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自身的黨文化因素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最近我與同修在一起學法時,突然有所悟,我就把悟到對同修說了。同修說:「我們學著法你突然說別的了,這是干擾學法,同時也是不尊師敬法的表現。」我心裏不平起來,心想你說了不算。

接下來,我想到不久前這位同修讓我在網上幫外地的一位同修找房子租,當時我悟到的是在這件事情上應保持無為的狀態,所以不想參與,同修生氣的說:「這點忙你都不幫,你都不配是個大法弟子。」結果後來隨著事情的發展,她了解情況後說不用找了。

想到這,我說:「我看到你有一顆愛隨便給別人扣大帽子的心,是黨文化的東西。」她說:「是,你說的對,但是學法時你突然插進別的話,就是干擾學法,你不尊師敬法。這個我無論如何不能接受。」我們倆你一言我一語最後爭論起來。後來想到不能因為爭持不下而不歡而散,讓邪惡因素鑽空子,於是我們繼續學法。學完後,我們對剛才發生的事又是一通爭論,誰也說不服誰。最後她說:「你指出來就行了,用不著過多渲染。我自己會反思向內找。」

同修是一面鏡子,她的所言所行,也是我的執著心的大暴露,是顯現給我看的。通過這件事情,我向內找,向內修。悟到我有不尊師敬法的心、不注意講話方式方法、不考慮別人感受的心、爭鬥心、揪住別人缺點不放、誇大渲染的心,並且也有愛隨便給別人扣大帽子的心,而且還是個不小的敗物質。爭鬥心、揪小辮子、扣大帽子,這些心反映出來還是黨文化的東西比較多。我就讓這些不好的心死,讓它們滅,多聽《九評共產黨》清除它們。

我想,如果自己一個人學法,是不會觸動這麼多矛盾、暴露這麼多執著心的。正因為有了這些矛盾,我們從中修自己,才能提高的快。集體學法真是個修煉的好環境。

還有一件事,最近一段時間不知怎麼的,總是與痞子有關聯。一開始只是聽到別人談論本地的一個大痞子開了規模不小的公司,和市級領導都有來往。我就想黑白兩道都叫他們佔了,這是甚麼社會。後來就聽到誰誰被痞子劃了一刀、來龍去脈,再後來遇到公安局派出所的人都在跟前說給我聽:現在農村很亂,沒法管,很多村裏都是選痞子當村長,還真管用。到了後來,連痞子都和我打過幾次交道,最後連在外面吃飯,聽到的都是鄰桌的大痞子、小痞子在談論怎麼怎麼去要債嚇唬人、怎麼打人、打得多重、最後每個痞子分多少錢,公開的場合公開的談。弄得我莫名其妙又很納悶。

我想: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看到聽到的,都是與痞子有關的。難道我身上有痞性?我找到了執著於痞子保護的心:以前看江湖英雄、黑打黑的電影電視,曾經崇拜那些地頭蛇、痞性十足、誰也不敢惹的地痞,帶著一幫手下,威風八面的樣子。那時候甚至心裏還幻想找個最大的痞子保護自己。現在這些物質因素可能在頭腦裏還有殘留。我就想去掉這個心。

後來我終於悟到:這個痞的根源是共產邪黨,那是它的老祖宗,共產邪黨本身就是巴黎公社的一幫地痞流氓起家嘛。這一想豁然開朗,《九評共產黨》中明明白白的寫著共產邪黨的九大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其中之一的就是「痞」。原來這一切現象都是因為我身上還帶有邪黨文化的因素所反映出來的。我就多聽、多看《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解體自己思想中所受惡黨文化灌輸的一切毒素,同時發正念清除共產邪靈和中共惡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因素,各個空間,無所不包,無所遺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