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悔的選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八日】從師父講法中,我們知道得法的不易,經過生生世世的輪迴、吃苦、艱辛。今天有幸成為大法中的一員,我為歷史上做出的正確選擇而慶幸。然而我知道,歷史上無論我們做過甚麼,都是為今天得法奠定的基礎,而今天我們的選擇更為關鍵。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也時時面臨著選擇,有時甚至是生死的抉擇。

對惡首的起訴狀遞入檢察院

二零零四年,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中說:「但是在正法到來之前要想使中國大陸的迫害停止,還是得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起主要作用。」我就想,怎樣才能結束這場迫害呢?在世間總得有個形式吧?一次偶然間,看到最高檢察院發出關於嚴厲懲治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利用職權犯罪的通告,我就想,可以利用法律懲治迫害元凶。

當時有的地區在網上起訴了江澤民,我想既然要告它,就堂堂正正,原告不登場,人家怎麼會重視,我決定親自到高檢遞交訴狀。當我把這個想法和同修說了之後,有的支持,有的反對。她們說:「告狀要逐級上訪,從地方一級一級往上告,最後才能到高檢,你不等到那早就把你扣下了。」當時我對法律一點不懂,不知道告狀要這麼麻煩。一次去同修家,看到她家書架上有幾本法律方面的書,我就隨手翻開一本,其中一句話映入我的眼簾:「對於重大案件和特殊案件,可由最高人民檢察院直接受理。」我意識到,這是師父鼓勵我這件事可行。於是和支持我的同修說了此事,並請同修幫我寫訴狀。同修將網上其他地區的訴狀下載下來,稍微做了一些修改,我又自己寫了一份申訴書。

當我定下要做這件事的時候,考驗也隨之而來。一位同修對我說:「現在迫害手段非常殘忍,有的警察把硫酸潑到人身上,活剝人皮。」聽到這些,我不為所動,我知道歷史上為了今天,我們吃了無數的苦,到關鍵時刻我不能放棄,不論將來面臨甚麼,我都要去實踐我的誓約。

當我準備好去北京的時候,我辭去了當時的工作,退掉租的房子。在我的意識中,我覺得我可能不會回來了。一位同修看到這些就跟我交流,她說:「你怎麼像要不回來了似的,你這不是自己求迫害嗎,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邪惡不配迫害,你要堂堂正正的去,也要堂堂正正的回。」同修的話頓時啟悟了我,我明白了為甚麼很多同修放下了生死,還遭到迫害,除了歷史上的原因,我想很大成度是我們自己認可了做甚麼就會被迫害。我轉變了自己的觀念,當時定下一念,我所做的,是師父要的,是正法的需要,誰擋誰死,當時真的感覺力可劈山。

後來這位同修與我一起去了北京,一是幫我發正念,再一個想及時把消息反饋給我們當地同修。到了北京之後,她卻改變主意,不想留在外面配合我,非要和我一起去檢察院。我想既然同修有這個願望,我不能擋同修的路,於是我們一起去了高檢。在檢察院門口,我們跟看門的警察說我們要見檢察長,他問我們甚麼事,我說我們是來告狀的。他說:「沒有預約,檢察長不見任何人,要告狀,你們去檢察院信訪辦吧。」

我們打車來到信訪辦,看到外面站了很多人,都是打官司告狀的。要接見得排號,有的排了半個多月還沒排上。看到這種情況,同修說:「我們不能走常人形式,我們沒那個時間等,我們還去檢察院。」等我們返回高檢,門衛告訴我們:下午開會不辦公。沒辦法,我們只好回到旅店商量怎麼辦。同修說:「今天這麼不順,肯定是你有問題,明天我自己去,我肯定能把訴狀遞上去。」

當時一聽,我心裏很難受,心想:歷史上我可能發願要做這件事,為了實踐這個誓約,我放下了一切,現在卻不讓我去。轉念一想,我個人了不了願都是小事,正法的需要才是大事,既然同修有這個把握,那我就配合同修。我告訴她:「明天你去吧,我給你發正念。」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和同修來到一個屋子,我從一側的角門進到裏面,而同修來到門前卻停住了。醒後,我隱約覺的同修不會去了。果然一大早,同修對我說,她感覺今天狀態不太好。我說,那還是我去吧。就這樣,我隻身來到檢察院。

