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二十四小時監視 講真相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工作的地點是一個大市場,每天人來人往。一天我同一對老年夫婦講真相,他們勉強的聽了真相,但不願退。約一個小時後,我又碰到他們,真是有緣人。我又對他們講,他們得知了我的身份,誣告到大市場保安部,保安到工作地點找我沒看到我。當時我並不知情,當我從一個保安面前經過時,他還算有點良知,臉立即通紅,隨即用對講機通知他人。還未到下班時間,我看到有三個保安守在我上班的一棟樓的大門前,如臨大敵,還有幾個人在到處找尋。我迅速走到另一棟樓內,發正念,背了十幾遍「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怕啥〉)約半個小時後,我心態穩了,我不應該呆在這,我應該出去。我脫掉長棉襖,紮起披髮,邊走邊發正念,想著師父就在我頭上看著呢,誰也動不了我!我堂堂正正走出了大門。大門口的兩個保安傻呆在那兒,沒有任何反應。

第三天同修約我帶她打真相電話,我答應了,在家發了一個小時的正念。如約而至,打了一個半小時的電話,退了三個人。同修很受鼓舞,也開始了打真相電話。

第四天我找到同修甲切磋後認為:我必須去上班面對,哪裏出了問題,哪裏就要去講真相。我連續給保安隊長及其他保安發了真相信。

第五天我上班了,不修煉的常人同事告訴我,保安每天增加四、五次巡崗,對每輛車開門點人數,開後備箱檢查,登記車牌號……我看見保安還在尋找,而且是沿我走過的路去找,我想怎麼這麼邪惡呢?一天、兩天、三天都是這樣,我覺的這不對勁呀,這哪是修煉人的想法呀!保安也不明真相,他們都在找我想了解真相呢!他們找到我,我就講真相給他們聽。就這一正念,一切馬上恢復正常。

破除邪惡的跟蹤

有一段時間,我們地區發生了多起惡警綁架學員的事件,惡警夥同社區主任、書記到我家敲門,我丈夫在家,他知道不是好事,任憑他們怎麼叫,就是不開門,半個小時後,一夥人灰溜溜的走了。但他們在我家大門上安裝了竊聽器,後來被我丈夫發現給扔了。惡人開始對我實施二十四小時監控。可是直到一個月後,我做一個真相項目時,才發現。

我怕心上來了,他們監聽了我的真相電話嗎?他們是要綁架我、迫害我嗎?剛好兩天休息,我沒有出門,在家學法,發正念,電話也停了兩天。怕被惡人綁架,怕被迫害。這怕就是執著呀,這哪是修煉人的正念,否定它!清除頭腦中怕的執著心,反覆背誦《洪吟二》〈怕啥〉,大法弟子應該堂堂正正,坦坦蕩蕩,電話照打,班照上。

從此我乘車,走路,都有惡人跟蹤。我現在也不能與同修聯繫,我多希望能與同修交流啊,哪怕兩個人都好。師尊看到了我這個心,便安排我參加同修的一個交流會,離我住地較遠,那天我剛出門,感覺身後有人跟蹤。我故意走了一條很深的胡同,我加快步伐,他也快,我越來越快,猛一回頭,惡人做賊心虛,返身拔腿便跑。我發正念,讓惡人看不到我,我要去參加法會交流,我疾步穿過了幾個胡同,拐了幾個彎,來到車站,要乘的車已過站幾十米,在等紅燈,我快步上前,司機主動開了門,這是絕無先例的。我上車後,眼淚都出來了。這是師尊的鼓勵呵護啊,在交流會上,七十多歲的老同修面對面講真相的對像:路遇的警察,迫害過她的居委會書記、主任、街道辦主任。兩次遭人誣告,被劫持到派出所,就是不停的講真相,正念正行,堂堂正正從派出所回家,相比之下,我差的太遠了,我這點事算甚麼呀,這次交流會對我太重要了,我的怕心去了很多。

惡人跟蹤,我不能發資料,貼真相帖,面對面講真相,這不都是損失嗎,我出門很快就發現跟蹤我的人,我對他們發正念,有時我會反跟蹤他們很遠,向內找找到很多心,找到後去掉。每天出門,我條件反射似的尋找跟蹤我的人,知道不對,就是去不了。

