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與謊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十日】誠實守信是做人的根本,也是一個社會穩定的基礎。然而今天的中國人,卻是在中共謊言宣傳洗腦下成長生活。我們就看看過去的歷史和今天的中共吧。

欺世謊言,意在篡政

說起抗日戰爭,在當今中國四十歲以上的人,馬上就會想起電影《小兵張嘎》、《地雷戰》、《地道戰》等電影,人們也沒有去想日本是怎麼被打敗的。近幾年來中共一改過去國民黨不抗日的說法,導演了一些國民黨抗日的一些戰爭影片,場面很悲壯。那麼中共為甚麼自己要揭穿自己說的謊言呢?其實中共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一方面在現代信息流通的今天,一些歷史已無法在掩蓋。另一方面是掩人耳目,讓人們認為中共很開明,知錯能改。其實是中共在掩蓋歷史的真正謊言。讓我們揭開那段真實歷史,看看中共在抗日戰爭中是如何說謊和欺騙的。

中國人都知道,日本侵佔中國東三省是在1931年9月18日,而戰敗受降是在1945年8月15日,期間中國歷經14年抗戰,而中共卻截斷歷史,不顧事實的撒謊說成是八年抗戰,從來不說14年抗戰。那麼中共為甚麼只說後八年(1937-1945年)抗戰?而抗戰前六年中共在幹什?沒有參加抗日嗎?它在幹甚麼事情,不妨我們來看一看。

第一件事:中共根據斯大林的命令,1931年9月20日晚上,對全黨發出了命令,「必須繼續武裝起來保衛蘇聯,因為日本侵略了中國的東三省,實際上是拉開了侵略蘇聯的導火線,我們必須保衛蘇聯;當前中國政治中心的中心,是革命與反革命的殊死決戰,我們必須和南京國民政府這個日本帝國的走狗鬥爭到底,我們必須在中國的中心城市,大中小城市,發動工人罷工、學生遊行、武裝暴動」。國民革命軍在前線浴血抗戰,中共卻在後方幹著武裝暴動反蔣的卑鄙勾當。

第二件事: 1931年11月7日,前蘇聯國慶日,在斯大林的命令下,中共在江西瑞金,創建了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主席毛澤東,秘書長鄧小平,在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的憲法第十四條中說:「中國境內的所有少數民族和各地區的人民們都有獨立建國的自由,都能夠脫離中國」。這就是日本侵佔中國東北兩個月之後中共幹的第二件煽動推翻國民抗日政府、分裂國家的罪惡勾當。

第三件事:1932年中共策反十九路軍的陳銘樞部,建立福建人民革命政府,意在推翻南京國民政府。從1931年9•18到1935年8月1日,在長達4年的抗戰中,中共從來沒有說過抗日這個詞,更沒有做過一件抗戰的事,中共謊言欺騙是為掩蓋自己搞分裂不抗戰的罪惡歷史。

而後八年它又幹了些甚麼呢?又是用怎樣的謊言來欺騙世人呢?

第一件事:從1937年到1939年的上半年,毛澤東和他的中共、八路軍和新四軍,經常高喊蔣委員長萬歲。1938年5月,毛澤東將親筆信交給周恩來,命其當面交給蔣介石先生,信上說:「先生領導全民族抗日,國人無不敬仰,我當一定在先生的領導下奔赴抗日疆場,保衛我們偉大的民族」。且在1937年8月中共對全世界發表《抗日救國綱領十條》,條條都是如何在蔣委員長領導下奔赴前方,堅決抗日為挽救中華民族,不怕犧牲,不怕流血。就在發表這個綱領的時候,1937年8月25日中共在延安以東50公里的洛川縣,召開了洛川會議,當時中共的總書記張聞天做了一個報告,題目是《學習列寧》,學習列寧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怎樣讓俄國的軍隊在一戰當中失敗,讓俄國被德國人打敗。就是說在這場抗日戰爭當中,中共應該怎麼辦?中共就應該讓國民黨和日本人拼,拼完之後江山自然就是我們的,我們不要打,我們的辦法是要使得日本在侵略中國的時候,讓國民黨的南京政權徹底被日本人打敗。因此,中共決定了一個「日、蔣」火拼的邪惡策略,所謂擁蔣抗日,高呼蔣委員長萬歲全都是做戲的謊言與欺騙,而「日、蔣」火拼坐收漁利、篡奪政權才是中共的真實目的。

