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我在九七年六月得法,已經十四年了。大法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全身心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常常悔恨自己為甚麼得法這麼晚。

一、丈夫打罵 度日如年

我生長在農村,自幼就幫父母照看弟妹,早早就開始幹農活,我性格內向,倔強,能吃苦,婚後在城裏做家政,丈夫脾氣暴躁懶散好玩牌打麻將,不顧家,我批評他他根本不理,或怒視我或無任何理由張口就罵,抬手就打,以致我身患多種疾病,如腰肌勞損,肩周炎,泌尿系感染等,特別是偏頭疼越來越重,尤其被丈夫打的很重時就全身強烈抽搐,關節肌肉痛的難忍,需一週左右才能逐漸恢復(大夫說是癔病)。而公爹袒護他兒子,並說「打的輕了,就應該打」。我氣憤至極,感到生不如死,幾乎每次被打的重時都寫遺書(把挨打罵經過告訴父母,因為他們不太知道),但又想到父母養育之恩未報,幼小的孩子無人照料多可憐啊。就這樣堅持活了下來。整天以淚洗面,度日如年。

二、堅修大法 突破情關

1、得法經過

鄰家阿姨知道我家情況,九七年三月送我一本寶書《轉法輪》,並告訴我如何好,礙於情面我接受了,心想我這種狀態還能學嗎?就這樣把書放那兒,也沒看。後來被我父親拿回家去,老父親學法後全身的病都好了,而且學了三個月大法心態就非常平穩,真能忍,簡直判若兩人,這個法真不簡單,能改變人,我也要到學法點去學學。

2、真修明法理 逐漸坦然還債

隨著學法深入,我逐漸認識到這宇宙大法千萬年不遇,今天我得到了太幸運了,一定要堅修到底。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你的元神在你的生前社會活動當中是不是做過壞事?很可能的。殺過生,欠過誰甚麼東西,欺負過誰,傷害過誰,就可能做了這些事情。」我明白了我做家政,丈夫做零工,生活清苦,我多病受氣這些魔難都是我前世或更前世造下的業債所致,現在丈夫向我要債,幫我消業,我不但不應恨他,還應感謝他才是。我學法初期,他不但經常打罵我,還有了外遇,常常趁我不在家往家帶女人。有一次竟然讓我給他們倆準備飯,我心想來者可能是有緣人,應寬容她,在無知中造業,應向她弘法,使她歸正。我告誡自己要忍,我一進屋丈夫介紹這是他女朋友並從廚房裏端出飯菜讓那女人吃(丈夫從不進廚房)。我誠懇的告訴她我學了大法性格變的開朗,做事先考慮別人,全身的病都好了,師父要我們按真、善、忍做個更好的人等,她表示認同,因我需陪雇主做伴(她丈夫出差),我問你們倆怎麼安排,那女人說馬上就走,這樣我們三人一同出了家門,因為我的心放不下,尾隨其後看著他們倆,那女人突然跳著腳撲在我丈夫身上,我忍不住了,大聲吼了他們倆,心中氣的不行。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裏放不下,會煩心,可能會出現勾著人的心,老想回頭看看那倆個說他壞話的形像。」這不就在說我嗎?那天晚上丈夫知道我不在家,他們倆出去繞了一圈又帶那女人在我家住了。我經常心態平和的告訴他,你這樣做破壞人倫道德,破壞對方的家庭,天理不容,會遭報的等。他默不作聲,以後逐漸收斂。若不是師父給消去大部份業債,別說修煉,可能用一條命都償還不清以前欠下的業債,想到這些我就逐漸做到能忍了,怨恨也減少了,快點還清好跟師父回家,所以平時總能保持愉快的心情。

