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再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

一、學法修心,堅修大法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那年五十歲,由於身體的不好,走入法輪功修煉。那時我還不懂得甚麼是修煉,就順手拿起《法輪功》修訂本,一看,就覺得怎麼這麼好,這本書裏講的我都覺得特別重要,一頁一頁的看,一口氣看完。

第二天,我按時到公園煉功,第三天,動作還不太熟,因為當時我右腿扭傷,抱輪時就像大鋸在拉我的腿,同時左腿也像拉鋸似的,特別舒服,煉完功走路也不疼了。來公交車了,我去坐車,比沒有傷腿之前跑的還快,我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修煉前,我有很多病:吃不進、睡不著、腿痛、心律過速、高血壓、腦供血不足、風濕性關節炎、動脈硬化、胃下垂,到醫院都不知道看甚麼病了。加上腿傷不能走路,真是生不如死。可這一煉功不幾天,全都不翼而飛,從那以後,見誰都說學法輪功真神奇,身體得到了師父給淨化的沒有病一身輕。早晨去煉功騎自行車,鄰居開小客貨都追不上我。第二天這個鄰居跟我學煉功。

通過學法後知道,這就是修煉。我開始修心,不與人爭鬥,可是家人說我學傻了,我知道我要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我正修在勁頭上,中共邪黨開始打壓抓。第一次進京上訪,半路被截回,被關十八天。第二次送資料,被派出所扣了十六個小時。第三次被勞教了。家人知道後,兒子撞車,姑娘嚎啕大哭,丈夫不聞不問(有外遇)。

在勞教所裏,我就背法。從勞教所出來回家後,我每天早晨二、三點鐘起來煉功,白天抓緊做家務,照常上班。為了不影響別人休息,晚間在被窩裏用電筒看書,每天在他們早上起來之前,五套功法全部煉完。白天甚麼都不耽誤。從全球集體煉功更是按時起來,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沒有耽誤過一次煉功,發正念。就是有時外出回來必須補上。每天早晨三點左右起床,洗臉梳頭,給師尊上香後煉功,煉完功後接著發正念,然後馬上看《轉法輪》一講。天天如此,然後做飯,吃飯,到小組學法,回家在家裏學法,有五分鐘都不浪費,抓緊時間學各地講法,小組學法由於每人輪流念,自己沒有念到,回家自己從頭再學一遍。

在迫害初期,單位廠長、書記來家訪,問我家有多少書,我鄭重其事的告訴他們,手指著自己的腦袋說,「都在這兒呢,你們要,就拿去!」丈夫上前一拳把我打倒,撞在衣櫃上,面對這種情況,這時廠長,書記覺的不好意思,說:「我們再也不到你家來了。」但是我回到單位後,他們還威脅我,讓我不要煉了。我當時就說你們應該明白真相,誰也別想阻止我煉功,過去誰都知道我身體不好,現在這麼好,都是大法給的。他們就無話可說了。後來他們說我工作不錯,又把我返聘回來,實際我當時已退休,還給我安排工作,而且還問我學煉功,怎麼煉,要學功。

我與丈夫同一單位。但是廠長,書記,會計表面上雖然對我很好,但是卻背地裏讓我丈夫不給我拿生活費,打壓十多年,一分錢他也不給。我就用我養老保險養家糊口至今,衣食住行房頂漏他也不管,全是我拿錢維持,維修這個家。丈夫目地是不讓我參加學法小組,總給我找活幹,但是我應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從沒有耽誤學法及做大法事。就是這樣他還是找碴打罵,我從法中悟到,不能被常人牽扯著,為了讓他少造業,我做到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無味,為了讓他少造業,我學法的時候,做個真正的煉功人,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多學法不給他市場。他也就小聲了或者不罵了,或者是趁機溜走了,

