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多少李旺陽似的「被自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六四民運人士李旺陽在遭受二十二年冤獄,被迫害致瞎、致聾後,近期離奇的上吊死亡,疑點重重,專業人士分析涉嫌謀殺。隨後為銷毀證據,李旺陽又被公安滅屍。此案引爆全球怒火,香港則爆發了2.5萬人的遊行,譴責中共統治無法無天、殺人消聲的惡行,很多民眾還發出陣陣「天滅中共」的喊聲。

李旺陽「被自殺」案讓人們更加看清中共泯滅良知的殘暴和流氓本性,然而「李案」如同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

一、水面下的冰山

中共釀造的更多類似慘案並未廣為人知。據不完全統計,在被迫害致死的3559名法輪功學員中(截至2012年6月13日,實際數字更大),有44例疑點重重的「被自殺」,有104例則是被警方謊稱為「自殺」或偽造事故的迫害致死「假自殺」案例,總計為148例。強行火化屍體,毀屍滅跡的案例更多,有249例。這些僅是被披露出來很少部份,更多迫害致死案例以患病或正常死亡之名而被掩蓋。因中共掩蓋封鎖嚴密,大量案例沒有迫害者掩蓋真相手段方面的詳細曝光。

這148例「被自殺」、「假自殺」案例中類似李旺陽與「上吊」有關就有十幾例,據此來透析一下水平面下那塊巨大的冰山。

(一)、六旬老人「坐著上吊」 被強行火化滅屍

席志敏
席志敏

2003年7月,被關在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年近六旬的席志敏老人,給家人打電話,叫妻兒不要擔心,說他現在身體很好,10月份可能就要回家。沒幾天子女又打電話到勞教所給老人,電話中老人很高興。可是一個星期不到的時間,家人得到勞教所的電話說老人「自殺」了。得到電話的當天,家屬就趕到勞教所。

勞教所、司法局有關警察與家屬先進行談判,第二天家屬才被帶進停屍房。當全家親屬目睹死者慘狀時,痛不欲生,其妻、兒幾乎昏死過去。他們看見老人一絲不掛,全身無數巴掌大小的污塊,頸部至耳根被繩子勒成一個半圓形紅色深深血印,頭頂包著巴掌大的紗布。

家屬質問死者身上多處傷痕從何而來,警方不是說正常現象,就說是老人自己造成的,對頸部血印,竟說他自己走到廁所用捆手的紗布上吊,廁所高1米5,所以老人是坐著吊的。當家屬去找警方聲稱的當事人──同房兩病人對質時,兩病人不翼而飛。家屬要求看病歷,被拒絕。警察在家屬未同意的情況下,強行將遺體火化。

為了掩人耳目,怕迫害罪惡曝光,還強迫家屬在勞教所寫保證,不許回家說死者是自殺的,要說是得病死的。回家辦喪事也不許任何法輪功修煉者參加,也不許家人對任何人提起此事。

2002年老人曾被當地國安惡警打斷肋骨兩根,還曾被關在看守所長達半年之久,曾被迫害得皮包骨頭。中共曾如此殘酷折磨一個六旬老人,又用「坐著上吊」這樣荒唐的理由怎麼能讓人相信呢。

(二)、 好青年婚禮前「襯衫上吊」 省政法委密令阻雙親申冤

左志剛的故事被拍成了電影《永遠》
左志剛的故事被拍成了電影《永遠》

三十三歲的河北省石家莊青年左志剛,生前是菲力普駐中國公司的優秀電器維修工程師。準備2001年5月31日結婚,正在全家操辦兒子婚事。結婚前一天的下午,石家莊橋西公安分局到左志剛工作單位,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將左志剛帶到了興華街派出所。次日下午5點多,家屬被通知左用自己的半袖上衣在派出所留置室上吊自殺。

家屬在火葬場發現屍體的脖頸部兩側各有一條明顯的較細的傷痕,周圍尚有血跡;背部有兩塊相距一寸左右非常明顯的傷坑,且後背大面積皮膚為紫色;頭部有傷:左臉部、腮部有鈍器擊打的腫塊;右耳全部為紫藍色。而衣服上並沒有血跡。公安部門不讓看屍檢報告,不斷催家屬火化遺體。

左志剛在街坊鄰居中、在親朋好友中、在同事領導中,是公認的非常優秀的青年。他性情溫和、善良、寬容,樂於助人,孝敬老人。左志剛的姐姐是一位生活不能自主的精神障礙症者,左志剛之所以30多歲才準備結婚,就是因為他要找一位願意和他一起照顧姐姐一輩子的伴侶。他找到了這樣的伴侶,卻在結婚前夕,被警察非法抓去「被上吊」。