第二件事:專打抗日國軍,不打侵華日軍。新四軍從建軍到最後從來沒打過日寇,他專打韓德勤,韓德勤是和日軍血戰台兒莊大戰的主力部隊。當時左傾親共的《大公報》有這麼一段報導:新四軍在皖南地區不但不打日寇,反而攻擊、襲擊我抗日軍隊,一而再,再而三,居然淹死我軍長、殲滅我師長,消滅我成團、成營的國民革命抗日軍。

第三件事:種植鴉片,罌粟花香。中國大陸有一位非常走紅的歌唱家叫郭蘭英,我們小時候和年輕時都很崇拜她,她一曲《花籃裏花兒香》唱遍了中華大地,大江南北。可是當我們唱這支歌的時候我們哪裏知道那花籃裏飄出來的花兒香不是花兒是鴉片罌粟花香。在所謂的史詩《東方紅》裏面我們看到的一幕幕的鏡頭上是中共領導的大生產運動,大生產運動種出糧食來是支援前線、抗日救國嗎?不是。1939年中共成立了一個鴉片生產委員會,主任是任弼時,鄧發具體領導,鄧發親口告訴原蘇聯弗拉基米諾夫說:「我們過去一大車一大車的糧食運出去換回來的是一小袋一小袋的銀洋,今天我們一小袋一小袋的鴉片送出去,換回來的是一大車一大車的銀洋,我們就拿這個錢買槍、買炮、買子彈揍國民黨」。鄧發說完這個話以後毛澤東加了一句話:「我們共產黨種的是革命的鴉片嘛」。「革命」兩個字掩蓋的是何等的罪行和羞恥啊,原來中共不是抗日呀,就算要種個抗日的鴉片,來反對日本帝國的侵略,我們今天中國人都認了,可它卻不是抗日,而是要推翻領導全國人民抗日的國民南京政府。

第四件事:它通敵賣國,不是抗日救國。1984年江蘇省新華出版社出版的一本書叫《南京日誌》,這本書詳細的記載了新四軍的領導人揚帆,毛澤東的直線聯繫人潘漢年,是怎樣在日本岡村寧次侵華總司令部裏面直進直出的,這本書在1984年出版以後引起整個歷史學界的轟動,難道中共通敵賣國嗎?我們不相信啊,可是弗拉基米諾夫證明了這一點,他在書中寫道:我們越來越發現延安在和日本人做交易,他們不僅和日本人在進行貿易,而且他們和日軍的司令部直接聯繫,派了他們最有利的幹部潘漢年、揚帆這樣的人走入日軍司令部和日軍談判,要求和日軍一起來夾擊國民黨,它們等不及了,終於在日本人那裏討到了好處,日本人把蘇北的七個縣城給了他們,條件就是和它們一起消滅國民黨軍隊。

第五件事:不是北上抗日,而是南下逃跑。1934年11月21日,中共反對第五次圍剿失敗已經南下突圍了,第一次打出了抗日的旗號逃跑,大家知道,中共紅軍長征二萬五千里北上抗日,是北上抗日嗎?從白壽彝先生為中共編製的這本教科書上看到:1934年10月21日晚上八點鐘,中央紅軍(江西瑞金毛澤東領導的中央紅軍),反對第五次圍剿失敗南下突圍。同在這本書裏面翻了幾頁之後,同樣一句話,1934年10月21日晚上八點鐘,中央紅軍莊嚴宣布:長征北上抗日。同是一本教科書,同是一個編寫組寫的,同一天晚上八點鐘,一句話是南下突圍即南下逃跑,一句話是莊嚴宣布北上抗日,到底是南下逃跑還是北上抗日?1935年9月12日,中共在俄界(甘肅)開了一個政治局會議,毛澤東為這個會議作了一個決定:我們現在只能走一條路,那就是通過甘肅河西走廊,打通通往蘇聯的道路。打通進入蘇聯的道路幹甚麼呢?日本人又不在那裏,當然是逃跑。十天之後,9月28日在陝西搒鑼鎮又召開了一個政治局會議,會議上毛澤東說:我們沒想到在陝北還存活著一支紅軍(劉志丹的紅軍)。他發現這支紅軍以後決定,我們不跑了,因為向北跑太危險,我們找到劉志丹的紅軍就在陝北落腳,然後領導全中國的革命。請大家查毛澤東的原話。這是搒鑼鎮會議的決定,所以中共在陝北落了腳,然後斯大林批示並命令中共:要開拓河西走廊、甘肅和新疆,要把這塊中國的大西北地區掌控在中共的手裏。向新疆、向河西走廊、向甘肅開去,日本人在哪裏?日本人在東北呀,往西跑幹甚麼?這叫北上抗日嗎?所以這個北上抗日整個是個假的呀,是謊言、是欺騙,長征是逃亡啊。我們現在才知道,整個中共從瑞金向西在南,又到西北這個逃跑路線總共不足一萬里。毛澤東問到底跑了多少路啊,秀才在臘子口坐在石頭上算了半天說,大概就是萬八里吧,毛澤東說甚麼萬八里,就兩萬五千里長征,這兩萬五千里長征,就成了全世界都知道的抗日英雄的長征了。這種編造的謊言,我們居然都相信了。在中共領導下的文藝家們年年歲歲、日日夜夜歌頌偉大的長征,在所謂毛澤東的史詩《東方紅》裏面,看那爬雪山、過草地,那種了不得的壯觀場面,是為了抗日嗎?不是啊,是為了逃跑啊。

