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活摘罪惡知多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中共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之妻薄谷開來謀殺英國商人尼爾.海伍德(Neil Heywood)的案件在合肥市中級法院進行了庭審。中國國內和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的不是謀殺案本身,而是中共竭力掩蓋的薄谷參與活體摘取、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和人體的驚天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自二零零六年三月被揭露以來,引起各界關注。那麼,作為中共邪惡政權核心的北京在「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行徑中扮演了甚麼樣的角色呢?

一、北京的中共流氓政權是活摘命令發布的總中心

據衛生部統計數據,一九九三年至二零零五年,中國共實施了五萬九千五百四十例腎移植、六千一百二十五例肝移植和二百四十八例心臟移植,數量呈逐年增長態勢。二零零五年一年的器官移植手術已近萬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一研討會上公布,目前,中國大陸有五百多家醫院開展肝移植,每年完成的肝移植大約為三千五百例,而實際數據至少是公開公布數據的三倍。

二零零九年,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梅特斯(David Matas)的《血腥的器官摘取》調查報告指出,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有四萬一千五百個器官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截止二零零五年,中國提供的器官移植案例近六萬例,比過去五年增長近三倍。而這幾年,正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瘋狂的年代。

江澤民曾經密令:「對法輪功怎麼處理都不過份。」中共政府的內部規定早就從政治強權上支持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江澤民流氓集團直接利用六一零系統,從北京最高政權核心發布命令,操控政法、軍隊、醫療系統全面參與了「按需殺人」的反人類犯罪活動。

設在瀋陽的中國國際移植網絡支援中心是招攬生意的國際窗口,在「中國臟器移植實際情況」的說明中公開表示,「目前,中國每年完成的移植手術數量僅次於美國,可謂世界上第二移植大國。」「能完成如此數量的移植手術,是與中國政府的支持分不開的。中國政府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衛生部以及民政部於一九八四年十月九日聯合頒布有關法律,確立提供臟器是一項政府支持行為。這可謂世界絕無僅有。」(在盜取器官黑幕被揭開後,網站被刪除)

曾經以五種語言面向全世界招攬病人的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網站宣稱同樣的精神:「……器官移植手術數量如此之多,這全歸功於政府的支持。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衛生部和民政部共同頒布了一項法律,以確保器官捐獻得到政府的支持和保障。這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獨一無二的。」(在盜取器官黑幕被揭開後,網站被刪除)

以上鐵證足以說明巢居在北京的中共邪惡流氓政權是活摘命令發布的總中心

二、國際追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關於北京地區追查取證對像名單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二日和六月二十日,「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 根據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和正義人士近七年來系統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資料,根據對涉嫌參與中共活體摘取、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相關醫院的多渠道舉報,向全球發出《第一批追查取證對像名單的公告》、《第二批追查取證對像名單的公告》,公布了追查取證的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共勞教所、監獄、相關設施和醫院。其中涉及北京地區的機構多達七十九家。

北京市第一批追查取證對像名單:

團河勞教所,大興天堂河勞教所,北京市大興新安勞教所,北京市女子勞教所,北京延慶勞教所,北京朝陽勞教所,北京調遣處,北京法治培訓中心,北京市少管所,北京市勞教局,北京安康精神病院,北京海澱區清河看守所,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分局前進監獄(地點:天津京山線茶澱),以及上述勞教所、監獄的醫院或與之有關的醫院。

北京市第二批追查取證對像名單:

北京協和醫院(東院)、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同仁醫院、北京地壇醫院(原北京市第一傳染病醫院)、北京公安醫院、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心血管病醫院、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定醫院、北京協和醫院(西院)(原北京郵電總醫院)、北京朝陽醫院、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復興醫院、清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北京華信醫院,原酒仙橋醫院)、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北京市普仁醫院(原北京市第四醫院)、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友誼醫院、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貞醫院、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清華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清華大學玉泉醫院)、北京大學首鋼醫院、北京積水潭醫院、北京中日友好醫院、北京豐台醫院(原豐台鐵路中心醫院)、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煤炭總醫院、航空工業中心醫院、中國民航總醫院、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北京大學精神衛生研究所)、北京市海澱醫院、中國航天工業總公司中心醫院(七二一醫院)、北京世紀壇醫院(原北京鐵路總醫院)、北京市豐台區豐台醫院、航天海鷹中心醫院(原中國航天工業總公司七三一醫院)、北京右安門醫院(民營)、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北京京煤集團總醫院、北京胸部腫瘤結核病醫院、北京京東中美醫院(民營)、北京市大興區精神病院、北京市仁和醫院、北京市團河農場醫院。

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零一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三零二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零四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零五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零六醫院 中國人民解放軍三零七醫院(軍事醫學院附屬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零九醫院、海軍總醫院、空軍總醫院、北京軍區總醫院、北京軍區總醫院分院(原中國人民解放軍二九二醫院)、武警總醫院、武警北京市總隊醫院、武警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武警北京總隊第三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二六一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二炮總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二六二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六三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三一六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六六醫院 中國人民解放軍五一一一二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五一一一六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六六四零零部隊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六六零五五醫院、北京航天總醫院。

三、國際調查員取證調查北京市惡黨機構活摘罪惡典型案例

自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被披露以來,引起國際社會極大關注。儘管中共當局一再否認及掩蓋,甚至在國際壓力下公布限制器官買賣的條例以掩蓋罪行,但是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中國大陸的勞教所、監獄勾結醫院,特別是中共軍隊醫院,在軍、警、政府機構等的合作和庇護下,合夥盜賣活體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現象,在全國各地普遍存在。下面追查國際針對的駐北京市解放軍三零七醫院的腎源聯繫人調查錄音:

