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項目中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挫折中感悟修煉的內涵

二零零一年來到澳洲,面對一個全新的環境,我非常不適應。

我在悉尼國際機場中國遊客下飛機後的必經之路處,訂了一塊「法輪大法好」的大型展板,但後來因邪黨干擾被提前取下。那時,我剛到悉尼幾個月,東南西北還沒分清楚,就只有一念:讓眾生都能得知大法,知道大法的美好。面對干擾,面對對方無禮的要求,沒有用正念去面對,沒能維護我們的正當權利,維護好真相看板,我心裏覺得很難過,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

二零零三年與幾位同修創辦一份雜誌,當時的願望是希望通過一本高檔雜誌打開向政府講真相這條路。我體諒學員的辛苦,我拿自己的收入保證學員的基本生活費用及出版雜誌的一切支出。有的學員提出按常人的工作時間做雜誌,提高個人津貼。我覺得很委屈,認為雜誌不是我個人的生意,是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願望,是每一個參與的同修的共同願望。二零零五年,因自己修煉的不成熟,在各種人心的衝擊下,在大關小關一起來過不去時我不得不離開了雜誌。

之後,有大約一年半的時間裏,我陷入心性摩擦中出不來,覺得學員不真、不善,也不願與學員接觸,卻不會向內找。後來在一次開法會的時候,在師父的點悟之下,我似乎明白了甚麼是修煉。我個人有限的理悟是:修煉就是讓自己變好、修好。怎麼變好、怎麼修好?就是在自己感覺不公,在自己感覺受委屈時,仍然要找自己有甚麼錯,有甚麼沒做好的地方。在不公、委屈中讓自己昇華,修好自己。有時我會說:誰誰誰還不如常人呢。因為那時我還不懂甚麼叫修煉,沒有修自己。我在計較著對方的表現,用自己的觀念衡量著對方,被執著帶動著,想像著同修如何不好。

當有心性上的衝擊,有磨擦發生時,往往容易計較事情的是非對錯,認為對方錯,自己對。其實,在《洪吟三》〈誰是誰非〉中師父明白的指引我們:「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再說,即使是我對了,心性沒提高上來有用嗎?師父用來讓我提高的關不白設了嗎?當我明白這個法理時,我就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開始意識到,對雜誌品質上的追求,經營上追求完美的要求雖然沒錯,但沒有考慮到學員的接受能力,沒有站在對方的角度想問題,沒有從自身修煉的提高著想,沒有做到事事向內找,還是覺得委屈,覺得難過,沒有意識到自己修煉的提高才是做好大法項目的根本保證。

通過靜心學法,學法再學法,我慢慢的承認真是我的問題,覺得愧疚和汗顏。再面對心性的衝擊與考驗時,雖然不是立即能看到自己的問題,但總會要求自己向內找,看看自己的問題,有就改,沒有也要注意。

我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情感,更不善與人交流,我難過時就不願說話、只想獨處,這有時也造成了同修的誤會,但在我每次過關過得讓我難過的直掉眼淚時,我都感受到師父時刻在看護著我,在我過不去關時,覺得很茫然時,師父會不停的點悟我,讓我悟到自己的不足。師父,謝謝您的慈悲苦度!

二、在媒體項目中走向成熟

在過去幾年推廣神韻的過程中,從劇場合同簽下來到演出開始,一般只有幾個月時間,可是要想在一些較大或稍有名氣的企業中推廣神韻,從預約到見面就需要幾個月時間。如何更好的利用大法弟子辦的媒體,建立並保持與主流社會的關係,做到可以全年都能推廣神韻,是我一直在嘗試和突破的方式。

一旦整體上有了這個想法,師父安排的門就開了。「這個時期的歷史是給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你走正了這個路,甚麼都擋不住,就看你走的正不正。」[1]

二零一一年八月,一位曾經受訪的CEO表示他聯絡了幾個在主流社會中比較有影響力的華人,並將採訪權獨家給了我們的雜誌。這四期封面人物,迅速拉近了我們的雜誌與西人主流社會的距離,在提升媒體社會地位的同時,也為我們日後利用雜誌向主流社會推廣神韻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我收到悉尼一家著名的國際人力資源公司的電子郵件,說我們的雜誌獲得了年度「最受歡迎企業獎」。一位曾經在該公司上班的西人同修告訴我們,「最受歡迎企業獎」的評選包括多方面,比如企業提供的職位是否有興奮感、有挑戰性、發展前景和符合國際化的發展要求等,我感到這一切都是來自師父的鼓勵和加持。

