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聽則明 識破中共謊言(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

小引:比天災更兇猛的是人禍

放眼當今中國,天災暫且不說,更加讓人們避無可避的,其實是道德敗壞和崩潰所造成的種種人禍:動車事故及事後迅速掩埋草菅人命;層出不窮的礦難、砍童案、針刺事件;看守所中發生的河南魯山縣王亞輝「喝開水死」、福建福清市陳某「睡姿不對死」、雲南晉寧縣李喬明「躲貓貓死」、廣東廣州周凌光「呼吸死」等荒唐的草菅人命事件;毒奶粉、地溝油、死豬肉、毒疫苗、豆腐渣工程……

而過去十二年來最大的人禍,是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一方面,受迫害的人數眾多(根據中共自己的統計,從一九九二年法輪功傳出到一九九九年,在中國修煉法輪功的人數超過七千萬),為數眾多的修煉人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健康的好人,遭到中共各種形式的迫害,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酷刑折磨等等;而另一方面,中共為了給迫害製造藉口和挑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動用所有的宣傳工具散播謊言。慣於挑起群眾鬥群眾的中共,將全國無辜的百姓也捲入這場對好人的迫害當中。這些鋪天蓋地的一言堂謊言,早已經被揭穿得體無完膚了,在消息通暢的國際社會已經大白於天下了。只是許多中國大陸的無辜百姓,被一言堂的媒體反覆強制灌輸洗腦,仍被蒙在鼓裏。

從中國的憲法到各項法律,從來沒有其迫害法輪功的根據。而江澤民的講話是沒有法律效力的,其專門成立的凌駕於憲法、法律和司法機構之上的特務機構──「610」組織,完全是個見不得人的非法組織。

中共頭目江澤民和非法的「610」組織下令對法輪功學員採取「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群體滅絕政策,中共警察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為了升官發財,很多警察出賣了自己的良知,他們對法輪功學員施以各種殘忍的酷刑,淪為了打人兇手、殺人犯,而且越是手段狠毒、沒有人性就越是得到中共的提拔和獎勵。

江澤民集團在血腥迫害法輪功的同時,也豢養出一大批衝破了道德底線的流氓打手。幹了這樣惡事的人還有甚麼不敢幹的?在這種法律成為一紙空文,打人、酷刑、殺人種種暴行都不會受到法律制裁的大背景下,施暴的警察又會如何對待其他民眾呢?也就難怪有各種怪事不斷地發生了。

這場迫害是中國道德、法制的浩劫。中共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已經不僅僅是給法輪功學員造成了巨大的傷害,與每一個人都有莫大的關係。

(一)中共的謊言

回想起歷史上那一幕幕:

江西蘇區時期打AB團,延安整風時抓特務,中共奪權初期「三反」、「五反」,「大躍進」、「浮誇風」時小麥畝產過萬斤,鋼產量超過8千萬噸,15年超英趕美的鬼話;文化大革命中,國家主席一夜之間變成「叛徒、內奸、工賊」,「六四」屠殺,對法輪功的誹謗……

結果又如何呢?AB團翻案了;反革命平反了;文化大革命被「全盤否定」了;中共在歷次運動中給受害者強加的罪名一次次被證明是無恥的謊言。

所以我們應當用自己的頭腦,多方面獲取信息,再慎重下結論,注意,是你自己的獨立思考和判斷,不是靠那個曾經報導小麥畝產萬斤、一切為政治服務的報紙電視所替中國人民進行的「思考和判斷」。

全世界,學習法輪功的人中,不乏各個學科的專家學者,不乏曾經「啥也不信」的頑固之人,若非親身受益,怎麼會如此虔誠地相信?每一個有勇氣在輿論的壓力和殘酷的迫害面前,去堅定自己信仰的人,一定都是經過了自己深思熟慮後才選擇的路。

法輪大法的書籍一直都是完全公開的,從96年開始就可以在互聯網上免費下載,《轉法輪》書的網址是http://www.falundafa.org/book/chigb/zfl.htm)

漏洞百出的自焚謊言

央視焦點訪談的「自焚」節目漏洞百出:

在慢鏡頭可以看出劉春玲是被警察用條狀物打死。

小女孩劉思影氣管割開後四天就能清脆地說話和唱歌。

「嚴重燒傷」的「王進東」頭髮竟然奇蹟般的完好無損、整整齊齊,兩腿中間的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完好無損。

哪來的滅火器?近距離特寫鏡頭從何而來?

