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第二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以下稱女二監)是關押重刑犯(無期徒刑和死緩)和外籍犯的監獄,近百名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這裏。十多年來女二監積極執行邪黨政法委、六一零邪惡組織的指令,成為直接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監獄之一。玉溪市婦幼保健院主治醫師沈躍萍(四十九歲)、昆明退休職工王蓮芝(七十三歲)、史喜芝(六十多歲)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個舊市雞街冶煉廠退休職工萬秀英被迫害致殘。以下揭露的是女二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主要責任人和參與者的惡行。

一、楊明山的惡行

楊明山,男,五十多歲,監獄長。楊明山繼王齊任女二監監獄長後,緊跟江澤民集團,積極執行邪黨政法委、六一零迫害法輪功的指令,為了取得「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政績,公開執法犯法,將處罰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坐小凳子長達十五個小時)的違法行為,以及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邪惡行徑說成是監獄的權利,是合法行為,詭辯說這不叫體罰,且坦言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等等。

如:當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家屬指控在女二監《罪犯分級管理實施細則》第二章第六條第七款「法輪功人員不認罪伏法的實施嚴管」規定違法時。楊明山回答說:「我們是按省610(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指示辦事的,我作為監獄長有權制定監獄管理規定,我們不談法輪功學員信仰有沒有罪的問題,這是法院的事情,只要是經過法院判決的送到監獄裏的人都是有罪的,都要服從監獄規定。」當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家屬指控:監獄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十五個小時坐小凳子是違法的體罰行為時。楊明山說:「關於你們的控告檢舉信中說的對法輪功學員嚴管『坐小凳』是體罰,你怎麼界定?那是一種學習,你有體罰證據嗎?我對這些負法律責任,你們有甚麼不服的可以找上級反映。」

楊明山還多次在有昆明市中級法院人員參加的監獄召開的減刑會上吹噓說:「我們對法輪功的轉化工作取得很大成績,並且得到了省六一零的充份肯定。」

二零一一年女二監還組織了兩次所謂唱紅歌活動,並且編排了侮辱、污衊法輪功的小品,對法輪佛法造下了罪業。

楊明山對女二監迫害玉溪法輪功學員沈躍萍、昆明法輪功學員王蓮芝、史喜芝致死;個舊雞街冶煉廠法輪功學員萬秀英致殘,以及違法對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侵犯法輪功學員人身權利負有領導責任。

楊明山積極參照遼寧省馬三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驗,在女二監對法輪功學員採用的迫害手段主要有:

1、關「禁閉」

根據監獄規定,要犯有嚴重違規的行為才被處以關「禁閉」處罰,而且時間一般為七至十五天。但是女二監對入監後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一律被關「禁閉」,一般都在四個月,在禁閉期間還被 「罰坐」,從早上六點半至晚上十一點,每天十五、六個小時被強迫端坐在光床板上,雙手必須放在膝蓋上,不准動,不准講話,若有移動,由「包夾」(重刑暴力犯二至五人看守),輕則辱罵,重則拳腳相加,或者高壓電棍電擊等。更無人性的是:不准洗臉和刷牙,不准衛生用水(在月經期也不准用衛生紙),四個月不讓換洗衣服(有血跡、污漬的內褲都不准換洗)不准洗澡、每天只允許上四次廁所,每人每天一瓶水,冬天只能穿兩件單衣、單褲,不准穿襪子,只准穿拖鞋,夏天不准穿內衣,只能穿一件外衣。除有電視監控外,還有兩個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時看守,再加上由於長期被關在陰濕的小屋裏,精神壓力大,生活環境惡劣又不讓搞個人衛生,不得運動,致使被關的法輪功學員發生臀部褥瘡、潰爛,會陰部糜爛,有的出現全身水腫,血壓升高、心臟受累、關節酸痛,四肢癱軟無力等症狀,有的衰竭死亡(法輪功史喜芝就是因為關「禁閉」導致血壓升高,全身衰竭死亡)。

