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學法 學好法 修煉路不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我今年五十九歲了,是九六年喜得大法的,當時身體重病纏身,是一個求生難、求死也難的人,因當時一雙兒女都在上學,只能艱難的在生死線上掙扎著。修煉大法一個多月後,身體疾病不治而癒,一身輕,我真是太幸運了,也真是太幸福了,用盡世間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偉大師尊的感激之情。

我一直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在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就學《轉法輪》一百多遍了,各地講法也通讀了好幾遍,多年來,我家經常是學法小組,堅持多學法,每天在沒有特殊事的情況下經常是學兩、三講法,在學《轉法輪》幾遍後,再學習幾本師尊的經文,通讀各地講法時,堅持每天學一本,多年來堅持反覆通讀大法。在大法的指導下,在師尊的呵護下,走過了十五年的修煉路。雖然中共邪黨人員把我當地看為重點迫害,但因為我的心裏裝著大法,緊跟師尊指引的正法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心中沒有怕,邪惡對我的干擾就起不到作用了。

這些年堅持多學法,遇事向內找,緊跟正法進程,平穩的走著正法路。在學法中悟到的,我就努力的去做到,使我深深的體驗到了「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一、平衡好修煉與日常生活的關係

我得法時,上有公公婆婆、娘家媽媽,下有一雙兒女,說起來家裏的事情也不少,因為我在得法後身體的變化和性格的變化,使家人感受到了我修煉大法給大家帶來的幸福。在得法前,因身體不好,在疾病痛苦的煎熬下,心焦意亂,性情煩躁,整天大呼小叫,幹活費勁,只能喊叫,攪的雞犬不寧。得法後,從修好自己做起,從一點一滴做起,多幹活,少說話,儘量不發脾氣。牢記師尊的話,「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精進要旨》〈境界〉)日久天長,使自己從惡者修成了善者,關心老人,愛護兒女,使家庭真的成了幸福的港灣,既祥和又快樂,幸福美滿。

「七二零」後,在一開始不知道怎樣做的時候,就多學法,悟到哪兒就做到哪兒,在二零零零年十月悟到應去北京證實法,就和家人把我的想法說了,家人看到我心意已決,就同意我去。我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說出了我們大法弟子的心聲,證實了大法。

在這些年正法修煉路上,都能給大法放在第一位,做好大法的事後,也要把家裏的事做好,我心裏很清楚的認識到,證實法是大法弟子必須做好的事。作為家庭主婦,管理好家庭日常生活也是修煉中的一部份,一定要做好。有時同修找我出去發放真相資料,家裏活沒幹完,回來就是半夜了,也要把家裏的活幹完再睡覺。家裏親人看我整天忙忙碌碌,起早貪黑的很辛苦,也就都儘量減輕我家裏的負擔,他們多幹一些家務活,讓我多做大法的事,我的兒女雖然沒真正的修煉,但他們也都通讀了大法;我的丈夫,在幾年前就成為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了。

在修煉前,我和公公婆婆相處一直不好,我們結婚時,是文化大革命後期,在邪黨變異思想的影響下,公公是土改幹部,是所謂的貧下中農,我母親被批鬥,我家成了黑五類,我父母是老師,當時叫「臭老九」,他家不同意我們結婚。我們成家後,公公婆婆一直對我有成見,在這種情況下,和他兩個弟弟一個妹妹相處的也不好,在一個院子住多年,和他們積下了很多恩恩怨怨。得法後,明白了「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轉法輪》)的法理,我悟到孝敬老人這是首先應該做到的,我就嚴格要求自己放下多年的恩怨,改正以前自己不正當行為,改變自己常人的觀念,尊敬老人,關心老人,使公公婆婆看到了我學大法的變化,他們看到了我修煉大法的神奇。

二、抓緊面對面講三退救度眾生

幾年來,我在每天保證學好法的基礎上,經常是和同修一起抓緊時間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同修誰想和我去都行,只要是願意和我去的,我就和同修在一起配合講。

我一般講真相,只要能搭上話的,我就抱著慈悲救人的心,像見到親人一樣,樂呵呵的說上兩句話,就直接切入,說你聽過三退保平安嗎?大多數都說聽說過,我說你答應退了嗎?沒退的就說沒有,我就說用小名或化名退都可以,只要你一念同意退了就保平安,遠離大災難。只要我的心態純正,大多數都能答應,有的還連聲說謝謝。有不同意的,我也不急,也不惱,耐心的和他們解釋,每天平均都能講退十多人,狀態好時退二十多人。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也是自己修煉提高的過程,為了多救人,我不怕別人說,也不怕別人不理解,天天堅持走在大街小巷上講真相、勸三退,心裏多發正念,誰說甚麼都不動心,總是笑呵呵。一般和我初次出去講真相的同修,看有的人說難聽話,我像沒聽到似的,還是樂呵呵的跟他們說,你們再了解了解,明白後,你一定要答應退出哇,這是對你們好啊!同修在後面給我發正念,看我被別人損一頓像沒聽見,瞅我那傻乎乎的樣子,在我身後邊都樂出聲來。我說:別笑,損一頓怕啥的,講真相就得這樣,不要被他們的心帶動,咱們不就是要救他嗎?這回沒退,以後他了解好了,別人再說就能退了。發正念,接著找有緣人。這樣和我講幾天後,他們不但不笑,也進入了這樣講真相的狀態。

在零二年秋天,就有外孫女了,和孩子的奶奶共同看孩子,在看孩子的時候,每天都起早煉功,有時間就學法,在每天來回走的路上天天發資料,孩子大點就抱著出去發資料、講真相,孩子上幼兒園開始到現在,孩子只要是需要我接送,我就在來回走的路上做大法的事;孩子送去後,一天就抓緊時間,學法、講真相救人;有時孩子休息,我就帶著她和我一起學法、做大法的事,她和我一起發資料,貼不乾膠,發光盤,特別是在講三退時,碰到領小孩的,她就去逗小孩,讓我好和大人講三退,要講退了,她高興的直蹦。需要大面積去農村面對面發神韻光盤時,我就在每天孩子上課的時間,和同修一起坐摩托車去農村發光盤,在放學前我也就回來了。

後來女兒家搬到了別的城市,孩子九月一日開學,需要我們去接送,我講真相出現了困難,以往經常和同修配合講,我沒來前就和同修聯繫,幫我找能一起配合講真相的同修,真找到了,可是,這個同修跟我出去幾天後,她就要回老家;她說:你要走出自己的路啦。我想這是師父點化我。我就開始自己一個人講真相,不再找同修了,現在每天只能講七、八個人,我想我一定要放下依賴同修心,走出自己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的路,救人一定能越來越多。

以上是自己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平凡小事,按法的要求還有很多不足,今後,我一定多學法,學好法,勇猛精進,完成史前大願,兌現史前誓約。謝謝師尊的慈悲呵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