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古人悔過自新故事(3)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接上文

(三)清正為民

北宋的寇準原籍山西,出身於書香門第。他出生後不久,父親就去世了,因此家境清貧,全靠母親織布度日。寇母常常於深夜一邊紡紗一邊教寇準讀書,督導寇準苦學成材。寇準自幼聰穎過人,七歲時寫了《詠華山》:「只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舉頭紅日近,回首白雲低。」成為「三步成詩詠華山」之佳話。

寇準不負母望,十八歲時進京應試,得中進士。喜訊傳至家鄉,寇準母親正身患重病,臨終時她將親手畫的一幅畫交給家人劉媽說:「寇準日後必定做官,如果他有錯處,你就把這幅畫給他!」後來,寇準官至宰相,為慶賀自己的生日,他大事鋪張,大擺宴席,又請來了兩台戲班,準備宴請群僚,極盡豪華向賓客炫耀。劉媽認為時機已到,便把寇母的畫交給他。寇準展開一看,見是一幅《寒窗課子圖》,畫中,寇準在松油燈下讀書,其母在一旁織布,上有題詩道:「孤燈課讀苦含辛,望爾修身為萬民;勤儉家風慈母訓,他年富貴莫忘貧。」這赫然是母親的遺訓,寇準再三拜讀,不覺淚如泉湧,當即「辭賓客,罷宴席」,此後嚴於律己,潔身愛民,秉公無私,成為宋朝一代賢相。

寇準上任後,剛正廉明不畏權,敢於直諫。當時朝廷已處理了兩樁受賄案:情節嚴重的王淮,贓錢以千萬計,僅被撤職,不久又恢復了原職;而情節較輕的祖吉,卻被處以死刑。寇準知道這是王淮的哥哥、參政王沔從中作亂。時逢當地發生了一次大旱災,寇準上奏時政得失,談到天人感應之理指出旱災是上天對朝廷刑罰不平的警告,並說:「請將二府大臣都叫來,我當面解釋。」當王沔等人上殿後,寇準就把王淮、祖吉二案述說了一遍,然後問王沔道:「這難道不是刑罰不平嗎?」王沔恐懼不敢答話,宋太宗於是命人重審此案。

寇準從不阿諛逢迎,因觸怒權貴被貶為地方官。宋真宗時,遼軍二十萬大規模南下入侵,大敗宋軍於高陽關,已至澶州,震驚了北宋朝廷,邊境告急文書頻傳,「急書一夕五至」,朝臣大多驚惶恐懼,參知政事王欽若等人主張立即遷都金陵。宰相畢士安向宋真宗推薦寇準為相,說:「寇準天資忠義,能斷大事;志身報國,秉道正氣。眼下北強入侵,只有寇準可以御敵保國。」宋真宗於是任寇準和畢士安同為宰相。寇準堅決主張抗遼,收復失地,並請宋真宗親征以鼓舞士氣,為了防止王欽若等人向皇帝進讒言,寇準把他們調到天雄軍前線等地去防遼兵。寇準與宋真宗來到澶州,他提醒宋真宗在大敵壓境,四方危機的情況下,只可進尺、不可退寸。寇準指揮作戰,宋軍氣勢倍增,首戰告捷。遼軍氣勢大落,轉而「議和」,此後不敢大規模入侵中原。宋遼邊境干戈寧息,人民生活安定,貿易繁榮,後來有詩人在《澶州》詩中稱讚:「歡盟從此至今日,丞相萊公功第一」(寇準曾被封萊國公)。

寇準先後兩次當宰相,長達三十年,始終淡泊自守,當時的處士魏野寫詩稱讚他說:「有官居鼎鼐,無地起樓台。」意思是說他幾十年官居高位,從不為自己謀私利,沒有為自己建造一所豪華住宅。後來寇準被貶南遷後,一次遼國使者到宋都汴京,看著朝臣們,問引路人:誰是「無地起樓台」的宰相,當時的許多朝廷官員們都羞愧得面面相覷,無人回答。

寇準為相,任人唯賢,他憂以民憂,樂以民樂,深受百姓敬仰,當時汴京民謠唱道:「寇萊公,柘枝顛,與民同樂不夜天」,描寫出寇準與百姓同跳柘枝舞、共歡歌的景象,民謠中還有「欲得天下好,無如召寇老」的讚譽。寇準在偏遠的雷州任地方官時,修建真武堂,教書傳藝,傳播中原文化,講授天文地理,後來當地人們修建了「寇公祠」以紀念他,而他飲用過的古井,千年不枯,泉水清冽,人稱「萊泉」。

寇準寫的《紙鳶》一詩,描寫出身為宰相的他與兒童們一起放風箏的樂趣:「碧落秋方靜,騰空力尚微。清風如可托,終共白雲飛。」一邊放紙鳶、一邊渴望騰空而起伴著「白雲飛」。他的詩作多清新之句,充溢著一代清官的高風亮節與遠大志趣,如「獨向東門凝目望,園林無處不啼鶯」(《輦下春望》)、「日暮長廊聞燕語,輕寒微雨麥秋時」(《夏日》)。而他寫的「功濟世」、「芬芳天下歌桃李」正是他濟世安民之志的真實寫照。(《宋史》等)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