昆明法輪功學員楊明清,五十六歲,雲南林業培訓中心職工,一進監獄就被關禁閉近四個月,後又坐小凳一直到出獄,被迫害的血壓增高達200/120mmHG,雙下肢一直浮腫、臀部潰爛流血、耳朵聽力明顯下降、身體衰弱。

昆明法輪功學員普寶玉,五十四歲。一進監獄就被關進禁閉室,共四十二天。在禁閉室期間不准梳頭、不准洗漱,不准洗澡,不准換洗衣服,每天只准上四次廁所,不准用水,成天坐在小板凳上,屁股生瘡流膿。

法輪功學員張惠芬,三十多歲,被關在禁閉室四個月,經常被警察指使犯人毆打,四個月都不讓洗漱,月經期也不讓用衛生紙,頭髮又髒又亂已結成餅,從禁閉室出來到其它監區的那天,她的髒樣和臭味,看見的人都會噁心,光洗頭就幾乎用了一包洗衣粉。

2、「嚴管」(坐小凳子)

自二零零五年以後,監獄到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學習如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驗」,女二監就開始濫用這一滅絕人性的殺人不見血的酷刑:凡是被關禁閉後還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每天坐在一個約三十公分的小木方凳上,從早上六點半起床就開始坐到晚上十一點,這種殺人不見血的精神和肉體的折磨,是一種殘酷的慢性折磨,別說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就是一個健康人都很難以承受。而且晚上睡覺還不准掛蚊帳,一間十七、八個人的監舍,就是不准這個法輪功學員掛蚊帳,叫蚊蟲叮咬讓你睡不好覺,被叮後,皮膚又癢又疼,甚至潰爛。不放棄信仰就一直這樣坐下去,有的法輪功學員一直坐到出獄,最長的達三年多時間,臀部坐爛了、褲子也坐爛了,有的血壓升高、四肢浮腫,有的甚至全身浮腫,身心備受摧殘。在此期間不准與人交談、不准與家人通信、不准探視、限制購物等等基本人身權利被剝奪。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

法輪功學員朱蘭,四十八歲,楚雄市金鹿中學圖書管理員。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 被雲南省楚雄市公安局綁架判刑六年,關進女二監就被關禁閉,隨後長期被「嚴管」坐小板凳至出獄。

法輪功學員郭玲,五十二歲,昆明市供銷社職工,患有「小兒麻痺後遺症」兩次判刑被關押在女二監期間多次被關「禁閉」,長期坐小凳子,導致「股骨頭壞死症」。

法輪功學員倪美珍,七十六歲,二零零五年、二零零九年兩次被非法判刑關押到女二監,倪美珍不放棄信仰,都被關禁閉和坐小板凳折磨,兩次都導致血壓升高、肺水腫,監獄害怕出事,不得不讓家人接回。

3、使用破壞中樞神經類藥物

對堅持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使用破壞中樞神經類藥物進行迫害。有的是直接強行注射;有的是叫監管的犯人偷偷在食物、水裏投放。致使有的法輪功學員中樞神經受到嚴重損害,變得精神萎靡不振、意識淡漠、反應遲鈍、記憶力下降、抑鬱、呆癡木訥,甚至有的神志不清,導致全身衰竭死亡。

文山縣法輪功學員方世敏,堅修大法,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惡警關禁閉長達一年。邪惡警察見不能「轉化」方世敏,就在她的飯裏拌入損害神經的藥物,致使方世敏神志不清,變得呆癡木訥。

個舊雞街冶煉廠法輪功學員萬秀英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女二監遭受到非人折磨,她被惡警長期罰站、關禁閉、綁死人床、注射不明藥物,被迫害的不能說話、走路,神志不清,生命奄奄一息。回家後至今仍未清醒,失去記憶,只能躺在床上,生命處於危險之中。

