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種場合實修 證實大法的美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三十日】我聽說法輪功後,就騎著自行車去找,修煉前我是一個混世、甚麼惡習都染的人,對人為甚麼活著很迷茫,每天就是尋找刺激的活著。得法後,在修煉中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與神奇,下面把我修煉後的一些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堅定正念,闖生死關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大法,我先後去市委和北京上訪,記得在天安門廣場我對著天上說:師父,我會一修到底的。在那段時間,師父沒有說話,我身邊的同修很多都不敢出來證實大法,我就想師父救度我們與正法有多難啊,我要助師正法,那時還沒有讓大法弟子發正念,我想起了《道法》,想起了《轉法輪》中講過「攝魂大法」、「化功」等法理,我就想:我修成的那部份一層空間比一層空間大,最大的我把我們全省範圍之內另外空間阻礙正法的魔全抓在手裏用化功化掉,當時我發出了這一強大的正念。在師父講發正念的法之前,我用此正念,闖過了好幾關。

有一次,幾個警察把我摁在地上跪著,給我戴上背銬,用手一次次使勁提手銬,想讓我說出他們想知道的事情。開始我想這是考驗我,幫我消業呢。警察越來越使勁,胳膊有要斷的感覺,我就在心裏求師父:弟子才修兩年多,離修煉的要求還差的很遠,不能叫他們把我胳膊搞斷了,弟子以後還要煉功啊,心裏又想是業力在痛,快死了,心裏講:讓業力痛。不知不覺中,警察怎麼使勁,我都不覺得痛了,也沒有要斷的感覺了,那次我被關了十五天,那次被關的同修很多,事後作了交流。

還有一次被關,剛進去,我跟在家裏一樣,說話隨便,號頭就暗示打手劈頭蓋臉的打我,說我沒有規矩,剛進來的沒有說話的權利,給我「過道」。打完我後,又叫我脫衣服了,從我頭頂慢慢的倒水,當時是四九嚴寒,我當時想是我欠的債,他們要債來了,應該高高興興的還債,冷是幫我消業呢,心想:讓業力凍死。慢慢的不感覺冷了,身上還發熱呢。打手叫我光著身子擦地,時間長了,有看不過去的幫我說情,號頭才讓我穿上衣服。第二天,打我的人一天都沒有起來,發高燒。在拘留所十五天後,由於沒有找到自己是甚麼執著造成的魔難,被轉到看守所,看到看守所心反而踏實了,經常靜思自己,發現原來是有怕心造成的難。

看守所內講真相,正行中見證大法的美好

在看守所,三號犯人是打手,是個大盜,他說:不許說法輪功,不許煉功,否則如何如何。在拘留所我有了經驗,我慢慢的熟悉了再說,我若不理智,犯人打我,不就害了他們嗎?有一天夜裏,我值班站崗,我就想打坐,別人床位都是一頭一尾人挨人,只有三號床有個空,我就坐下來,盤腿開始煉功,我以為三號不知道呢。第二天,我和犯人們三人一排坐著,三號從過道走到我面前,問我怎麼不把腿盤上?他說:昨晚你煉功,手掌對著我的肩,我半身都是麻的動不了,還說:以後想盤腿,就盤吧。

犯人坐牢每天各講各的事兒,有一天他們沒有話題了,號頭想起我了,讓我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我就講了我修煉大法前後的身心變化,告訴他們「真、善、忍」。五號犯人是打死公安的主犯,他嘴裏念著「真、善、忍」說:要早遇到法輪功就好了,就不至於走到今天這一步了。

關在號裏沒有油水,又吃不飽,每次送來饅頭有大有小,按規矩是從一號開始拿。有幾個犯人比我晚進來,排在我後面,我每次都等他們拿過了剩下最後一個是我的。四號是賣槍支的,發現我的舉動,他說法輪功與世無爭,聽他這一講,我感受到實修的樂趣。

二號是個經濟犯,有一天他手裏有幾個花生,捨不得給別人吃,卻給我兩顆,雖然只有兩顆,我想他是對大法有了好感了。

管教問我甚麼時候寫「保證」,寫過「保證」就不用跟犯人關在一起了。有一天,把我臨時調到寫過「保證」的同修號裏,讓他們做我的「轉化」,他們說不寫「保證」是絕對出不去的。回到原號,犯人拿法律給我參照,說我要判三至七年,我當時心裏很堅信:他們說的都不算,師父讓我去哪裏,我就去哪裏。心裏時常想:我修成一面,把看守所範圍內控制警察的魔都定住,用攝魂大法抓在手裏,用化功把它們化成水。

發正念,展現神奇

三個月後,六一零和我家人來接我回去,六一零的人讓我回去後,到派出所登記一下,當時不知道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回家後,單位保衛股派兩人陪我去的。一到派出所,所長很邪惡,要我寫個「保證書」就可以回去了,我說不寫,他說罵師父一句也行。我說:打死我都不罵。所長生氣了,要把我送回看守所,先把我關進滯留室。我在滯留室調整心態,心想:所長背後肯定有魔控制他。就想:我修成的一面把派出所範圍內控制警察的一切魔都定住,抓在手裏化掉。

過了一會,單位那倆同事過來講,我們幫你說情了,所長同意再給你一次機會。過去後所長又問我寫不寫?我說不寫。罵不罵?我說不罵。所長又說罵誰都行,我說修煉人誰都不罵。所長沒有辦法又給我讓步,說:你只要把打倒兩個字說出聲,心裏想打倒誰都行。當時我想:害了多少世人,多少同修,還誣陷我師父,我沒法去愛這樣的人,就說:好吧。把「打倒」說出了聲,心裏想打倒的是江××。所長說:好了,回去吧。

後來這個派出所解體了,合併到其他所了。

還有一件神奇的事,有一天,我路過公安局,公安局正在裝修大門,把以前的一個門改成兩個。我在一個門上寫了好幾個「滅」。這道門多年都沒有用過,還是只用了一個大門。

在邪惡鋪天蓋地造假最猖狂的時候,我身邊的人都相信了謊言,單位倉庫有農藥,領導怕我用藥害人,悄悄的讓人埋了,還叫埋的人不要告訴我。通過十年的努力,在為人、處事、工作等方面讓我身邊的人看到了大法的好。還有就是這些年大法弟子不斷發正念除惡,世人背後的因素清除了,世人也開始清醒,我身邊的人從不敢聽真相,到敢聽敢看,退出邪黨,現在中午我休息的時候,同事看到我忘了到十二點發正念,就提醒我到時間了,領導現在很信任我,倉庫都是叫我保管。

一路走來,經歷了風風雨雨,在摔摔打打中我逐漸成熟起來了,從我剛得法時的歡喜、衝動,從感性認識到理性認識大法,從不理智到理智,從膽膽突突敢於正念面對,從滿身業力到現在打坐中的美妙,是大法給我的智慧,使我內心幸福而又自在,是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起,使我重獲新生,寫到這我淚水湧出,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