第六件事:蓄積力量,內戰奪權。1945年8月15日晚上,當延安窯洞裏的毛澤東聽到日本人全面投降的消息時,從8月15日晚上12點到8月16日下午兩點,整整十四個小時裏面,中共向他藏在深山人未識的不抗戰部隊發出了七道命令,讓中共幾十萬大軍從山裏如猛虎一般撲向華北平原,切斷京杭、京浦線,代表國民政府受降,終於拉開了它的「抗日戰爭」,也終於搶到了200多個縣鎮城市,中共的抗戰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全面投降之日開始的,是藉爭奪受降權打開了中國內戰的序幕。

到今天為止,中共在全世界進行紀念抗戰,都沒有拿出來在抗戰中到底犧牲了多少人,沒有拿出連長以上的軍官戰死在抗日戰場上的名單和事蹟來。就連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上都沒有抗日英雄和烈士的名字。而當日本陰謀侵佔中國疆土的時候,國軍投入兵力10萬以上的大型戰鬥22次,大型戰役1117次,小型戰鬥28931次。中國國民黨的軍隊死亡、失蹤3211914人,空軍陣亡4321人,1929年到1933年不到5年的時間裏面,在中央軍事政治學校畢業的25000名國民黨青年軍官,其中10000名戰死在全面抗戰爆發的頭4個月,中國國民黨206位將軍面對面的被打死在抗日的疆場上,為國捐軀、壯烈犧牲。國民黨14年抗戰是血寫的事實,不是墨寫的謊言。

一個不抗戰的中共在紀念抗戰,繼續對中國人民進行欺騙。但歷史是無情的,你可以欺騙一時,不可以欺騙永遠。國民黨抗戰是血寫的事實,中共抗戰是墨寫的謊言。

漂亮的謊言,真正的欺騙

當中共要利用誰時就會用一些漂亮的謊言欺騙誰。中共要利用農民,稱讚他們「沒有農民,便沒有革命;打擊他們,便是打擊革命」。一九五零年的土改運動中,中共承諾給農民土地,對農民美其名曰「耕者有其田」,可是「耕者有其田」的好景並不長,不到兩年,又在農村相繼開展了「互助組」、「初級社」、「高級社」、「人民公社」等運動,把農民剛剛分到的土地又重新收了回去,至今農民沒有一分一釐屬於自己的土地,中共在農村用漂亮的謊言欺騙了全國農民。

在一九五七年反右運動中,中共動員、號召知識份子和群眾給中共提意見,並表示對提意見者「不揪辮子,不打棍子,不扣帽子,絕不秋後算賬」。當那些一心熱愛「黨」、相信「黨」的知識份子,按照「黨」的要求去真心提意見的時候,中共卻改變承諾,背信棄義,對所有提意見的知識份子按圖索驥捉拿「右派」,然後是又揪辮子,又打棍子,又扣帽子,沒到秋後就算帳。當被人指為陰謀的時候,毛澤東公開表示:那不是陰謀,而是「陽謀」。中共又一次用漂亮的謊言欺騙了全國知識份子。