昆明海口法輪功學員張如芬,被迫吃了拌有劇毒藥物的飯,結果七竅流血,惡警管教看到她沒有死,竟還說:「你命真大,沒有死掉。」最後醫院怕擔當責任而讓張如芬「保外就醫」。

4、侮辱性的刑罰

◇長時間(每次二、三小時)用電棒電擊(電擊腋下、手腕、口腔、面部等);
◇長時間跑步、罰站(站「軍姿」,夏天在太陽下、冬天穿著單衣一站就是數小時);
◇睡「死人床」(人仰躺在木板床上,將四肢、頭固定起來不能動彈)

5、強迫做苦役

監獄所有監區都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天長時間幹奴工十四個小時,基本沒有節假日,每天早上七點三十分到晚上十點半,冬季要到晚上十一點,其間兩餐飯時間一小時。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做奴工沒有休息日(一般犯人每個月算26天奴工產量,法輪功學員卻要滿算30天或31天),還規定在做奴工時不准離開凳子,不得起來活動。由於長時間超負荷勞動,久坐,生活伙食又差,同時在生活上刁難,每個月只准購買五十元的生活品,不得購買食品,許多法輪功學員由於精神壓力和生活壓力,特別是年歲大的人出現各種疾病,如高血壓、心臟病及「疲勞綜合症」等。

現被非法關押在女二監的昆明法輪功學員吳芸,三十多歲。從九監區轉入其它監區後,被強制做奴工,每天十六、七個小時。由於吳芸女士眼睛高度近視,根本無法做完強制的奴工,因此又遭受了辱罵、侮辱等迫害。

6、制定與法律相悖的監獄規定侵犯法輪功學員權利

女二監《罪犯分級管理實施細則》第二章第六條第七款規定:法輪功人員不認罪伏法的實施嚴管。

強制洗腦

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關進集訓監區強制洗腦,從早到晚,強迫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聽誹謗法輪功的錄音,近距離放大音量強迫你看、強迫你聽,連看守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都受不了遠遠的站在一邊。在這期間若不按照要求做,獄警就親自或者指使「包夾」打人,還不准向外講。每兩個月召開一次所謂揭批法輪功的會議,污衊大法、污衊大法師父,毒害世人。

強迫「寫三書」(悔過書書、認罪書、決裂書)

實行 「包夾」制

安排多名(多是五大三粗比較蠻橫、聽獄警的話)刑事犯人二十四小時看守、監控法輪功學員,並流水賬樣詳細記錄被監控法輪功學員整天的一言一行,若有違反所謂規定,就要受到嚴厲處罰。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與別人接觸或者煉功,就遭酷刑折磨。

限制基本人身權利

凡是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監獄規定不准與周圍人員講話,不准隨意走動,不准煉功,不准看電視,不准參加任何娛樂活動,除監獄強迫洗腦看的誹謗法輪功的書外,不准看其它書、報,不准與家人通信,不准親人探視等等。

剝奪生活權利

監獄規定所謂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每月只能用五十元錢,而且規定只准購買生活必需品,不得購買食品,監獄伙食極差,在此情況下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方面遭精神、肉體折磨虐待,生活上常常吃不飽,導致體質下降,有的還出現了病狀。

二、副監獄長王麗美的惡行(圖)

王麗美,女,四十多歲,副監獄長(警號:5355008),負責分管法輪功學員。在女二監積極執行六一零的指令,為了取得「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政績,參與組織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種行動。王麗美在多次監獄有關大會上、在媒體上(王麗美與教育科科長李冬冬、副監區長莫瑞曾經在《雲南網》上與網友互動時大談所謂人性化管理)標榜如何關心、體貼、幫助服刑人員。但實際上對待法輪功學員卻公開知法犯法、執法犯法,是推行處罰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坐小凳子長達十五個小時的推手;是對堅持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學員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指揮者。

