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飛瓊兩次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被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昆明四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趙飛瓊女士,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由於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曾經一次被非法勞教,二次被非法判刑,每次四年共八年,被關押在雲南省女子監獄。在關押期間趙飛瓊由於不放棄信仰,長期被關禁閉、嚴管、坐小凳子、兩次被六隻高壓電棍電擊等酷刑迫害。

據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趙飛瓊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九監區(最黑暗的集訓監區),繼續遭到非人的折磨,身體狀況極差,身體虛弱,面色憔悴。

一、只因講真相被非法勞教

趙飛瓊原先在昆明鋼鐵公司生活區開了一個小精品店,二零零一年趙飛瓊因向世人講法輪功遭迫害的真相,發真相資料時被昆鋼公安處便衣警察跟蹤綁架,隨後被昆明市勞教委以所謂依據《刑法》第300條勞教一年,關押在雲南女子勞教所期間,由於趙飛瓊不「轉化」,又被非法延期關押,直到二零零三年新年前才被釋放。

二、路南縣國保大隊長刑訊逼供打耳光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日,趙飛瓊陪同家鄉親戚到昆明市路南縣(現石林縣)石林風景區遊玩,在向遊人發真相光碟時被路南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野蠻綁架,趙飛瓊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隨後被綁架到路南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非法審訊。

趙飛瓊認為自己的行為是正當的,沒有違反憲法和法律,並且根據有關法律保持沉默,拒絕回答公安警察的無理要求,國保大隊長惱羞成怒打了趙飛瓊的耳光。

後來昆明市公、檢、法和司法局無視憲法和法律,威脅律師不准為趙飛瓊辯護,秘密開庭對趙飛瓊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集訓監區迫害。

三、長期關禁閉、嚴管、坐小凳子

趙飛瓊被送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後關押在九監區(最黑暗的集訓監區)。由於趙飛瓊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多次被關押到禁閉室,由兩名五大三粗的暴力犯擔任「包夾」(專門看管法輪功學員而設置)禁閉室比較狹小,除了一張床外沒有甚麼設施,裏面裝了攝像頭,每天二十四小時監視,規定:每天從早上六點至晚上十一點,強迫坐在光床板上不准動,不准講話,雙手必須放在膝蓋上,若有移動,輕則辱罵,重則被「包夾」拳腳相加等;連續數月不准洗臉和刷牙,不准洗澡、每天只允許上四次廁所,不准衛生用水、更不人道的是在月經期也不准用衛生紙,不准換洗衣服,就是染有月經血跡、污漬的內褲也不讓換洗,導致全身腥臭,端起碗來都吃不下飯;每天只給一點食物,不能吃飽,每人每天一瓶水,冬天只能穿兩件單衣、單褲,不准穿襪子,只准穿拖鞋,夏天不准穿內衣,只能穿一件外衣。除有電視監控外,還有兩個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時看守著,限制人身自由。

四、六隻高壓電棒電擊酷刑折磨

趙飛瓊不放棄修煉,不配合獄警的無理要求,常常被獄警處罰和酷刑折磨。有一次趙飛瓊由於不配合獄警,就被集訓監區監區長丁瑩和專管法輪功的隊長楊歡指揮獄警曾覺、謝玲、馬麗霞、鄭頻、孫寧爽、周穎、楊永芬等用手銬銬在辦公室窗子的鐵條上,六個獄警同時用六個不同型號的高壓電棒電擊她身體的敏感部位,脖子後面、身後、腋下、腳跟等處,一邊電一邊問趙飛瓊:你還煉不煉法輪功?趙飛瓊:我煉法輪功沒有錯!我就是要煉!

獄警一直電了她兩個小時。第二天,由於趙飛瓊不妥協,表示仍然堅持修煉法輪功,監區長丁瑩和專管法輪功的隊長楊歡又指揮著獄警繼續用六隻高壓電棒電擊趙飛瓊,這次又連續電擊了三個小時,導致趙飛瓊皮膚廣泛燒焦,結的疤一塊塊的往下掉,一直到釋放後結的傷疤還紅腫、癢痛。

謝玲(專管迫害法輪功的獄警)還唆使包夾劉淑瓊說:「趙飛瓊不『轉化』,你用小凳子把她砸死。」劉說:「小小趙飛瓊,就包在我身上。」深夜,劉淑瓊用小凳子砸趙飛瓊,響聲太大把睡在上床的人都震醒了,劉才停止作惡。