彌天謊言,掩蓋其罪

在一九五八年的大躍進運動中,為了「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毛澤東提出了糧食「畝產萬斤」 的彌天大謊的口號。緊接著「黨」的喉舌《人民日報》在1958年8月27日,發表了一篇「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謊」文章,文章為了說明畝產萬斤一點也不神秘,更不覺說謊的廉恥,大言不慚有聲有色的描述道:「只要足水、足肥加深耕、加密植,畝產萬斤就成一個現實的事物了」,隨後一些中共的御用工具,所謂的農業專家馬上拿出了「畝產萬斤」的理論:「根據植物對太陽光能的利用,論證畝產潛力可高達5•85萬斤」。 中共及其喉舌明明是在說謊、造假、欺騙國人,就連農民出身的毛澤東,也知道畝產萬斤是不可能的現實,可中共就是強制和壓制全國人說謊,以彰顯其所謂的強權和一貫正確,從而在全國刮起了糧食浮誇風。

在一九六零年「大飢荒」中,中共把這次當時餓死四千多萬人的人為災害,硬謊說成是「自然災害」,其實,真實情況一是因為大煉鋼鐵,丟田棄農,大量糧食無人收割,爛到地裏。二是把庫存糧食出口600萬噸換取外匯,製造原子彈,而不是拿出來救濟災民,從而造成席捲全國的「大飢荒」,此次大飢荒餓死的人數,相當日本南京大屠殺三十多萬人的一百多倍。而中共卻把這場人類歷史上最大的飢荒,篡改成是 「三年自然災害」,還把這次災害歸咎到還蘇聯債務造成的,中共的謊言矇騙了很多中國人,至今還有許多中國人不知道這一事實的真相。其實,從那個年代過來的老人們都知道,1958、1959、1960年,這三年都是風調雨順,大規模的洪水、乾旱、颶風、海嘯、地震、霜凍、冰雹、蝗災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其根本原因完全不是甚麼中共宣傳的三年自然災害,更不是還債造成的,純屬是一場地地道道的人為災禍。而中共卻用謊言掩蓋了其犯罪的事實真相,又一次欺騙了所有的中國人。

在二零零三年的「非典」疫情防治中,中共一直在撒謊隱瞞掩蓋疫情,欺騙中國人民。從廣州發現第一例「非典」病例,到蔓延至全國各地,中共不採取任何措施,任其發展蔓延,謊言隱瞞疫情真相。與此同時,卻謊稱「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並高調宣稱:「在中國境內旅遊、居住是安全的」。當疫情擴散到其它許多國家,就連國際衛生組織都感到疫情的嚴重性時,中共還在用謊言欺騙國際社會和國人。在國際衛生組織多次要求中國報告相關情況遭到拒絕後,無奈,聯合國衛生組織官員,以國外普通公民的身份進入中國,突破官方重重阻力和干擾,才得到了「病體組織」,在國際組織的壓力下,在疫情爆發席捲京城,衝進中南海的緊急情況下,江澤民丟下天下國人,任由疫情病魔折磨吞噬,自己逃亡上海躲避疫情去自保。此時,中共才不得不向社會透露了部份「非典」疫情情況,其真實情況及死亡人數至今還用謊言隱瞞,掩蓋其罪責。

危言聳聽的謊言,意在嫁禍和鎮壓

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中,年輕的大學生向中共和平請願,要求反貪污、反腐敗、推進社會民主改革。而中共對年輕大學生的合理訴求,不僅不解決、不支持,且還向天下所有的世人,用危言聳聽的謊言嫁禍大學生砸軍車、燒軍車、殺軍人。把學生們的絕食抗爭,說成是想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反革命暴亂」。為中共最後動用部隊鎮壓、殺害這些學生做了謊言輿論準備。中共為保住所謂「黨」的集團利益,它就用謊言欺騙天下世人。但有許多人都親眼目睹了槍殺、坦克碾壓青年學生的血淋淋的悲慘場面。可在事後,中共還繼續向天下世人說謊:「六四天安門事件沒開一槍、沒死一人」。但是,每個中國人心裏都清楚、明白,這是中共慣用的謊言欺騙伎倆,企圖用謊言掩蓋事實真相,欺騙中國人民,逃避其罪責。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對法輪功的政治迫害運動中,中共又用危言聳聽的謊言,欺騙全天下的世人說甚麼「圍攻中南海」、「天安門自焚」、「與國外反華勢力相勾結」等等謊言,給鎮壓法輪功製造所謂藉口。謊言不僅矇蔽了中國人,也迷惑了世界所有人。其實,事實真相完全不是中共及其輿論喉舌說的那樣,是中共用謊言嫁禍法輪功。

