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做好三件事 兌現誓約還家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

學法修心性

學法是大法弟子的必修課。得法以來,我始終堅持學法,主要通讀《轉法輪》,結合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經文,聽講法錄音。一般情況下,每天學《轉法輪》二至六講(特殊情況除外)。近年來,改進學法的方法,由以往的看書改為儘量朗讀,朗讀與默讀交替,能背誦的地方就背誦。這樣學法的好處是入心,能夠有效的排除思想業及睏魔的干擾。每當靜心讀法時,能感到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在震動,全身充滿著巨大的能量,彷彿自己就是小宇宙的主,帶動自己宇宙中的每一個眾生同化大法,走向新生,神聖無比,內心充滿喜悅。因此,越學越想學,越學越愛學。在修煉中遇到的困難,解不開的心結,通過學法,都能得到師父的點化,從而,不斷的領悟到新的法理,同時知道自己修煉層次與狀態的變化。通過學法,理智越來越清,執著越來越少,正念越來越足,智慧越來越大。特別是近年來,在《轉法輪》中看到了許多高層的法理,修煉層次的提高是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慈悲的師父真是每天都在把弟子往上拔呀!有時我們自己不爭氣,放鬆學法,意志懈怠時,真的是對不起師父,也對不起自己的眾生。

在常人社會的大洪流中,處處充滿著物質利益的誘惑,修煉人要從這個大洪流中超脫出來,事事處處都有考驗。平時自我感覺對錢財看的不重,潛藏的利益心沒有覺察到,近年過了兩次關:一次是今年春天,親戚告訴我,現在存款的銀行利息低,人家有錢都不存銀行,直接放給經營者,利息要高於銀行好幾倍,問我願不願意放貸,我沒多想,便把自己的一些積蓄分別放給了兩個小企業,算下來一年幾萬元利息。錢放出去之後,我越想越覺的不對勁,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小孩摸獎摸到一輛自行車的那段法總是在頭腦中顯現,「我是個煉功人,怎麼能求這個東西?我得這不義之財,我得給他多少德呀?」(《轉法輪》)有一天我恍然大悟,修煉這麼多年,求財的心隱蔽的這麼深!法理上明白了,行動上立即歸正,過了一關。另一次是分配父母的遺產問題:父母過世後,房產變賣了100多萬元,哥姐們把錢分完了,才告訴我,給了我1萬元。我想到自己是修煉人,在利益面前不能和常人一樣去爭去鬥,我記住師父的話:「但是我們作為煉功人,按理是由老師的法身在管的,別人 想拿你的東西可拿不動。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 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轉法輪》)我平靜的接受了這樣的事實,對哥哥說:「如果不是修大法,我絕對不承認你們這種做法,你以前總是不理解我,現在你看到了,修大法的人好不好?」他笑著說:「好!」我說,那你就把那個東西(黨員)退了吧,他說:「好吧!」後來,他家人和其他親友大部份做了三退。

修煉前,我是一個脾氣急躁、自我為中心的人。修煉後,經過多次過關,自以為這方面修的差不多了。近兩年師父又多次點化,讓我看到這方面仍有不足。有一段時間,丈夫總是挑我的毛病,每天都要被他批評好幾次,好像我甚麼都不會做,明明做的很好的事情,他總要挑出個不是。忍不住時我就說:「你怎麼就看別人,不看自己?」說完了自己暗笑,這不是師父要求弟子的嗎?我怎麼拿師父的話去要求常人呢?這不是師父叫我看自己嗎?明白了,開始找自己,就事論事的找,覺的自己做的事情沒錯。師父看我不悟,繼續點化。一段時間,家裏的電器開關、插座總是壞,每次丈夫都自己動手修,有時花好長時間修不好,我就不耐煩的說:「你怎麼老是修呢?」說話間,那個「修」字讓我一驚,馬上悟到「自己修,不就是修自己嗎?」到底是針對我哪一顆心來的呢?一次學法時,師父的一段法點醒了我:「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 心。總是不接受指責與批評,總是向外指責,總是反駁別人的意見與批評,那是修煉嗎?那是怎麼修的?習慣上總是看別人的不足,從來不重視看自己,別人修好了 你又怎麼樣?師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嗎?你為甚麼不接受意見老去看著別人?卻不向內修、找自己呢?一說到自己的時候你為甚麼不高興?」(《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我一下明白了,原來是自己有自以為是、不讓人說的心沒有去掉。執著心找到了,在法上歸正自己。丈夫再挑毛病時,我就看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對,奇怪的是他反而甚麼都不挑了。

