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十三年走過的修煉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退休的中學教師,今年六十二歲。一九九八年七月初在大陸喜得大法。得法前,十年中速效救心丸沒離開過身。心臟病、高血壓、胃病、腰椎間盤、心肌缺血……使我整天疲憊不堪。回顧十三年走過的修煉路,我體會有三點。

信師信法,堅定實修

記得第一次煉功前的晚上,師父就管我了,師父在我腹部下了個法輪,而且給我調整身體。從得法煉功那天起,我從來沒有徘徊,師父的法我越學越愛學,我的世界觀都在變,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我每天早五點到七點參加集體煉功,晚七點半到九點半參加集體學法。三百六十五天,風雨無阻。

修煉不久,我的身心發生了巨變,無病一身輕。按我同事的說法,我的臉色不是灰黑色的了,有光了。我越來越年輕了,生活、工作從此充滿快樂。師父是我的救命恩師,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同化大法,洪揚大法,讓更多的人受益。

「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得法後,我時時不忘自己是個修煉的人,事事按法的要求做,做事先考慮別人,遇到矛盾找自己,不計較個人得失。在個人利益上,我能看淡。走到今天,我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僅舉兩例。例一,知識份子成堆的地方,都把職稱看的較重。我在八九年就被評為中學中級職稱,很多同齡人都很羨慕。按正常情況,九四年就能定中學高級,因為我迷於常人中,九三年就用業餘時間經商,抓錢。所以九四年後,一到職稱評定就有舉報我的匿名信。九八年修煉後,我注重心性的修煉,業餘時間不再經商抓錢,本職工作兢兢業業。九九年聽領導說舉報我的匿名信又多了一封,說我煉法輪功。我只是一笑,沒動心。單位同事都說我心真寬,結果鬧心的職稱在二零零零年初就解決了。

例二,我有兩個女兒,過去我脾氣急,他們受我的影響,上完初中就厭學了,都沒上高中。修煉前,我常為孩子的學習煩心,隨著我放下對情的執著,一切順其自然,兩個女兒先後都大學本科畢業。大女兒在國內教書,小女兒在美國一家大公司中做會計,他們工作、生活、家庭都很美滿。很多朋友都羨慕我命好。我說:「法輪大法好,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對大法、對師父造謠誣陷,修煉環境被破壞,我很痛心。但我從來沒有動搖信師信法。上班的路上,我一遍又一遍的背著《論語》、《洪吟》,見到昔日同修時常邊走邊交流,只要有師父的新經文,我就抄下來,讓更多的同修都能看到。拿到真相資料就在身邊親朋好友中傳閱。我時常感到師父就在身邊。

記得一次我想如果我有《風雨天地行》和《偽火》的光盤該多好,我會讓有緣人都看到真相。第二天這兩張盤就出現在我家奶箱中。這裏要強調的是,我從奶箱中只取過這一次奶。一段時間這兩張盤隨我走了不知多少家。面對邪惡的迫害,無論是單位領導還是街派出所警察找我,我都不配合,不寫三書。在考驗和過關中,我耳邊常響起師父的話:「一個不動能制萬動」(《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在師尊的呵護下,在講真相中,我有驚卻無險。

做好三件事,抓緊救眾生

師父多次講法中強調,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一切盡在其中。二零零五年初,我來到美國,第一次在法會上見到師父,我高興的淚水止不住的流。我暗下決心,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因國內當地資料不足,我又不會電腦,家中人不修煉,我放下怕心,帶著百份真相資料,五十張《九評共產黨》光碟回國。在師尊的加持下,一路發正念,平安到家。我與當地同修一起傳《九評》,半年內我勸退了幾十人。

二零零六年初,我又來到美國,邊帶外孫女,邊做三件事。因女兒住在公寓裏,向國內打電話不方便,我一年三退的數量僅幾十人。我心裏著急,想走出來講真相,阻力重重。記得二零零七年初,我想參加DC本地的交流會,女兒女婿不支持,說我是探親來美國的,只要我去,他們就報警,並說走出房門就別進來。我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是我的使命。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突破自我,邁出一步,第一次參加了DC地區的交流。

