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容整體 走自己的路

——在參與全球RTC平台打電話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天發言想交流一下我本人在參加全球RTC電話平台以來,在同修的支持和幫助下,走出個人獨修狀態,從不會、不敢打電話講真相,到敢打,會打電話,一直到做RTC平台主持人,成立加拿大卡爾加裏電話組,整體參與平台值班的過程。我感謝師尊在這個過程中對我和我們地區每一位參與者的呵護,也感謝世界各地同修和卡爾加裏同修對我們的幫助和各方面的支持。在這個過程中,我體會到「圓容整體,走自己的路」對個人修煉的重要意義。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應該是個老學員了,但我在國內的時候,由於一直沒有群體的修煉環境,在我居住的小鎮上,只有我一個人修煉法輪功,我唯一認識的同修是我兒子和女兒。但我們長期在異地生活,我在法的理解很多年還停留在「祛病健身」上。但當我來到加拿大之後,在加入了群體的修煉後,尤其是參加全球RTC電話平台打電話以來,我感到自己對法的認識突破很大。這一切都是慈悲偉大師尊的安排,還有本地和世界各國大法弟子的關心、鼓勵和幫助。群體的修煉環境使我在個人修煉中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更使我意識到,每個修煉者對群體圓容的意義。我將從四個方面來談我的體會。

突破自己,從不會、不敢打電話,到敢打、會打電話

我從前生活的地方很小,直到退休也沒有甚麼機會離開那裏,所以不會說普通話。邪黨迫害法輪功之後,我壓力很大,甚至一度沉默寡言,我感到自己說話的能力都變得很差。三年前有同修建議我給國內打電話講真相。當時我覺得這個想法簡直是個神話,是完全不可能的。除了覺得自己說的方言別人聽不懂外,當時還有重重的怕心:怕說不好,怕沒人聽,怕沒話講,怕被人問住,怕挨罵,怕不會用電腦等等。總之,覺得自己完全沒有能力、沒有可能去駕馭這個事情。記得當時,那個阻礙我打電話的物質像個厚厚的殼,把我包裹著,我覺得它對我的障礙非常大。

這時,當地有同修一再鼓勵我,幫我裝好了上平台要用的軟件,教我使用軟件的基本操作,還幫我在網上買好了打電話的計劃,並且勸我,暫時不打也沒關係,先上線聽聽同修怎麼做的。在我再也找不到理由推脫的情況下,我開始在平台上聽同修打電話,每天和大家一起學法,聽同修們交流打電話的體會。

自從上了平台,我就被這裏吸引住了。我每天有了早晚兩次固定的學法時間,許多同修打勸三退電話時機敏的言辭,深入淺出的勸退內容,平靜祥和但充滿能量的聲音,使我感到非常振奮。尤其是同修之間的交流,其中很多問題也是我在理解上的困惑,我感覺受益很大。心裏很羨慕平台上同修們的正念,也真的希望自己能打好電話,多救人。

我把同修們打電話的內容錄下來反覆的聽,揣摩他們講得好的地方;把那些精彩的詞句和短語用筆寫下來,一遍一遍的念,還把那些學到的詞句改寫進我自己的電話稿;我還鼓足勇氣向主持人請教我的困惑,沒想到主持人特地把我領到一個房間,耐心仔細的答覆了我所有的問題,告訴了我很多打電話的經驗,一再對我進行鼓勵。我受到極大的鼓舞。儘管如此,我一直在平台上聽了很久,才突破了在平台上當眾拿起電話打的障礙。

在主持人的耐心鼓勵下,我終於當著大家打了第一個電話。記得當時非常緊張,聲調好像是個陌生人,手心裏也出了許多汗。但從那第一個電話之後,我發現,包圍我、控制我很久的那個龐然大物,似乎突然被突破了,它變得小之又小,而我卻好像變大了。我從中悟到,師父在《洪吟二》〈怕啥〉中講的「念一正 惡就垮」的法。當我站在很想打電話救人這一念上的時候,師父就會幫助我清理自身空間場那些不正的物質,從而使修煉的我「強大」起來。而這一個很重要的外因,是平台上給我不斷帶來的很強的能量場,源源不斷的洗滌和沖刷那些給我傳遞負面信息的生命。我相信很多平台上的同修都有相似的感受。

在打電話中提高心性,修煉自己

自從第一次在平台上拿起電話,我得到了平台上更多同修的幫助。在法理的認識上、在打電話的技巧上、在電話的內容和結構的把握上,我都不斷的得到其他同修及時的糾正和建議。儘管我普通話還是不好,打電話的說辭也很不成熟,甚至我打電話語氣還有些怯生生的。但我體會到師父的加持和鼓勵,剛開始打電話那段時間,只要一拿起電話,總能有人做三退,少則二、三個,多則八、九個。