當時門口站了一幫警察,還有警車,他們問我幹甚麼,我說:「我們當地有三十多人被監獄迫害死了,我是來告狀的,要見檢察長。」他們叫我進警車裏等,我想既然來了,還怕進警車嗎,我坐到警車裏,後面坐了幾個警察。他們說:「現在這個功、那個功的多了。」他們好像已猜到我是煉法輪功的。後來一個年歲大點的警察,好像是個官走過來對我說:「沒有預約,檢察長不見任何人,你在這等也沒有用。」當時我想,今天不管付出甚麼代價,就是滾釘板、斷臂我也要把這份訴狀遞上去。我堅定的對他說:「你說吧,要甚麼條件我才能進去。」當時我感到他一震,沒再說話。後來一位警官過來對我說:「你到信訪辦那邊找姓何的警官,我給他打電話,讓他安排人接待你,我們只能幫你這些了。」看他說的很誠懇,不像在騙我,我又回到信訪辦。那邊已接到電話,當時一位女士接待了我。當她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要狀告江澤民時,她放下手裏的筆,問我是做甚麼職業的,煉功有甚麼好處。我一一做了回答。她說:「覺的好,就在家練唄,你起訴他?」下邊的話她沒有再說,從她無奈的表情,我明白她是告訴我,中國的法律是管不了他的。我想這事不是常人說了算的。我問她,能不能幫我把訴狀交給檢察長。她說:「這個我可以幫你轉交。」就這樣,我將起訴書、申請書一起交給她,並於當天安全返回。

當時有的同修認為這是一個奇蹟,我知道這是大法創造的奇蹟。我深深體悟到師父的兩句話:「我告訴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時候你甚麼都能做的到!」(《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我又一次印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無所不能。

建立資料點

二零零五年,我市一個大型資料點被破壞。當時我們都是從那取資料,一下失去來源,我原來所在郊區的同修找到我,(我離婚後,基本一直在市內居住)讓我幫助組建資料點。當我幫同修籌備期間,做了一個夢,夢中一個聲音對我說:「這個點就靠你了。」當時我很納悶,心想,資料點技術我一點不懂,怎麼會靠我。當這個點組建起來之後,做資料一直找不到人手。當時懂電腦的男同修每天工作時間很長,只能靠晚上的時間上網、下載,資料就一直沒人做。這樣我也一直沒想回我們當地。後來我幹的工作無緣無故辭退了我。失去這份工作,市區的房子我無力承租,聯想到那個夢,我意識到我該回我們當地了,做資料就是我的責任。

資料點成立的初期,條件很艱苦。我們租了一個簡易的平房,又冷又潮,冬天屋裏點一個火爐,加上機器使用的碳粉常常搞的我們鼻孔黢黑,一身灰塵。由於資金緊張,進耗材我們也捨不得打車,都是靠人力一點一點往回背。每次真相資料下來後,我都自己先看一遍,挑選好的內容搭配起來,如有的小冊子側重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方面,我就配上迫害、三退方面的單篇,這樣儘量使一份資料達到完整,使世人能有一個全面的了解。每次資料做出來後,我們就一個村屯一個村屯的去散發。前幾年同修發資料沒有計劃,想去哪去哪。後來我發現這種狀態容易造成重複或遺漏,我就和周邊地區同修聯繫上,劃出區域,他們負責到哪,我們和他們接上,這樣不至於有空白區。我們當地負責的村屯大約有五十來個,包括幾個大的鄉鎮。我和同修們商量,根據每片同修的數量、狀態,分給他們適當的村屯,每片同修承包一個範圍,這樣做起來,既彌補了以前的不足,也提高了效率。

二零零六年,與我配合的男同修回老家發資料被當地惡徒綁架,關入監獄,於是我承擔了資料點的全部工作,選購耗材、上網、下載、打印、刻碟, 有時忙不過來,就找同修幫忙。由於當地資料需求量大,我們又先後組建了幾個小型資料點。