我找到了自己對情的執著。師父說:「當你真的是慈悲眾生的時候就不會再有情來困擾你了,而且所有牽扯到情的家人也不會再說你對他們無情了,也不會再因為感情問題發生衝突了。講來講去還是自己要提高的問題。」(《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當天女兒把我接回家,我與她進行了認真的溝通,講大法給我帶來的變化,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大法弟子在國內遭迫害的案例,講瀋陽蘇家屯活摘器官的罪惡,並告訴她,我來美國不是圖安逸,不只是探親,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的使命,今後週末我要參加證實法的活動。

話說開了,環境也寬鬆了,二零零七年三月,我打國內電話,講真相,勸三退人數比零五、零六年的總和還多兩倍,每天都能勸退幾人。記得有一天,到同修住的老年公寓理髮,半天就勸退了二十多人。

師父說:「在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上不能放鬆,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為那實在是太關鍵、實在是太重要。人類現在不相信這些事情,不久慢慢的人類就會明白了,一切都會逐漸的明朗化。在不久的將來,世人都會知道大法弟子在救人。在這件事情上,一定要做的更好,更加有力度」(《再精進》)。

師父的講法一直是我行動的指南。我把國內自己的同學、老師、校長、同事、領導、學生、親朋好友、新老鄰居,列了一個幾百人的名單,不漏下一個有緣人,每天只要有機會,就打電話。我常自問,三件事做好了嗎?真相講清了嗎?

二零零八年我第一遍背完《轉法輪》。現在無論多忙,我都能堅持每天學一講法。

在修煉過程中每當消業我都看作是好事,幾次出現高血壓症狀,我認為這是假相從沒放在心上。去年四月我先生在國內突然中風,嘴歪、臉歪,在網上他對我說,你看我都這樣了,你還不回來。我說只要迫害停止了,我一天不在美國,現在我唯一可以告訴你的是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抓緊醫治。我沒有為情而動心,一心做好三件事,抓緊救眾生,一個月後他的中風症狀完全康復。到目前為止,我已勸退一千八百多人。

嚴格要求自己,助師正法

師父在新經文《甚麼叫助師正法》中說,「『助師正法』 不是一句豪言壯語、假大空的話。其實我只是說了幾個問題,不信法的事還很多。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千萬年的等待……;作為一個學員,你來世的唯一真願……;作為師父,在正法中能不能救了你與眾生,成敗都在此一劫了。」我連續讀了幾遍,深深感到修煉是嚴肅的。這一年多,看到聽到同修的修煉狀態,我時常感到自愧不如,越學法越發現自己還有很多人心,如顯示心、歡喜心、怕心、求安逸心、依賴心……感到很慚愧。僅舉幾例。

DC有一位七十歲的同修,英語有限,學幾句,講幾句,經常在國會、中使館附近發傳單講真相;中國大陸有很多文化不高的大法弟子,建立了一個個家庭資料點;國外有位退休教師,每天打電話勸三退五十人,幾年如一日。而我掛在嘴邊的話是,出門沒腿,不會開車;向政要講真相沒嘴,語言有障礙;電腦又不會,總是難字當頭,這哪像個修煉的人。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你要想當一個修煉者,全憑你自己那顆心去修,全憑你自己去悟,沒有榜樣。」(《轉法輪》)

這一年多來,我腦子裏常浮現出「整體」、「用心」、「精進」幾個字,放下自我,嚴格要求自己,在同修的幫助下,上了DC大法弟子交流的網站,只要是佛學會提出的建議,我都想辦法去配合,圓容。如神韻賣票,整體發正念,接力發正念,去周邊城市紐約、芝加哥推廣神韻,發特刊,撥打電話,講真相、勸三退,週末我就去航天館煉功,發真相資料。有時為向遊客講清真相,我隨著遊客走出一站多地。現在一天在航天館能促三退十幾人甚至更多。

去年我主動作亞裔社區服務中心的義工,為五十名華人登記做婦科免費檢查,並與她們交朋友,講真相。其中有幾人辦了三退。今年DC神韻演出後,我開始發英文大紀元報紙,每次從二百份,增加到四百份,現在與一位同修一起發六百份。家人常問我累不累,我說: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讓我們珍惜修煉的機緣。越到最後越精進。走好最後修煉的路,迎接法正人間,普天同慶的偉大時刻,圓滿隨師還。

以上是我修煉的點滴體會,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合十。

(二零一一年美國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