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襲警」的謊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日】明慧網三月十四日有兩篇報導都涉及到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自謂的「襲警」一說,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我們先看一下報導。

《吉林舒蘭惡警私闖民宅行兇 反誣受害者襲警》,講的是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下午三點多鐘,舒蘭市法特鎮江沿村法輪功學員呂慶英在家中遭到兩名惡警的綁架,呂慶英的家人當然不讓,呂慶英走脫了。派出所所長夏春林帶兩輛車及十餘人趕到後,多次鳴槍,又將她家的門拽掉,對呂慶英的丈夫、兒子及來串門的弟弟大打出手,把他們打得頭破血流。呂慶英的兒媳婦正在屋裏切菜,拎著菜刀出來,看到家人均被踩在地下踢踹,血流滿地的情況就嚇呆了。惡警趁機拍照,上來幾人抓起她的頭髮、拎起腿往地上摔,抬起來再摔幾個來回,頭髮拽掉幾縷,然後將她扔在車後備箱裏。呂慶英的家人被劫持到當地派出所後,又被拷打逼供,逼她的家人承認襲警,讓把滿臉的血洗掉,不洗就拎起頭髮搧嘴巴,直打到簽字。夏春林等惡警湊了一些材料找呂慶英的鄰居讓作假證,謊說呂慶英家人拿菜刀、四股叉、鎬把襲警。鄰居說我們真沒看見,只看見你們將他們都打倒了。

《北京法輪功學員王秀清遭迫害經歷》是王秀清自己寫的。她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劫持到北京勞教人員調遣處。在那裏,因說話時與警察對視,被女警國麗娜打了一個耳光。獄醫給她量血壓,問她臉怎麼腫了?她如實說了被打的情況。結果惹怒了國麗娜,下午把她叫到隊部,進門二話不說,抓住她的衣服,叫一犯人揪住她的頭髮使勁往後拽,國麗娜劈頭蓋臉地亂打一氣,然後又把她按倒在地,毫無人性地拳打腳踢,一邊打一邊說:你跟他們說沒用,上邊有令,打死算自殺。國麗娜打累了,坐在椅子上喘著粗氣,說:你給我起來,到外邊你還說不說?王秀清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因站不穩向前傾了一下。國麗娜就大吼道:你敢襲警?然後又用皮鞋使勁踢她的頭,一邊踢一邊問那個犯人說:我打她了嗎?你看見了嗎?那犯人說:沒看見,沒打。

其實在警察內部早就有一個說法:他打別人叫作「執行公務」,別人自衛就叫「襲警」,而法輪功學員連自衛的行動都沒有,也被誣為「襲警」。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警察不但把摧殘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叫作執行公務,回過頭來還編造摧殘他們的理由,誣陷說他們「襲警」。很多人都知道狼吃羊的寓言,在上游的狼看到在下游的小羊時想吃它,就誣陷小羊,說小羊弄髒了它要喝的水。匪警打人的藉口是甚麼?所謂襲警的罪名成了這些人行惡的口實。

這是明慧網一天報導中兩個涉及惡警誣陷法輪功學員「襲警」的案例。以所謂襲警的罪名非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罰異常嚴重。例如,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下半夜兩點多鐘,黑龍江密山市公路管理站職工姜洪祿與另一名法輪功學員準備懸掛法輪功真相標語。當兩人走到市工商銀行西側時,遇到市公安局政保科的警車。政保科警察杜永山和孟慶啟認出他們,遂持手槍追趕過來。杜永山連鳴槍示警都沒有,便將姜洪祿一槍打倒在地。當時姜洪祿左腿腿骨就被打裂,而孟慶啟、杜永山卻撲上去,繼續毒打他,致姜洪祿頭部重創,傷口長達二寸。密山公安當局為了羅織罪名,一直威逼姜洪祿承認被槍擊過程中「襲警」,遭姜洪祿嚴詞拒絕,警察遂對他嚴刑毒打,當場將姜洪祿打得昏死過去。姜洪祿最後被枉判達十四年。

還有一起所謂「襲警」的鬧劇發生在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二日左右。參與長春電視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劉成軍,遭到中共長春當局通緝。當警察得知劉成軍的藏身之處後,惡警將他所藏身的窩棚包圍,並縱火將窩棚點燃。劉成軍的手被燒傷,不得不從窩棚後面鑽出。惡警大叫:「開槍,朝頭上打,打死了不要緊!」劉成軍腿部中彈,一條腿當時被打斷,惡警立即給其砸上了腳鐐,戴上了手銬。可是在押送他的過程中,車卻翻車了。劉成軍在那樣的情況下根本無力襲擊惡警,何況他前後還各有兩個警察。可是長春市的喉舌報紙卻造謠說,是劉成軍襲警才導致車翻。劉成軍後來被非法判刑達十九年,並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在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具體迫害中,許多惡警都把襲警這樣的藉口當成口頭禪了。例如,山東濰北監獄教育科惡警孫繼生惡毒地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說:「哼!不轉化就辦他,電他!只要他敢稍微反抗,我們就弄死他,再給他扣個『襲警』的罪名。」

在中國,不要說法輪功學員,就是其他的中國民眾,面對中共惡警的蠻橫和凶殘,極少有「襲警」的現象發生。一般來說,既然是「襲」,必然是令對方猝不及防的惡性行為,大都會造成嚴重的後果。可是中共所誣陷的法輪功學員的襲警中,警察有受到傷害的嗎?另外一方面,法輪功學員修煉的是真、善、忍,講的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中共惡警動輒以襲警誣蔑法輪功學員,那不過是他們慣常使用的一種栽贓手段而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