找回昔日同修

有一位老年同修,在我受到邪惡的迫害後,他害怕回到鄉下不煉了。我從邪惡的黑窩出來後,一直惦記他的修煉狀況,好不容易找到他時,才知道他入佛教了。惋惜之餘,和他談了很久,勸他早日回到大法中。不久,我打電話問他怎麼樣了,他說摔了一個跟頭,身體不舒服,其實是師父的點化,但他不悟。第二次去他家,他仍然沒有走回來,還時不時去廟裏。我為他著急,又和他談了很多。過大年我打電話給他拜年,問他看書沒有?他急忙掛斷電話,顯的很害怕。我失望了,心想,反正我也盡責任了,你自己不爭氣怪不得別人。

後來學法時,師父的一段法讓我驚醒:「人哪,一個生命在歷史上的今天能夠得到法,那不是一般 的事,太幸運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時候,大家知道那面臨的是甚麼?是很可怕的,因為賦予那麼大的責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沒有完成的時候,那相對來講和一個生 命的圓滿那是成反比的,那個生命,那真的要進無生之門了。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 機會。」(《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師父的話如雷貫耳,我深感找回同修的責任重大。我又一次下鄉找他,這次,我帶去《九評》、《風雨天地行》等資料讓他看,看完音象資料後,就和他切磋。我說:「師父在等你,是師父叫我來的!」這次對他觸動很大,他眼含淚水,雙手合十,連說:「我對不起師父!」從那天開始他真正的走回來了。後來我又給他看《神韻》,海外同修們的精神風貌,精彩的演出,使他深受鼓舞。近來,他不僅自己主動做三件事,又陸續找回兩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放棄修煉的昔日同修,一起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

正念除邪靈

我日常堅持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白天的三個整點一般發三十分鐘左右,感到身體充滿強大的能量,發正念結束後覺的自身空間場天清體透。外出做大法的事情提前向目地地發正念清場,平時根據需要隨時隨地發正念,長期堅持,形成機制,有力的清除了另外空間的邪惡,為個人修煉和救度眾生提供了強力的保障。

每當身體出現被邪惡干擾的狀態時,及時發正念,清除迫害我肉身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同時加強學法的力度,一般都能及時的清除干擾。有一次,我約好到一位熟人家講真相,準備出發前,邪惡干擾,突然頭痛,右腿不能動。我立即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救度眾生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請師父加持。過了十幾分鐘,頭不痛了,腿能走了。我騎車去那位熟人家,正在交談的時候,邪惡又來干擾,激烈頭痛,兩耳刺鳴,人有些坐不穩,我馬上意識到絕對不能倒下,否則會給救度眾生帶來非常不好的影響。於是,立即發出強大的一念:清除邪惡干擾,並默念正法口訣。不到一分鐘,狀態消失。另外空間的一場正邪大戰結束了。這時對方似乎沒有覺察到這一切,我仍然與她自如的交談,順利的為她一家三口人做了「三退」。

我家附近有一邪黨的部門,樓頂豎著一面血旗。為了不讓它毒害眾生,去年我曾經發正念一個多月把它清除了。今年又重新扯起來了,我繼續對它發正念,但是兩、三個月下來,沒有效果,我有點無奈,心想可能是上一次產生的歡喜心造成的干擾,算了吧,不管它了。一段時間,停止了對它的清除。但看到那邪靈敗物在毒害眾生,我堅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的神通無所不能。於是調整好狀態,繼續發正念,清除那敗物。一天清晨,似醒非醒中,我看到自己親手滅掉了那血旗的場景。白天我加大發正念的力度,下午七點左右,突然一陣暴風雨,第二天早晨,那個敗物只剩光禿禿的一根桿子。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是海外同修建立的救度眾生項目,在大陸邪惡嚴密封鎖信息的情況下,希望之聲電台的聲音像一股清風,傳遞著大法的福音,同時把海內外同修的心聯繫在一起。所以我經常收聽希望之聲的節目。但是,很多時候,每到播出時間,邪惡的遭殃台發瘋似的干擾蓋台,很難聽的清楚。怎樣排除干擾呢?我與法器溝通過,也為它發過正念,但是效果不明顯。一天,我靈機一動,想到師父講過的用功能打亂金屬分子排列結構改變了金屬成份的那段法。於是我發出強大的正念,用功能打亂遭殃台的干擾電波,使它發不出聲音,正念一出,效果很好。現在我就是這樣如意的收聽希望之聲電台的廣播。在此,我十分感謝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同修們多年如一日的無私奉獻。

