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做「裝在套子裏的人」

——大陸學員在海外的點滴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我是一名澳大利亞的新移民,因為在大陸修大法受到迫害,來到澳大利亞,蒙師父的加持與安排,順利的得到了保護簽證,開始了在海外修煉和證實法的新過程。在海外修煉,和在大陸的情況確實差異很大,尤其自己的黨文化,在正常的人類社會中,表現的尤為突出,也一度影響了與同修間的配合、和證實法的事情。回首兩年來,真是感受頗多。即便在兩年後的今天,我覺的自己在大法修煉中,已經漸漸融入了正常的人類社會,能夠修去許多黨文化的因素了,可是往往在一些細節和小事中,又發現新的問題。今天我想和同修分享的就是這樣的小事。

我在澳洲的幾年裏,一直和華人同修接觸的比較多,雖然在忙於各種大法證實法的事情,可是實際上,並沒有太多的和正常社會接觸。最近因為生活問題,需要找一份正式的全職工作,參加了一些工作中介的培訓,才開始正式的和正常社會的普通人交往、並且深入了解人家的一些普遍的理念。

在培訓的交流中,我首先發現,由於大陸的英文教育在中英翻譯中的錯位,使得我們在背單詞時,並不能知道英文單詞的真正意思,所以往往使用的詞語,按照大陸翻譯的中文意思使用,就成了Chinglish(中國英語),更嚴重的是這種對英語理解的誤差會導致對西方的世界觀、價值觀不能理解,會產生「兩個人說同樣的話,用同樣的詞,但是描繪的不是一個概念」的問題,從而不能真正的溝通,不能真正的融入主流社會。所以,首先推薦從大陸到海外的同修,多和當地學員交流,有條件的多和當地西人學員交流,多了解西方社會,從而能夠在救度眾生的項目中,起到更大的作用。因為許多時候由於溝通障礙,往往在做事中只能起到「手腳」的作用,不能起到「嘴」的作用,限制了我們力量的發揮。

另外,在最近的工作培訓中,我發現,參加培訓的幾個找工作的人中,只有我是華人。在大家的交談中,我發現,只有我最沉默,好像不知道說些甚麼,而別人隨便交流的很自然。我覺得我能聽懂人家說的話,雖然說英語還跟不上人家的交流速度,但是這種態度上的差別,還不是完全因為英語的問題。因為最近考慮過放下自我的問題,所以在這方面向內找,從而發現了一些問題。

以我自己為例(許多剛從大陸出來的同修可能也存在著同樣的問題),好像覺得自己在交流時,放不下自我,最明顯的表現是過份在意自己的言行表現。這種感覺類似於把自己分為兩個人,一個人在裏面,有了想法去做事,另一個人在外面,先於別人觀察自己,然後時時調整自己的表現。這就形成了一種刻意修飾自己的狀態,有時候感覺上就成了表裏不一;因為一個人要分成兩個人用,所以想的事情就變得複雜了,不直接,裏面那個直接有了意願要做事,外面那個就在外在上衡量來衡量去、修改來修改去,所以就在表現上形成了表裏的脫節,好像人為的給自己真正的內心表達製造了一個殼。說白了,就是一種掩蓋,不直接表達,而是因為這樣那樣的考慮,使得真正的想法形成行為的時候,就變了味,而且考慮總是這樣那樣的,所以很迂迴,就是北方方言講的彎彎繞。

和別人交流的時候,就形成了一個間隔,真正的自己的想法,和別人交流時,中間夾進了另一個「自己」的影響,自己給自己做了一個套子,成了「套子裏的人」。習慣了這種狀態的人,也用這種觀念去看別人、去要求別人,搞得整個社會好像就是這個風氣了。

舉個例子,就像穿衣服,出門前對著鏡子,正正衣冠,出門後,就走路了,偶爾發現帽子歪了,正一下也沒問題;但是如果每時每秒都扶著帽子,前扶扶、後扶扶,看著就很彆扭了。腳下的每一步走路也不直接走,都抬起腳了,下落時還要前挪挪後挪挪,不斷調整落腳點,那麼這個人的行為舉止就很彆扭了。而把自己的想法付諸於行的過程中,往往大陸剛出來的同修(包括我)就是這種表現。

為甚麼我非要這樣呢?為甚麼我一定要先於別人觀察觀察自己、調整調整自己呢?我覺得更深的執著,還是怕被別人觀察到自己,怕別人來說自己,所以自己要先把握了自己。而且這種執著非常深的表現,就是時時調整自己,時時去想著各種各樣的顧慮,怕哪方面有了遺漏,做的不好(實際上是怕表現的不好)。

當心正的時候,只要去做就行了。我們向內找,找自己的心,有了正念,去做事。但是做事中,又站在外面,從外面找,修飾自己的外在表現,這可能就是自我保護的執著了。

為甚麼我會這麼自我保護呢?西人不會,所以直截了當。我想自己小時候其實也不是,那時非常大方,也沒這麼多顧慮。越長大的時候,受社會風氣的影響,顧慮越多,最後就變成了一個典型的從大陸剛出來的人了。這其實就是在黨文化中形成的執著。因為大陸的中共黨文化,使得大陸的人際關係複雜,所以人們很容易互相傷害,所以又儘量避免被別人傷害,這樣才形成的強烈的自我保護的心態。很多大陸人和別人交流時的心態,用一句黨話來形容,就是「防守反擊」(黨話形容黨文化在這裏挺貼切,都是那麼不正常),和這種怕別人說從而自己先看自己的表現,如出一轍。這和向內找是兩回事。向內找,真正的修自己,別人看不到的,自己找到,把執著修去;而「看表現」是,擔心別人看到了傷害自己,自己先看看別人能看到的外在表現。

我記得師父講法時講到過這些是在黨文化中養成的習慣。我現在就有了更深的理解:確實,這些不是黨文化的本身,但是在黨文化充斥的社會裏,人們會因為環境的複雜,形成各種各樣的習慣和觀念。這就是在變異的社會裏造就的變異的人。

而這些差異,在我和正常社會中的西人交往之前,沒有甚麼體會。一方面可能是我自己修煉狀態,到了這時候,這些執著要表現出來去掉;另一方面,我想,大陸出來的華人同修,應該多和這個正常的社會接觸,在雙方的差異中,更容易發現自己的問題,也同時了解社會,更有利於我們做救度眾生的事。

一點很淺的個人體會,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