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李嵐清、周永康到雲南期間推動迫害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中共江××集團迫害法輪功不僅給中國人,也給世界人民帶來了災難。江××集團中的五十多名高層成員已經被法輪功學員告上多個國家的法庭,法辦江××、羅幹、李嵐清、劉京、周永康已是歷史的必然。這些人因積極推行對法輪功的史無前例的迫害而欠下無數血債。迫害法輪功的骨幹分子薄熙來已經垮台,其他的也面臨被徹底清算,不久將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下面曝光的是「九九昆明世博會」期間,江××、李嵐清、周永康到雲南時所犯下的罪惡。

一、江××在「九九昆明世博會」期間為迫害法輪功製造輿論

一九九九年五月「昆明世博會」開幕前,也就是在北京「四﹒二五」法輪功學員上訪事件當日晚,江××模仿毛澤東寫大字報「炮打司令部」的手法,連夜向全體政治局委員寫信,並且強行把個人信件作為中央文件下發。江在信中說:「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

幾天後,江××就竄到雲南,參加「九九昆明世博會」開幕式。江到來之前,中共雲南省委副書記王天璽(被追查國際通告追查的人員。因其積極迫害法輪功被江××賞識調到中共《求實》雜誌社任總編)知道了江××對待法輪功的態度,為了巴結討好江,他親自對法輪大法昆明輔導站的負責人施壓,要求在江參加世博會期間,法輪功學員不准到公共場所煉功。當時江住在昆明「震莊賓館」,因為「震莊賓館」旁邊就是昆明市工人文化宮廣場,所以特意交代不能讓江看到有人在工人文化宮廣場煉功。事後王天璽還特意表揚了輔導站負責人,說輔導站配合了省委工作,沒有出紕漏。從中可見,江是如何害怕法輪功,害怕見到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

江××在雲南期間,除了到處題字、出盡風頭外,還散布污衊法輪功的謠言,他在雲南省黨、政召開的會議和專門接見軍隊師級以上幹部會議上對法輪功進行了大肆造謠、誣陷和誹謗,煽動說「法輪功和共產黨爭奪群眾」、「法輪功有國外政治背景」、「與法輪功的鬥爭關係到中共生死存亡的政治鬥爭」等等(中共印發有江的講話文件),以此欺騙中共黨徒,為全面迫害打壓法輪功製造輿論。

江××走後,雲南省委於一九九九年「七一」前發出通知,要求各級部門、各單位以邪黨支部為單位召開民主會,學習江的《關於法輪功問題的重要講話和批示》,並在當時開展的邪黨「三講」活動中把對法輪功的態度作為黨徒必須講的內容來講,可見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運動,是江××早就有預謀的,完全是江××以自己的意願和中共相互利用一手挑起的。

隨後雲南省公安系統開始加強了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他們派出大量國安特務打入到各個煉功點蹲坑摸底、攝像,收集所謂法輪功的「情報」,為全面迫害鎮壓法輪功作準備。據一名國安特務後來講:「我們曾經打入你們煉功點進行秘密調查,其實我看煉法輪功的人有知識的人多,他們都是些很善良的人,每天只是在一起煉煉功、學學法而已,根本不危害社會……」

江××在雲南煽動迫害法輪功,剛開始並沒有太多的人理會他,只是違心地走一走過場,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開始,除江、羅掌控的公安系統緊跟外,其它政府部門均消極的對待,政府官員普遍認為這是:「小題大做」,「真是吃多了沒事幹,針對那些老頭、老太太幹甚麼」等等。

七月二十日,在全國對法輪功輔導站、分站站長實行大抓捕時,雲南僅對各地站長和分站長進行抄家和傳訊,沒有抓人;在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時中央電視台開始播出造謠、構陷、迫害法輪功的節目時,雲南電視台也沒有轉播,為此有一個副台長還被停職檢查。當江××集團要雲南彙報迫害法輪功情況時,也是某秘書編造了一個迫害法輪功的報告應付,但是在江氏中共集團的淫威下,將打壓法輪功不斷升級,雲南省委副書記王天璽積極追隨中共江集團,加重了對法輪功的打壓迫害。在對法輪功學員搞所謂的「轉化」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迫害成了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據不完全統計,雲南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被抓捕、抄家、關押;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孔慶黃等有名有姓的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三百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判刑;近五百名法輪功學員被勞教;數名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精神病院;兩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行墮胎;無數法輪功學員被開除工作、被扣發退休金;許多家庭家散人別。