在邪惡所謂的敏感日,惡人常常會打騷擾電話。後來,我想了一個辦法,接聽前發出一念,如果是騷擾電話就停掉,有時果然電話鈴不響了。

今年三月,邪黨「兩會」期間,本地「610」人員上門騷擾,說要找我談談。剛坐下,我就感到為首那個人身上一股邪氣。為了不讓被邪惡操控這些可憐生命對大法犯罪,我以慈悲的心態接待他們,同時發正念,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爛鬼,清除操控「610」人員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來人思想中的壞念頭,打亂他的思維,不讓他開口破壞大法。果然,那個為首的東一句,西一句,扯了一陣就走了。出了門,他才想起說:「唉,準備的話還沒說呢。」過後聽同修說,那人是本地「610」辦公室最邪的一個。但是,近來他對大法弟子的態度有很大的改變。正如師父講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其實,人生命的深處都有明白的那一面。期盼類似的被邪惡利用、參與了迫害大法弟子、處於危險邊緣的可憐生命能改邪歸正,在大法的洪恩浩蕩中得到救度。

慈悲救眾生

救度眾生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重大使命,是能否兌現史前聖約的關鍵。多年來,同修們救度眾生壯舉可以說是驚天動地。目前就我們地區的情況看,明白真相的人很多,特別是社會下層的民眾,大部份人都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知道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化險為夷。有一次,我對一個孕婦說,常念「法輪大法好,母子都平安」,她說:「知道呢,經常有人告訴我。」近年來我主要是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通過學法,我清楚的知道,現在的時間是慈悲的師父用巨大承受延續來救度眾生成就弟子的,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十分珍惜這段寶貴的時間,儘量多救人,圓容師父所要。因此,講真相救人,貫穿在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成為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部份。無論是工作、出行、購物、社交、聚會、走親訪友等一切活動、一切場所,面對不同身份、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不同文化程度、不同信仰的人,隨時隨地講真相。節日期間,是我救人的好機會。我用大法賦予的慈悲、智慧,面對不同背景的世人,選擇不同的話題,以平和的心態,誠摯的言語切入,打開眾生的心結,成功率可達到90%左右。勸退的人中,年齡最大的92歲,是離休幹部;年齡最小的7歲,是一年級學生。得救的眾生中,教授、藝術家、政府官員、企業人員、大中小學生、檢察官、法官、醫生、護士、教師、雇員、農民、商販、車夫、乞丐等等,各個社會階層的人都有。我體會到,只要我們有救度眾生的願望,想去甚麼地方、想救誰,師父都知道,甚至曾經一念想起過的人,自己後來都忘記了,師父也會把他(她)領到你面前。救人過程中意想不到細節,都有師父的巧妙安排。

今年中國年期間,我打算用一天時間去鄉下的三位親戚家,並準備好了走訪的順序。但是到了該下車的地方,司機和售票員居然都忘記了叫我下車,這樣預定的走訪順序變了,當天就來不及回家。後來我才明白,原來其中有一家的九個子孫傍晚才能到家,如果按我原來的計劃,就會漏掉那九個人。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而師父卻把威德給了弟子。師恩浩蕩,弟子是永遠無法報答的。

邪惡為了干擾大法弟子救人,在馬路、街巷、居民小區、學校、公園、商場、超市等一切公共場所安裝了很多監控鏡頭,安排便衣特務,收買社會無業人員暗中監視、跟蹤大法弟子。這一切,其實都是假相,它阻擋不了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腳步。近年來,我在這樣的環境中正念正行,破除邪惡干擾的一切假相,救人搶人,效果很好。一次,在一個小區門口,遇見一位20多年前的熟人,是某高校政治課教師,個人品行很好。我想機會難得,今天一定救了她。我對她發出強大的一念:「你要聽我講真相!」我說:「現在政治課也不好講,科技界的很多新發現衝擊著傳統的觀點,比如說哲學的基本問題就是物質與精神的關係問題,過去都是講物質是第一性,精神是第二性,可是現在人體科學研究發現,人的大腦發出的思維就是物質,它是物質存在的東西,又是人的精神中的東西?那不就是一性的嗎?像這類問題還真不好講呢。」她笑而未答,把話題轉移到現在的社會現象上,她說:「唉!你看現在吃的、喝的、呼吸的哪樣不是污染的,健康沒有保障啊!」我接著說:「是呀,到了這種地步,人真的危險哪!你知道歷史上有很多預言都說人類將有大劫難嗎?」她說知道一點。我就告訴她「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保平安。她吃驚的說:「你信這個啊!」於是我告訴她法輪功的真相以及大法弘傳世界的情況,她一下子明白了,原來是這麼回事。接下來我對她說,要想真正度過大劫難,還有一件事要做,就是退出過去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抹去記號,才能得到神的護佑,她點點頭。整個過程,持手機的便衣特務就在我們面前過來過去,側方的電線桿上就是監控頭,我當時只有快救人的一念,其他甚麼都沒想,結果啥事沒有。其實,邪惡弄來的那些個垃圾,在神的眼裏甚麼都不是,它對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不起作用。