在當晚的頒獎會上,我們認識了其它四位獲獎企業,其中包括澳洲最大的兒童慈善基金會,也為日後與他們的合作種下了機緣。

從二零一一年初,我們的雜誌成為由兒童慈善組織主辦的各大小活動的合作夥伴,在他們主辦的各種活動中,神韻及新天地的信息借由他們的網站和前期宣傳材料傳遞到了千家萬戶。主辦方的活動很成功,這帶給我們的啟示是:如果神韻推廣也能這樣找對了人群,用對了形式,賣票一點都不難。

我理解,在推廣神韻中,我要用心感受他們的需要,學習主流社會的服務方式,自己也要努力提升溶入主流社會,用這群人認同的方式去救度他們,不是票價的問題,要盡力做到最好並要求自己心性不斷的提升。

二零一三年,通過此慈善組織的渠道及它的支持者,售出六十張神韻票。此組織的CEO,今年自己買票與太太觀看了神韻。他們為神韻之美驚嘆、佩服和感動!並且這位CEO表示二零一四年,他會盡力賣最少一百張最高票價神韻票。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底,我開始與澳洲最大的商會聯繫,爭取做神韻說明會的機會。約到第一次見面已經是二零一二年二月。我們介紹了神韻的美好後,對方表示自己很有興趣,但要等上司的審批通過。兩三個星期後,我見到了他們的推廣經理和活動負責人,向他們介紹神韻後卻沒有音訊了。二零一二年三月底,正是神韻推廣的關鍵時刻,但碰巧是學校假期,為全力推廣神韻及兼顧雜誌,我將孩子送到了海外的父母身邊。

從海外回來沒兩天,商會那邊就有了進展。再見面時,我得知神韻說明會已被批准。迅速和同修確定好場地的神韻掛畫、條幅後,在四月中旬說明會開始的前兩天,主辦方通知說掛畫不能太多。當時,我沒有動心,心想這些都是師父說了算。「師父讓做主流社會,那你們就用正念在主流社會做,就一定會成。  」[2]

說明會那天,雨下的非常大,以至於兩條高速公路都被暫時關閉了。這一系列事情讓我深刻體會到,舊勢力拼命阻擋著神韻在主流中打開影響,用各種形式來干擾。而大法弟子會在這個過程中提高並堅定正念,舊勢力根本起不了作用。

那一天,不但神韻說明會如期舉行,而且場地周圍的神韻掛畫一張也沒有撤下。SHENYUN到處可見,牆上六幅神韻掛畫,進門處立著兩幅大的神韻條幅,每張桌子上還有神韻傳單。同時十位學員應邀參加當晚的活動,等於是主辦方把商家請來聽我們講述神韻的美好。說明會結束後,主辦方還把神韻的信息以Newsletter新聞簡報的形式專門發給他們的兩千多名CEO。在悉尼最高檔的會所之一向最有經濟實力的群體介紹神韻,而且是他們出資、出場地,這次說明會的成功給我們帶來了很大的啟發。

今年,商會的副主席買票看了神韻,還在反對活摘器官的徵簽表上簽了名。也是在他的提名下,我被任命為商會某分部的理事會成員,這為我給主流講真相提供了更便利條件。在目前整體經濟環境不好的情況下,我問他自己的生意好不好,他說好,還新請了人。我知道這是一個生命自己選擇了善良和正義而得到的福份。

有時,做廣告,會擔心廣告效果好不好?我的體會是,一個餐廳會因為成了我們雜誌的發行點,生意都變好,飯都會變好吃,這是神跡!根本不是常人通過任何數據及方法可以達到的!一個常人生意好不好完全取決於一個人的福份,有福份生意自然好。後來廣告漸漸的多了,我發現與我簽廣告時,讓那生命明白了真相,如果那生命認同法,尊敬大法弟子,那他廣告效果一定好。如果我只是簽下廣告,卻沒講真相,那他廣告效果該怎樣就怎樣,因為我沒珍惜這機會把這生命救了,只是做了份常人工作而已。如果我既沒能讓對方明白真相,對方又百般想佔便宜,雖然廣告簽下來了,但他那廣告效果就不好。是因為我,一個大法弟子沒做好,沒把那有緣的生命救了。明白此理後,客人再問廣告效果如何,我沒有一秒的猶豫,非常肯定的告訴客人,在我們的雜誌登廣告效果一定好!我堅信,如果我們在跑銷售過程中,一個生命被救度了,他在我們大法弟子辦的任何媒體中做廣告效果都一定好!