就是這樣,抓緊時間學法。有時吃飯時,我就戴上MP3聽師尊講法,因為電視、報紙我都不看,所以也是防止邪惡鑽空子,我就聽師父的教導,堅信師父堅信法,做好三件事。

由於勞教期間的迫害,我滿口牙受到傷害,只有半口牙了,因為有人心放不下,說白了,人間這個情沒有放下,讓邪惡鑽了空子。牙床潰爛吃飯很難,但我悟到,向內找,就是我做的不好,也不允許向我沒有修好的空間場壓進了一些邪惡爛鬼邪靈等因素造成的假相,決不允許你舊勢力淘汰我自己空間中微觀下的生命,我的空間我說了算,發正念解體舊勢力壓進的邪惡爛鬼邪惡因素。我有師父管,我還要多學法,我從法中歸正,你邪惡黑手爛鬼不配迫害我,我就按著師父的教誨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通過學法,明法理,履行自己的責任,昇華認識,轉變觀念,突破困難,救度眾生。我想起師父的話:「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二、救度眾生

在救度眾生這方面,我沒有其它的想法,就記住,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所以不管走到哪裏,無論幹甚麼事情,都不能忘記自己是大法弟子,比如說剛剛開始講真相時,買菜、辦事、走路或者坐車都能遇上有緣人,只要能搭上話,就可以與他(她)們講真相,一般都同意三退,退出邪黨組織,只要告訴他(她),天象要變,誰都擋不住,比如說現在當官有權的共產邪黨吃喝嫖賭,貪污,無惡不作,打壓法輪功,神要與邪黨清算,咱們不能跟邪黨一起遭殃,更不能給邪黨墊背,否則,瞬間即逝,後悔都沒有機會了。如退出黨、團、隊,大劫難來的時候能夠躲過,留下的人福份相當的大,小名,別名都可以,你貴姓,一般都告訴你真名實姓,我馬上告訴他,你能留下,保住性命,是我最大的心願。當事人都很高興的說,謝謝。我接著說,這是我師父教我這樣做的,要謝就謝我師父吧。把法輪大法好牢記心中,念法輪大法好也可以,不煉不學都無所謂,不敵視,不仇視大法,都可以得救,留下的人福份相當的大,有美好的未來,他們都特別的高興走了。

再有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是我三妹妹的女兒結婚,因三妹全家都是基督教,不聽我講真相。我更不能聽她說的甚麼就只有一個神,我根本就不想去。但是想到這是救人的一個好機會,因為去參加婚禮的人都是老鄰居。父母去世後,三妹霸佔了房子,我們兄妹八個,我甚麼也沒有說。老鄰居好多年不見了,我應該救他們。去了之後,不論男女都稱我大姐,因為去教堂舉行婚禮,大家都來問候。我坐鄰居的轎車去教堂,他們都說大姐身體真好,臉上沒有皺紋根本不像六十多歲的人。接著我開始告訴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說,你還敢煉,有人說自焚殺人的,有人說被抓的。我鄭重其事的告訴他們那是共產邪黨造謠誣陷,栽贓陷害法輪功。我們可別聽它的。誰不知道政府吃喝嫖賭,貪污受賄,老百姓失業下崗,生活都無保障,趕快退出它的黨,團,隊保命。改變共產黨無神論的觀念,神要清算它,咱不能給它當殉葬品,當替罪羊,咱們還得好好活著。這樣一說,這一車人立刻先後報名要求全部退出,我一一記下他們的名字,並讓他們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災人禍碰不著,吉祥如意百病消。

