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線索:供體來源不明的器官移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

  • 中山大學附屬醫院移植心臟 供體來源不明

  • 調查線索:湖南湘雅附二醫院器官何來?

  • 中山大學附屬醫院移植心臟 供體來源不明

    (明慧網通訊員廣東報導)據《南方都市報》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報導,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心外科於九月二十九日為終末期心臟病人黎子軍實施換心手術,歷時七小時完成。報導說,黎子軍一個星期時間就等來了供體。但關於供體的來源及供體的個人資料文中沒有任何透露,連手術醫生、主管醫生的姓名等等都沒有提及。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心外科主任陳希稱:「這名患者從某種程度上說是非常幸運的……」。

    誰都知道一個人只有一個心臟,沒有心臟人就死了。移植心臟,必須是活體,還得配型、配血型、做白細胞抗原、PRA、淋巴毒等等相關檢查,找供體是非常難的。而此患者一個星期就「等」來了供體,那麼也就是說:邪黨的「人體活器官庫」還在運作著。

    黎子軍是廣東雲浮農民,三十九歲,妻子務農,有一兒一女,還有一個八十歲的老父親,因為貧困,他生病後,家人都沒有辦法到醫院看他。對於二十五萬元的手術費他自己只付了一、二萬元,醫院為他減免很多……但出院後他必須每天服用抗排斥藥物,每月需六千元藥費。

    中共邪黨系統盜摘「死刑犯」器官,國際國內共知。但中共當局認定的「犯人」「死刑犯」卻不一定是犯法犯罪之人。即使真是「死刑犯」,邪黨的盜摘器官也是一直不敢向國際社會承認的。邪黨毒害操縱下的大陸一直有一個販賣人體器官的地下組織。

    二零零六年三月,瀋陽蘇家屯血栓病醫院活體盜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曝光,不斷有證人指控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從事非法器官移植以牟取暴利,並焚屍滅跡。經國際社會調查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真是人神共憤。邪黨用它慣用的伎倆,一面掩蓋事實毀贓滅證,死不認賬,一面轉入地下,滅絕人性的罪惡仍在進行著。

    大量的調查事實證明廣州存在一個龐大的器官供應庫,除滿足廣州本地大量的器官移植手術外,還供應其它地區,而且對外輸出器官移植技術,培養醫生,指導手術。本文僅摘抄有關中山一院的報導:

    據中山一院醫生自述:僅僅在二零零四年一月──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兩年時間,僅肝移植手術一項就進行了三百六十八例,至少平均每兩天做一次同種原位肝移植,數量之大令人瞠目。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二日《廣州日報》報導:記者在中山一院手術室目睹了五台肝移植,六台腎移植同時進行的場景……最多的時候該院移植中心一天內進行十九台腎移植,而肝移植的最高記錄是一天內六台和一台多器官移植。黎子軍的換心手術,正說明了中山一院的這種罪惡還在進行著。

    就這例手術而言,中山一院心外科醫生殺死了一個活生生的健康人(供體),而就受體黎子軍而言,目前換心手術在國內存活二年也僅兩例,術後以體力勞動養活五口之家,那是不可能的,等等系列複雜的問題暫且不提,僅僅每月六千元的服用抗排斥藥的費用也足以使這個貧困的家庭雪上加霜,最後人財兩空,家破人亡。也就是說僅此一例,最少目前和不久殺死了兩條人命,毀壞了兩個家庭。中山一院心臟外科主任張希稱「這名患者從某種程度上說是非常幸運的」。不知他的幸運在那裏?「某種程度」指的是甚麼?

    從另一角度講,中山一院為黎子軍做了這麼一台最頂尖級的高難手術,不僅免了那麼巨大的費用,黎子軍身邊一個親人都沒有,那麼也就是說手術沒有親屬簽字,術中、術後巨大的風險也無親屬承擔,試問中山一院為甚麼願意承擔這麼巨大的風險去完成這例手術?

    再從另一角度講,供體來源,從親情、道義、法律上講都要問責從古到今「殺人償命」,誰為這件事情負責。

    綜上所述,是不是背後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今天中國大陸在中共邪黨假、惡、暴的毒害下,世風日下,一些醫生喪盡天良,喪失職業道德。「手術刀」在「專家」、「教授」光鮮的頭銜與極端暴利的毒害、驅使下,人心越來越魔變,變成了「劊子手」、「殺人幫兇」。這樣的大學能培養出甚麼樣的學生,這樣的專家、教授、導師能培養出來甚麼樣的「技術尖子」、「技術骨幹」呢?今天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在它需要的時候,隨時將向社會擴大。前不久,不是有媒體報導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醫學博士、碩士研究生導師張俊峰和另外兩名同院醫生與當地一名器官販子接觸,盜取貴州一個三十五歲的流浪漢的全部器官,拋屍水庫。也有媒體報導有「專家」在手術時盜取病人的腎臟。可怕的是這些惡性事件曝光後,邪黨不是追究懲辦兇手,而是責令媒體噤聲,不許跟進。

    奉勸這些穿著白大衣的「專家」、「教授」放下你的「手術屠刀」。天滅中共邪黨在即,等待的除了人間的法律制裁,將在地獄的層層滅盡的痛苦中去償還自己所犯下的罪惡。

    中山一院地址:廣州市中山二路58號
    郵編:510080
    電話總機:020-28823388  87755766 87332200
    心外科室醫生:孫培吾 姚尖平 何東升 陳振光 顧勇 區景松
    張希 殷勝利 吳鐘凱 王治平 唐白雲


    調查線索:湖南湘雅附二醫院器官何來?

    三十七天內得八移植匹配器官

    (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左右,中國各媒體報導了湖南省長沙市中南大學湘雅附二醫院為一病人「掏空」腹腔,同時換上八個器官的報導。該手術的「專家組」組長齊海智,主刀醫生賀志軍。

    據相關報導稱,病人是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前往湘雅附二醫院就診,經多方專家會診後,作出腹腔多器官聯合移植的治療方案。隨後在十二月三十一日,病人接受八大器官移植的手術。各媒體稱這是亞洲第二例全腹腔多器官聯合移植手術。

    湘雅附二醫院為該手術成立了「專家組」。「專家組」組長、普外器官移植科的主任齊海智稱:「供體來自一名外傷患者,供體的手續都是符合法律規定的。」該手術的主刀醫生、普外器官移植科的賀志軍稱:「由於相關規定,我們不能透露太多供體的信息。」

    在醫學發達和捐贈意識遠遠高於中國的歐美國家,移植肝、腎的通常等待期為一年以上。從十一月二十三日病人就診,到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手術日,僅僅三十七天,湘雅附二醫院為病人找到全部匹配的八個器官源:肝臟,脾臟,胃,胰臟,十二指腸,結腸,小腸,闌尾。聯想到目前國際上正在就中國國內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非法移植牟取暴利的調查和中共政府對此的抵賴,不禁讓人質疑這八個臟器的來源。

    二零零六年,海外《大紀元時報》披露了在中國發生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隨後由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著名人權律師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調查組,經過兩個月的獨立調查和取證,於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公開了一份長達四十九頁的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

    期間,陸續有從中國大陸來到海外的民眾指證中國國內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活體摘取器官的事實,證人中包括一名親自參與活體摘取器官醫生的前妻。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聯合國要求中共立即組成獨立調查團,對法輪功學員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進行調查,並要求對參與迫害的責任人繩之以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