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制止行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三日】在十幾年的正法修煉路上,我體悟到,只要是把自己作為大法弟子在法上行事時,就是正念正行,神念做事,出現的自然就是神跡。

正念除惡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我辦公室的一個同事到千里外的W地出差回來告訴大家新聞,講在W市的火車站出站口,地上有法輪功師父的像,旅客必須踩著過去,不踩出不來站。我一聽立刻吼一聲:「流氓!真是流氓!」同事們趕緊散開,不再吱聲。

我非常重視這事。那時還沒聯繫到明慧網,就是有一個強大的正念,立即正念制止邪惡行徑!自己在近距離中不停的發正念,徹底清除當地迫害眾生對師父、對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沒有絲毫懷疑自己的能力。我有師父加持著,一定能除惡!我每天這樣有時間就處在近距離發正念,堅持了十來天時,很意外,領導突然派我去W城參加業務培訓,我再有兩個月就要離開這個崗位了,按照常規這是不可能的。

但我明白,是師父說了算,師父讓我去的。我一路正念來到該地是晚上,出站時我非常留意出站口的情況,我看到那裏沒有損害大法的跡象。當我問起幾天前白天下車來到這裏的人,下車時出站口的情況時,他說沒有看到甚麼,和現在一樣。回返上車的時候是白天,車站很平靜。

天安門城樓正念行

我決定從W城直奔北京,一人去天安門證實法發正念。我想一定要登上天安門城樓去,站到城樓對應廣場的最中心位置,在那裏發正念。我背包中有大法書和其它一些資料帶在身上,早上來到天安門廣場。我先圍著廣場走了一圈,邊走邊發出強大的正念。

我來到上城樓的紫禁城院內,正在賣上城樓的票。我環繞一圈,看到進口處不許帶東西上去,存包處檢查也很嚴格,翻包很仔細。進口時還要人為搜身,還有電子檢測不許帶金屬東西。我想,今天我一定要上去!我是大法弟子,誰也擋不住我!我把包裏的東西略規整,把大法書包好、放在裏層,發出一念,誰也不許翻我的包!不許任何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我把包遞給寄存處的服務員,服務員接過只是拉開一看,根本沒動裏面的東西,就給我辦完了寄存手續。

我上城樓排隊進口時,一直發正念。因為我帶著法輪章,電子器叫起來,搜身人員要攔我,我把手一伸,「我戴著手錶」,說著就進去了。

我是第一次上到天安門城樓,我看到城樓上人很多,幾米一崗。我先找準城樓中心,正好面對天安門廣場中心,正巧面對面是崗哨,我想他不注意我。我正視廣場,立掌!我是頂天獨尊的大法弟子,唯我獨尊!在邪惡的最中心,我要發出最最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

我胸前正好有一根粗橫桿,擋住立掌的手,面對的崗哨不注意。我靜靜的發正念半個多小時,覺的場非常強大。

我不是開著修的,雖然沒看到甚麼,但我覺的我真的做到了我想做的。我知道,在另外空間一定是正邪大戰,邪惡、邪靈在強大的正法口訣聲中,會即時滅盡!

我來到天安門廣場,看到警察、警車、便衣布滿各處。我變換著方位坐下來發正念,直到下午五點多到車站,乘車返回。

制止行惡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與一位同修同去鄉村發放真相資料,當我們走過最後一個村莊準備往回返時,同修告訴我,她被村裏人追問了,但沒正面衝撞。我們騎車順著鄉間路往回走時,我在前,她在後。突然,我的胳膊被人拽住往下拉,我猛回頭,看到是一個騎警車的警察正拽我,吼道「你下來!」我本能的一怔,立刻明白過來,堅定的一念:「決不被他帶走!決不許他犯罪!」我回答:「我憑甚麼下來?」於是,頭也不回的繼續前行,沒有任何慌張。當我到前邊拐彎時,看到那個警察根本沒有了。我拐到另一條路返回去,想找同行的學員,但沒看到,聽到了警車呼嘯而來。我一路發著正念回到家報信。後得知,她跑到莊稼地裏被綁架到洗腦班的。

一次,我騎著輕騎摩托車,裝著一車斗資料到市外去發放。走在外環路上,一輛公安巡邏車與我同向,車開的很慢,慢慢的向我靠攏並行,擠得我只有一車的間距,下不來,也不能快行。我識破邪惡要試探我是否心虛,就心生正念:我是堂堂的大法弟子,你們不配考驗我。我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同時心態鎮定,目視前方穩健的前行,就像他們不存在一樣。並行一段時間,他們猛加油門像逃竄一樣,飛快的跑了。我順著他們的方向繼續前行,順利的做了我要做的事。

一次我去勞教所家屬區樓上發真相資料。我剛進樓道上了兩個台階,一隻約一米長的大狼狗吼著向我撲來,我猛回頭心生一念:定住它!狗立刻站在我面前不叫不動了。我告訴它:我是救度眾生的大法徒,今天給這裏的有緣人送真相、送福來了。這是救人的大事,你不要干擾,否則你就是在幹壞事,對你不好,趕快走開!它掉頭蔫蔫的走出樓道,我繼續上樓,順利做完了要做的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