做資料需要大量時間,開始我找了一份每天四、五個小時的工作,後來又換成做家政,每週二、三是工作日,其餘時間都能自由支配,當然工資都不高,每月幾百元錢。由於後期資料點的房子大都是同修提供的,我想只要能維持生活就行。當時有的親屬想介紹我去做保姆,每月一千五百元錢,又解決了吃住問題,我都以不習慣住別人家為由推掉了。我知道那樣我將無法承擔資料點的工作。

生命溶於法中

二零一一年真相年曆出來後,我看到同修製作的非常好,圖文並茂,直觀的效果對講真相非常有利。我想年曆家家都得用,如果把我們的年曆發給常人,一擺一年,家人、甚至來往的親朋都能看到,這救度眾生效果該多好。我就和同修商量,大量製作年曆在我們當地散發,同修都贊同,於是我們著手準備。在這些年修煉中,我發現當我們做事符合法時,正法中我們需要甚麼條件,師父就給我們創造甚麼條件。當時我的資料點在四樓,如果大量搬運耗材很不方便,而且做年曆打孔、裝訂聲音很大,牽扯安全問題,我們就想臨時找個合適的場地。當時一位同修姐姐的房子要出租,而且是一樓,同修跟她商量借用一個月,同修的姐姐很快答應了。

原來我打算把紙發給各個資料點打印,然後收上來統一裝訂。可是幾天下來,幾個點的機器紛紛出毛病。當時有兩個點剛剛成立不久,同修的技術還沒有成熟。看到這種情況,我就把機器都收上來,由一名同修同時看幾台機器,其他人可以做其他工序。有意思的是,這些機器到這後,所有的毛病都好了。其中一台4760打印機,在同修那總出毛病,同修說天目看這台機器是一個病懨懨的小男孩。可是到我們這裏從始至終一點毛病都沒出,而且速度是最快的。每天早晨同修打開這些機器,他們就像比賽一樣。由於做年曆有時間限制,我們正式開始做已經是十一月末,距年底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同修每天都幹到很晚,機器打開就是一天。一次同修告訴我們,每天上午機器都很快,到下午速度就有點慢了,一天下午一台機器累的發出『不打了,不打了』的聲音,我們聽到後也很心疼。於是每天中午都給機器休息一會兒。這些機器一直堅持到完,表現的都很超常。剛開始我們買的壓孔機不吃厚,一本年曆要分兩次壓孔。後來由於量大,壓孔的速度跟不不上,同修建議再買一個吃厚的。當新機器買回來後,同修們都高興的圍著這台機器說這台好,結果原來的機器當時就不工作了。我們意識到是我們的人心促成的,於是向那台機器道歉,機器很快又恢復了正常。現在我悟到,生命不在高低,只要他能溶於法中,生命就有了意義和價值。

在做年曆過程中,師父幾次將另外空間的景象展現出來鼓勵我們,叫我們看到這件事情的殊勝。一次同修看到我們工作的時候,另外空間有很多小天使在看護著這個場,不時有邪惡的東西冒出來,小天使就用叉子把它們叉死。另外層層空間的眾生都高興的跟我們一起忙碌著。還有一次,同修夢見當她把年曆放到常人院子裏的時候,一束白光直通天頂,整個院子都亮了,放一家,亮一家。同修們聽後,都備受鼓舞。

在製作年曆過程中,也出現過干擾,一天晚上我夢見常人從窗外發現了我們做的東西,把警察領來了。第二天我一到那,同修就跟我說:這幾天他們進出,鄰居總從門鏡偷著看。當時怕同修心態不穩,我沒有提我做的夢,只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該注意的安全,我們一定注意,但是我們能力做不到的,請師父為我們做主,決不允許邪惡干擾破壞我們救人的大事。」在師父的呵護下,甚麼事都沒有,一直平穩的幹完這個項目。

在這次整體配合中,我們在一個月的時間製作並散發了一萬多本年曆。我感受到整體的力量,這是任何個人都達不到的。我明白了師父為甚麼強調讓我們形成整體。一滴水,離開整體,很快就會乾涸。只有融入大海,才會形成滔天巨浪。

回首走過的路,艱難而坎坷,但是我無怨無悔。雖然在人中我失去了一切,但是我擁有了最珍貴的大法,那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福。今生我為大法來在人世,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源於大法,我也將這一切都回歸於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