王進東,據中共媒體稱練了5年,但喊出的口號內容嚴重違背《轉法輪》基本要求,和那完全不正確的打坐姿勢,他是法輪功學員嗎?

《華盛頓郵報》記者在事發之後,立即前往在事件中死亡的劉春玲原居住地進行採訪,隨後在郵報上發表了採訪結果:指出劉在酒吧做服務性工作,她的鄰居沒有人看到她煉過法輪功。2001年2月4日,《華盛頓郵報》在頭版發表題為「自焚的火燄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眾自焚的動機乃為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的驚世調查文章,向世界提供了包括以下3點在內的事實:(1)劉春玲不是開封本地人,生前在夜總會靠陪吃陪舞謀生;(2)劉春玲曾不時毆打老母和幼女;(3)從來沒人見到劉春玲練過法輪功。

此類的漏洞還有許許多多,此處不再一一列舉,詳情請翻牆看

《獲獎影片:偽火(中文版)》

一本1991年出版的暢銷小說《黃禍》於2001年在中國遭到查禁,小說第二章中有一個情節是有公安部門人員買通絕症患者「自焚」,以達到栽贓他人並進行政治迫害的目的。此次天安門「自焚」與《黃禍》的這個情節驚人相似,而且《黃禍》被查禁恰恰發生在「自焚」的同一年。很顯然,小說被查禁顯示其中存在某種不可告人的陰謀。

2003年11月,分析「天安門自焚案」重重漏洞的英文紀錄片《偽火》,以其嚴謹求實的風格和對黑幕的曝光獲得「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在法輪功被殘酷迫害十餘年之久,卻從未有過學員暴力反抗、報復事件發生。相反,學員還花自己錢、冒著被迫害的危險,平和冷靜地講清真相。那麼能教導出這樣一群嚴格按照「真、善、忍」做人的人,這樣的功法不令人敬佩嗎?

「自殺殺人」的謊言

法輪功從沒叫人自焚自殺,相反是崇尚「真、善、忍」的。法輪功清清楚楚的禁止殺生,並且明確指出自殺也是有罪的。法輪功不講涅槃(只有佛教中密宗之外的法門才講涅槃、扔掉肉身的),不講虹化,也不練舍利子,恰恰是中共央視焦點訪談把「圓滿」這一高尚的名詞和「自殺」首先畫上等號的。

「改生日」謊言

中共媒體為詆毀法輪功創始人,造謠說李洪志先生改生日。

首先,李洪志先生真實生日就是1951年5月13日,這一點,香港的記者1999年已經到了中國的公安部門去調查,長春市的公安局管理戶口的警察作出證明,1951年5月13日的生日是真實的。文革中公安局被砸,許多人檔案丟失弄錯,李洪志先生的生日也是在文革後,工作時被政府部門填錯,但是那個年代人們都不在乎這種事,只是李先生出來傳功教人「真、善、忍」,以身作則,才去把生日改正回來的。

其次,眾所周知,戶籍管理是中國政府掌握的,據當地政府職能部門證實,94年發出的李先生的身份證是公安局合法發出,不是個人偽造。錄像片中提到戶口簿上的出生日期是被塗改過的,可我們同時也看到改過的日期旁邊清楚的印有公安部門的「變更」印。

再次,其實李先生多次講法中說自己和釋迦牟尼沒有關係,翻遍所有法輪大法著作,沒有見到李先生說自己是釋迦牟尼轉世的。

後來為了進一步給李先生造謠,《人民日報》1999 年7 月29日第一版報導,80歲的潘玉芳「記憶猶新」地聲稱1952 年在為李洪志先生接生時就已用上了「催產素」,然而那時候催產素在世界上還沒有被發明出來呢(詳見《哥倫比亞百科全書》)。《人民日報》為了詆毀李洪志先生,居然不惜讓一位80 歲的老人去對47~48 年前的一件日常工作「記憶猶新」,不可謂不荒唐。

「1400例」謊言

中共說7年間練功死了1400人,後來又升級到1700人,試問:

為何在7年間從未有過此類報導,在中共開始迫害時,就蜂擁而出?