在邪惡迫害的形勢下,政府幹部、學生、其它宗教的信徒是相對難接受真相的群體,以前我不願意對這些人講真相,認為有風險,吃力不討好。近年來通過不斷學法,特別是對師父講的「度人就是度人,挑選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的法有了新的領悟。大法弟子應該無條件的聽師父的話,慈悲救人,救的是這個生命,不能看這個生命在社會上的職業和地位,特別是在正法的最後,救人的關鍵時候,更不能丟下這部份眾生。這一步雖然難,但必須邁出去。

我一位遠親,曾在政府某權力部門任要職,平時很少接觸。有一次,連續兩天夢見他是副骨架子癱在病床上,說明他的處境很危險,我決定去救他。休息日,我打通他家的電話,他卻冷冷的說,以後來吧。放下電話,我有些失望,好心救人被潑了一盆冷水。轉念一想,我是修煉人,不能被常人的態度帶動,我是救他的命,不是求他辦事。如果今天放棄,以後可能會來不及。於是,我堅定一念:今天必須去。我發過正念後去了他家。我說,今天我是為你來的。他不吭聲。我正念十足的從夢境說起,真誠的用心和他溝通,談到生命的珍貴,談到保平安,談到法輪功,他說法輪功不是×教嗎?我告訴他,到目前國家沒有哪一部法律說法輪功是×教,最近的一份文件要算2000年公安部的39號文件,公布了14種邪教,其中沒有法輪功。他吃了一驚,態度馬上轉變,並告訴我以前有人向他推薦過法輪功,看過《轉法輪》。接著,我就講大法弘傳世界的情況,他很願意聽,時機成熟及時的幫他「三退」,教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健康、保平安。他說:「謝謝你特地來看我!」我告辭剛出了他家門,他又喊我回去,問那九個字怎麼念來著?我重複了一遍,他放心的笑了。

今年三月,日本大地震後的一天,在公交車靠近門口的座位上,見到退休的市邪黨負責人,我知道她的孩子在日本,便問問她孩子的安全情況,她說還好。我說「現在天災人禍特別多,人的生命太脆弱了!」她點點頭。我想趁勢給她講真相吧,但考慮她是公眾人物,又在公交車上,有點猶豫。轉念一想,錯過機會,說不定就碰不到她了。我湊近她耳邊,對她說:「告訴你保平安的秘訣,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她微微點頭,又緊張的向司機看了一眼。我理解她那一刻的怕,那時如果接著勸退,怕心可能使她會拒絕。於是我內心慈悲的發出一念,希望她以後能有機會「三退」,得到大法的救度。近年我雖在勸退中共體制內的眾生方面邁出了一步,救了一部份人,但是人數不多。

在講真相中,常常會遇到一些信仰基督教、佛教、天主教的人,過去,對這部份人我多會採取放棄的態度,因為覺的他們不好講。近年來在同修們的啟發下,不僅能夠對這部份人講真相,而且勸「三退」的效果往往更好些。對信仰基督教的人,我說:「耶穌是個偉大的神,他為救度眾生,認可自己被釘在十字架痛苦的死去。信基督的人都很善良,聽說國外有的基督徒跪著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祈禱,認為信仰不應該遭受迫害。」這樣,他(她)們往往都同情法輪功學員,同時也就給自己擺放了好的位置。但是也會有的人說,基督教國家讓信,法輪功國家不讓信。我說法輪功在全世界都是公開的、合法的,只有中國大陸在迫害,你說這種迫害能維持多長時間?基督教也是耶穌遇難三百年後才興起的,追尋真理的路都不容易。這樣講,大多數人都能明白,對大法弟子有好感,然後再根據情況勸三退,效果很好。當然也會遇到一些沒理智的,那就把慈悲留給他。

存在的不足

個人修煉方面:學法有時頭腦不清醒,特別是受思想業的干擾,看書時想其它問題,學法流於形式,追求數量,沒能完全達到入腦入心。還有一些執著心沒去淨。在此曝光這些執著心,清除形成執著心的不好物質,清除思想業干擾,讓生命的每一個細胞都來同化大法,達到整體修成。

講真相方面:救度眾生人數不夠,勸「三退」的力度仍需加強,特別是對機關幹部講真相方面存在人心觀念的障礙要加快清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