3、侍奉公爹 如同生父

前幾年公爹患腦血栓,像個植物人,我一週只休息一天回老家只能陪護二十四小時,出院後請了一女親友護理,護理效果欠佳,老人的幾個兒女們商量要送到我家,讓我負責護理,我同意了。可丈夫帶著氣恨回來了說:「我媽是我給侍奉走的,你又把老爹接來,我能承受得了嗎?你能承受你自己幹」。所以洗頭洗澡換床上物品等他一概不管,因公爹亂抓亂動,經常抓大便到處抹,常常弄我一身一手,有時壓抑不住厭惡的情緒,尤其這時就能想起公爹支持兒子打我的情景就產生幾分氣恨,但我馬上就警覺了,這不是我想的,這是邪惡干擾,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嚴格按法的要求做,常常想公爹前世可能是我父母,對我有恩,所以我應像生父一樣侍奉他,不能讓他受到一點委屈。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所以這些年我對公爹如生父一樣精心護理。我一直在他的床邊打地鋪睡,他有點動靜我就能醒來,照顧方便,按時餵飯,飲水,間食(水果、飲料等),他消化正常,體重增加,定時翻身,五年多來未出現褥瘡,了解我的親朋好友都誇我是好兒媳,我知道是師父利用他們的口在鼓勵我,他們中多數人得法或知道大法好。我丈夫也受到感動,我一個人幹不了時,他也幫忙,背後還對別人誇我如何好,學大法後這人完全變了。有時妒嫉心向上翻,公爹這麼多兒女很少來看看,很少聽到一句寬慰我的話,就我應該嗎?這些不平衡的心一出來,我能立即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想要達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一想到師父怎麼說的,我就應該怎麼做,去執著就容易多了。

三、平衡好家庭關係 做好大法事

師父在這麼多年講法中,每次講法時都告訴我們學法的重要,再三強調學法、學法、學法。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強調「一定要學好法,那是你們歸位的根本保障。」而且給我們留下了集體學法修煉形式。我就組織了幾名附近文化低的老年同修成立了學法小組,就在我家學,每當我心性過不去時,丈夫就惡言惡語阻止集體學法。當我正念很強時,找出自己的執著心去掉它,心想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丈夫的態度也變了。就這樣堅持幾年了,大家在法上都有提高。

一位做資料的同修在二零零七年被邪惡綁架,沒有了資料來源。當時也無電腦上網,我便買了台刻錄塔,背著丈夫小心翼翼的做起來,有一次被他發現了,拳打腳踢,並威脅我要立即送走,若再做就趕出家門,還損壞了幾張光盤。我難過的哭了,這是救人的法器呀。修煉人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內找,肯定是我自己在哪裏扭勁了,我找到了怕丈夫知道的怕心,我便發正念清除它,我下定決心既然做了就做到底,一個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怎麼能怕一個常人呢!過了幾個小時,我心態平衡了,就對丈夫、孩子說:「我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是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是大法給了我新生,若沒有師父,沒有大法,別說侍奉你爹,我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我師父叫我們救度世人,不能看著人心變壞,一日千里往下滑,而我甚麼也不做,我覺得我很慚愧,只想索取,不想付出,這不是沒有良心嗎?我還配做人嗎?同修被虐殺,百姓也受迫害,你若不讓我做,我天天出去講大法好。」他爺倆默默聽著,我看丈夫表情在慢慢轉變,孩子說:「媽媽以後注意些」,我丈夫不作聲了,怒氣也消了,我做我該做的事。我能用於做大法事的時間短而零碎(因給老人翻身一般不超過兩小時),我心裏急,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心,很快有同修買來了一個真相語音電話,這樣我可隨時安排時間出去,每當眾生聽真相電話時我從內心由衷高興,又有生命得救了。

我經常在市場買菜換回零錢,發現有真相幣,被丈夫孩子看見都搶著要,他們覺得真相幣寫的很好,有珍藏價值。現在丈夫也花真相幣,有時還送給我新幣,在外邊還講大法如何好。他擺正了自己的位置,我真為他的變化高興。用真相幣講真相救人是師父肯定的,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真相幣流通數量也在增加,購物時店員攤主都高興的接受,這幾年未遇到拒絕的。

以上僅僅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點事,離師父要求相差甚遠,還有很多執著心未放下,在同修的催促下,第一次投稿,望同修批評指正,以走好走正跟上師父正法回歸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