王麗美多次在有昆明市中級法院人員參加的監獄召開的減刑會上說:「我們對法輪功的轉化工作取得很大成績,並且得到了省六一零的充份肯定。」

王麗美對迫害玉溪法輪功學員沈躍萍、昆明法輪功學員王蓮芝、史喜芝致死;迫害個舊雞街冶煉廠法輪功學員萬秀英致殘,侵犯法輪功學員人身權利負有領導責任。

三、教育科科長李冬冬的惡行(圖)

李冬冬,女,三十多歲,教育科科長(警號:5335128);看似外表漂亮的李冬冬,內心卻是一個仇恨佛法,仇恨法輪功學員的變態狂。她創造性的積極執行女二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種政策措施,每兩個月就組織一次所謂的「揭批」法輪功大會,她每次都要在大會上造謠污衊法輪功,她曾歇斯底里的喊叫:法輪功在我的車上貼甚麼「善惡報應」,我生病也說是我遭了報,我根本不相信甚麼「善惡報應」,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等等。

二零一一年的一次減刑會後,昆明市法院有人問李冬冬:為甚麼有的法輪功在監獄裏寫了「三書」,回去後又發表聲明繼續修煉法輪功?李冬冬氣急敗壞的說:我怎麼知道,回去後她要煉我怎麼管得了?可見她也知道,在高壓下有多少人是真心轉化的呢?

李冬冬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指揮者之一,她對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用每天長達十五個小時坐小凳子體罰摧殘法輪功學員。並且對迫害玉溪法輪功學員沈躍萍、昆明法輪功學員王蓮芝、史喜芝致死;迫害個舊雞街冶煉廠法輪功學員萬秀英致殘負有領導責任。

四、集訓監區專管隊長楊歡的惡行

楊歡,女,四十歲左右,原集訓監區專管法輪功學員的隊長,現任教育科副科長。楊歡雖為女性,但卻沒有女性味,是一個毫無人性的虐待狂,楊歡自二零零五年到外省學習了馬三家迫害法輪功的經驗回來後,擔任了集訓監區專管法輪功學員的隊長,她心毒手狠,常常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她直接指揮和參與用關「禁閉」、「坐小凳子」、「使用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等手段迫害堅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更沒有人性的是:在「禁閉」期間不准洗澡、不准洗臉、更惡毒的是不准衛生用水(在月經期也不准用衛生紙),四個月不讓換洗衣服(有血跡、污漬的內褲都不准換洗),昆明法輪功學員繆青由於不服從獄警的無理要求,被關禁閉幾年,一直到釋放;玉溪法輪功學員沈躍萍、昆明法輪功學員王蓮芝、史喜芝由於被關「禁閉」、「坐小凳子」和使用了破壞中樞神經藥物,致身體衰竭死亡;個舊雞街冶煉廠法輪功萬秀英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後,神智不清,長期臥床等等。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楊歡與丁瑩曾經兩次指揮曾覺、謝玲、馬麗霞、鄭頻、孫寧爽、周穎、楊永芬等獄警,用手銬將法輪功學員趙飛瓊銬在辦公室窗子的鐵條上,六個獄警同時用六個不同型號的高壓電棒電擊趙飛瓊身體的敏感部位,脖子後面、身後、腋下、手腕。腳跟等處,一邊電一邊問趙飛瓊:你還煉不煉法輪功?趙飛瓊說:我煉法輪功沒有錯!我就是要煉!獄警一直電了她兩個小時。第二天,由於趙飛瓊不妥協,表示仍然堅持修煉法輪功,監區長丁瑩和專管法輪功的隊長楊歡又指揮著獄警繼續用六隻高壓電棒電擊趙飛瓊,這次又連續電擊了三個小時,導致趙飛瓊多處軟組織、皮膚灼傷。

