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的感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我是一個依賴心很強、總想被呵護的人。小時候,哥哥呵護我(我的父親被中共邪黨打成右派勞教,母親成天為一家人的生計忙碌),可是,哥哥滿足不了我不挨餓、想讀書的願望,我不幸福。成家後,有百依百順的丈夫呵護,可是,丈夫替代不了我被疾病折磨的痛苦。

一九九六年十月,我有緣得到大法,得到了李洪志師父的呵護,幾天之內,折磨我多年的頸椎病、鼻竇炎、神經性皮炎等疾病不治而癒!我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忽然發現自己不再與人格格不入了,成了受領導、同事歡迎的人,沉迷於電子遊戲的兒子忽然開始愛學習,學習成績直線上升,兩年後順利的考入了一所重點大學。丈夫常犯的扁桃體炎等疾病也從不犯了,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覺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感謝領我走進修煉大法的同修!

恐怖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這個令人心碎的日子。中共邪黨公然剝奪人民的信仰自由,把屠刀揮向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因為我是法輪功輔導員,所以成了重點監控對像,單位的大小領導、派出所走馬燈似的找我談話,騷擾電話不斷(看我在不在家),還強迫我交出身份證、派人秘密跟蹤我、監控我的電話(後來單位領導告訴我的),開始我總是含淚問他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錯?法輪功使人道德高尚身體健康有甚麼錯?我是好人還是壞人?他們無言以對。領導說:你是好人、好員工,可俗話說:人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你表個態不煉法輪功了,在家裏悄悄煉不行嗎?我說:法輪功講真、善、忍,我不能說假話。後來我急了,就說:士可殺不可辱,你們別逼我了。(當時也不知道發正念)我強硬了他們反而不找我了。

隨著形勢的惡化(大量同修被抓),我幾乎一年時間與同修沒有聯繫,學法、煉功雖然每天都堅持,雖然也講真相,但是感覺自己像沒家的孩子、掉隊的孤雁。直到一天一位同修專程為我送來師父的新經文、《明慧週刊》,我才像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回家的路,才知道大法弟子有自己的網站──明慧網,才知道大法弟子應該做好三件事。

當時我們地區的資料點很少,《明慧週刊》都是輪流看,往往是過期的,真相資料也少。我心想,要是我能上明慧網多好。有了這一念,師父就幫我:單位開始集體安裝寬帶網,兒子送回來一個舊電腦。可我是電腦盲,問了幾個認識的同修也都不會,由於自己依賴心強,工作也忙,就繼續等、靠、要。一天,一個親戚叫我馬上去他家,我不太想去但還是勉強去了。一進屋只見一個高大魁梧的陌生人彬彬有禮的招呼我,親戚(常人)告訴我:這是某工程師,是他做的工程的甲方代表,今天專程從成都來,想見煉法輪功的人,所以叫你來。陌生人(同修)告訴我,他是北方某大型企業的高級工程師,因為不放棄信仰法輪大法被非法關押、無理開除,為了擺脫監控,從北方來到南方,現在一家私企當工程師,一年不到他就讓老闆扭虧為盈,受到老闆器重,每月工資一萬多。但是大法弟子的任務是講真相、救人,走到哪真相講到哪。他精通電腦,每到一地都儘量幫助當地同修上明慧網,他主要是在網上講真相,傳破網軟件。他問我會不會上明慧網,不會的話,他幫我。我高興極了,心裏感謝師父為我派來了這麼好的同修幫我,不爭氣的弟子讓師父操心了。

從此,我找到了家。我每天上明慧網,開始精進。

感恩師父!感謝無私的幫我的不知名的同修!

我的依賴心使我不會主動去想一些救人的辦法,但是,只要是師父肯定的、明慧網推廣的方法我都盡力去做。二零零六年師父肯定了真相幣的好處,我就決定用出去的錢都是真相幣,開始用手寫的真相幣,不久就用上了打印的美觀的真相幣,硬幣也用錐子刻上「天滅中共」,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師父說過煉功人寫的字都是有能量的。明慧網號召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就想我家房子大一點我也做資料,不久我就買了大房子,「偶然」就認識了協調人小燕(化名),小燕給我送來了大資料點不用了的惠普一體機,一朵小花綻放了。(做資料修心性的體會已在明慧網交流過)