直到有一天,我丟失了公司的重要單據,如果找不到,公司要損失兩萬多元,我連續幾天幾夜找,惡人也跟著我,我真的有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過了一個小時,下一個小時不知怎麼過,此時惡人跟蹤我也算不了甚麼了,那幾天也沒心思打真相電話,我靜下心來想,修煉中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向內找,這求名的心多強呀,自己在工作上一直被同仁認為是非常有能力的,甚至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也想把它做好,為的是想證明自己有超強的工作能力,贏得同仁的讚譽,領導的賞識,要據丟了,同仁會怎麼看我,領導會怎麼看我,這不是求得常人都說我好嗎?這是修煉人嗎?連個常人都不如。找到這些,我的心平靜了,放下它,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吧,賠錢就賠吧。過了五分鐘,領導來電話了,不用找了,問題解決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明白了,惡人跟蹤我是假相。我恢復了面對面講真相的常態。遇到有緣人就講,有時惡人走在我後面,我就在前面講,有時惡人在我前面走,我在後面講,但要注意表面人的安全,不跟同修接觸。但問題來了。我的電話卡沒了,要去買卡,每天有人跟著怎麼辦?我打電話不能停。一定要去買卡。這一關我一定要突破,這一步一定要邁過去。有一次,我去看望我的長輩親友,我們倆人走在馬路上,馬路對面的惡人突然像熱鍋上的螞蟻,到處找我。他看不到我們。我悟到:師尊點化,我發正念,惡人是看不到我的。連續幾天每天發正念加一念:讓惡人看不到我。出發前,我發了一個小時的正念,出門一直發正念到目地地,我看見四、五個惡人跟著我,分散在我周圍,我發一念,大法弟子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任何惡人休想看見我。果然,我辦完事離開了。看見惡人在東張西望找我。有了這一次,以後正念一次比一次強,怕心一次比一次少,最後堂堂正正去買卡,當然,常人表面安全要注意,常人不也要用電話買卡嗎?我也是符合常人形式的,為甚麼要自己嚇自己呢!

師尊安排 推我向前走

惡人跟蹤期間,我主動不與同修接觸,沒有交流,師尊常在夢中點化,僅舉幾例,每次夢中我都是租房住,即使自己與同事都買了房,同事都找到了房間,而卻沒有我的。現實中,我一直是有自己的住房,我悟到我們的家,不在人間在天上,要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還有一次是夢到自己要上班,馬路對面車輛行駛正常,我這邊的馬路,平坦如新,但卻是布滿了大大小小的洞,大如井蓋,小如大碗,無法下腳,我只好爬行。我嚇了一身冷汗,驚醒了,這是大漏啊。我這段時間煉功三天煉一次,四天煉一次,翻開《轉法輪》看到:「到高層次上修煉,道家講元嬰出世,佛家講金剛不壞之體,還要演化出許許多多術類的東西。這些東西都要通過手法去演煉的,動作是煉這個的。完整的一套性命雙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煉。」以後,我每天堅持煉功,再也不敢偷懶了。

有段時間,我的親人相繼生病住院,又要照顧病人,又要上班,還要照顧家,打電話時間每次只一個小時,持續了幾個月。等他們都不需要我照顧了,我想這下可輕鬆了,好好調整調整自己,每天打電話一個小時或多一點。可有一天,我發現電話卡上的有效期非常近,以我現在的進度,很多電話卡會因過期而浪費,每次我都會反覆挑選卡的有效期,近期只選幾張,絕大多數都是遠期。怎麼會出這大差錯,我必須加班加點,回到以前每天二個小時或兩個半小時的時間。約半個月後,我已經習慣了從前的時間,再回頭看卡的有效期,近期的卡還剩兩張,其餘都是遠期的,師尊要我抓緊啊,不能放鬆,要救人,搶人。

慈悲的師尊,讓我每隔一段時間碰到不同的同修,他們給我及時送來了師尊的新經文,《明慧週刊》,這讓我備受鼓舞,尤其同修乙,明知我被監視,還主動接觸我,非常感謝他對我的幫助。這一點我比同修差的太遠,每天出門尋找跟蹤我的人,同修乙說:你這不是求嗎?求它來,它會走嗎?是呀,我這是自己求來的呀。否定它,不承認它,不理睬它。慢慢的,我對它看的越來越淡,最後完全放下了,惡人也不跟蹤了。

通過講真相,去了很多心。我會一直做下去,直到法正人間,打真相電話要注意常人表面形式的安全,在外面做要儘量在無人的地方,空曠地,打完後,關機取電池。隔段時間改串號,專機專用。我打壞了一部手機,由於未聯繫上同修,我用了一部常人認為是無法使用的舊手機,我用了一年多,很好,但不能改串號。我現在又用了能改串號的手機。

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弟子唯有每天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讓師尊少操一份心,聽師尊的話,跟師尊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