楊歡縱容獄警謝玲指揮服刑人員八次毆打、手銬吊銬安徽籍法輪功學員張磊,犯下了迫害修煉人的天大之罪過。

楊歡對關押在禁閉室裏的文山州法輪功學員方世梅大打出手:一次由於方世梅對值班獄警講《九評》,楊歡見到後氣急敗壞的叫來六、七個犯人把方世梅按倒在地上,騎在她身上,用透明膠封住她的嘴,腳踢拳打。楊歡還指使包夾在方世梅飯中暗暗拌入被磨碎的損害中樞神經的藥物,吃了飯後,方世梅整個大腦像要裂開似的疼痛,整天迷迷糊糊,昏昏沉沉,身體日漸衰弱,後來監獄怕承擔責任,讓家人作保外就醫。

五、集訓監區專管隊惡警謝玲

謝玲,女,三十多歲,集訓監區專管法輪功學員的惡警。警官學校畢業的謝玲,由於受邪黨「鬥爭哲學」、「無神論」的灌輸,性格蠻橫,天不怕、地不怕、敢於誹謗神佛,肆無忌憚的迫害真善忍信仰者。集訓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中幾乎都有謝玲的身影惡行:

她兩次參與用六個高壓電棒電擊法輪功學員趙飛瓊,致使趙飛瓊多處軟組織、皮膚灼傷;

謝玲唆使包夾劉淑瓊說:「趙飛瓊不『轉化』,你用小凳子把她砸死。」劉說:「小小趙飛瓊,就包在我身上。」深夜,劉淑瓊用小凳子砸趙飛瓊,響聲太大把睡在上床的人都震醒了,劉才停止作惡。

有一次天很冷,謝玲指使包夾將趙飛瓊的衣服全部脫光,讓她在禁閉室光著身子蹲了一整天,直到晚上才給她衣褲穿上。

謝玲說:監獄甚麼都不多,就是人多。她親自參與、指揮犯人木新梅、李文琴、陶莊、章珍花、楊映霞、於玉蘭、雷素芬、馬雲梅、韓德玉等犯人八次對安徽籍法輪功學員張磊拳打腳踢,三次用手銬吊銬,有一次她見犯人用手銬銬不住張磊,就罵說:你們白吃飯,我來!她用腿踩住張磊的手,最後將張磊強行銬上,並且將張磊吊銬在雙層床上,致使張磊多處軟組織損傷。由於張磊遭受到非人的折磨,致使身心受到很大傷害,體質衰弱,監獄怕承擔責任,以保外就醫將張磊送回安徽原籍。

六、集訓監區監區長丁瑩的惡行

丁瑩,女,四十歲左右,集訓監區監區長。丁瑩對其領導下的楊歡、謝玲等獄警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負有參與、指揮的不可推卸的領導作用,

七、其他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

夏昆麗、鄭頻、景絨、楊永芬、湯玉芳、萬雪梅,曾覺、馬麗霞、孫寧爽、周穎、吳旭英、於桂雲、林曉雯等。

八、「善惡有報」是天理

女二監教育科科長李冬冬說:法輪功說我生病是遭了報,是「善惡報應」,我根本不相信,我不是好好的嗎?……。

這裏我們要告訴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人做事,神在看,有句俗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全部都報」。你們要清楚:「法輪大法是佛法。」法輪功學員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迫害修煉人欠下的是神佛的債,人是永遠也償還不了的。其實真正被迫害的是你們這些被中共邪黨矇騙來幹壞事的人,自始至終你們所執行的是六一零的旨意,根本沒有任何法律依據,而且你們針對的是一些信仰真善忍、社會公認的好人,你們所採用的手段又是非常殘忍的,但又都是見不得陽光的,你們想過沒有?一旦有一天清算迫害法輪功的惡行時,你們怎樣面對你們所幹過的那些傷天害理的事?!你們怎樣去面對你們的家人?

