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 邪惡搆不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我九七年喜得大法,幾天的學法煉功,我滿身的疾病神奇的消失了。在這十幾年助師正法的修煉中,師父時刻看護著我。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中,每每有驚無險或「意料之外」的事發生時,都貌似雲淡風輕,而事後回想起來才感到神奇,令我驚訝。現在我略舉幾例,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在世上洪傳的神威。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到了邪惡鋪天蓋地的迫害,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被壞人污衊、誹謗,我的同修被瘋狂的抓捕迫害。我心裏難過極了,決定到北京上訪,證實大法。當時,有同修說:到北京證實法要被警察抓起來,才算證實法。我說不對:被抓著,把你關起來,你怎麼學法煉功啊?不行,我不能被抓。由於這一念正,我半年去了三次北京,我和同修在天安門廣場煉靜功,也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警察沒抓我,也不管我。我和兩位同修每次都在師父的呵護下平安回到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我們很多同修到公園裏去集體學法、領取真相資料。本地十幾個警察把我們二十幾位大法弟子綁架到派出所,連在附近遊玩的常人也被綁架。常人找惡警大吵大鬧。我想我要回家,派出所不是我呆的地方,你們忙去吧!於是我堂堂正正從派出所正門出來回家了。晚上聽同修說:因警察開始登過記,後來清點人數,發現沒有我。

第二天一清早,警察到我家店鋪找我沒找著,十點鐘又來找,當時我家老頭子在店鋪裏,警察騙他說:你家某某在哪裏?我們只是問一問,不會把她怎樣。我家老頭子便老老實實告訴警察說到妹妹家去了,警察還問了地址。警察找到我妹妹家,我不在,因為早上妹妹家沒人我又到舅舅家去了。警察始終找不著我。在師父的保護下,我闖過了這一難。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正念足就能化解迫害。

自從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我走脫後,當地派出所就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了,經常跟蹤我。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上午,派出所倆警察在我家店鋪找到了我,他們趕緊給派出所打電話叫開個車來。我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的邪惡生命,結果派出所說那邊人手不夠,叫他們倆過去一個幫忙,接電話後就走了一個,留下一個看著我。我心裏請師父加持正念,請師父保護。結果我又在警察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走脫了。

晚上十點鐘,不知道多少警察到我家「嗵、嗵、嗵」的打門。我家老頭子是未修煉,忍不住要去開門。我說別怕,咱家的門是鐵打的,他們打不爛。惡警整整打了半個小時,我剛坐好,手結印,外面的打門聲突然停止。咚咚的腳步聲下樓了。根據亂七八糟的腳步聲和說話聲,我估計有七、八個人。從那以後,也就不了了之。我更加抓緊時間學法、發正念,到現在也沒有邪惡來騷擾的事發生。

一個夏天的晚上,發完十二點正念後,我和一位年近七十的同修到比較遠的農村去發真相資料。我倆各推一輛自行車,每個車筐裏滿滿的塞著大法真相資料,有:《明慧週報》、《九評》、真相光碟、條幅及不乾膠等。我們把這些救人的資料送到每家門前。

凌晨四點過我們還沒發完,這時有個小伙子發現我們發的是法輪功真相資料,就說要把我們抓起來。我心裏沒有怕,我堅信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我們在救人,邪惡不敢迫害,一切有我們師父做主。我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騎上自行車離開現場。

我也是近六十歲的人了,我們在前面騎自行車,那小伙子也騎著自行車在後面追,追了很遠就是追不上。但他總在後面跟著,影響我們做正事。我們求師父幫助,在一個拐彎處,有一岔道,我和同修分道騎,再回頭看時,小伙子不在了。我們想剛才那都是假相。我們又分頭發放、張貼和掛真相資料。我們走散了,互相找不著,天黑,我又迷路了。我請師父給我指點道路,很快,近七十歲的同修神奇的出現在我面前。我倆都很激動,不斷感恩師父的慈悲呵護。回家的路上,倆人都查找自己心性上哪有問題。

我常在晚上獨自一人騎自行車到很遠的地方發真相資料。多次迷路,都是請師父指點,道路就會出現在眼前。

一個冬天的凌晨四點,我帶了很多真相資料,到街上去散發、粘貼。順腳來到一樓下,突然看見一輛警車就停在單元門前,我想:我是神,邪惡搆不著我,警察看不見我。走近警車一看,車裏警察睡著了。我又堂堂正正的去做我該做的事情了。

本地派出所被邪惡操控一直想找我的麻煩。可我修的是宇宙大法,我有師父做主,又有誰能動的了我呢?從二零零六年開始,我每天都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面對面發《九評》及各類真相資料,愉快的證實著大法,輕鬆的做著正法中的三件事,經常出神跡。

學了《再精進》覺得我還做的不夠,我要把師父留給我們最後的這一段歷史時間運用好,救更多的人,不辜負師尊的期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