所謂「圍攻中南海」的真實情況是:天津警方非法抓捕了45名天津法輪功學員,其他外地學員聽到消息後,到北京國務院信訪局,和平理性的要求釋放天津法輪功學員,時任總理的朱鎔基了解情況後,指示天津警方放人,四月二十五日當天下午,所有在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自動解散,默默離去,走時沒有在地上留下一片紙屑,根本談不上法輪功學員圍攻中南海」。

所謂「天安門自焚」的真實情況是:中共與江澤民出於個人嫉妒,為栽贓、嫁禍和鎮壓法輪功,花錢僱人充當法輪功學員蓄意製造的一起「天安門自焚偽案」,企圖以此引起國人對法輪功的仇視,可以說中共把謊言和欺詐推向了極致。然而,法輪功修煉者是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講究和信奉不殺生,包括自殺,真修的弟子能去自焚嗎?且從三個自焚者的行為上看,更是破綻百出。


在中央電視台炮製的自焚畫面上,王進東的雙腿間那個盛著汽油的雪碧瓶在大火中居然完好無損,他後面的警察拿著的滅火毯在他身後晃來晃去,直到這個王進東說完了台詞才把滅火毯蓋到他身上。

自焚者王進東:盤腿打坐、結印姿勢,完全不同於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天安門自焚的王進東一定是假的。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該人身上大火熊熊,頭髮沒被燒焦,且兩腿中間裝滿汽油的塑料瓶子,居然在高溫烈燄下燒不壞,這能是真的嗎?

另一個自焚者劉春玲:死的更是令人懷疑,火剛燃起,人即倒地,而後救治無效死亡。從「自焚偽火案」片中的慢鏡頭裏看到,當時一位身穿軍警大衣的人,從劉春玲背後手持重物猛擊後腦倒地,致其死亡,根本不是自焚而亡。

第三個自焚者劉思影:燒傷度達90%,割斷氣管依然還能說話、唱歌,這是嚴重違背醫學基本常識的。而且記者不穿防護服、不帶防護罩進入病房,在這種情況下靠近嚴重燒傷的病人採訪,難道不怕患者感染發生危險嗎?所有這些不值得人們深思和懷疑嗎?究竟是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還是中共有意製造假相,撒謊欺騙世人,謊言栽贓、嫁禍、陷害法輪功,只要稍加分析就會明白。從三個自焚者身上不難看出,所謂天安門自焚是中共一手製造的嫁禍法輪功的偽火、假案。

李洪志先生到國外傳功講法的真實情況是:一九九五年,李先生應國外民眾的邀請,在中國駐外使館官員的安排下,在國外開辦法輪大法學習班,從此拉開了法輪大法弘傳世界的序幕。自李先生到國外傳功講法至今,已有100個國家和地區的上億人,在修煉法輪大法,卻從來沒有聽說與哪個國家那股反華勢力相勾結。耳聞目睹的知道,由於李先生的傑出貢獻,世界許多國家的政府、政要頒發褒獎證書、信函3000多件,李先生本人也因此連續四年,被推薦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就是這樣一個教人修心向善、傳播宇宙真理、普度眾生的人,卻被說成是與國外反華勢力相勾結,有誰會相信呢 ?難道不是中共為了自己的利益,別有用心的又再說謊騙人、煽動人民對法輪功的仇恨情緒,為全面鎮壓法輪功製造所謂的理由嗎?

中國有句古話,謊言可以欺騙人一時,卻不能欺騙永遠,目前迫害元凶已被多國的法庭所起訴,江澤民等迫害元凶已被西班牙、阿根廷國際刑事法庭發出了國際傳訊令和逮捕令。

幾十年來,中共用無數次的謊言欺騙中國人民,造成的結果是,使得中國人在是與非中,難以辨別正與邪,好與壞,善與惡,中共說是好的中國人民就得說好,中共不認可的事情中國人就得反對。然而謊言終究有破滅的一天,真相也有大白的時刻,智慧善良的中國人在真相面前也一定會覺醒。特別是在今天中共對法輪功的謊言誣陷、殘酷迫害運動中,真相正在逐漸明瞭,所有的中國人此刻都應保持清醒頭腦,三思而後行,切不可輕信、盲從附和中共謊言的宣傳,更不要參與它對法輪功的迫害惡行,才是自己明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