看到大資料點做的精美的彩色真相資料,我又有了做彩色真相資料的願望。小燕介紹我認識了一位年輕的技術同修小強(化名),小強很快幫我買來了佳能打印機,並教會我使用。當時我地技術同修不多,小強很忙。聽同修說,小強是在母親的引導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學畢業後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單位逼迫小強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小強不寫,被保衛科的惡警打的口鼻流血,小強被迫辭職,回家消沉了一段時間,在母親的幫助下從新振作起來,建立了我地第一個資料點(我估計的,也許不是第一個),現在小強幫助建立的資料點越來越多,這些資料點的電腦、打印機等設備都靠小強維護,小強忙的經常沒時間吃飯,也沒時間找工作,他和母親就靠母親的一千多元的退休費生活(他們所有的積蓄都用在了資料點),也沒想找女朋友,他的所有時間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我非常感動,建議給小強一些工作報酬(大法的工作也是工作),小強和母親不肯接受,還把我捎去的工作報酬退了回來,最後說給他們的資料點用才收下了。現在一些老年同修開始學技術,分擔了小強一些工作,我地的同修正在形成一個強大的整體,穩步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

我感動:偉大的師父造就了偉大的大法徒!

現在,我地的資料點遍地開花,真相資料要多少有多少,世人大多明白了真相,很多警察也明白了真相。一次,由於我救人的心不純,發真相資料時被一個小偷構陷(小偷以為可以得到賞金)。當我被綁架到派出所不到半小時,這個小偷因為偷東西被人扭送到派出所(現世現報),我不停的發正念、求師父幫我,向警察講真相。小偷向警察討好的說:這個人(指我)一定是法輪功頭目,不判她十年也得送某某洗腦班,我今天也立了功,放了我吧。警察呵斥他說:閉嘴!這裏沒你說話的份!小偷說:我要上廁所。警察說:不准!尿褲子裏!我發正念:讓警察看真相資料。於是,所有警察都默默的看起來。我就發正念清除警察和小偷思想裏的邪惡因素,讓他們善的一面主導他們的思想,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打入他們心裏,然後就背誦《洪吟》中一些詩句。

警察們看完真相資料後,他們的隊長對我說:我們早就知道法輪功好,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我們可以放你,但是你得說你的資料從哪來的。我說:我不說,說了對你我都不好。你們去抓好人是造業,會遭報應的,我出賣朋友也會遭報應的。警察問:你回家還煉嗎?我說:當然要煉,我不煉就要生病。隊長說:讓你的家人來接你。我只好把哥哥的電話號碼告訴他們。一會兒,哥哥(認同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了邪黨團、隊組織)來了,哥哥與警察們握手,說你們沒難為我妹妹是好警察,又對我說:回去把書處理了,別煉了。警察隊長說:那是不可能的,以後別出來就行了。並笑著對我說:回家好好煉。我說:好人有好報,善有善報。警察們開心的笑了,哥哥也笑了,小偷一臉茫然。後來聽同修說,我們地區的警察基本上都收到過真相信,一些還三退了。

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們廣泛講真相的基礎上,我輕鬆的過了這一難。(可還是有遺憾,我在警察記錄本上簽了字,因為我覺得他們記的都是事實,就當是弘法。無意中還被照了像)

感恩師父!感謝同修!

二零零六年看到明慧網上用手機講真相的文章,我和小燕立即行動,手機好買,可買手機卡要身份證,文章說不能用自己的身份證,我就不知道怎麼辦了,就等著小燕想辦法。不久,小燕幫我買來了第一張手機卡。五年來,師父常常點化我如何寫好短信內容、提高心性破解封卡(這方面的體會已在明慧網發表過)。從發真相短信到打真相語音電話、發真相彩信,我的真相手機從一個增加到三個,世人的反饋也越來越好。一天,一個惡警(我基本上每天都把明慧網上曝光的電話號碼發一遍真相短信,這個警察姓名後面註明他長期迫害大法弟子非常邪惡)回我短信說:謝謝,說得好,非常經典。我感動的流淚了:這個生命有了得救的希望,不知道有多少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真是大法的威力無邊、師父的慈悲無量!正法洪勢勢不可擋!

一天,我突然發現,美麗的小燕全身浮腫,臉都變形了,我忙問是怎麼回事?小燕淡淡的笑著說:別人都叫我去醫院透析,我該好好透析透析自己了。尿毒症?我心裏一驚!我嘴上說:有師在有法在,不怕。可心裏忐忑不安。小燕說:這是假相,一切聽師父的,一切交給師父安排。小燕對師父的堅信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真的信師信法就應該心如止水。

我想,小燕是真修大法弟子,三件事做得很好,即使有漏也有大法歸正,師父一定會幫她,我也該找自己是否給小燕增加了魔難。回想認識小燕以來,我很多事都依賴她,沒有主動性,我這顆依賴心肯定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加大了小燕的魔難。我哭著對師父法像說:我一定修去依賴心,修去所有執著心,請師父幫幫小燕。我和很多同修每天都為小燕發正念,加持小燕信師信法的正念,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和考驗,鏟除迫害小燕的邪魔。小燕沒有把自己當病人,每天一如既往的做好三件事。不久,小燕就恢復了昔日的健康和美麗。

小燕用事實證實了師父的慈悲偉大,證實了大法無所不能的無邊法力!