江××集團在長達十三年的對法輪功的打壓迫害中犯下了「群體滅絕罪」、「酷刑罪」,欺騙和毒害了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民眾。

二、六一零頭目李嵐清參加「昆明世博會」閉幕期間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底「昆明世博會」閉幕時,六一零頭目李嵐清到昆明參加閉幕式,李嵐清的到來,促使雲南加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打壓,「昆明世博會」閉幕期間,六一零、公安對所有表示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加強了監控,有的還被綁架到派出所關押。

梁東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傳訊、勞教、判刑。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一日,梁東、蔣鳴鳳(女)、張蔚謹(女)、黃武第、吳剛、左立新等法輪功學員因被公安疑為在「昆明世博會」期間召開中外記者會未成和在昆百大懸掛法輪功真相橫幅和散發真相傳單而被綁架,被關押在不同看守所。梁東被關押在昆明市盤龍區第一看守所,隨後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蔣鳴鳳(女)、張蔚謹(女)、黃武第、吳剛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勞教所;左立新被多次非法傳訊,監視居住。

葉保福,男,時年五十歲,原林業中心醫院副院長妻子楊明清,女,時年四十七歲,原林業培訓中心辦公室主任。夫婦二人於一九九九年十月「昆明世博會」閉幕期間被林業公安處非法傳訊、後被昆明公安非法留置在林業培訓中心二天,隨後就被單位夥同盤龍區國安看守在家裏,白天看守人員坐在客廳裏看守,晚上警車堵在樓道口看守,共計四十五天。以後長期監視住宅、電話被監控、出門被盯梢、跟蹤。

羅泰友,男,時年六十多歲,雲南省門窗工程公司退休職工。一九九九年「昆明世博會」前,官渡區公安分局,以羅泰友「擾亂社會秩序」為由非法關押在官渡區看守所。

楊惠蘭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在「昆明世博會」閉幕前,因集體學法交流時被警察綁架到太和派出所,進行非法照像、做筆錄、按手印、審訊,楊惠蘭被非法關押在太和派出所兩天,不給吃東西。

李君萍,女,時年四十七歲,雲南省輸送機械廠退休工人。一九九九年十月「昆明世博會」閉幕期間,被警察強行帶到所在地派出所,留置二十四小時。

譚世華,女,時年五十四歲,雲南省交通廳退休職工。一九九九年「昆明世博會」前被五華區公安分局非法抄家。

李培高,男 ,時年五十多歲,雲南建工安裝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師。 一九九九年「昆明世博會」期間被昆明西壩派出所非法抄家和昆明五華公安分局一科惡警李國忠、王朝風先後兩次非法抄家。

三、周永康到昆明後 雲南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二零一一年五月,江××集團骨幹、政法委頭目周永康為中共九十週年「維穩」,從貴州竄到雲南後,雲南「六一零」就向全省各地布置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嚴打」,要求各單位嚴密監控大法弟子的行動,雲南公安開始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有的地區「洗腦班」又死灰復燃,綁架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強迫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有的地區綁架法輪功學員唱「紅歌」;在五、六月份,雲南各地就發生了多起有預謀、有組織的統一綁架行動,已知被綁架的就有47名法輪功學員。據公安稱:「我們沒辦法,這是上邊下了抓捕任務的」。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一日,在昆明市「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昆明市公安局的統一指使下,中共警察在一天之內,綁架了陳煥麗、張小華、張曉雲、董碧薇、顧麗清、丁桂英、彭正蘭、郭某某等多名法輪功學員。此次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與追隨江氏迫害法輪功的幫兇周永康秘密到雲南有直接關係。

五月十九日,開遠市萬家玉、柴瓊、蔣常德等九人在貴州省望謨縣被綁架。

六月十二日,德宏州盈江縣「六一零」將法輪功學員夏嘉偉(男,三十九歲)綁架到洗腦班。

六月十六日,昭通市水富縣法輪功學員謝庭芳(女,四十五歲)、黃天菊(女,五十四歲)被綁架到竹海賓館洗腦班強迫洗腦。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文山州馬關縣金廠鎮水頭村法輪功學員某某被綁架到「紅色三七山莊」唱「紅歌」。

