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痛教訓使我端正修煉態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

人心是修煉路上的最大障礙

我是在妻子得了絕症後、通過修煉大法起死回生、師父給了妻子第二次生命後得法的。修煉之初我很不精進,滿腦子都是人心:工作─家庭─生兒子─辦企業,逐漸由技術員、主任、科長當上了企業經理,整日忙在人中、頗感疲憊。師父讓做的「三件事」看似也在做著,但現在想來,很多都是師父說的那種「糊弄事」。即使這樣,慈悲的師父仍然給我淨化了身體,並通過各種方式一次次的點化我放下人心、勇猛精進,但我一直沒有醒悟。

後來當我看到身邊同修因不精進,被邪惡鑽了空子而奪走肉身時,我一下驚醒了──也許同修的走有我沒修好的責任。我不但沒有與身邊同修互助互勉、共同精進,反而因為自己太多的人心,曾經為身邊同修有過太多的執著。這些都可能成為舊勢力迫害同修的藉口、並加大了同修的難。我為自己迷在人中,沒有很好的圓容師父所要的而懊悔和慚愧。

人心是修煉路上的最大障礙,慘痛的代價讓我第一次從根子上認識到這樣下去的可怕後果。「你錢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幾十年,生帶不來,死帶不去。這個功為甚麼這麼珍貴呢?就是因為它直接長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帶的來,死帶的去,而且它直接決定你的果位。」(《轉法輪》)師父給我的所有,不是讓我在「人中」如何,而是應該通過「人中」工作和職務上的特點,抓住每一次稍縱即逝的機會,講清真相、救度身邊的有緣人。

慘痛的教訓讓我必須正視自己的修煉狀態,我開始了真正的向內找:找到了名利心、妒忌心、安逸心、色慾心、顯示心、爭鬥心、怕心等一大堆人心,和跋扈、武斷、自私、偽善、傲慢、貪婪等很多黨文化的東西。這些醜陋的東西都是後天舊勢力強加給我的,並不是「原本高潔自天來」的真我,但「真我」卻被深深的浸泡於其中,盡情的「享受著」被它們爭相蠶食的「感受」。

「清醒吧。這場歷史上最邪惡的魔難都不能叫你們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間時驚悔與急恨自己太差勁的絕望中看著真修的大法弟子圓滿的壯觀了。」(《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師尊的法在我心靈的深處久久的迴盪著,我早已泣不成聲了,淚水濕透了我的胸襟。雖然,已經失去的可能永遠也無法挽回,但是,如果現在還不能堅定的走出去,萬古機緣就真的永遠的失去了。

我發誓:我要從新開始修煉,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給自己留下更大的悔恨和遺憾。

放下人心,正念救人

從內心深處真正端正了修煉的態度,我決定從學法煉功開始,逐一解體各種人心和黨文化毒素。我和妻子同修開始堅持每早3:50的全球晨煉,發完6點正念給師父上香,之後小組學法至7:30,吃完早飯後8點上班;我再利用午飯後同事們休息一個小時的時間煉一遍動功,並利用工作中的閒暇時間抓緊學法,時間緊湊而有序。師父說,「你們想沒想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沒有人說我煉功煉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幹不了了。只能說我煉功煉的渾身輕鬆,一宿覺都沒睡我不覺的睏,渾身有力。」(《北美首屆法會講法》)我每天的睡眠時間雖然減少了,但一天下來精力充沛、心裏踏實,總在想著學法、發正念和講真相救人的事,一改原來的疲憊和空虛。當我真正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時,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一切都變了。幾次發正念時我看到師父為我拿掉了很多很多的壞東西,我真的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說:「除了你們個人在走向最後圓滿的路上所要經歷的、所要開創的,你們最主要的、也是現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美國首都講法》)「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

以前我向周圍人講真相時,總是躲躲閃閃的,心中很不踏實。有時講了一大堆還未切入主題,有時對方一刨根問底就不敢深入的講了,有時好不容易碰到了多年不見的老同學、老朋友卻忘了講真相,有時只講了邪黨怎麼壞卻沒講大法如何好,尤其是有人問我是否修煉法輪功時,我總是不敢堂堂正正的回答對方,不是轉換話題就是答非所問。其實那時就是念不正、怕心重,本質上還是沒把大法擺在正確位置。如今知道了「甚麼是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是救人,擺正了「首先都是人,是要被救度的眾生」(《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時,我瞬間感到自己「頂天立地、高大無比」,以往的一切顧慮和人心都在救人的正念中煙消雲散了。

