五七年開始實行勞教制度以來,共有三百五十萬人以勞教的形式受到處罰,國際人權組織稱實際數位要高出很多。中共勞教制度至今已成為全世界最臭名昭著的惡法,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譴責。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中共公安機關在各級政法委、「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操控下,再次操作非法勞教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製造了無數冤假錯案,僅山東省臨沂市,目前已有四百多人次被非法勞教加害,而近十四年來,全國遭勞動教養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遠遠超過數十萬人次。各地勞教所瘋狂執行江氏流氓集團的滅絕政策,任意使用幾十種酷刑摧殘法輪功學員,勞教所都有死亡指標,死亡案例時有發生,進了勞教所的黑窩簡直就是到了人間地獄。有的法輪功學員竟被連續多次勞教,有的還被多次勞教與判刑交叉迫害。

原在山東蒙陰縣糧油公司工作的公丕建先生,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多年間,他曾經遭到當局三次勞教與一次判刑迫害: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公丕建被蒙陰縣「六一零」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王村勞教所遭受迫害;同年五月份,公丕建被特批釋放,在上海市打工時被上海市某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浦東派出所二十五天後被蒙陰縣公安局劫回後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零四年八月四日,蒙陰縣不法之徒對公丕建抄家綁架,將其非法關押在縣「六一零」、看守所迫害四個多月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投進了山東省泰安監獄;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蒙陰縣國保大隊警察突然將其劫持折磨多日又一次將他非法勞教。從零四年八月份至今,縣「六一零」還無理扣發了公丕建的退休金。

「勞教轉判刑」漸成惡性趨勢

在國內外輿論的強烈譴責下,不久前,中共當局突然對外宣稱今年將停止使用勞教制度。據報導,雲南省已率先停止使用勞教制度,廣州也要行動。給人的跡象好像中共要改良了。然而,實際情況卻並不像人們期望的那樣,最明顯的一個分界點就是,既然要停止使用勞教制度,那就說明中共當局一直以來亂用勞教手段害人的做法是錯誤的,尤其是針對法輪功學員製造的中國目前最大的群體冤案,要停止使用勞教制度,那現在首先就應該無條件釋放被非法關押在全國各地勞教所裏的數十萬名法輪功學員,並且對受害者進行賠償,對害人者進行懲治等,就得停止迫害。

但人們沒有看見中共當局釋放一個法輪功學員,恰恰相反,那些一直擔心受清算的政法系統、「六一零」邪惡組織,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轉向了非法判刑加重迫害,玩起了「勞教轉判刑」的把戲,藉以改變過去不走審判程序就投獄的非法局面,客觀上欲給外界造成迫害庭審化的假相,並且漸成惡性趨勢。所以,勞教所或洗腦班出現了加緊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迫害,地方警察依然在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各地公檢法惡警依然暗中綁架、秘密庭審、刁難律師、偷偷判刑,並照常以所謂「涉嫌破壞法律實施罪」扣在法輪功學員身上非法判刑加重迫害。從明慧大陸綜合消息看出,今年一至二月份,至少一百多名學員遭到綁架抄家,多數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有的被非法批捕、面臨非法庭審或非法判刑入獄。

如:今年一月六日,山東棲霞法輪功學員姜淑英、林國玲、馮翠榮、孫倩靜被劫持到濟南女子監獄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上旬,棲霞法輪功學員林國軍、馮雲學被劫持到煙台、濟南兩地監獄,因兩人血壓太高,身體條件差,監獄拒收。棲霞公安、「六一零」劫持兩人回棲霞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

一月十七日,瀋陽市沈北新區邪黨法院在當地「六一零」的操控下,對牛桂芳、曲麗紅、周鳳蘭,還有一名未知姓名的男性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在法庭上,法輪功學員都堂堂正正的否定檢方和法官的犯罪指控,並要求當庭無罪釋放。整個非法庭審前後不到兩個小時,在走過場中草草收場。