為左志剛結婚準備的新房,一直保持著原貌。年近七旬的白髮雙親怎麼也不相信兒子會自殺。左父多次上書控告涉案機關,在控告書中,提出諸多疑點和質問,包括質問「身高1.72米的左志剛是在1.6米高的門上上吊的,腿部彎曲上的吊」。(詳見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十日發表文章:《33歲工程師遭迫害致死 6年後惡人再謀毀罪證(圖)》)

白髮雙親上訴幾年伸冤路,跑斷了腿,流乾了淚,承受的卻是涉案機關的騷擾、監控、威脅,並企圖毀滅證據,二老拼命阻攔並多次正告,「要想火化屍體,除非先活燒了我們」。左志剛未婚妻聽聞要被強制火化遺體,匆匆趕來,含淚叫左志剛年邁的父母雙親爸、媽,本來應該是幸福的一家人哭成一團,當場的親友也都淚如雨下,太悲慘了!

據說檢察院曾經想介入調查橋西公安分局犯下的命案,因左志剛是法輪功學員,河北省政法委秘密下令不讓立案。

(三)、哺乳期婦女「被上吊」 曾遭電擊漲奶的乳房

吳敬霞和孩子的合影
吳敬霞和孩子的合影

吳敬霞是一個15個月大孩子的母親,山東省濰坊人。2002年臘月初五因發放法輪大法真相材料被抓,被強行關入「洗腦班」(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非法關押地)。關進去的第二天,家人就被告知她「上吊自殺」。

兩天後,家屬去了濰坊醫院,門口全是公安包圍著,家屬走到哪裏,公安就跟到哪裏,公安還不讓家屬看吳敬霞的遺體,經過父母和兩個弟弟的力爭,最後才讓看了遺體一眼。吳敬霞還是個餵孩子的母親,孩子三天沒吃奶,乳房本來就鼓得難受,很痛。公安卻在她最疼處用電棍電了四、五處,電得有四、五個深坑。臉上蓋著衛生紙,嘴卻流著鮮血,後背打的青一塊、紫一塊、黑一塊,大胯被打斷,脖子上還劃了一條紅槓,真是遍體鱗傷。

吳敬霞被迫害致死後,迫害者極度恐慌,強行火化遺體,所有親屬被嚴密監控,不讓出門,同時也不讓親朋好友進她家探望,就連周圍的村莊也被監控、封鎖消息。

此前吳敬霞還曾多次被抓被打。

(四)、吊打、電擊、被舉起往下摔 「被上吊」掩蓋內臟蹾壞

五十歲的老婦趙德文,家住天津市北辰區,津京公路4排宿舍。2001年初在家中被當地公安綁架勞教,關押在天津市板橋女子勞教所。她堅持信仰真、善、忍,不寫悔過書受盡殘酷折磨。

惡警指使吸毒犯、刑事犯打她,並揚言「打死白打,死了算自殺」;誰把大法弟子打得寫了悔過書就給誰獎勵,減刑,否則加刑。這些刑事犯就大打出手,無所顧忌,姓郝的惡警指使四個犯人把趙德文舉起來往地上摔,也有很多大法弟子遭到酷刑折磨,惡徒們多次把她們吊起來毒打、電棍電,趙德文被摔得內臟出血而死。勞教所為了掩蓋事實真相,通知家屬說她自殺了。

勞教所還製造了自殺現場,家屬看到趙的脖子上有「上吊」的痕跡,兩手腕被割破,身上換了新衣服。當家屬要原來的衣服時,勞教所卻說找不著了。等家屬給趙換衣服時,發現腋下有一個大口子還在往外淌血,而且身體後面發青,陰部也在流血。勞教所不讓家屬把遺體接回家中,為掩蓋事實,將遺體強行火化。

二、這是怎樣的一群人?

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大法,要求修煉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法輪功學員都在用這個標準要求自己,不斷的修心向善,自己身心受益,同時福益著他人與整個社會,就是這樣一個群體。

被官方「跪著上吊自殺」的遼寧省撫順退休工人韓福祥。他在修煉法輪功以前患有嚴重的氣管炎等多種疾病,每到冬天,病情加重,不能躺臥,只能跪在炕頭上咳嗽不止。不能上班,只好提前退休。他每月的醫藥費很高,整月工資都不夠支付,後來連藥品也快維持不了。就在此時,韓福祥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完全康復。韓福祥非常感激法輪功,到處奔走弘揚法輪大法。