在平台上,我的電腦技術也很快得到了提高。原來我幾乎是電腦盲,慢慢的,在同修們的指點下,我現在已經能比較熟練的操作多個打開的電腦窗口,甚至學會了打字,能幫助其他同修給國內的電話發短信,還能用電腦軟件給其他同修寫回覆,回答同修的留言,轉發電話號碼和文件,也可以幫別的同修上網發退黨申明瞭。對我這個年紀的人來說,電腦技能的快速提高,有力的支持了平台上的其他同修,幫他們減輕了一些工作量。我深感師父說的,「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1]。我體會到,只要正念強,做事立足在法上,在做好三件事的基礎上,師父就會幫大法弟子把智慧和能力打開。在世間這一層面上,直接幫助我提高電腦技術的是平台上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每當我有技術難題時,在協調同修的安排下,常常有遠隔千里,甚至大洋彼岸的同修耐心的幫我排除故障,仔細的解答我的疑問。我深知這些技術同修都非常的辛苦,要把我這樣電腦知識很差,連基本詞彙如「桌面」和「複製」都需要做解釋的人,輔導到可以熟練做基本操作,可想而知,需要做出的努力是非常巨大的。我體會到,他們在幕後為平台的運作默默的付出,用自己的技能和智慧幫助並圓容著平台上其他的同修。

在打電話中,我還有一個體會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通過打電話,我發現坐在家裏,也可算是體會世態的炎涼。初期打電話時,我心情經常隨著接電話人的反映而時起時落。遇到態度好的,我就會心情愉快,勸退一個,常常興高采烈,當天心情都很好;遇到態度惡劣的、罵人的、恐嚇的,我常常會心生怨恨,覺得自己花錢費力來救他,他不感謝我還這樣對待我,就很委屈;遇到家人對我打電話提出質疑和改進意見的時候,我也常常不屑一顧,甚至反唇相譏,心想你也不打電話,也不懂我的情況,怎麼有資格批評我。還有,我說話嗓門大,一打電話吵得不修煉的家人對我很有意見,我覺得他們不支持我,感到不快。

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儘管花在打電話上的時間沒有減少,但退的人數卻少了,甚至一連幾天還沒有人退,有些天還出現了病業狀態,一段時間連開口發聲都很困難。我很著急。在平台學法和與同修交流時,同修告訴我,這是干擾,是舊勢力對我救人這個事情的迫害;同時也提醒我,要向內找,向內修,這說明我要上心性的台階了。

可是提高的過程真是剜心透骨啊,有時候是悟到做不到。也知道師父說的「在修煉中你們所經歷的都是好事」[3],「一舉四得」[4]的法,可是一旦事到臨頭,還是常常不在法上想問題、分析問題,不能很坦然地面對這些提高心性的難,更別說去感謝那些給自己製造磨難的人。當我悟到自己的這些問題的時候,我感到我心的容量擴大了,也感到我遇到的這些事情是可以成為提高心性的好機會的,我感覺在法理上悟到了,勸退的人數又開始有所變化了。我體悟到,勸三退的效果和心性的修煉是相輔相成的;正如師父所說「心性多高,功多高」[2]。修煉人,要時時事事用法來對照,向內找,在法上悟道,做事情才會事半功倍;師父就會把修煉人往前推,在打電話上,勸三退的效果才會好。

參與平台值班,體悟整體圓容

通過一段打電話的實踐,我被邀請做RTC第一直播室的主持人,參加RTC平台值班。對我來說,這是個突破自我、提高自我的珍貴的機會。

我深知自己打勸退電話的缺點:語言單調,知識面不寬,思路不開闊,快速反應和應對能力弱。唯一值得肯定的可能是我還能堅持,不輕易放棄。所以,做值班主持,對我來說是個技能和修煉上的更大挑戰。

一開始,我並不太會做主持人,但許多同修給我慈悲的鼓勵,告訴我有甚麼可取的地方,哪些方面要改進。他們的幫助增強了我的正念。在值班主持的時候,我首先遇到的一個困難是,值班的時候,很多新進來同修都願意聽,而像我一開始時一樣,不敢打。作為值班主持人,我就要和一起值班的同修一起,一個接一個的打。一次班值下來,常常感到很累。這時,我感到了其他同修的圓容。常常在我值班時,有其他地區的同修主動加入進來幫助打電話;還有其他時間值班的同修,也主動上線來支持。我就可以用這個時間稍稍調整一下。有時候,我會遇到一些提問,而我沒有解答好,就有同修主動幫我做更好的答覆和補充。

我明白其他同修對我的支持,是對平台運作的主動圓容。我也學習著去圓容其他值班的同修,他們啟發著我也去圓容配合其他的同修。在不是我值班的時候,我也常在平台上,像其他同修支持我一樣,支持他們。我感到,電話平台像個大家庭,每個人都是其中的一個分子,在其中成長。平台又像一個戰場,同修之間像戰場上的戰友,相互鼓舞,相互配合。

在平台的交流上,救人急,如何救更多眾生是大家關心的問題。儘管每天都有一些同修加入到平台上來,但與大陸那麼多沒有得救的眾生比,即使所有參與電話平台的同修一刻不停的打,救人的人數還是有限的。我也經常想:如何才能幫助更多的同修加入到這個一線救人的高效率的項目來呢?我們可以在哪些方面可以有些突破呢?同修推薦我一段法,給我很大啟發。

