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烈火焚身,「待遇」為何如此不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七月一日晚,一打開國際互聯網,就看到報導說,六月三十日天津薊縣最大的商場萊德商廈發生火災,滾滾濃煙籠罩全城,商廈內多人選擇跳樓逃生,場面慘不忍睹。據現場附近的目擊者爆料,因六月三十日正逢週六,商場顧客如潮,員工加顧客至少有上百人死亡。然而中共新華社報導稱,初步確認十人死亡,十六人受輕傷,事故原因正在調查。

萊德商廈是座五層的老樓,其中櫃台密集,空間狹小,上下層之間靠一部十二人電梯和自動扶梯聯繫。有知情者說:「火災時只有商廈一層的人逃了出來,三層以上的應該很難逃生……」民眾們在網上紛紛發帖怒斥說:「屍體過百,卻只報告死十個。掩蓋事實,目的是為縣裏各個領導減輕責任。他們從未為死的人想過!當官的真不是人啊,竟瞞報死傷人數!」「有關部門發假消息;有關媒體被封嘴;監管部門要逃避責任。失去親人的人……」「我的帖子被刪了四次!我憤怒至極!太敏感不能發?」「這麼多人知道真相,居然還能出現這樣的官方數字?!」……

其實這麼多年生活在中國大陸,老百姓早已熟知了中共的惡習,但凡發生死亡、災害事件的,一定要把傷亡人數縮小、縮小、再縮小,同時在第一次報導事件時一律稱:事故原因正在調查中。把傷亡人數縮小,目的一個是所謂的維持穩定,繼續保持其虛假的歌舞昇平的大好形勢;再一個就是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為日後減輕對責任人的追究做鋪墊;而稱「事故原因正在調查」,則能給中共一個充足的緩衝時間,以找到一個對其最有利的、最能夠糊弄老百姓的藉口。所以從十幾年前的洛陽大火,到近年上海的「11﹒15」特別重大火災,再到中央電視台配樓火災,無一例外,隱瞞傷亡人數、火災詳情。

然而唯獨有一場火,反而一反常態的在事發兩小時後,反覆播放,而且向全世界用英文播報了事件,中央台記者多角度、全方位的拍到,遠景、近景、特點鏡頭一應俱全,把小事搞大,也沒有稱「事故原因正在調查」。那就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發生在天安門廣場上的所謂「自焚」,中共媒體在沒有充份調查的情況下,一口咬定「自焚」,聲稱他們是「法輪功學員」。

同樣是災難、死人,為甚麼播報的口徑、所受的「待遇」如此不同呢?理由很簡單,薊縣大火也好,洛陽還是其它地方大火也好,那是因當局管治不力造成的,大廈消防設施不到位,消防安全沒有保障,但在上哄下騙中,卻都能消防檢驗合格。而「天安門自焚」的大火之所以要報,並要第一時間報,隨後又是全世界、全國範圍內、全方位的大報、特報、反覆報,目的只有一個,那是為了抹黑法輪功,為進一步迫害製造輿論的。因為當時「江氏集團」在經過一年半的打壓之後,發現不僅沒把法輪功打倒,相反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對這場迫害反感並轉而支持法輪功:「管那幫煉功的老頭、老太太幹甚麼?讓他們煉吧!」

在薊縣大火中,多位網民親眼看到人們從三樓、四樓跳下摔死,至少有百十來人被直接送到火葬場……在這樣有眾目睽睽、親眼所見為證的情況下,當局為甚麼依然漫天撒謊,強稱只有「十人死亡,十六人受輕傷」?(也許這個數字會有所增加,但絕不會報導真實的情況。)因為強盜的邏輯是:不管你有多少人看到,你畢竟只是少數,能直接聽到你說真相的,也只是當地的少部份人;而當局控制著全部的國家宣傳機器,它一句謊言,就能夠覆蓋全國幾億觀眾。你當地人不信,其它更多地方的人會信,因為他們無從了解真相。再加上「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的邪惡邏輯,它就是要這樣欺騙、撒謊、強姦民意!

「天安門自焚」中又何嘗不是這樣呢?雖然早在「自焚」偽案發生半年後的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就已經在聯合國會議上公開聲明:「我們得到了一份該事件的錄像片,並從中得出結論,該事件是由這個政府一手導演的。」當時在座的中共代表面對此景,啞口無言。而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分析天安門自焚案的紀錄片《偽火》,獲第五十一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在國際社會已經廣泛知道「天安門自焚」「是中共一手導演的騙局」時,它為何仍然敢在國內肆無忌憚的欺騙老百姓?不也是基於同樣的原因嗎?國際社會再多人知道,但國內老百姓卻必須得在中共的鐵牆內,看中共要他們看的新聞,聽中共要他們聽的聲音,中共不允許或不想要他們聽到的聲音,統統被隔絕在鐵牆之外!所以說,「中國的言論自由」確切的說是「中共的言論自由」!