上文提到的婚前被「襯衫上吊」的左志剛又是一個怎樣的法輪功學員。他在業餘時間幫助很多人修理電視機,從來都是分文不取;他曾毫無怨言地照顧了受到意外事故躺在病床上但卻深深傷害了他的一位友人,在其痊癒後他才悄悄的離開;在工作上他兢兢業業,作為重要員工,該單位連續兩年被評為飛利浦顯示器售後服務滿意率全國第一,而這一工作僅僅是左志剛和另一名同事兩個人承擔。單位的老闆很高興,讓他再找一個人擴展業務,就在左志剛被警察帶走當天,沒有忘記給單位留下這個人的電話號碼,為的是不影響工作。當時他都沒有來得及向家人和未婚妻道別,甚至未能留下一句口信。在生活上,他對自己也是嚴格要求,生活儉樸,親人在整理他的遺物時發現他的襯褲上還有補丁,以他那樣的收入,如此樸素之人恐怕為數不多。對父母關心體貼更是沒說的,就在他走的當天上午,天下著雨,他還打電話詢問家中剛修好的天窗的情況,「不漏了我就放心了」,這就是家人聽到的他的最後的遺言。

左志剛這麼好的一個人就這樣走了,親朋好友中有不少響噹噹的男兒也不知掉了多少次眼淚,就連只見過他一兩次面的人也為之潸然淚下,都難以相信這麼好的人怎麼就這樣走了。很多不明真相的親友,就此也清醒了。

三、他們做了甚麼?

每一個法輪功學員最希望的是更多的人能明白「真、善、忍」大法對人的意義,希望更多的人也能福益於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這群人曾一度抱著信任政府的想法,更是為了人們不被謊言迷惑,為了人民能明白真相,去北京上訪。後來又冒著被抓被打的危險,默默的向世人講真相。

為上訪走了17天的馬豔芳
為上訪走了17天的馬豔芳

善良的山東工人馬豔芳,被精神病院迫害致死,卻被稱「上吊自殺」。她曾步行進京上訪,當時身上僅有十元錢。一路上風餐露宿,渴了捧河水喝,餓了啃冷饅頭,晚上累了就在路邊的地裏睡。後來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將滿頭長髮剪掉賣了9元錢。就這樣歷盡艱辛,步行17天走到北京。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其艱難可想而知。

難中仍給迫害者勸善的張志彬
難中仍給迫害者勸善的張志彬

河北省青龍縣百貨公司職工張志彬,是在唐山開平勞教所「被上吊自殺」。當地公安帶著槍威脅親屬,連靈堂都不准設。張志彬自1999年7月20日迫害開始後,先後5次去北京上訪,受盡各種酷刑,被手腳連銬、掛幹、趴冰、毒打、電擊、關小號等等。即使遭受殘酷的迫害,張志彬還對迫害者,用微弱慈悲的聲音說:「請記住我說的話,不要再迫害,記住大法好才是唯一希望」。

結語

還有距地不足1.5米的「被自縊者」──張卓;沒有任何上吊材料就「被上吊」的賈秀蘭;被製造上吊假相的陳乃法;還有被謊稱上吊的陳勇、楊文華、侯延雙、孫建秋、張桂好、王秀娟,這些僅僅是3553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被誣蔑為「上吊」的案例。單這些案例就折射出中共有多麼殘暴、流氓。

王華君
王華君

還沒有提及的更為邪惡的誣陷案例,比如:被偽造自焚虐殺的王華君;被偽造跳樓自殺的劉書松;被偽造車禍假相的徐增良;被虐殺後拋下樓偽造自殺的吳連傑……

被虐殺的王斌
被虐殺的王斌

還有太多太多令人震怒、更為慘烈的案例,諸如酷刑虐殺的王斌,這慘烈的3559例實在無法盡數。而中共為掩蓋虐殺真相,偽造的案例不僅僅148例,強行火化,毀屍滅跡也決非僅249例。中共這一外來幽靈無法無天的血手還肆虐於中華大地。

法輪功學員善良、堅韌,身處難中,仍十年如一日的堅持講真相,勸善世人,所體現的大善、大忍在不久的將來必會為人們所共識。對這個群體的迫害和虐殺,中共殺害的不僅僅是肉體,虐殺的是人類的良知,扼殺的是人類的未來。

希望全世界透過李旺陽案──這一浮於水面上的冰山一角,也關注這場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這塊巨大的冰山是中共邪惡的本質所造就。您所秉持的良知和道義就像溫暖的陽光,相信當您能了解大法真相的那一刻,您能從內心擺脫中共陰霾的那一刻,您能樹立起正念的那一刻,就是這冰山融化的時刻,就是這冤案昭雪之日,也是中共滅亡之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