昆明市被非法關押了大半年的原林業中心醫院副院長葉保福、楊明清及葉茂一家三口,和雲南國防技術學校教師蘇昆、張曉丹夫婦,一月二十一日面臨開庭迫害。中共不法人員操控昆明市中級法院非法開庭,圖謀判刑迫害這兩家人。據悉上午九點整先對葉保福一家開庭,之後對蘇昆夫婦開庭。

山西省忻州城區白瑞芳女士二零零四年修煉法輪功後,獲得身心健康。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在回家路上被三名警察綁架,今年一月三十日被非法判刑三年。白瑞芳當庭提出上訴。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愛民區法院刑庭,於二月四日在牡丹江看守所(牡丹江公安局監所管理支隊)秘密開庭,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韓秀芳、宮呈閣、劉春蘭、孫發等。家屬到法院責問:為甚麼開庭不通知家屬!法院方竟稱:甚麼刑事案子都通知家屬,就是法輪功的案子開庭不通知。

二月二十六日,遼寧新民法輪功學員於立鳳家人詢問新民法院王萌庭審時間,王萌支支吾吾,一直不能說出確切時間,後推說年前已判完,案子移交瀋陽中法。新民法院、檢察院未經開庭,非法枉判於立鳳七年。年前於立鳳公訴人程旭川曾委託於立鳳的一位哥哥為其做辯護人,結果卻偷偷摸摸,暗箱操作,故意欺騙百姓枉法裁判。

唐山市路北區五十一小區大法弟子黃玉傑目前已被路南區法院枉判四年,今年二月十日已送往石家莊女子監獄。其父母身心受到嚴重打擊,現正在住院治療。

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趙喜東,被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法院和哈爾濱市中級法院誣判四年。今年二月二十七日將被轉往呼蘭監獄繼續迫害。

山東省臨沂市法輪功學員王明香和北京法輪功學員虞培玲遭到江蘇省連雲港市東海縣六一零與東海檢察院、法院構陷,對二人進行三次非法庭審,王明香、虞培玲分別被東海法院枉判三年、四年。在正義律師的質疑下,非法庭審結束後,東海檢察院的「公訴人」自言「咱們也拿不出哪條法律,但人家叫咱幹的,咱就得幹。」目前,兩名法輪功學員已上訴到連雲港市中級法院。

「勞教轉判刑」再次見證中共邪惡

如今,國內外人士都知道,法輪功被迫害這個核心問題不解決,一切改革等於零。中共叫停勞教制度後,並不改變其司法腐敗的本質,「勞教轉判刑」,促使中共各地的不法之徒上下沆瀣一氣,改變了害人的狡詐手段,湯藥未變,繼續作惡,並且從一個罪惡走向了另一個罪惡,惡行不止,瘋狂不改。其實,人們都看的很清楚,中共體制內的官員不論出於甚麼意願,面對中共這個世界上最龐大的腐敗透頂、罪惡滔天的官僚機構,想通過廢停某個制度或打幾個蒼蠅蚊子老虎來解決滅亡的危機,根本無濟於事。

邪黨政權中的某些人,如果真的想開明大度,尊重大法,具足勇氣,能為民族大計著想的話,就不能遮掩法輪功被迫害這個核心問題,而要捷足先登,立即逮捕清算以漢奸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犯罪分子,公開其所有的罪惡,解體背負中國人民重重血債的中共獨裁流氓組織。天理昭彰下,中共惡黨必然解體滅亡,因為它欠中國人民的血債實在太重太多了:那先前被中共害死餓死的八千萬同胞的冤屈,那被時常提起的「六四」屠城血案、那被共匪以計生為藉口掩殺的上億胎兒的悲慘命運、那被紅魔扼殺的幾百萬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以及那中共強行「活摘器官」的驚天罪惡,還不能驚醒每一個中國人嗎?如果人類真的不去主動解體這個紅魔邪教,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間時衡定是非,判定正邪,淘汰罪惡,留下善良。如果那樣的話,對那些現在「非不能而不作為」的人來說,將會因失去立功機會而成為永遠的遺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