在這裏我們善勸你們:是該清醒了,應該認清當前的形勢,隨著王立軍投靠美國駐成都領事館事件從而引發加速的中共高層的激烈內鬥,薄熙來的被免職,目前大陸網站百度對「天安門自焚偽案」、紀錄片《偽火》、「法輪功」、「神韻藝術團」以及「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器官」、溫家寶提出為「六四」、為法輪功平反等敏感詞一度解禁的情況你們可能也知道,這意味著對江澤民、周永康政法委、六一零等滔天罪行的清算行動即將展開。

隨著江、周、薄、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類亙古以來最大邪惡罪行的揭露,中共邪黨必將遭到全人類的唾棄。面對這一人神共憤的「地球上從沒有過的罪惡」,每個人、每個組織、每個國家和政府面對這一真相必須做或善或惡的選擇。

最近追查國際發出《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 關於收集迫害法輪功的主犯江、羅、劉、週的罪證的公告》,通告中最後正告一切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涉嫌犯罪者:

「迫害法輪功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任何執行命令的託詞不能作為豁免的理由,如同對納粹的紐倫堡審判一樣,所有參與者必須承擔個人責任。自首坦白、棄暗投明、舉報他人罪惡、爭取立功贖罪,是唯一的出路!」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在全球範圍內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行天理,匡扶人間正義」。

希望你們不要再盲目的跟著已經將要徹底垮台的中共江澤民集團以及周永康為頭的「血債幫」幹迫害法輪功的壞事了,給自己留條後路吧!不要成為他們的替罪羊和陪葬品。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且善待法輪功學員,脫離中共,認可「真、善、忍」宇宙大法才是你們的唯一選擇!

在《明慧網》上的有關雲南省女二監獄惡人惡行記錄:

◇ 雲南第二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種種手段【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
◇ 再揭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的罪惡【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
◇ 雲南第二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近百例【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
◇ 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案例【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七日】
◇ 雲南風雨十二年【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 雲南女二監下藥導致多人精神失常【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八日】
◇ 殘疾人被迫害致重症-獄警獄醫詭言推罪責【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
◇ 被雲南女二監迫害致死的三名法輪功學員【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 方世梅在雲南女二監遭種種殘忍虐待【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
◇ 曝光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的惡行【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二日】
◇ 退休護士被誣判五年-被雲南女二監注射不明藥物【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
◇ 修煉法輪功健康善良-雲南農婦遭冤獄迫害【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
◇ 雲南女二監對王春蘭強行注射不明藥物【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
◇ 雲南女二監用「坐小凳」折磨法輪功學員【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
◇ 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的違法規定【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
◇ 中共是這樣一級一級把迫害加碼壓下來的【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
◇ 雲南邰惠獄中遭迫害-父母致信婦聯請求幫助【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四日】
◇ 雲南省女二監不准代瓊仙家人探視【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
◇ 雲南何蓮春兩次被誣判共十五年【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三日】
◇ 修大法獲新生-雲南何秀芬兩遭冤獄迫害【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
◇ 昆明七旬老人王蓮芝被迫害致死【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
◇ 何其瓊在雲南第二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五日】
◇ 給雲南女二監監獄長及獄警的公開信【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
◇ 史喜芝被雲南女子第二監獄迫害致死【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
◇ 邰惠父母致信雲南女二監要求探視女兒【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
◇ 王蓮芝被藥物致死-家屬控告雲南女監【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 憶雲南醫師沈躍萍【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八日】
◇ 雲南中共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實錄【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
◇ 七旬老人被綁架判刑,遭雲南女二監嚴重迫害【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
◇ 趙飛瓊兩次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被酷刑折磨【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
◇ 雲南中共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實錄【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
◇ 雲南省江潤麟自述十餘年遭迫害經歷【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七日】
◇ 修大法得新生 太瓊仙遭中共冤獄迫害【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
◇ 吳芸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遭受奴役【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二日】
◇ 藥廠技術員在雲南第二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四日】
◇ 王美玲在雲南省女二監遭迫害 近況堪憂【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