三、珍惜師父安排的一切機會

今年三月份突然接到學校的電話,校長邀請我去參加她舉辦的早餐會。女兒就讀的女校是全澳最好的私校,也是全世界除英國外Top五(前五名)的寄宿學校,澳洲總督的孫女、三星澳洲總經理的女兒、前力拓中國首席代表的女兒、多梅(Domayne)總經理的女兒等都就讀於此校。

在早餐會上,校長說六年前第一次見到我時,她就坐在我旁邊,當時我用iPad給她看我女兒的一些照片。聽到校長這樣說,我很高興,因為在過去的六年裏,學校的大、小活動我都儘量參加,是希望能讓常人知道大法弟子的為人,能多給他們了解真相的機會。雖然過去六年一直在堅持著,但有時會懷疑自己的這些付出到底有沒有用?我根本不知道甚麼活動校長會參加,甚麼活動校長不會參加。但只要弟子願意,師父總會給我們開路。在六年大大小小的活動中,校長或學校校董事會主席總會出現在我們身邊,有次,校長的好朋友,是一個中國學校的校長,突然「消失」了。那發生在那次學校活動的兩個月前,那晚,校長問我說:「你覺得在中國安全嗎?」那給我們很好的給校長深入講清真相的機會。那晚,有很多家長在場,但神奇的是,竟然沒有家長來找校長溝通,沒人來打擾我們。有次,學校校董事會主席跟我們說他們學校的學生剛去北京與那邊學校的學生進行交流,我先生衝口而出:「你在污染你們的學生。」校董事會主席點頭說是,他說他確實認為中國的教育有問題。就這樣,一點一滴的每天,每月,每年堅持著。

直到今年這個疑惑被徹底打消。這是校長舉辦的第一次早餐會,受邀的只有六對家長,真的感覺是師父的慈悲鼓勵。

隨後,我們的雜誌成為女兒學校今年在海外招生活動的推廣夥伴。學校原來認為有八十人出席就滿意了,最終出席人數超過了一百三十人。校長見我就說是因為我們的雜誌起的作用。我心裏非常明白這是學校上至董事會主席、下至校長擺正了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態度,做出了正確選擇後得到的福份。

師父說:「當然啦,這一點也會表現在人的行為上。常人會覺的這個人的氣質不一樣啊,覺的大法弟子很善哪,願意和大法弟子接觸啊,因為畢竟是修煉人,周圍的場是純善的,而常人他就沒有啦。這一點是不同的,人也會感受到。」(《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在活動後,校長在學校的新聞週報上用了一整段來感謝我們,這是絕無僅有的!最令我感動的是平時有個別因我煉功而不太熱情的中國家長,主動和我聯繫並充滿敬意。我為又有生命走近並尊敬大法而感動。我深深體會到,在講真相過程中,大法弟子的所有付出都不會白費。感謝師父的慈悲。

在過去的二、三年裏,我悟到要真正最大限度的起到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的作用,必須要消除與學員的間隔,也就是必須自己修出來,放下自我與對同修的任何要求及看法,要耐心、善意的與同修交流,努力突破自己,才能更好的與同修配合,形成一個無漏的整體。我對當地負責人說:」我今年修煉上的突破從主動和學員交流開始。「

無論我們來自哪個行業,何種背景,年齡、經歷如何,參與哪個項目,我們都心懷真、善、忍,同修一部法,同為一個心願,沒有甚麼東西和阻力,可以阻止我們修煉精進與救度眾生,助師正法的決心。

師父說:「千萬不能忘了你們是一個修煉的人,你們有了修煉的這個基礎才能去救人,有了修煉的這個基礎、正念強了,才能救得了人,才能做了這件事情,所以不能忽視個人的修煉,到甚麼時候都是一樣。」(《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希望我在未來的修煉路上,能修煉如初,修好自己,與同修共同精進,好好配合,共同完成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精進》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