我意識到,每個大法弟子要走自己的修煉路,這個路不能等,不能靠,不能僅僅被動地等協調人來指揮,我們要用師父賦予的能力和智慧,在整體正法的方向下,開闢出自己獨特的修煉之路。我想,也許我可以用剛剛通過平台學會的一些技能,來幫助身邊的同修,克服他們打電話的困難,救更多的人,積累自己的威德,這也許是圓容電話平台的一個更主動的方法。從此以後,我開始推動本地其他同修上平台來打電話。

組建卡爾加裏電話組

我開始用各種能見到同修的機會,找同修們談,告訴他們:「只要你有一顆救人的心,就一定能把人給救了;正法的時間不多了,希望你能拿起電話來,多救人;打電話是在一線救人;如果明天正法結束了,我們就沒有機會了。」

慢慢的,本地在RTC平台上打電話的人由兩個,逐漸的增加到四個,六個,現在有十一個同修參與到電話平台上,還有二位被推舉為新的值班主持人,我們本地也有了自己的電話組,現在每週在固定的時間為RTC平台值班。

在幫助本地同修參與電話平台的過程中,世界各地的同修也給予了很大的支持,在電腦軟件的安裝上,在對我正念的支持上,我受益良多,雖然其間的過程也很艱辛,但看到同修們電話打得越來越成熟,我感到這個過程是非常有意義的。

在和同修的交談中,同修們告訴我要參加打電話,需要克服自己各種困難,對他們來說,每個困難都是非常具體的。比如要獲得不修煉家人的支持,本人方言的障礙,工作、生活和家務的壓力,時間的安排,還有怕打不好的顧慮,不懂電腦,甚至是電話費用的來源等等。我從前沒有做協調的經驗,一開始遇到同修這樣的反饋時,心裏常常產生焦躁情緒,甚至有很多次有了想放棄的念頭。記得有一次,我給一位年紀相仿的同修打電話解釋電腦的「桌面」和如何移動鼠標,怎麼說對方也弄不明白。我眼淚都急出來了,覺得自己表達能力真的好差啊,這個同修怎麼這樣啊,完全忘記我自己當初電腦知識也是這樣少的。當時感到非常無助,我心裏真的很難過很著急。這時,同修推薦我一篇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作者寫到:「如果我更加忍和善,我就能夠記住師父的話,每個大法弟子都是超常的,我作為協調人的工作就是鼓勵和協調同修,讓每個學員都在救度眾生中發揮最大的作用。」看到這裏,我感到非常慚愧。我決心要修出善心,修出忍,學習做謙卑的協調人。

在這段時間裏,我另一個更深的感受是當地同修在組建電話組的過程中,逐漸的成長和相互的圓容。電話組裏年輕的同修主動幫助年長的同修裝軟件,多次上門去做操作培訓;有的年長的同修,在做完繁重的家務和照顧孫子孫女的情況下,還抽時間到平台上打電話;有兩位同修夫婦每週末驅車到幾十公里外的旅遊區去講真相,晚上還趕回來參加電話主持。還有很多次,一些同修家裏正在招待客人很忙的情況下,也上到平台上來支持當地的值班。有一些特殊情況,打電話的人很少,我需要離線去招呼大家的時候,本地一些同修就主動的幫助我,一個接一個的在線上打電話,直至來的同修多了。

我看到本地電話組的同修們正漸漸的成熟,很多同修打電話的能力和水平都快速提高,而且很快超過了我。一位老年同修令我們所有人都感到驚訝,她第一次打的十個電話,就有兩個退黨的。目前她打電話勸退時,語言簡潔,切中要害,而且思路非常清晰。儘管她不會用電腦,每次都要用筆把我發給她的電話號碼抄寫下來,撥電話速度也非常慢。還有一位同修在一開始上平台的時候,曾經為一些打電話的說法與許多同修有不同意見,甚至引起了一些誤解,但她堅持以法為師,每天堅持不懈地打三十到五十個電話,參加平台的學法和交流。她現在也很快成為當地電話組中的重要成員。

我們本地電話組成立到目前為止時間還只有幾個月,仍然剛起步,許多方面都很幼稚,但我們都有一個願望,就是多救人,修自己,圓容整體,相信只要方向對了,師父一定會幫助我們克服修煉上的困難,賦予我們智慧和能力。

結語

從我和本地同修參與全球RTC平台的經歷,我們感到修煉群體對每一個大法學員的巨大意義。群體可以相互幫助,相互激勵,提高技能,錘煉正念。正如神韻的一個解說詞所說:「一根筷子易折,一把筷子難斷」。電話平台正是一個把每個參與者鍛煉成一把堅實有力的筷子中的一根的重要平台,為海外繁忙的大法弟子提供了一個向大陸講真相的良好環境。用自己的正念和行動,圓容整體,修煉自己,走出自己的修煉之路,證實大法,是我們用實踐來演繹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所說的「聚之成形,化之為粒」在人中的一個表現。

以上是我參與全球RTC電話平台修煉過程中的一些理解,不當之處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