但是,包裝再精美的謊言終究都是謊言。記的有一句話說:「謊言可以在一段時間內欺騙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時間內欺騙部份的人,但卻不能夠在所有的時間欺騙所有的人。」事實的確如此。早在大約十年前,筆者在北京打出租車和一位的哥聊「天安門自焚」內幕時,筆者剛開個頭,的哥就接到:「咱北京誰不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即使在偏僻的農村,老百姓也在口耳相傳「天安門自焚是中共騙局」的真相。二零零六年,我和一堂姐講起法輪功,堂姐說:「聽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有一次我坐貨車去城裏辦事,貨車司機跟我講的。他說聽人講自焚是假的,還說了很多疑點呢。」

紙包不住火。當中共的謊言被人們一個個戳穿時,就是撕去它漂亮的畫皮,顯現出魔鬼真面目的時候,那時它必將被正義的利劍斬碎!

附:「天安門自焚」破綻分析:

破綻一、王進東:真身,還是替身?

在「天安門自焚」案中,中共說現場打坐並喊口號的那個人是「王進東」,他是「法輪功學員」。然而從央視自焚錄像的慢鏡頭分析看,這個人既不是「王進東」,更不是法輪功學員。

上圖左邊是央視自焚錄像中公布的王進東的一寸標準照,高鼻樑,高眉骨,大長方耳,下頜端正。右邊是在同一錄像中,在現場參與「自焚」的王進東,短鼻子,塌眉骨,小圓耳,下頜粗壯。同一錄像中公布的同一個人,頭部照片明顯差異。如果說差異是因為自焚導致的變形,那為甚麼在頭髮、眉毛都完好的情況下,骨頭、耳朵會被燒變形呢?

央視自焚錄像中的王進東,從盤腿、打坐的姿式到呼喊的口號,都與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卻被中共硬栽贓為是「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要求的是雙盤,至少也得是單盤,而被新華社稱為自一九九七年就開始練法輪功的「老學員」王進東,散盤的雙腿都翹的高高的,被外界認為是中國軍人標準的坐姿。法輪功要求兩手結印時,兩大拇指尖正對,這是法輪功中最基本的動作,而王進東則兩拇指相壓。這一切都說明,他根本就沒練過法輪功,也不可能是法輪功學員。

破綻二、大火燒不壞的塑料汽油瓶

在央視自焚錄像中,看上去燒相慘重的王進東,胸部和腿部的棉衣被燒破,露出皮肉,然而夾在他被燒爛的雙腿間的兩隻裝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卻奇蹟般的顏色翠綠,且完好無損。

任何的造假都經不起歷史的檢驗,二零零二年,自焚案的唯一採訪記者李玉強,在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中共設立的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進行洗腦的黑窩),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問及王進東雙腿間的汽油瓶的事情,李張口結舌,不得不承認: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這個鏡頭是「補拍」的。

破綻三、劉春玲:燒死,還是打死?

另一當場死亡的劉春玲,被央視說成是被「自焚」之火燒死,然而從慢鏡頭錄像分析中,人們看到:劉春玲是在現場被人用重物活活打死的。

破綻四、劉思影:是真切氣管,還是愚弄百姓?

中央台的自焚錄像中,積水潭醫院燒傷科的副主任醫生李遲說,參與自焚的幾個燒傷者,都傷勢嚴重,需要馬上做氣管切開手術。然而令世界醫學界感到震驚的是:十二歲的小女孩劉思影,在氣管切開不到四天的時間內,面對記者李玉強的採訪,說話底氣十足,嗓音清脆,並對全國觀眾唱了她最喜愛的歌曲。稍有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氣管切開手術的切口在聲帶的下方,做了這種手術,根本就不可能這麼快正常說話,更不要說嗓音清脆的唱歌。不怪說,國際社會看到央視自焚錄像後,都驚呼中共「創造了醫學奇蹟!」

破綻五、央視記者在天安門等人自焚?

天安門自焚錄像中,遠景、近景、特點鏡頭一應俱全,並可看到一身背攝像機者在現場慢慢的自由拍攝。通常突發事件,能夠被拍到已屬不易,能夠被中央台記者「碰巧」的、多角度、全方位的拍到,如果沒有事先的策劃與準備,更是天方夜譚!

中共說,這場自焚錄像是由安裝在天安門廣場上的監視攝像機拍攝的。如果真是這樣,畫面應該是遠景、自上而下、角度固定的,然而央視自焚錄像中,不僅可看到遠景畫面(如圖六),還可以看到近景及面部特寫畫面(如圖三),並可明顯看出攝像機是移動、跟蹤拍攝的。

當海外媒體質疑這些近距離及特寫鏡頭是哪裏來的時,中共稱,是在現場的CNN記者拍到的。然而CNN國際部發言人稱:他們的記者並沒有拍攝到任何畫面,因為在事件的一開始,他們的攝影師就被逮捕,攝影器材被沒收。謊言再一次被戳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