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條被子的流通看中共牢獄的經濟盤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中共看守所、勞教所、監獄不僅在肉體上虐待、精神上折磨被關押人員,在經濟方面的迫害也是很嚴重的。下面,僅就上海市寶山看守所為例,說明這些邪惡迫害場所的經濟盤剝。

上海市寶山看守所,號稱「遠東第一看守所」,位於上海市寶山區月羅路2101號。被關入該看守所時,如身邊有現金,則會被告知可以購買一些日常用品,包括牙刷、牙膏、毛巾、臉盆和草紙之類的,其中還包括一條晴綸被子,標價70元。先不論其他物品價格高於市場價格,僅這條70元的被子,就暗藏許多貓膩。筆者的一位朋友曾被牽連關押在這個看守所,他被迫購買了這條被子,當時,用一支油性筆在被子上寫了他的「番號」(看守所剝奪姓名權,給每個被關押人編號)。

到7、8月份氣溫達38℃、39℃時,由於監室狹小悶熱,於是在看守警察的命令下,外勞動(擔任一些清掃和勞動工作的被關押人)就將每個監室的被子統一放到外面。這位朋友不幸被關押到冬天,他本來以為可以將這條被子拿進來繼續使用,不料被要求再買一條。為了冬日驅寒,他無奈之下第二次用70元錢買了一條被子。

當他被轉移到另一個監室時,看到那裏的一個被關押人正在使用他第一次購買的那條被子,因為被子上還寫著他的「番號」。驚訝之餘,他詢問那人被子是從哪來的?此人回答說:剛進看守所時購買的,雖然是舊的,仍然花費了70元錢。

一條被子被賣了2次,價值翻翻,成了140元。可是,這還不是這條被子的買賣終結,如果現在的擁有者被判刑或釋放,他離開看守所時一般不會攜帶這條被子(晴綸被並不保暖,也不耐用),那麼,被子就會被看守所回收,並很有可能再次賣給其他被關押人。

當然,也有一些比較貧窮的,或者有錢也不願購買看守所物品的被關押人,他們通常遭受到看守警察的報復打擊。筆者的這位朋友就見證了一個真實事例。一次,一位老年被關押人雖然身邊有現金,但他聲稱看守所的東西貴,他不買。於是,看守警察就暗中命令所有同監室的人不許給此人任何日用物品的幫助。結果,此人每次上完廁所,因沒有草紙,就用廢紙簍他人使用過的草紙擦拭。其他人雖然覺得他很可憐,但迫於警察的命令威脅,不敢給他任何的幫助。

在寶山看守所,每月可以購買400元的食品日用品,稱之為「大帳」。由於食物奇差,不是雜燴,就是沒有油水的菜皮,或者腥味很重的鴨腿、大肉(上面還留有動物的毛),很多被關押人依靠吃這400元「大帳」度日。這其中包括一份水果(通常是蘋果),爛的和壞的一概包括在內,不能挑揀;方便麵,豆奶和餅乾,尤其是餅乾,本身就是一個三無產品,質量極差,但是對於被關押人員而言已經是美味了。日用品中也有許多假冒偽劣商品,如所謂的飄柔洗髮膏(小包裝),使用時沒有香味和泡沫,使用後頭髮乾澀難以梳理。雖然假冒偽劣三無產品俱全,這些商品的價格卻遠遠高於市場上的正宗同類商品,如果不是被關押在看守所,沒有人會購買這些物品。即使如此,這400元「大帳」還是被看守警察作為懲罰被關押人的「法寶」,一旦他們認為某個監室不遵守紀律,秩序混亂,或發生了所謂的重大事件,他們就可以隨時剝奪被關押人獲得自己購買的食品日用品的權利,或者不發放,或者從監室中搜出,根本不考慮被關押人的個人權益。

這種經濟盤剝是建立在被剝奪自由的基礎之上,在中共的邪惡看守場所,一旦被剝奪了自由,就同時被剝奪了尊嚴、權利、金錢甚至是生命。很多從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場所回到社會上的人都有很深的感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