從那以後,我就抓住儘量多的機會講真相:和親朋講、和同學講、和領導講、和職工講、和顧客講、和供應商講、和路人講、和各種稽查人員講,效果很好。有一次專程來我們企業以檢查為由、本想吃拿卡要的一行六人,聽了近一個小時的真相後隻字沒提,很客氣的上車走了。也許他們來此的真正目地本來就是聽真相來的,檢查只是企圖麻痺我的幌子。我對師父「好壞出自人的一念」(《轉法輪》)的法又有了進一步的理解。以前自己不敢講和講不好真相的原因,其實就是自己的觀念和人心促成的。師父說,「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人心一放,一切水到渠成,因為師父早已為我們鋪好了回歸之路,就差我們能否正念走出去了。

為了儘量不錯過救人機會,我經常隨身攜帶神韻光盤、破網軟件或真相護身符,遇到有緣人就以這為切入點,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和邪黨的本質,通過講真相和對方互動交流,找到對方的心結和誤區,耐心的幫其解開,直至對方得救。

在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我的體會是:我們只要能放下人心,心態純正,站在我要救你的高度,通過講述大法的美好和邪黨之惡,世人很快就會認同,從而得救。因為救人的是法、是師父。我們只是按照師父早已鋪墊好的路走出去,跑跑腿、動動嘴,慈悲的師父就把救人的無量威德給了我們。

講真相救人,怎樣才能做到心態純正呢?正念來自於法。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師父一再告誡我們要「學好法、多學法、經常學法」( 《致印度首屆法會》)「大法弟子必須學法」(《大法弟子必須學法》)。我學法跟上了,正念就增強了;發正念的效果也一改原來靜不下來和經常倒掌的現象,有時發正念半小時就像原來的五分鐘一樣,感到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

除了全球四次整點發正念外,我們經常堅持去看守所、勞教所、610等邪惡黑窩近距離發正念,效果非常好。初期干擾很大,有時剛要立掌我的腿就像灌鉛一樣酸痛難忍,我知道這是邪惡在搗鬼,企圖把我們嚇回去。豈不知它說的哪算,它越是掙扎說明我們越應該多來解體它們。我們增加了近距離除惡的力度,最後邪惡只能等著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清除和解體。我對邪惡黑窩近距離發正念的體會是:每次發完正念都會感到空氣由沉悶壓抑變的清澈而透明,在另外空間一定是正邪之戰後黑手爛鬼被解體滅盡的場景。建議更多的同修都能參與其中。

有了正念,講起真相來就會得心應手、隨意所用,一切都會變的那樣的有序和自然,因為那時的我們就是神的狀態。記得有一次校友企業家聚會,現有幾萬人的母校主要領導和全市包括所轄區縣的校友企業家都參加了。我一定要抓住這次多年不遇的救人機會。根據會議特點和與會人員的身份,花很多時間一對一講真相不太現實,同修建議給這些高學歷人群發破網軟件,並事先幫我準備好很多刻有多種破網方法的小光盤。會議進程非常緊湊,我正不知如何找機會切入主題時,突然一句「去給大家敬酒啊」打入我的腦中,我茅塞頓開,知道是師父借鄰座的嘴在提示我。我端起滿滿一杯飲料,向母校領導和各桌的校友企業家們走去,寒暄幾句之後,開門見山說送給大家每人一個特殊的禮物,能突破中共網絡封鎖、自由自在的暢遊真正的國際互聯網,我尤其強調「這裏面有很多中國人不知道的東西,如法輪功真相等」。因為他們只有認同這些才能真正得救。大家一一接受並表示感謝。看到大家對破網軟件的高興態度,我欣慰的走出了會場。當我知道有同修一直在會場外連續幾個小時正念加持我時,我又一次體會到了整體的力量。自那次起,每逢親朋聚會場合,我都儘量參加,以便抓住機會講真相、使更多的有緣人得救。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手機講真相救人的項目也越來越完善。自2009年4月,明慧同修推出《手機短信群發實用技術手冊》時起,我們幾個同修就不約而同的開始了用手機講真相。最初採用發短信息救人,後來陸續增加了打語音電話和群發彩信等方式。用手機講真相救人,我們一直堅持著,效果越來越好,過程中多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以上是我在助師正法、正念救人過程中的點滴做法和體會,不足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