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假「關愛」之名對青少年的洗腦迫害

——揭露「中國關愛協會」之邪惡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七日】今年八月,新唐人電視台第五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亞太賽區初賽在香港舉行,中共組織「香港青年關愛協會」的成員,在會場前滋事侵擾,多次進行暴力衝擊,試圖阻止大賽進行。同樣是這個「青年關愛協會」,自今年六月起,屢次暴力騷擾香港境內多處法輪功真相點的活動,大量插掛影射誣蔑法輪功的橫幅,製造了一系列惡性事件。「青年關愛協會」的一系列舉動,儼然如文革再現,讓香港市民目睹了中共鬥爭手法的低劣和洗腦結果的恐怖。

據透露,「香港青年關愛協會」操縱的是一批大陸或香港的黑社會成員、牢頭獄霸,以及不少看似做暑期工的中學生,據說一天工錢三百港元。有市民詢問他們為何要幫著中共做這些事時,他們表現驚異,不敢面對鏡頭。而一名該組織雇員透露,協會最初要求他採用的手段是找當地黑社會跟蹤、毆打法輪功學員來逼迫學員放棄講真相

中共將黑手伸進香港、挑戰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哪裏談得上一絲關愛的情懷?明明是黑社會的手法,卻恬不知恥地打著「關愛」的旗號。見證的港人都說,它名義叫「關愛」,其實是打壓一些善良的民眾,侵犯公民的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所謂的「關愛協會」絕對不關愛。更甚的是,名義上是關愛青年,或者教育青年懂得關愛,實質上卻是將暴力仇恨灌輸給他們,再用金錢利益唆使他們從事違法犯罪的勾當。事實上,翻查「中國關愛協會「的案底就會發現,它在中共對青少年的洗腦迫害中,起著至關重要的邪惡作用。

「中國關愛協會」實際上就是「中國反邪教協會」(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該組織根據不同需要在不同場合選擇使用這兩塊牌子),是專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精神迫害的一個中共組織機構。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初,這個「邪會」發起「百萬簽名」運動(一星期後發生的由中共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正好」為這項運動提供最需要的藉口),掀起了一場大規模群眾性政治運動。為配合「邪會」把「百萬簽名」運動在青少年中展開,中共教育部、共青團中央發出通告,發起了「校園拒絕×教」活動,由北京迅速蔓延至全國。如僅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二日這一天,廣東省各級各類學校就有八百多萬少先隊員、四百萬中學生和三十萬大學生參加了宣誓、簽名、報告會、座談會、主題團日、主題班會、主題隊日等活動。許多學校學生的「邪會」也相繼成立。

為了給「校園拒絕×教」提供所謂的理論依據,「邪會」主持合編了《校園拒絕×教》一書,並大量印製散發,有的地方甚至人手一冊。「邪會」還組織編寫了誣蔑法輪功的全國通用小學教材《九年義務教育小學實驗教科書-生命教育》。備受高層關注的勝利油田「邪會」在系統內逼迫學生及教師撰寫誣陷法輪功的論文,集結成顛倒黑白的《陽光蓓蕾》一書,成為全國出版的第一本學生反×教的文集。二零零四年,此書被「中國關愛協會」帶到國際上傳播。

「邪會」將謊言以「關愛」的名義帶入校園,欺騙學生,沒有防備能力的學生也真的中了它的邪毒。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燕趙晚報》受當局指令刊登了一篇署名「邯鄲職中王楠」的詆毀法輪功的文章《雨下飄零的落葉》,經查實純屬編造的謊言。稿件來源是由河北省「六一零」主辦、「邪會」協辦的「反×教徵文獲獎作品」,是勒令「每個學生必寫作文」的硬性徵集的結果。事實證明,這種強行攤派的做法不止在毒害孩子們單純、幼稚的心靈,還將他們淪為迫害的幫兇。

「中國關愛協會」或曰「邪會」的主要發起人和負責人及法人,是中國科技館館長王渝生,他是一個特別推崇使用剝奪睡眠的酷刑手段來折磨法輪功學員的冷血殺手,聲稱反法輪功要「主動出擊」,要讓世界知道「中國人民是多麼痛恨它」。二零零一年,王渝生將「百萬簽名」的百米長卷交給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公室以欺騙國際社會,還連續多年到國際上做誣蔑報告,公然向全世界輸出仇恨。另一位發起人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專門製作了一部污衊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錄像片,成為開始迫害法輪功時CCTV的主要材料。還有一位主要發起人,是挑起「中南海事件」的科痞何祚庥,早已是臭名昭著。這三個人都是被「追查國際」立案追查的人權罪犯。

「關愛協會」的會員中有一大批是有科技身份的黨政高級官員,他們則直接參與和推動了對青少年洗腦和青少年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如身為「武漢關愛協會」會員的武漢各高校校長,在學校內廣泛推行「校園拒絕×教」和「無×教校園」等活動。對於招錄的研究生要求他們填寫「拒絕×教」的政治自申材料,否則不得錄取。對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的學生,予以開除、監禁、停課停學、不准升學、不讓畢業,強行送到洗腦班、勞教所和精神病院,甚至迫害致死。明慧網上有大量案例可以見證他們的罪行。

全國各「關愛協會」的發起人和會員,幾乎都是類似上面這些頂著「院士」、「教授」等頭銜,卻沒有任何拿得出手的學術成果的濫竽充數之輩。他們或者從心理學、醫學等角度進行研究,為洗腦提供理論依據和具體方法,或者直接參與迫害。這些因黨性喪失了靈魂、道德和人性的中共走卒,怎麼懂得對生命的關愛啊?由這些沽名釣譽的烏合之眾組建的「邪會」,又怎麼能夠不成為髒污人靈魂的罪惡的淵藪!

中共於今年六月八日剛剛在香港註冊成立「香港青年關愛協會」,兩天後即六月十日起便將「邪會」在大陸舉辦的各類誹謗誣蔑法輪功的橫幅、展板搬到香港毒害民眾,之後就開始了一系列的暴力騷擾,可見中共是做足了準備將一套邪惡的洗腦機制搬運到香港的。中共的洗腦術是全方位和系統的,中共在香港推行的「國民教育」,也是嚴密洗腦運動中的一環。中共認為「教育從要娃娃抓起」,言外之意,洗腦灌輸要從一張白紙開始,才能徹底,才能易於操控。中共從始至今都沒有試圖放棄對青少年的毒害。

香港民眾應該像抵制「國民教育」那樣抵制「香港青年關愛協會」,以維護下一代的身心健康和自由生長環境,維護香港賴以生存的核心價值。不要再讓中共黑手行惡,不要再讓「東方明珠」蒙羞,相信香港民眾一定能做到這一點。相信在大陸,不久也會掀起全民反迫害的浪潮。那些賣命給中共的黨徒們,如果不想結局太慘,不該趕緊為自己的未來做個抉擇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