為何在國外遠遠比大陸自由的地方,甚至包括和我們同宗同源的中國香港、台灣、澳門,卻無一例此類報導,假如有一例,憑中共媒體的嗅覺,還不馬上放在頭條大肆渲染一番,到底是因為中國水土獨特,還是中共的托兒鞭長莫及?

其實,有許多被揭露出來的記者公開收買、壓力脅迫的例子,例如:

山東蒙陰桃曲鎮居民石增山的女兒患有先天性心臟病,這是左鄰右舍們都知道的事實,醫院都說治不好,她死於先天性心臟病是附近居民盡人皆知的。然而為了取得有「說服力」的揭批材料,為了向上級邀功,蒙陰縣宣傳部組織專人編寫了一份材料,說石的女兒煉法輪功,不讓吃藥、不讓打針,最後死了。要石增山配合電視台,念這份稿子錄像。石不想出賣良心說假話,就不同意,結果鎮政府組織了一批打手用了三個晚上對石增山進行非人折磨、毒打,最後石增山屈服於他們的淫威,被迫做了不想做也不應該做的事,說了假話,配合電視台錄像「揭批」,造成終生遺憾。

為了搞出那所謂的「1400例」,多少人下了多少功夫、做了多少手腳,現在對大眾來說還是未知數。

退一萬步講,即使假設這1400例全部都是真的;對於煉法輪功的人數,官方原說有七千萬到一億人煉,後來又改成兩、三百萬人煉,姑且按照最小的基數:200萬,那麼這個年死亡率您看一下有多低:0.01%!遠低於中國0.6%的正常死亡率,比美國這麼發達國家,因用藥死亡的年死亡率還要低。中共威逼利誘得來的「1400例」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反而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修煉法輪功能起到祛病健身延年益壽的作用。

「斂財」謊言

說法輪功斂財,那麼,從1996年開始,互聯網可免費下載所有法輪功的書;而且即使是盜版,只要排版沒錯,法輪功也不予追究。世界各地法輪功弟子辦的法輪功學習班都是免費的。試問哪一個斂財的人會這麼做呢?況且《轉法輪》一書在國內只賣12元人民幣,而一本中共攻擊法輪功的書卻賣幾十元,誰在斂財?退一步講,從常理上看,暢銷書的作者從自己的著作中取得合法收入難道還有問題麼?

請思考幾個問題

中共報導的一些自殺、殺人怪事,迫害之前從未有過,為何迫害後的各種關於法輪功的這類壞事突然在媒體上層出不窮了呢?(你是否想到文化大革命中,國家主席一夜之間「鐵證如山」地變成「叛徒、內奸、工賊」呢?)

為甚麼在國外煉法輪功高度自由、無政府干涉的情況下,卻從未出現一例類似中共宣傳的怪事呢?

為甚麼中共毀掉一切法輪功資料,嚴密封鎖網絡,而不讓人們自己去看看《轉法輪》一書後再自己判斷呢?(文革中批判孔子時不也是全面灌輸孔子的思想如何如何害人、卻不許人們看到原文去自己分辨麼?)

中共最害怕法輪功學員用傳單、影碟、電視插播等方法講真相,是不是最怕謊言和暴行被揭穿?

前文曾提到的中共媒體那些五花八門的漏洞百出的造謠誣陷,僅僅是這場迫害所撒下的欺天大謊中的冰山一角。那麼從這一角度看,這場迫害的藉口全都是謊言和謠言。假如法輪功真的存在甚麼問題,還用得著鎮壓者們像設計小說那樣絞盡腦汁的虛構麼?

假如法輪功真的不好,還會有那麼多人在高壓下堅持修煉?十年來依然堅定如初。那麼到底這些煉法輪功的人對法輪功的認識是甚麼呢?為甚麼中共絲毫不敢讓人們親耳聽一句他們的聲音呢?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