六月二十一日,雲南普洱市,普洱市馬街鄉派出所惡警夥同惡黨官員將法輪功學員趙華瓊(女,六十一歲)綁架到洗腦班。

六月二十日,怒江州片馬鎮法輪功學員林冬梅(女,年齡不詳)被怒江州片馬鎮「六一零」綁架進洗腦班。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楚雄州武定縣法輪功學員角如慧(女,四十多歲)、陳學敏(女,三十多歲)被跟蹤綁架、關押在武定縣看守所。

五月十九日,昆明市呈貢七甸鄉水塘村法輪功學員何麗(女,四十七歲),被七甸派出所惡警綁架、關押在呈貢縣看守所。

六月六日,法輪功學員王培信(男,六十一歲,上海知青)。被安寧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多人闖入家中進行非法抄家,搶劫走電腦,強行綁架關押。

六月二日,法輪功學員丘學燕(女,五十一歲,山東濰坊人)被昆明市呈貢新區公安惡警綁架、關押。

六月三日,昆明鋼鐵總公司龍山礦區病退職工張良(男,五十七歲)被昆明西山區大觀派出所綁架,七名警察參與抄家,關押在西山區看守所。

六月十二日,原三十九軍正團職軍隊轉業幹部陳建國(男,六十二歲)被昆明市高新開發區科公安局惡警綁架,後被綁架到昆明市公安局國保支隊。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楚雄州法輪功學員王莉莉(女,二十九歲),被楚雄市惡警綁架關押。

五月十二日,雲南迪慶州維西縣法輪功學員楊文學(男,四十三歲)、納木措(男,三十九歲)被惡警綁架關押。

五月十九日,雲南省西雙版納州孟滿鎮岔河辦事處中學教師嚴世賢(男,四十二歲)被呈貢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關押。

六月二十二日,家住昆明市五華勘探設計院的法輪功學員羅明湖(女,四十餘歲),在上班途中被昆明市西山區國保大隊惡警綁架並抄家目前關押在昆明市西山區看守所。

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家住雲南工學院的法輪功學員蔣桂珍(女,七十二歲),被大觀樓派出所綁架,後被釋放。

六月二十八日,雲南省曲靖市羅平縣黃泥河鎮法輪功學員魏生晶(男,年齡不詳),被惡警綁架到黃泥河鎮派出所,被羅平縣公安局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

六月二十九日,昆明市祿勸縣拉米村法輪功學員楊朝倫(男,六十五歲),被祿勸縣公安局六月二十八號楚雄法輪功學員張希熙(男,五十六歲),從單位回家,被當地居委會、警察綁架關押。

六月三十日,昆明法輪功學員偉光震(男,六十六歲),被呈貢縣惡警綁架並抄家。

五月一日,蔡念汝,(女,三十多歲,曲靖沾益縣法輪功學員,剛從勞教所回來不久);何佳嫚(女,五十多歲),法桂仙(女,五十多歲)和女兒張雅法(女,二十多歲)。被昆明西山區公安國保大隊警察綁架,隨後被轉到五華區大觀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在五華區看守所。何佳嫚、法桂仙、張雅法三人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雲南省女子勞教所;蔡念汝現仍被非法關押在五華區看守所。

五月十二日,在麗江市華坪縣興泉鎮法輪功學員張開鳳(女,四十歲)在家中被派出所及華坪惡警綁架並抄家,隨後被關押在華坪縣看守所一個月。

六月三十日,昆明法輪功學員車泗坤(女,六十六歲)被雲南昆明市盤龍區國保大隊三名警察闖到家中非法抄家。

六月二十八日晚上九點多鐘,雲南大學體育學院副教授史元光,(男,七十多歲),被昆明市五華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非法闖入史元光教授家中抄家。

六月二日上午,程洪疇(男,六十一歲)、趙海鷹(女,五十多歲)夫婦被昆明西山區國保惡警闖入民宅綁架,程洪疇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三年。

江××發動的這場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僅僅是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迫害中所用的謊言宣傳更毒害了十多億中國民眾,讓世人善惡不分,正邪不分,仇視佛法和佛法修煉者;對「真善忍」的打壓更使整個社會道德淪喪。然而人不治天治,作惡者必將受到天懲和人間法律的制裁。法輪功學員在被迫害中堅持不懈的向民眾講清真相,正是為了讓世人能在善與惡間做出正確的選擇,從而不被中共和江集團綁架而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