這時已經到了教堂,他們下車去,可我並沒有去教堂,我又上了另一輛大客車,車上有男女老少,他們喊我大姐,並說你怎麼不見老,也沒有改變模樣,還那麼有精神。我說這是大法給的,一個老妹說:「是法輪功嗎?」我說對呀。她說政府不讓煉你還敢煉,我說我一身病全是煉功煉好了,為甚麼不讓煉,否則我已經沒有命了。又有一個人說:「是嗎?」我說:「是呀,因為法輪功教人向善,做好人,道德回升,一學煉身體就好了,沒有病了,到哪去找這麼好的事。世界一百多個國家都在煉,身體好,精神好,身心受益,能吃能唱能幹活,走多少路都不累,煉吧,傻瓜才不煉。」這一車人聽了之後哈哈大笑。我馬上制止,「別笑,我跟你們說一件大事,當前在世上掀起了三退大潮,就是退黨退團退隊。劫難來時命能保。海嘯、地震、大洪水來時能保命,退出邪黨組織,就與你無關。否則,瞬間即逝,後悔都沒有機會。你們上不了網,網上說,大難來時,一萬死九千,十戶留一戶,你們上哪?」有的說當然能留下好啦,有的說那怎麼辦哪?我接著說:「小名,別名都可以退出,你貴姓,我替你把這事辦了。」然後我送他們每個人一個護身符和真相小冊子,他們都報了自己的姓名,有教師,工人,學生,幹部,還有當領導的,還有農村的,共計三十八人。記完後他們都說謝謝大姐。我說「別謝我,謝謝我們的師父」。他們都說謝謝李老師。謝謝法輪大法。一車人又都笑了。我從內心高興,看到這些人能得救。

轉眼看到車旁邊還有一輛大客車,我忙說:「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我就到那車去看看,轉身下車,又上那車。一個聲音傳出:「大姐,上這來坐。」我一看,是兩妹妹,我剛過去,就聽見前車一個聲音傳出來說「我也是黨員」。我說:「多年不見,你是黨員了,趕快退出吧,保命!留下的人福份相當的大,並有美好的未來。」她說:「那就退了吧。」我馬上遞上個生命的護身符,很漂亮。她笑呵呵的接過去放在衣服口袋裏。別人搭話,我告訴他們天象要變,誰都擋不住,牢記法輪大法好,能躲過大劫。於是車上的人都爭先恐後的報名,我一一記下他們的名字,每人我都送上生命的護身符,他們都很開心的笑著看著自己手裏的這些東西。我說花錢都買不到的。到了客車最後一排上的人爭著報名,可我帶的東西不夠了,很抱歉。這時去教堂的人都出來了,又上了車,奔向大酒家,連典禮加上就餐,四十分鐘,來晚的,到我們飯桌就有四、五個人,我接著給她們做了三退,問了姓名。我還沒有吃上兩口飯,又來幾個人,師父把有緣人引到我身邊,雖然我們不相識,我跟他們搭話又救了兩個人。這時兒子叫我:「媽,婚禮結束了,應該走了。」我很欣慰,雖然沒有吃好飯,能有六十多人能得救。

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多年不見的老同事,她是我當年單位的領導,她坐在一家食雜店門口,店主也是一位老太太,我給她們講了真相,她們都同意退出後,那位老太太的兒子、兒媳、女兒、女婿都是幹部黨員,也同時要求給她們退出,並說出他們的真名實姓,我說您一定告訴他們,他們不同意不算數。她馬上答應告訴。我說我看到你全家男女老少,都能得救了我很高興,我說完,就離開她們,當走了二十多步時,聽到我的老同事喊我名字,當我回過頭來聽她說,「你人太好了,你能活一百二十歲」。我就脫口而出:「記住大法好,你也能長壽。」因為她現在都八十歲了。這個市場多數人我都做過,在我做這件事時,我記住師父的教導,救度眾生誰都不能干擾,誰也不能障礙,誰干擾誰犯罪,這是世界上最正的事。

一直講真相至今,幾乎是走到哪裏講到哪裏,以前姑娘在母親節、聖誕節請我下飯店吃飯我也講,洗澡也講,聚會也講,最開始把姑娘和兒子嚇得夠嗆,說:「媽呀,你消停點吧,你不怕,現在外面可緊了。」但是我沒有怕心,現在姑娘兒子也就習慣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