去年「十一」前夕,我看到離我家不遠的一家公司門前掛上了吹捧邪黨的大橫幅,我就想怎麼弄掉它?用刀劃爛還是用墨水潑?我把這事給來我家集體學法的同修甲、乙說了,同修甲馬上說:我們發正念,讓它怎麼掛上去的就怎麼取下來,我們煉功人是有功能的。於是,我們就集體發正念。學法後她倆又去那家公司門前發正念。第二天一早我買菜經過那家公司,看見兩個工人正在取下橫幅,以後再也沒掛過。從此,我更加重視發正念。這件事也讓我看到了自己與同修的差距:同修信師信法不打折扣,事事處處都是神念(正念),而我遇事有時候就沒有正念,而是用人念、人的辦法解決。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如果修的再差一點,那看問題想問題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師父的這一段法,給了我一個重重的棒喝。回想得法初期那種激動、喜悅的心情;通宵達旦拜讀《轉法輪》、迫切得法敬仰法的心情;那時候心性、思想昇華非常快,彷彿一天變一個人,身體的變化也非常大,幾天之內所有疾病不治而癒,人也越來越年輕漂亮(當我和同齡人走在一起時,會被人誤認為我是她的女兒)。而近一段時間,學法就像在完成任務,思想總是溜號,名、利、情的物質不停的往腦子裏鑽,壓不住,排不出;甚至把做事當修煉,還時不時和丈夫(常人)爭吵,簡直不像個修煉人。這樣糟糕的狀態使我很苦惱,我也知道學法的重要性,也採取了快讀、慢讀、背誦等方法學法,但收效甚微。我只好求師父把干擾我學法的物質拿掉一些吧,師父讓我認真學了一段法:「而真正修煉要修煉那顆心,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時候,你的心才能夠達到清淨、無為」(《轉法輪》)。「你的思想境界符合甚麼,甚麼就支配你。」(《甚麼是大法弟子》),我明白了,是自己放鬆了修心性,思想境界下降了,這些低境界的物質就支配我,真我漸漸被這些物質埋住,危險之極哪!修煉真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師父甚麼都知道,接連發表了《大法弟子必須學法》、《甚麼是大法弟子》,在師父的棒喝下,我開始警醒,想到師父對我的苦度,想到自己最近一段時間的麻木、鬆懈的狀態,想到精進的同修們的事蹟,想到還在遭受迫害的同修,想到很多從高層下來的生命還沒有得救,真是愧疚。特別是最近我們地區一位同修的離世,讓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和時刻保持正念的重要性。

這位同修三件事都做,三退人數不少。可近一年來她一直被病魔干擾,而且越來越嚴重,很多同修都為她發正念,和她一起學法,可她還是離世了。大家都想不通為甚麼會這樣。後來她丈夫(同修)說,當她疼痛的厲害時,她對師父說:師父,您要是覺得我做的還不夠好,您就讓我形神全滅吧!

多麼糊塗、可怕的一念!這一念中隱含著把做事當修煉、隱含著像常人一樣向師父討價還價、隱含著埋怨、隱含著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這麼大的把柄被舊勢力抓住了,自己要聽舊勢力的,師父怎麼幫你?

俗話說:知人知面難知心。我們幫魔難中的同修時,一定要讓她(他)把內心的真實想法講出來,把執著心曝光,這樣才能幫到實處。而魔難中的同修,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持向內找,就沒有過不去的關、難。小燕和許多同修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十二年正法修煉路,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我。當我遇到危難時,師父顯神跡讓我轉危為安;當我懈怠時,師父會點化我、讓精進的同修幫我;當我迷茫時,師父及時講法警醒我;當我做得好時,師父及時鼓勵我。

我一個人就讓師父操那麼多心,全世界那麼多大法弟子,師父操了多少心?為救層層眾生,師父操了多少心?慈悲偉大的師父,您辛苦了!弟子唯有堅修大法到底,不負師父苦度,不辱使命。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感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