有一次天很冷,獄警指使包夾將趙飛瓊的衣服全部脫光,讓她在禁閉室光著身子蹲了一整天,直到晚上才給她衣褲穿上。

五、第二次冤獄遭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趙飛瓊從女二監獄回家後,工作無著落,到處打工,丈夫又強行與她離婚。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剛從監獄出來九個月的趙飛瓊在昆明發真相資料時又再次被綁架,被昆明中級法院判刑四年,現仍關押在雲南省女子第二監獄集訓監區,再次被關「禁閉」、「嚴管」、坐小凳子迫害。

趙飛瓊由於表示堅持真善忍信仰不「轉化」,堅持煉功被關押在監舍四樓一個屋子裏,犯人們稱這個屋子為「冷宮」, 由三、四個包夾看守,不准接觸任何人,與外界隔絕,成天罰坐在小凳子上。趙飛瓊煉功打坐時經常被包夾腳踢,趙飛瓊向獄警梁潔(專管法輪功的隊長;前隊長楊歡調離任監獄獄政科副科長)報告這一惡行時,梁潔置之不理。

二零一零年冬天,趙飛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再次被關進禁閉室至今。長期被非人的折磨,長期不得洗澡、洗臉,頭髮結成了餅餅,面黃肌瘦,精神憔悴。

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省外一名叫劉斌的邪悟人員到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作「轉化」講座,由副監獄長王麗美主持(警號:5335008),開始她裝模作樣地說:劉斌講完後大家可以提問。劉斌在講話中大肆散布污衊法輪功及法輪功師父的言論,趙飛瓊舉手表示要提問題,王麗美則跑過去兇神惡煞的喊叫:你沒有資格講,不准你提問,我也不願聽!趙飛瓊大聲說:劉斌你在放毒,我們師父根本不會這樣說!王麗美示意包夾,用手捂趙飛瓊的嘴,暴力將趙飛瓊按坐下。下午又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舉手要揭露劉斌的造謠污衊,也同樣被王麗美強行制止,充份暴露了邪黨的虛偽和恐慌。

六、溫馨的家庭被強行拆散

一九九七年,趙飛瓊在丈夫的引導下,與丈夫、婆婆都修煉法輪功,自修煉法輪功後一家人均得益於大法,單薄的趙飛瓊煉法輪功身體好了,心靈得到了淨化,她按照真善忍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孝敬婆婆,體貼丈夫,一家人更加和睦,互敬互愛,鄰居都誇她是個好媳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丈夫和婆婆由於害怕邪黨,放棄了修煉法輪功。由於趙飛瓊多次被綁架,勞教、判刑,一家老小從開始為趙飛瓊擔驚受怕,到後來隨著邪黨的造謠抹黑而仇恨法輪功,敵視趙飛瓊。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趙飛瓊剛剛從雲南省女二監回來不久,就被婆婆、丈夫逼著離婚,直至被法院強行判決。

就這樣原本一個溫馨的家庭隨著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給破壞了。

在此善勸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趙飛瓊的獄警們:十三年來你們身為執法者,但是你們卻知法犯法,執法犯法,聽命於邪惡組織六一零,對一群信仰真善忍,走在神路上的法輪功修煉者不計後果的大打出手,你們的罪惡已經樁樁在案。因為迫害法輪功,江澤民、羅幹、周永康、薄熙來等五十多名中共高官在世界三十多個國家被以「反人類罪」或「群體滅絕罪」告上了法庭。該清醒了,不要再盲目的跟著已經將要徹底垮台的江氏集團幹迫害法輪功的壞事了,給自己留條後路吧!不要成為他們的替罪羊和陪葬品。


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惡人:
楊明山,男,五十多歲,監獄長;
王麗美,女,五十歲左右,副監獄長(警號:5355008),
李冬冬,女,三十多歲,教育科科長(警號:5335128);
楊歡,女,四十歲左右,原集訓監區副隊長(專管法輪功),現任教育科副科長。
丁瑩,女,四十歲左右,集訓監區副監區長;
梁潔,女,三十多歲,集訓監區副監區長(接替楊歡專管法輪功)
陳竹芬,女,三十歲左右,集訓監區副監區長(接替梁潔專管法輪功)
張頂芳,女,三十歲左右,現任集訓監區副監區長(接替陳竹芬專管法輪功)
獄警:林曉雯、夏昆麗、鄭頻、謝玲、景絨、楊永芬、萬雪梅,曾覺、馬麗霞、孫寧爽、周穎、吳旭英、於桂雲、湯玉芳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