……

問:哎,你好,上次跟你說的那個聯繫那個腎源的事情,現在怎麼樣?
答:啊,你不是說那個聯繫那個監獄的,或者是那個甚麼的嗎?
問:對,或者是法輪功學員的嘛,對。
答:搞得,聽說現在搞得特嚴,知道嗎?
問:是不是啊。
答:我找是能找,跟你說白了,我這邊關係呢都得出著錢呢。
問:沒問題啊。
答:我也不能讓人家白忙活,像那個朝陽那個--,西城那邊的,海澱,那邊的,那邊我不能給你白忙活。
問:對,可以呀,哎,你現在打聽怎麼樣嗎,他如果說找到法輪功學員的這個……
答:我跟你說吧,空口誰給你呀,現在說這些人他不見點兒油水兒他給你辦這事兒,不可能。監獄裏面就是說像法輪功搞過,我也跟以前那個大姐說過,是搞過,現在呢就是說有點比以前來說有點難度比較大一點。
問:你原來搞是在哪個地方搞得嗎?
答:嗯,是在那個西城。
問:西城,那你現在---,還有一個呢,你這個東西呢,你怎麼確定他是法輪功學員?這一點你了解過嗎?
答:怎麼確定法輪功學員,到時候---到時候我們這邊頭兒上邊有人給你會給你出現資料,知道嘛,他會出資料給你。這您放心,我們這邊也是通著官,上邊有上邊的人,知道嘛,像這些資料都不用你說我都拿給你,知道嘛。
問:那好,啊---,還有一個我還沒完全弄清楚理解,就是說這些人呢,人家是在勞教所裏或者是監獄裏關著,一般我知道是在派出所……
答:現在在勞教所的少了。
問:是吧,那現在一般在哪裏關著?
答:現在都是監獄像那個,現在都是監獄,一般呢都是從北京來說都通往外地。
問:那我聽人家講,因為前幾年是法輪功學員抓了以後呢他不報姓名,所以這種呢關了不少,關在地下一些,一些又不是監獄又不是勞教所。
答:你說那事兒是二零零三年那回事兒,你說那事兒我都明白,他那不報姓名那是從二零零三年。像從現在開始這法輪功不已經那個甚麼了嘛,你必須從那個二零零三年的檔案當中給你調,知道吧。
問:奧,二零零三年那一陣是很多是吧。
答:那是啊,二零零三年的法輪功檔案裏邊多的是啊。
問:就是說你看啊,這前面這五萬是沒問題,我跟你說了啊,咱就是多給兩萬是為了叫你踏實,那麼以後你總共的花多少,你大概給我一個數,我再做起來嘛也比較踏實。
答:那這個東西,你就說,嗯----我也就是圖關係給你找,具體那邊要的錢,嗯---,也得---估計也得二十萬,知道嗎?
問:對。
答:法輪功---後來我又找那個那邊我打電話,叫我老闆,我老闆給他打電話,他說那得從那裏面調。
問:奧。
答:現在都已經發往那個外地監獄,那得從那兒調出來,調出來就是說把這個錢呢,這個錢一大多部份給那邊人,你知道嗎?
問:對,你知道吧,他們這些呢前些年因為法輪功學員上訪沒報姓名的,他們偷偷關起來了,這些沒有登記,也沒註冊。
答:是,這裏面,像這裏面的也很正常,知道嘛,他---這就沒---沒留,我跟你說,他這裏邊沒留下姓名,他都留代號,明白嗎?
問:對。
答:真實名字查不出來的話,他只能留代號,知道嗎?
問:奧。
答:還有根據那個手印兒,個人的手印它根據那個來,知道嗎,現在,現在事兒都這樣,現在這社會,誰沒有點兒,誰沒有點兒,不可能辦到這事兒的,尤其是這種事兒,知道嗎?
問:對。
答:這種事兒我跟你說辦完了,咱也不是說我跟你這兒說甚麼,嗯--具體有些甚麼人的名字細節我都不能告訴你,知道嗎?
問:對。
答:像我們那邊上頭,像那個派出所裏面那些關係,我這不能跟你說,你說這種情況那我不能說隨隨便便,隨隨便便那哪行啊,咱們這邊都通著關係呢,既然我幹這東西,那他一套一套部門那我全部都有人,那沒有人能夠辦到啊。
問:對呀,我就是……
答:這東西它都一條龍的,你知道嗎?
問:對。

四、惡報已連連

從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以「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的政策滅絕迫害法輪功以來,難以計數的「真善忍」修煉者被活體摘取器官,這一直持續未停的令人神共憤的滔天罪惡已把人帶到黑暗地獄的邊緣。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西班牙國家法庭正式採用刑事訴訟形式,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江澤民、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等五名迫害法輪功元凶。中共邪惡流氓政權的罪魁禍首:江澤民、羅幹、周永康、薄熙來等三十餘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在世界數十個國家被以「反人類罪」、「酷刑」或「群體滅絕罪」告上法庭。

薄熙來個人就在美國、英國、加拿大、德國、愛爾蘭等近三十個國家受到當地法輪功學員起訴。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澳洲紐省高等法院就法輪功學員潘宇以酷刑罪控告薄熙來一案開庭聆訊,對薄熙來作出缺席審判,裁定原告法輪功學員勝訴,被告薄熙來敗訴。

薄熙來、谷開來、王立軍等人紛紛落馬,更應驗了惡有惡報的古訓。更多的迫害元凶將被繩之以法,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盜賣人體的驚天黑幕正在被逐步揭開,「天滅中共」的大戲正在上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